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陌下离殇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陌久殇 来源:17K小说网

“咯吱,咯吱……”

咀嚼的声响不断在耳畔回荡,路小云从睡梦中惊醒,迷迷糊糊的想着明早起来一定要和宇哥说一声,总是在晚上偷吃东西可不行,太吵了。

思及到这,路小云翻了个身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路小云醒来的时候有些分不清白天黑夜。

路小云自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咄咄’两声自门口传来,听到声响,她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只见一副完整的骸骨直挺挺的站在门前,骸骨之上挂着些许衣物的碎片,脸上的骷髅眼孔处还残留着两颗眼球。

瞳孔扩散,黑瞳几乎充斥着眼白,眼中尽是惊恐与凸起的血丝。

——“啊!”

一声女人尖锐而恐慌的惊叫打破早晨的宁静。

床上的被子一阵翻腾,楚以淅猛的掀开棉被,皱着眉头翻身坐起,一大早上就听见这种声音,扰人清梦不说,还令人烦躁不已。

周砚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一袋零食吃,楚以淅洗漱出来的时候,周砚正把最后一片薯片放进口中。

周砚见楚以淅一直盯着自己,把薯片袋倒扣过来晃了晃,“没了。”

楚以淅:“……”

神经病。

两人走出房间,只见走廊里已经站满了人,而围绕的中心似乎就是发出声音的位置。

周砚上前扒开人群,朝里面看了一眼,“叫唤什么呢?大早晨扰人清梦。”

只一眼,就看清楚了那个人的样子。

不,不能称之为人,只是……一副骸骨。

从头到脚,一副完整的骸骨。

破布之下没有一点血肉的痕迹,干净的不可思议,只剩下两只眼球彰示着这本是一个活人。

坐在骸骨旁边的路小云早已被吓的不知所措,此刻听到声音,攥紧了衣角,颤颤巍巍的说:“我……我是,起床的时候看见的……”

“他就站在门口,我被吓了一跳。”

楚以淅目测了一下骸骨与门之间的距离,“门口?你们有人挪动过这具骸骨?”

一个男人说:“没有,我们听到尖叫声就出来开门,结果就看见这具骸骨直挺挺的倒下来。”

“倒下来,都没有摔碎……”楚以淅说着,靠近这具骸骨,委下身子仔细查看。

楚以淅伸手摸向胸前口袋,却没摸到自己想要的那个东西。

周砚伸手把手套递给他,“呐。”

“谢谢。”道了声谢,楚以淅带上手套下手翻动着骸骨。

手指触碰到骸骨的连接之处,楚以淅指尖一顿。

周砚问道:“怎么了?”

楚以淅没说话,而是双手握住两端,轻轻一掰,骸骨连接之处依旧有血肉存在,而里面的鲜血甚至顺着那些肉的肌理正常流动着……

楚以淅侧开身子,把这惊悚的一幕展示给大家看。

众人见状纷纷愣住,路小云睁大了眼睛,感觉自己还没有睡醒,她不可置信的问道:“他还活着?”

怎……怎么可能啊。

这根本不能用正常的医学解释,楚以淅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分辨,便摇了摇头,“不知道。”

周砚看向路小云,询问道:“你认识这个人吗?”

路小云点了点头,“认识,他是和我一起进来的。”

周砚又问:“你确定这个人就是你的同伴?”

毕竟这具骸骨身上除了一些零散的衣物就没有什么能够辨别他身份的东西了。

也不能排除是路小云的同伴去做别的事了,没来得及赶回来,这具骸骨根本就不是路小云同伴的。

路小云肯定道:“就是他没错,我记得那身衣服,是我用了全部积分在岛上换的,所以我能确定。”

既然身份没问题,那问题就是昨天晚上……

“那昨晚他有做什么奇怪的举动吗?”周砚说这话,已经进到了房间里面,躺在床铺的褶皱上,顺着刚才路小云说的方向,看向门口。

路小云沉思片刻,道:“昨天……昨天因为死了人,我很害怕,他就一直在我身边安慰我,说了一会话以后我就有点困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听见了吃东西的声音,我以为是他饿了在吃零食,就没怎么在意,就睡过去了,第二天就看见门口有了这具骸骨……”

吃东西的声音?

楚以淅抿了抿唇,联想到这个男人身上丢失的那些血肉以及内脏,仿佛那个血腥的画面已经浮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不知道是谁,磕磕绊绊的发问:“咀嚼声……该不会是……?”

话虽没说完,到时一起已经十分明显。

没有人回应,但是大家心中的想法差不多都是如此。

没有了血肉的骸骨,再加上食用的声音,结果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楚以淅问:“发现什么了?”

周砚从床上站起来,走到门前,摸了摸墙壁上的孔洞,“有两个洞……像是被钻出来的。”

楚以淅进去看了一眼,问:“这两个洞,昨天就有吗?”

“我……我不知道,我没在意这些。”

楚以淅扭头看了一眼路小云,似乎是想询问什么,这一眼却看见了众人身后站得笔挺的管家。

楚以淅呼吸微不可及的一滞,现在的管家比昨晚看起来慈祥许多,但是有了昨晚的画面,楚以淅怎么都觉得,这副佯装慈祥的样子更加恐怖。

周砚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面迎上管家的视线,懒洋洋的指了指那具骸骨道:“管家,有人死了。”

“哦?我尊贵的客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我们公爵府怎么可能会存在那种杀人作恶的人,要知道,我们公爵可最讨厌这些了。”

周砚示意众人让出一条路,将里面的骸骨展示给管家看,“尸体还在呢。”

管家睁开浑浊的双眼看向骸骨,片刻,笑了。

管家摸了摸骸骨的头顶,慈祥的像是在抚摸着可爱的孩子一样:“这位先生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活的……好好地?

闻言,众人后背不由的升起一阵寒冷,冷汗津津。他们没有人会去质疑NPC说的话,可相对的如果NPC说的话是真的的话,那……那个人还活着?

那个骨节的连接处依旧有血液流动的骸骨,还活着。

管家没有过多的解释,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微微鞠躬道:“好了,我亲爱的贵客,早饭时间就要到了,大家赶紧下去用餐吧。”

路小云问道:“要去吗?”这句话,几乎是下意识的对着周砚说的。

周砚眯起双眼,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她:“当然要去,吃饭可是这次**的主题。”

众人跟着管家下楼,入座的时候楚以淅多嘴问了一句,“什么人死了,他还活着?”

周砚把女佣送上来的一大盘胡萝卜送到了楚以淅的面前,“那大概是鬼吧。”

楚以淅:“……”

杀人不见血。

楚以淅看着面前精致的胡萝卜块,想了想,用叉子切下一小块往嘴边送去。

周砚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喂!”

周砚本意是逗一逗他,省的成天绷着个脸再僵硬成面瘫,白瞎了一张好看的脸,却没想到楚以淅真的往口中送去。

楚以淅挑了挑眉,身子往前一探,张嘴含住叉子一珉,“嗯,味道不错。”

周砚:“……不知死活的小崽子。”

楚以淅一言不发的把胡萝卜吃完了,放下叉子若有所思,“所以,我昨天的猜测是错误的?”

其他人听见以后,不淡定了,连忙追问,“猜测?什么猜测?是这个**通关的线索吗?”

楚以淅看了一眼周砚,在见到周砚微微颔首示意以后,思衬道:“假设,昨天徐曼曼死是因为吃了面包,但是也有人吃了面包以后没出现任何问题,于是我检查了一下徐曼曼剩下的面包,发现和其他面包相比,成分相同,除了徐曼曼的面包里面有一些胡萝卜粒以外,没有任何不同,所以我猜,不是面包致死,而是胡萝卜粒致死。”

顿了顿,楚以淅继续说道:“……可我没想到今早所有人的早餐都是一块胡萝卜,如果胡萝卜致死,那这次就是团灭了,没有任何一个精英存活下来,那这场**岂不是毫无意义。”

所以……胡萝卜不是致死的原因。

“那徐曼曼为什么会死?”

楚以淅抬头看了一眼,发问的人正是之前徐曼曼缠着的那个,被叫做张哥的男人。

还没等回答,周砚先道:“不知道。”

周砚冷漠的回了一句之后,张哥不知道忌惮着什么,脸色极差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见时间差不多了,周砚起身道:“大家饭都吃完了吧?没事的话就四处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通关线索,别在这坐着了。”

周砚:“走了。”

楚以淅还没想明白那个提示是怎么回事,并不想动,“我不去,你自己去。”

“你想去。”周砚说着不容拒绝的话,手下用力,强硬的把楚以淅带了出来。

走出别墅,便是前厅,不考虑这是一个杀人**所存在的地方,倒确实是一个金贵的别墅区。

楚以淅:“把我叫出来干嘛?”

周砚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的提示不仅仅是胡萝卜吧?”

“嗯哼?”楚以淅哼出一声鼻音,同样没有回答。

“我告诉你胡萝卜的意思,你告诉我剩下的提示怎么样?”

“这对我不公平。”楚以淅果断拒绝。

胡萝卜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了眉目,仔细思索的话迟早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剩下的提示可谁都不知道,只有他一个人有,这种交换条件,本身就不公平。

周砚料到楚以淅不会这么轻易的分享,但却依旧胸有成竹,“在这场**里面,经验还是很重要的,如果单单靠着你现在的想法来推理这条线索,你肯定分析不出来。”

楚以淅抿了抿唇,不得不说,周砚说的话还是有点道理的,而且他给出来的确实很诱人,如果提示还有很多种解释方法,那剩下的提示肯定也不直观。

与其到时候有线索却解不开只能烂在手里,还不如搏一把,组个结盟。

“那好,我把剩下的提示给你,你答应我在分析出提示的结果以后,要和我分享。”

“成交。”

楚以淅:“那你先说这个胡萝卜是什么意思。”

周砚:“咱们来的第一天,管家在上菜的时候说了什么你记得吗?”

“公爵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楚以淅试探的问道。

“对,晚餐,而不是早餐,**主题是只有在符合主题情景之下,所有的事情才会发生,早餐不属于晚餐,所以即使你迟了胡萝卜也不会死亡……符合主题这一点,是新手不知道的。”话的最后,周砚多嘴补了一句,心满意足的看见了楚以淅黑脸。

楚以淅扭头就走,主题?这算什么合理的解释?!

简直是浪费我的线索!

“小美人,你还没告诉我线索是什么呢。”

楚以淅没有违约的打算,不管周砚说的话多么的白痴,他也不可能做这种没品的事情。

楚以淅摆了摆手:“晚上再说。”

周砚刚想追过去,便察觉脚下踩中了什么东西,弯腰捡起后,周砚愣住了。

周砚招呼道:“小美人,过来,看我发现了什么。”

“再叫我小美人,我就让你变真正的美人。”说着,楚以淅的眼睛警告似的在周砚下半身划过。

“好的小美人。”

“你——”楚以淅几步走回去抬手想打他,却被周砚躲过,而后顺手将一个僵硬的玩物塞进了他的手中。

楚以淅厌恶的皱起眉头,“什么?”

一看,安置在她掌心的这个石块一样的东西,显然就是周砚刚才在地上捡的,上面还沾着泥土和树叶,脏兮兮的。

而且,此刻这个脏兮兮的东西正摆在他的手心,而他也没有带着手套!

想到这一点,楚以淅的脸色更黑了。

楚以淅抬手就想朝着周砚的脸扔过去,“你……”

“好了好了,别生气,你仔细看看这个东西像什么。”

“像爱情。”

周砚:“???”

你怎么回事小美人?

“咳。”见周砚无语凝噎的样子,楚以淅拳抵唇瓣轻咳一声,这才仔细观察起手心的这个东西。

鸟喙的地方明显,像是什么鸟类的尸体,但是只剩下骨架,肉身应该早已经腐化。

等下……

楚以淅的脸色逐渐变的凝重起来,他两手轻轻掰开骨节,只见中间存在着流动一般的血肉!

这……?

“这个和今天早上死去的那个男人一样。”

只是这个鸟类的尸体是被吃了还是怎么回事,就无从得知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一大堆的乌鸦,周砚抬头看了一眼,揽住楚以淅的胳膊往回走,“走吧,先回去。”

那些乌鸦,楚以淅只匆匆扫了一眼,便进了别墅。

当然,那个不知名鸟类的残骸也被带在身上。

坐在餐桌旁等待的几个人见他们进来,急忙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楚以淅微微蹙眉,打量了一周,发现坐在这毫无动作的人还不少,“你们就一直坐在这里?”

男人挠了挠头,“嗯……我们没参加过几次这种**,没什么经验,所以不敢随便乱走动。”

楚以淅没说话,第一次见把偷懒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的。

见楚以淅没有要把线索说出来分享的意思,其中一个男人急了,“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倒是说呀!还想不想离开这里了?!”

楚以淅并不想和这些人多说什么,周砚随手把玩着冷刃,视线淡淡的扫过众人,“我们知道线索是什么,等时间一到自然可以离开,倒是你们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

“老西!你闭嘴吧。”男人拦下老西的话语,看着周砚手中的冷刃眼中充斥着浓浓的忌惮。

老西气急败坏的起身,“不说就不说,我们自己去找!”

说着,这几个人结伴离开了。

楚以淅看了看老西的腰间,明晃晃的砍刀正挂在腰上,他甚至都觉得,要不是周砚在,刚才这几个人都有可能用杀人的方式来得到自己想要的线索。

“看见了吧,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周砚说:“在死亡及利益面前,那还有什么人性。”

楚以淅深以为然。

------

张哥回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路小云。

周砚挑了挑眉,似乎是在想,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去了。

路小云气喘吁吁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只有你们在吗?其他人呢?”

楚以淅给自己榨了杯果汁,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榨汁的时候故意扔进去了一个胡萝卜,“有几个混吃等死的被周砚吓出去了,我们之后,你们是第一个回来的。”

张哥问:“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路小云急忙道:“对对对,我们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要不要交换?”

楚以淅扭头和周砚对视一眼,“可以。”

说着,路小云那边已经拿出了那个所谓‘重要的东西’。

一个……乌鸦的尸体。

这个尸体和楚以淅他们发现的那个不一样,而是下面一堆碎肉,在碎肉之上堆积着斩断的翅膀和腿骨,最后漆黑的乌鸦头正立在中间。

楚以淅:“……”

这幅画面……楚以淅微微抿唇,别人或许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在楚以淅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副相同的画面。

这是……徐曼曼死亡的样子。

那晚,在管家动手之后,徐曼曼的样子。

楚以淅微微垂眸,将这个答案压在了脑海深处,打算晚上的时候和周砚仔细分析一下,眼下还是把信息交换了再说。

“我们也找到了一个差不多的尸体,但是只有残骸。”说着,楚以淅示意周砚把尸体残骸拿出来。

周砚在楚以淅的注视之下,缓缓将口袋里的残骸拿出来,残骸上面包裹着一层白布,看样子是分外小心,当周砚把白布一点一点打开的时候,楚以淅愣住了。

他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口袋。

——手套不见了。

那个白布……呸!那哪里是白布!那是他的手套!

看着手套上的泥土以及腐烂的树叶,那一瞬间,楚以淅脑海之中闪烁着千百种方法,将这个人灭口分尸。

周砚没有遮掩,直接把这个摆在了桌子上,供两人查看。

看了残骸以后,路小云和张哥并没有追问,显然也是懂得点到为止的规矩。

转眼时间到了晚上,众人被时间催促着回到餐桌前,这次的晚餐,是肉。

没人一大块,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也不知道是怎么烹饪的肉,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块肉。

这次,楚以淅没有吃。

他宁愿在这个时候去吃胡萝卜,也不想多吃一口肉。

实在是这个肉看起来太过于诡异。

周砚见状,索性带着他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周砚反手锁上门,“警惕心倒是挺强的?不确定是不是好肉,都不吃。”

“我只是觉得那种肉没味道。”楚以淅熟门熟路的拉开床头柜抽屉,果然看见里面一大堆零食,拆开一包饼干吃着。“饼干太甜了。”

周砚:“……”

这么不满意你倒是给我放下呀!

蓦地想到了什么,楚以淅放下饼干,在怀中摸索出一个笔记本,“那,给你。”

“什么?”嘴上问着询问的话,手里还是很坦诚的把笔记本接了过来。

“线索。”

翻开第一页,两行精致的绢花字体刻画在正中央:【公爵最讨厌的东西?哦~那大概是胡萝卜,夫人,和公爵自己吧】

周砚看完这则提示,笑了笑道:“这公爵还挺任性。”

“那可是公爵。”

周砚:“公爵讨厌夫人,和公爵自己,这两个你有眉目了吗?”

楚以淅摇了摇头,“明天去楼上看一下,应该能有公爵夫人的线索。”

“对了,今天路小云找到的那个乌鸦,是我昨晚看见的徐曼曼死后被管家摆成那副样子。”

周砚:“那今天咱们找到的那个应该也是乌鸦,乌鸦彰示着死去人的状态……你进来的时候有见到乌鸦吗?”

“没有,我走出洞穴直接就是餐厅。”

“看来……明天得去看看乌鸦。”

楚以淅拍了拍手,把饼干屑打扫进垃圾桶,“行,早点睡吧。”

周砚见状紧忙拦住他,“等等……昨天就是你睡得床,今天该轮到我了吧。”

楚以淅没听清,他早已经躺进了被窝里,听到声音。茫然的抬头看向他,“嗯?”

黑漆漆的双眸仿佛蒙上一层水雾,看起来柔软而无害。

周砚一下子愣住了,“没……没事。”

楚以淅翻了个白眼,“早点睡吧你。”

周砚:“……”

艹!出现幻觉了!

延伸阅读

海卓环保设备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yxb3.shtml
重庆海卓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设计研发、生产制造、贸易营销、运营服务于一体的工业环保

SKKBABY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g17h.shtml
SKKBABY玩具总部主要生产经营毛绒玩具、婴儿用品等产品,是一家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

新感觉饰品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6znv.shtml
隶属于香港域森(国际)集团贸易有限公司,是国内走在流行前沿的时尚饰品连锁品牌,以直营

海南羊庄火锅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ugpi.shtml
羊肉历来被当作冬季进补的重要食品之一。寒冬常吃羊肉可益气补虚,促进血液循环,增强御寒

利天玩具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pmgd.shtml
观察小玩具的同时还要展开适当合理的想像。这样,才能使这个小玩具“活”起来,才能写出对

四氟制品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autp.shtml
四氟制品公司具有多年生产密封制品的经验产品远销各大型钢厂酒厂食品厂机械厂主要产品有橡

汤姆熊欢乐世界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e3x.shtml
梦想中的游乐王国:「汤姆熊欢乐世界」!「玩乐」是上天赋予人类最原始的本能。但在忙碌且

古之极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u4zu.shtml
古之极怎么加盟?古之极加盟费及流程详情。云南古之极营养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高原特色农业

湘园足浴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iar.shtml
湘园足浴品牌隶属于唐山市湘园足浴保健有限公司,企业的管理日益科学,规模日益扩大,影响

皇后街母婴生活管理中心加盟  http://www.cabintiques.com/udzx.shtml
“皇后街”以输出产品服务集成供应链为商业导向,以全球跨境正品母婴为服务载体,以直营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轻骑兵之张泽的心烦

    厚重的窗帘让外面的阳光透不进室内丝毫,屋里冷气开的很足,跟外面比起来就像是冰火两重天。灵巧的手指在键盘上有节奏的敲打,屏幕的荧光照在林景梵脸上显得他异常苍白,周围一片黑暗好像要把他吞掉。林景梵**正打到关键时刻,旁边的队友被BOSS的技能封印,有八秒僵直失去行动力,不出意外的话林景梵可以在这八秒内和

  • 一切从那本书说起第六章

    夏惊蛰几乎摘光了自留地里所有飘红的辣椒,又帮着阿婆浇好菜地,摘了点紫苏蒜叶,才迈着轻快的步子回去。回到家里,夏惊蛰已经累得一动也不想动,一是这幅身体长期营养不足,底子太差,二是她从来没试过一个早上干那么多的活。此时她仰躺在床上,眸子却熠熠生辉。开始有点想念二十一世纪的父母。上辈子她是有爹娘可拼的废材

  • 网游之野人传说第九章

    “好了,已经很晚了。乖乖睡觉。”把烛火吹灭,段曌为小短刀们掖好被角在关门之前细细叮嘱着。“大人(主公)晚安。”没有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但是听着声音也能够感受到他们浓浓的不舍。段曌心底一片柔软站起身轻轻关上门,一转头她就发现了不远处静静伫立着的人。伸出食指放在唇上示意他安静地跟随自己,来到

  • 曾用名轰冷在线阅读第九章

    如果换作另一个人被团子这样一说,估计都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但余童是普通人吗?当下邪邪一笑,做出一个作势欲抱的动作,嘴里同时道:“来吧,哥现在就让你尝尝厉害…”“呸,臭无赖,大流氓,谁要尝你的厉害,嘻嘻…”娇啐一声,团子红着脸朝一旁躲开。“哼,知道厉害了吧,现在的小丫头片子,不动点真格的,还真镇不住了

  • 柯南:为了这个世界,我太难了第十章在线阅读

    蟒鳄谷并非是浪得虚名,即使武功天下第一的人,到了这里,也是能躲就躲,从来不敢轻易尝试。这是天下人所共传的。李子萧出发前在凌安城的最后一个晚上,很早的时候就托人把徐天瑞这几天要用的药送到了徐府,自己就一直呆在客栈里陪着徐世灵,一方面实在想该怎么告诉徐世灵这件事,另一方面是想再多看徐世灵几眼,他不知道这

  • 廉价赠品第六章在线阅读

    三大宗门中青武宗与玄霖宗互相不对付,至于全是女子的红月宗则是保持着中立态度。现在之所以对黎辰露出敌意,也不过是因为时机不对罢了,七灵花这种灵物,谁都想要,所以,现场除了自己一方,其余的就全都是敌人。也幸亏是正处在各方制衡的时候,都不敢轻举妄动,要不然就黎辰这种乱入的行为早被打出去了。黎辰也算是有自知

  • [美娱]好莱坞成名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傍晚的云城学院因为一条消息而轰动了。404寝室中的三兄弟此时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孟涛,让他浑身不舒服。半晌后,终究还是孟涛率先忍不住,开口道:“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干嘛都这么看着我,虽然咱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很不错,但我喜欢的是女人!”“去你的,谁看上你了。跟你说正事,你和吴子豪打*的事情是真的?”作为

  • 年下选我,我超甜在线阅读第6节

    你的使命就是。。。。。。就是。。。。。。。。。如今有人蠢蠢欲动,欲让灵气复苏而你的职责就是让末法时代进行到底。什。。什么。末法时代。您别和我开玩笑了。末法时代从明朝伯温斩龙脉时不就应经开始了吗?这和我还有什么关系,即使有关系,前辈,我也不想断送修真时代,您不知道,从小我这个人没什么朋友,我就喜欢读玄

  • [卫子夫]嘉夫德若斯在线阅读逃课的阿彻

    轰冷彻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见到妈妈了。前几天,阿彻刚刚被姐姐从幼稚园接回来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发现家里似乎出了什么大事。那个时候,妈妈不在家,四哥也不在,连大魔王也不见了。刚回到家的小狼崽子在屋子里嗅来嗅去都没闻到其他家人的味道,茫然的拽了拽姐姐的衣角,却只得到了一个为难的苦笑。直到晚饭时间,大魔王总算

  • [全职]女主拿错外挂还走错频道第六章在线阅读

    蒙婴他们经过了拼命的抵抗,结果这一把还是输掉了。**嘛,有输有赢很正常,蒙婴笑了笑,又开了一把。【系统:小姐姐赠送满天星x1】【系统:梦赠送玫瑰x1】【系统:何然赠送满天星x1】“谢谢小姐姐的满天星,梦的玫瑰,何然的满天星………这个主播既会打**还会唱歌,感兴趣的观众们可以点一波关注哦。”蒙婴手指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