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女配人设每天都在崩[穿书]之道歉

作者:鹿皎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嘉涓为了养儿子脱离社会四年多,但在交际方面却不降反升,楼上楼下的基本都认识。

送儿子上学的第一天,她直接找了认识的人,把自己介绍进一个食品工厂里上班。

工资足够他娘俩生存,只不过是白夜班颠倒上,周期为一周,上夜班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到早上五点,白班是早上五点到十点,下午四点到九点,刚好八个小时。

她这周该上夜班。

将孩子接回家,吃完晚饭把孩子哄睡着后,看还有些时间,便拿着针线将小孩放在桌上的折纸穿起来,挂在窗边。

之后看了眼煤气关了没,窗户锁了没后去上班。

凌晨五点半回到家,洗了个澡开始给孩子准备早饭。

白淳熙七点被白妈从床上薅起来,细软的头发在被窝里团了一宿,炸了。

白妈带着他到洗手间,让人站在洗漱台前的小凳子上,用梳子蘸水把头发打湿,原本狂放不羁的发型老实许多。

吃完早饭,迷迷瞪瞪地换好衣服,下楼,坐上了电瓶车。

他打了个哈气,揉揉眼睛,脑子里混混沌沌的,“妈妈,好困哦。”

李嘉涓瞅了他一眼,“你妈我也困。”

晚秋本就开始冷了,昨天又下了回雨,此刻扑在脸上的风都是冻人的。

去学校路上,李嘉涓对坐在身后偷偷打盹的小孩说:“小熙,你好好看看周围的建筑,能记得就记得几个,争取在一周之内知道回家的路。”

白淳熙拽着李嘉涓的衣服,对着大马路眨巴眨巴眼,原本还朦胧的眸子渐渐睁大。

什么意思?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妈妈,现在人贩子好多的。”

“想什么呢?”白妈眼睛盯着前方,“咱们隔壁家王婶儿亲戚的儿子,大你一岁,昨天他父母太忙忘了接他,让幼儿园老师送回去的,要不是人家记住了路,送都没办法送。

对了,那小孩还和你们一个幼儿园呢。”

“哦。”白淳熙点了一下头,看来要提前准备,保不齐再过个两年,他真要自个儿回家了。

做好心理建设,小孩开始认真的记路线。

白妈也没在意自己孩子有没有当真,接着唠:“这家长就算再忙,孩子也不能忘了接啊。”

“嗯。”白淳熙记住了第三个马路拐角有个王婆大虾火锅店。

李嘉涓叹了口气,“那小孩叫啥来着,王婶儿和我说过,呃……好像是姓楚,对,叫楚什么笙,那孩子也是可怜,小熙你要是碰上人家了,可别欺负他哦。”

“嗯……啊?”拐了个弯,路过一个邮局,白淳熙努力记住,他本还是敷衍着回答,结果听清了名字后,瞬间有点坐不住了,一个幼儿园,还叫楚某笙,不是楚旬笙还是谁?

强忍着疑惑,白淳熙又问:“他真的是被老师送回家的?”

“你妈我还能骗你不成?”李嘉涓将车停到学校门口,把小孩抱下来,“好好学习啊。”

白淳熙的应了声,飞快地走向幼儿园,和那些赖在门口不进去的小孩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有了头回带路,白淳熙给门口的大树老师打完招呼后,背着书包自己去了班。

半路上遇到正从厕所出来的楚旬笙,看到人后,他满肚子的疑问反而问不出来了,转而说:“早,吃了嘛?还有谢谢你昨天给我的折纸。”

楚旬笙快速的皱了一下眉,“吃了面包。”

说完,把擦手的纸巾扔进走廊的垃圾桶内,回到了教室。

只是他走的特别慢。

白淳熙跟着他进班。

蹲在距离门不远处的小胖子首先看见他,忙把手里新的汽车玩具藏在怀里,又拉着一边叫飞宇的男孩跑向了人群。

与此同时,班里原本热闹的气氛在刹那间沉寂了下来。

两小孩愣在门口。

白淳熙戳了一下楚旬笙的胳膊,“他们都怕你?”

楚旬笙没搭理他,又慢悠悠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和他挨得比较近的几个小朋友纷纷搬着凳子向外面挪了挪。

白淳熙摇摇头,这有些人呀,从小就不招人亲近。

他拽了下自己的书包带,晃晃悠悠的走到自己位置上,脱了书包,坐下。

“哗——”

如同潮水一般,那些原本就远离的小朋友跑得更远了。

白淳熙:“……?”

“你们躲什么啊?”

小胖子的位置就在白淳熙旁边,因为他刚才没坐在位置上,所以他的椅子没动,于是这把椅子落在了白淳熙的手下。

那是班里唯一一把蓝色的椅子,是他最喜欢的颜色。

小孩看不太懂钟表,不过差不多也能感受到已经快要上课了。

小胖子急白了脸,一边不舍得自己的蓝色小椅子,一边又害怕白淳熙。

最后,他抱了一把旁边的飞宇,说:“飞宇弟弟,如果我出事了,你记得……”他望了眼挟持自己椅子的‘凶手’,凑近飞宇的耳边,小声说:“告诉我爸爸。”

飞宇眼中含着热泪,小心翼翼又决然的点了一下头。

白淳熙就不明白了,他又不是什么魔鬼,怎么坐他旁边跟要赴死一样?

现在的小孩平日都在看什么狗血剧?

小胖子亲了一口自己的小汽车,接着大步上前,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位置上,小胖脸仍旧是白的。

他横了眼白淳熙,恶狠狠的说:“我上一辆汽车杰克林浦斯被你摔坏了,这辆汽车我可以借给你玩,你要是对我说对不起的话,我立马原谅你,我还会给楚旬笙弟弟说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弄坏他的折纸……”

说到最后,小胖子的下巴抖啊抖,眼中带着不屈的泪花。

白淳熙见小胖子说的一本正经,有些哭笑不得,“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何大龙!”小胖子扯着嗓子喊,说完名字又撅着嘴,很大声地喊:“你说声对不起好不好?”

白淳熙头回感觉到小孩子的可爱之处,他应了声:“行,对不起,我当时没控制好我自己,汽车你自己玩,我不用的。”

他眼眉一弯,露出来两个小小的虎牙,笑意全含在里面,意料之外甜滋滋的,看一眼就像是吃了一大口的糖心蛋糕,又软又香又甜。

整个人的身子都暖烘烘的。

小男孩长得温润,白白嫩嫩的,一双眼睛平日里神情淡淡,像是什么都引不起他的兴趣,但偶尔点亮一下,就会像是迎面一只猫猫拳,锤到人的心眼里。

若不是刚来到班里便和楚旬笙交了朋友,他或许会很受班里的欢迎。

特别是在上回砸了何大龙的玩具后,那副样子吓坏了班里的小朋友,乃至只要他一进班,班里的人瞬间变得静悄悄的,生怕被他注意,毁了自己的玩具。

从白淳熙进班,大家的注意力便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这会儿他就是挠个头用哪根手指头,班里的人都会知道。

所以,他这一笑不打紧,全班除了楚旬笙全看见了!

何大龙眼睛瞪得溜圆,当即就涨红了脸,把原本还有点舍不得的小汽车直接塞到白淳熙怀里,接着扭着屁股跑到楚旬笙旁边,一个深鞠躬:“对不起,我昨天在你不在的时候,用我家杰克林浦斯压坏了你的折纸。”

说完,又颠颠的跑回白淳熙身边,将自己的蓝椅子朝对方的方向拉了拉,坐好。

其他小朋友见此,也搬着凳子坐了回去。

眼睛全程直勾勾的看着已经收回笑的白淳熙。

他笑起来真好看。

大树老师和小鹿老师在确定孩子们都来了后,拿着点名册回到樱桃班。

便看到自己班里这二十几个小朋友,几乎全都搬着椅子围坐在了白淳熙的周围,像是一群小沙丁鱼。

大树老师:“你们围成一团干什么呢?”

“老师,我们想这样坐!”何大龙举着手,理直气壮地回答。

他脸蛋依旧红红的,不太敢看白淳熙。

周围人跟着点了一下头。

“要上课了,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的小朋友,中午可以奖励一块水果硬糖哦。”

是吃不到的糖的诱惑力大,还是一会儿就能吃到糖的诱惑力大?

结果显而易见。

白淳熙看着本就坐在自己旁边的何大龙,装作没动的向外挪动了一丁点,无奈的摇了摇头。

忽地他背后一凉,向视线来源一看,看到了被挤到外围的楚旬笙黑着一张脸,拖着自己的椅子一步步的朝他走来。

明明也就五岁半,个子冲破天一米一点五,偏生给他走出一种王者归来的霸气。

“小笙。”大树老师喊了他一声。

楚旬笙这才收回了落在白淳熙身上凉凉的视线,转头望向大树。

“来,你先跟我出来一下。”大树老师对他招了招手。

后者点了一下头,松开椅子,慢悠悠的走过去,拒绝了大树老师的帮助,挺直着腰杆,走出教室。

咋回事?老师叫他去做什么?他又打人了?

白淳熙心提了一下,伸长脖子朝门口看。

小鹿老师将门关上,隔绝了他的视线,接着走到黑板前,“今天早上我们学十以内的加减法。”

……

楚旬笙在第一节下课后才回来。

他坐回位置上,熟练的拿出折纸,开始折。

白淳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云南白药的味道。

他受伤了?难怪今天走姿奇怪。

腿还是屁股?屁股的话应该坐不了椅子吧?怎么会又受伤?

第二节课是体育,没等白淳熙询问,小鹿老师已经带着十几个孩子来到学校操场,说是操场,实际上只有普通400米操场一半大小,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塑胶假草。

大树老师从后面搬来了五六把小凳子,还有一袋子的玩具放在地上。

“老师,还是抢板凳嘛?”飞宇躲在何大龙身后,小声地问。

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这类**。

“今天先不玩这个,咱们玩一个新**。”大树老师拉着楚旬笙,让其他人围成一个圈站好,之后一二循环着报数。

“一会儿咱们玩的**规则是,在大家都转圈移动的时候,我喊一,二号蹲下,后面的一号追前面的一号。

我喊二,一号的小朋友蹲下,二号的追,追到了获胜,奖励一个小红花贴纸,跑完一圈然后蹲回自己的位置,为逃脱胜利,不过没有奖励。

被追到的,表演一个才艺,按着顺时针方向跑。”大树老师比划了一个顺时针,尽量让这个**变得简单易懂。

白淳熙是二号,他没玩过这样的**,有点激动还有久违的紧张,不断在心里重复,‘我是二号,我不要表演才艺,喊二号我就跑。’

二十多个小孩攥紧手,竖起耳朵,严阵以待。

楚旬笙被大树老师安排在角落,坐在凳子上静静看着。

“都记好自己的号码了吗?”大树老师问。

“记——好——啦——”幼稚园小孩扯着嗓子回答。

“好~记得注意安全哦,误跑还有没有跑完一圈抢了别人位置的也算失败哦。”大树老师坏心眼的顿了几秒,在小孩焦急起来的时候,喊:“一!”

“哇!!!”小孩子疯了一样的乱跑。

小鹿老师拍了一下大树,“哎呀,你不能这样,还是我来喊吧。”

大树一脸悻悻,叉着腰把乱了的队伍整理好,确定都还记得自己是一是二后,小鹿老师的**极简单模式开始了。

本来还有些慌张的小孩,慢慢熟练了。

也不清楚玩了几把,白淳熙脸上贴着三朵小红花,跑完一圈蹲下来的方向正对着楚旬笙。

男孩一直静静看着他们做**,他掩饰得很好,没有在脸上暴露任何的情绪,只是眼神中还是透露着满满的落寞。

再配着嘴角还没消下去的伤痕,看着可怜极了。

白淳熙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接着眼睛一眨,抱着肚子,“哎呦哎呦~”跑向大树身边。

大树忙蹲下来问:“怎么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白淳熙指指肚子,挤眉弄眼:“肚子疼。”

“是吗?我带你去校医室。”大树试图抱起他,一下子没抱动,另一边的小孩还有小鹿老师正玩得起劲。

白淳熙忙摇头,拍拍大树的肩膀,以表安慰,“不用不用。”他捂着肚子走到楚旬笙旁边,找了把凳子挨着他坐下。

“我坐这儿就不疼了。”

延伸阅读

布之道窗帘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6rja.shtml
布之道窗帘是一家从事装饰布开发设计制作销售于一体的专业企业产品以经典,时尚,卡通系列

硕玛环保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85c.shtml
硕玛环保是山东环保产业协会会员单位,常年与山东科技大学、青岛科技大学及其它国内著名专

千百步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d6gf.shtml
深圳市千百步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月12月,其前身是成立于2010年5月的江西

联华超市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b6p7.shtml
上海联华超级市场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联华新标超)由上海联华超市发展有限公司和华联超市股

鑫星陶瓷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p3h1.shtml
好马配好鞍,名瓷装名酒。用千年火的神韵谱琼玉液的新曲,这是您的选择我的义务。欢迎您选

米其儿国际早教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u410.shtml
米其儿国际早教加盟秉承关爱与责任的教育理念,其中早期教育的课程把全球排名靠前的早教品

喜洋洋便利店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6x9d.shtml
喜洋洋便利店隶属于东莞喜洋洋便利店有限公司,以特许经营为主要发展模式,成为广东省便利

堂皇家纺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ye4i.shtml
母床罩、扎染绣花床罩、欧美风格中国绣西式床罩等六代工艺和款式革命。堂皇共创技术200

宏之达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gjph.shtml
宏之达五金配件总部一贯奉行“奋发向上、求实创新”的企业精神,秉循“用户至上、质量、服

文星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trinidadcarnivalpictures.com/snsh.shtml
文星酒店自2005年创立至今,始终以“顾客需求”为核心、“以人为本”为服务宗旨,凭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光头男友温柔校草太宠我(1)

    林柒柒就这么心安理得的躺了几天,不用任务,不用学习,还有人送饭,这日子实在是太舒服了小二统可看不下去了,这几天女主的好感度已经涨到四十了,比起林柒柒来说虽然还有十分的差距,但这对女主来说是差距吗?分分钟完爆的节奏啊但要林柒柒做任务,来硬的是不行的,小二统强压心头的怒火,慢拖拖的说道【宿主,您休息好了

  • 倚天:开局杀了朱元璋在线阅读第七节

    杨夫子走到讲桌前,她身边的小童忙把琴放在讲桌上,这把琴可不是普通的琴,它是薛大儒亲手做的,名叫思遥。是的,薛大儒不光在琴艺方面造诣极高,在制琴方面也是极其厉害,他制的琴没有在市面上流传,因为他说过他制的琴只送有缘人。杨夫子往下面巡视了一圈,看到众姐儿都安安静静的坐着,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她清了清嗓子

  • 魔剑葬天缘在线阅读第4节

    听到这话。说的这话。李逸尘恨不得大笑三声,自己前世最崇拜的赵云赵子龙,现在终于是自己的了。好武将必须有好马,现在这匹马为兄算送给你了,这万万使不得,云既然将马卖于主公,岂有收回之礼?如果主公不收回成令那就不敢跟随主公了。唉这样好吧,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在寻一绝世良驹的,你收拾收拾吧,咱们明天就返回乐

  • 隐天录第三章

    方小槐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一看已经是下午1点,差点忘了今天和师兄约好要见面,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学长就是她的男神,应该说是全校女生的男神,笑容如沐春风,待人谦和有礼,各项全能,好像是没有他不会的!方小槐匆匆忙忙的赶到学校,校园里的人不多,在人最多的的地方’小槐一眼就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师兄…还有学姐们

  • 九命魂师之想你

    列车即将行驶到下一站——岭东站,这辆K5203即将跨过南北分界线——秦岭淮河一带。车内想起了熟悉的提示音,一位穿制服的老大哥喊道:“岭东站到了啊!请到站的旅客收拾好行李,准备下车。”由于人群的疏散,厢内的异味确实减少了不少,清新了许多。井永被流动的人群扰醒,他挠挠“精干”的短发向我问到:“还有几站?

  • 温柔攻陷吸血鬼娇妻在线阅读第2节

    提央有点迷,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时空会不会乱掉,她仔仔细细地看过自己的脸,应该也就二十岁?反正比她的真身年轻。至少躲过了一次相亲吧,提央安慰自己。下午她随便在京墨宫逛了逛,伺候的人不多,还算清净。天色微暗,冬葵来给她整理仪容,穿了一套正式的衣服,妆画得都浓了不少。提央摸了摸袖子上的刺绣,心里感慨自己

  • 僵尸先生之最强掌门地龙

    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两条地龙迅捷如飞地出现在了9527身边,不过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它们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而是高高地竖起上半身,随着尖细头部的不断伸缩,身体也在相应地发生着粗细变化。尖细的头部根本就看不见眼睛鼻子之类的器官,虽然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要停下,但是本能的直觉下,9527感觉它们应该正在窥探自

  • 圣世灵纹录在线阅读第10节

    我呆呆的坐在候机区,满脑子都是风衣男,他是谁?他为什么在飞机上装一个假**?他又为什么故意让我推理出这一切?“梁元?你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不太好呢?”王雪看着眉头紧皱的我问道。“哦~没什么,你在这等我一下,我想出去抽颗烟。”心不在焉的我站起身离开了候机区,登机时间延迟到了晚上,也没什么事干,干脆到外面

  • 我与两个时空通电话万人乞降 贼将相争【2/5,求收藏鲜花】

    “杀!杀!杀!”“唏律律……”“呜呜呜……”一阵阵喊杀声、马鸣声、哭喊声交织成一曲亡魂之音。一杆杆刀枪挥出,血色渲染成底色,千军万马、刀戟剑枪绘出一幕铁军战图。玄甲军如入无人之境,在敌军中来回纵横,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刀枪如同死神之刃不停收割着生命。敌军前队都是收拢的哥舒翰残军,本身就士气不振,还被叛

  • 妖后重生记事之幽靈城堡

    脚步声在空荡的大厅中回响,暗夜中唯有一簇火焰照亮前方道路,夜里的寒风吹过,火光摇晃。“喂-----!如果有幽灵的话快点出来!!”掩盖过脚步声的是少年朝气又大胆的喊叫。“船、船长!不要那么大声,万一真的出来怎么办!!”奥萨索多颤抖着制止。“来这里就是想见鬼嘛!真的出来不是很好吗!”艾斯理所当然地说。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