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请问这招松鼠嗑瓜子吗之第三种朋友

作者:一盏无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黑不见底的夜,密集得仿佛没有间隙的大雨一直在下,让人觉得这世界从来没有过晴天和朗月。

“现在临时插播一个信息。”这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插播新闻,少有的事,吴大雄纳闷。

“原本从香港飞往本城降落的波音飞机失事,现在正急救中,伤亡暂时未知……”吴大雄如同被打了一个闷棍,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双手不断颤抖。他摘下耳机,对搭档说;“对不起,我临时有急事!要离开!你帮我顶一下!”

搭档一脸诧异,但他工作敬业,为人沉着淡然,从未有过这样的状况,想必事情紧急,也就没有阻止。

他跑出来,一边打张天后的电话,没有人接听,不断打,始终没有人接听。他来不及打伞,冒着大雨跑到她家,拼命敲门,她不在家。

能去哪里呢?能去哪里呢?她一定知道,她很担心吧!怎么办?在夜雨中,他竟然直冒汗。

她情急之下会去机场吗?他也没有其他办法,就去那里试试运气吧。机场离市区有蛮大的距离,下着大雨的路况很不好,他心慌意乱,好几次差点出了错。

他跑进机场,机场乱糟糟地一团,各色人员跑来跑去,也有家属在嚎啕大哭,他顾不得了,他只想找到张天后,他抓住一个个工作人员,一路问,终于有人把他领到张天后面前。

张天后全身湿透,眼泪不断地流,焦虑、痛苦、难受、不安,整个人如同地震后即将倾倒的大楼,简直要崩溃。她看到大雄,仿佛被困矿井多日的矿工忽然看到了一道阳光。

她哭着对大雄说:“大雄,如果我没有被停职,我应该在这架飞机上的。”

吴大雄听了,情绪失控,吓得想哭,可是他不能崩溃,他要成为她的支柱,他要安慰她。很久以后,在她离开他很久以后,他反复地回想他们相处的每一刻,他想,还好你是天后,我是大雄宝殿,我一定会拼死护你周全的,不会有这样的事。

她明明知道自己不能添乱,她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声音,但是眼泪不断地流,平日里日积月累的所有恐惧都成为了现实,一团火光,所有爱恨情仇都变成灰烬,人多么渺小。她哭着说:“我的很多朋友在那飞机上,我最好的朋友在那飞机上!怎么办,吴大雄!怎么办?”

吴大雄回过神来,才想起她说的最好朋友是那天辱骂她的那个女生。吴大雄了解她,了解她的大方主动、不擅长记仇、总是容易看到和记得别人点滴的好,她并非圣母,但在她心里,那些恩怨都是微尘,生死才是大事,不管如何误会纠结,她的心里始终还是为她最好的朋友留着一个位置。

“她会没事的,她会没事的。”吴大雄词穷,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不同的痛苦各有千秋,雷同的安慰于事无补。

也许干脆坦诚吧,他不会安慰人。

她断断续续地抽噎:“我的好多朋友……不可以这样的,不可以这样的……”

她的那些同事实在担心她,让吴大雄先带她回去,灾难在救助中,他们都帮不上什么忙,有她朋友的信息会第一时间通知她。

张天后始终不肯,她担心见不到她的朋友,还好她晕了过去,于是吴大雄抱着她,穿过长长的机场,各色人马依然兵荒马乱,四处跑来跑去,机场的灯亮得如同白昼,雨夜里无数的飞蛾撞向那些白灯,如同一个乱糟糟气势恢宏的梦,醒来哪个脸都回忆不起来,他载着她,带她回家。

半途中,她醒来,以为自己发了一场噩梦,然后慢慢回想起了一切,但嗓音沙哑,知道自己再恸哭也无济于事了。

到了家,她全身湿透,本来无力地想直接躺在床上一觉死去,忘记一切。但吴大雄强迫她去洗澡。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坚持,最终拗不过,只好进了浴室,当冰凉的水雨淋淋地泼下来,她发现自己是清醒了一点,然后那些潜伏着、麻木着的痛苦也就复苏了。她在浴室赤身*体,抱着腿低声恸哭,仿佛心上有一个不枯竭的溪流,能源源不断地提供眼泪,好久,记起吴大雄还在外面,才擦干眼泪,勉强对着镜子做出一个笑容,穿了浴袍出来。

看到在外面等待的吴大雄,她说:“我没关系,你也回去睡吧。”

吴大雄笑了笑,对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橘红色的灯,不太亮,像是小时候看灯展时的光线,他温柔地笑,亮白的牙齿,还有酒窝。她哭太久的眼睛有些晦涩,看不太清楚,只觉得像是一个可以拥抱的温暖在呼唤他,仿佛看到一个高高活过来的泰迪熊抱枕对她招手,童话得不像话。

她走过去,他说:“帮你吹吹头发再睡。”他开了电风吹,热气腾腾的风呼呼刮起来,他冰凉的手翻着她的长发,一缕一缕,她觉得发丝上的水珠升腾成云,成了太阳旁边的那白云,翻云覆雨等闲间,她的头发蓬松清爽起来,他在她身后,始终温柔,熟练地掌握着电风吹,他是她的太阳。

她的眼睛里又有泪,她在她谈的十多段爱情里没有感受到的温柔和爱意,在这段友情中彻底感受到了,如果他有了另外一半,还会对她这样温柔相待吗?这是一种错误,她想她不该贪恋这借来的温柔,即使他愿意另外一个她也不会愿意吧,她不知道这是上天对她的恶意还是善意,如果是善意的话,就干脆让他们一直这么孤单下去吧,这是最好的孤独。

你回去吧,我去睡了,没事。

今天晚上我就在你家沙发将就一下,你去睡吧,明早见。他说。

她进了房间,躺在床上,黑暗中,那些记忆又复活了,机场闹哄哄的场景仿佛在她脑海中慢节奏回放,停格,家属无助哭泣的脸放大,停格,同事们绝望的尖叫,停格,机场火光冲天,冲向黑暗的天际……她心中像是有无数的针在刺痛,外面无情的黑雨始终下个不停。

她辗转反侧,最后下了床,轻轻开了门,担心打扰到吴大雄,但是又想着看到吴大雄的脸,自己会安宁一点。

结果她刚站在门口几秒钟,吴大雄就开了灯,他赤着脚坐回沙发,头发没有乱,看来一直都还没躺下去,不知道坐在那里想什么。

张天后声音沙哑,清了清嗓门,今晚肯定睡不着了,不如我们喝点酒吧。

张天后从冰箱里拿了红酒,又拿了几碟小菜。

把酒倒在高脚杯里,波光荡漾,他们两个意识都不太清楚,模模糊糊,如同身处法国红磨坊里。她不施粉黛,在他眼前笑,让他想起《蒂凡尼早餐》中的奥黛丽赫本,她像是那个时刻笑容满面心灵却脆弱的女孩。

他们都没有说话,本来对坐着,酒一杯一杯慢慢喝着,外面雨哗啦啦地下,只有雨声,隔着紧闭的窗,有点恍惚,让人疑心他们只是开了唱片,这无边的雨声只不过是卡朋特兄妹一首老歌的前奏,他们不知道怎么变成了并排坐。

她拿起杯子,透过红色的酒,看着眼前的吴大雄:“大雄,我们一定能做一辈子的朋友吧。”是没有信心的信心。

吴大雄异常认真地说:“我们一定可以。”仿佛是婚礼上的宣誓,他对于张天后给他的重任已经不再感到压力,而是迫切地想完成它。

她听了,说不出是开心或者不开心。

她记不清他们是怎么又吻在一起的,但她记得这次是她主动。似醉似醒之间,她解开他衬衫的扣,一颗一颗,像是轻咬一颗颗核桃一样,有征服欲,又迫切。

他看到她在他眼里的倒影,她看到他在她眼里的倒影。彼此小小的,都是欲望的化身。

他已经*了,她还穿着,他碰她纽扣的一刹那,有点犹豫,似乎清醒了一下,低声问了句:“可以?”

他看到她点头,接着一切绽放在他眼里,他什么都看见了,精致的锁骨、皎洁的肌肤,然后他什么都看不见了,她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喘气,让他更加意乱情迷。一次,两次,三次,他们终于知道,连在床上,他们都能这般默契。

他们醒来的时候,雨停了,天早已经大亮,这天一晴,又仿佛世间从没有雨天似的。

看到彼此□□的时候,是有一刹那的尴尬,但他们都不是别扭的人,而且大家观念也没有那么落伍,到处都是炮友,上个床也算不了什么,这已经不是上一次床就得被押解过去结婚生子,养儿育女、死后都要葬一个墓的年代了。要维持这段友情,他们都要拿捏好这分寸,了解它在那样的气氛、那样微妙的时刻下就是发生了,但是发生了也只是发生了。

他转头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穿好了,他说:“你身材真好。”

她笑:“你呢,脖子以上是不错,脖子以下呢,现在网络明文规定脖子以下不能描写,再香艳我也不能说。”

没想到她还来这一招,他笑得快断气,那一点点尴尬荡然无存。

延伸阅读

血刃之剑sob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online-counter.cn/gh89.shtml
一时间,秦国芈姓外戚势力大为紧张,唯恐自己的权势地位受到挑战。少年蒙毅早就听父亲蒙武

传世医途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online-counter.cn/aw3b.shtml
能触碰到实体就好办了。白灵左顾右盼,从回老家生崽的邻居兔妈妈的窝里□□一堆掉的绒毛,

逾程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online-counter.cn/dtw2.shtml
“小崽子,我就当众戳穿你,让你看一看我十步之内是不是要倒在土上,你给我看着,一会儿我

皇子难伺候(重生)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online-counter.cn/66j1.shtml
在其他虚拟**中或许可以购买高级vip,或者购买各种特权礼包开局就跟平民玩家不是一个

碎心烙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online-counter.cn/gqrn.shtml
12月中旬,晴空万里的蓝天白云失去了踪迹,一片片乌云骤起、煞气升空,呼吸中弥漫着一股

复国[重生]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online-counter.cn/g9v3.shtml
玄烨一家住在K市的郊区。这个地方坐落在K市的边缘地段,周围3公里内就只有他们一家人,

重生之神级豪婿尽大嫂的责任  http://www.online-counter.cn/652d.shtml
不光是李洛书一个人感觉到有一些吃惊。就连躺在床上的两个老人,心里面也是一阵感叹。如果

换天仙君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online-counter.cn/nfg7.shtml
陈跃这被突如其来的景象吓个够呛,好在刚才洞中已经被吓的差不多了,心里有了点承受能力,

今天开始做大佬(快穿)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online-counter.cn/yruh.shtml
宽大的阶梯教室,头发花白的老工程师站在荧幕前口水乱飞,教室里那一双双求知若渴的兴奋眼

(还珠梅花同人)桃之夭夭第五章  http://www.online-counter.cn/g5l8.shtml
“丫头,今天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南宫紫儿正准备出发,老祖宗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来。“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想像得到力量在线阅读第七节

    许玄辄努力压抑住自己想要爆粗口的冲动,结局就这?怪不得后面完全安利不起来,剪辑版才是最后的归宿。对她来说,宁肯不要结局,也不想要这种毫无铺垫的垃圾结局啊!原来薛桐人物歌《清霜》是这么来的!之前看的时候,许玄辄就觉得这歌曲太过悲伤了,现在才揣摩出一点“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的意思。薛桐爱自由

  • 龙阙第六章在线阅读

    宴会的一角,一个年轻的祭司和一个小小的僧侣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的看着中间的闹剧,不时还点评一下。“那就是荷露斯?其实并没有太厉害啊!虽然魔力比成年人还要高很多,但如果只是这种水平,怎么能被称为神呢?”小僧侣毫不客气的评论道,“我也是用神名的人,魔力可比她高得多了!”“不要骄傲,孔斯①!”祭司淡淡的开口,

  • 万般朝野之谁是凶手?

    “我们可真倒霉,怎么跟上了这样一个主子,伺候了皇上竟然没升位份。”绿衣婢女道。“就是,就是,其他宫的那些小蹄子见了我都笑话呢。”青衣婢女附和,“呸,不过是美人位份,姐妹们努力一下,说不定位份比她高上许多了。”“放肆,谁让你们在这乱嚼舌根子的!”花语斥道,“下次再乱说话拖去慎刑司处理,先各自去领二十棍

  • 如果成为一位npc在线阅读第一节

    张飞扬起自己的意念,感到心灵当中存在着一种永远的远见。人生在幸福当中形成的所有观念,就是生命快乐的意见。人类文明存在几千年来,仍有许多问题,苦苦探索着人类的思维和精神世界。如何从时空的角度理解已经发生的和未知的一切,这就是时空论。时间创造空间,空间创造运动运动创作时间,反复转化无限轮回,形成物质改变

  • 星际设计院在线阅读第三章

    这辆大鹏牌的电动车可是茅石的宝贝,从去年开始关注到最后入手,茅石和芙蓉闹过无数次,想想茅石的个性,敢为自己喜欢的东西忤逆芙蓉的意思,就知道这辆车在茅石心里的位置。这辆轿车长五米二二轴距超三米,全身铝制车身,前后双电机四轮驱动,系统合计总功率480千瓦,合计峰值扭矩达到840牛/米,零到一百公里每小时

  • 醋精少年上位史之实验

    林枫雪轻轻打了刘轩一下:“果然有私心的,但看在后面你为大家做出那摩多贡献就算了,不惩罚你了。”刘轩笑道:“谢谢老婆的宽容大量。”时间回到2007年,刚上完英语课,刘轩立马就趴在桌子上休息,太累了,上英语课对于刘轩来说简直就是折磨啊,就在这时一个整头白发里还混有少量黑发的化学老师走进来,说道:“下节课

  • 手握空间养包子正义哥

    时间过得很快,在中午11点左右,两人已经驱车赶至离老君洞不远处的一个村庄-魏家庄。魏家庄很小,是周围几个村庄里较小的一个,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的村民们将这个村庄经营得也算有模有样。周围零散开发出来的田地也有不少,能够养活得了村里这百十口人。如果不是得益于国家的发展政策,这个小村庄也会和其他山里的村庄一

  • 她不是这样的小可怜在线阅读第9章

    随后童飞将白寒两人带了出了阁楼。白寒回头望了望,又看了手中的纳袋道:“这位长老灵力太强,是我见过所有长老中最强灵力的,不过他给我和唐影的纳袋好像比我们这普通纳袋要好上许多啊!”童飞插着腰笑道:“那是,这个长老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见过的九十九级的极限灵皇,在这个大陆上,这种等级可是不常见的,而且长老好像很

  • 一厘一秒一思缘之诈关

    早上醒来之时,吉良庸想了想今天的行程,估计现在他们在泰山北麓某处,今日要走历城,争取在历城某处渡过黄河。于是他有了主意,取出自己平常的一件外袍,换下那件粗布黑衣。何老已在外面逛过一圈回来,吉良庸见其进殿,连忙拿了另外一件过去,请他也换上服饰。何老极其有耐心,听完吉良庸的建议,是要他装扮成富家翁的意思

  • 我真的只想打个网球菠萝饭

    不过马晓晨在看到,赵微和黄小鸣最终商量的价格,只不过在主食材上,只加了不到一倍的价格,接着又听到黄小鸣,一会想送这个,一会想送那个的时候,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店长,你们的这个价格真的是,让我失去了工作的动力了。”“可我觉得这个已经很贵了,我刚才去别的餐厅看了看,他们都比我们便宜。”黄小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