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被迫狂撩死对头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时素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躺着的不是李哥是啥,可李哥已经死了!

他全身湿漉漉的,估计是刚从水里被村民给捞起来的,李哥头上还包着白布条,身体微微有些浮肿,最吓人的还是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是看到什么惊恐的东西被吓死的一样。

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凉气从脚底板冲了上来,李哥被害死了,接下来该轮到我了。昨晚李哥被骗来找我,估计他们就是想把我和李哥一起给弄死,结果珞珈回来了,我才保住了一条命。

我一阵后怕,幸好没有跑出去,否则今天捞起来的就是两具尸体了。我听旁边的村民说,有人早上下田去干活,看到李哥的尸体浮在桥下,被水草给绊住了。

没多久,派出所的民警来了,我估摸着他们也调查不出啥线索来,我也没敢多停留,骑着摩托车就回家去了。

这些事我也没敢给我爸妈说,他们知道了也没啥用,反而担心。我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前后给想了一遍,葛小勇肯定有问题,我给他打电话,居然关机了。我心里暗骂这个龟孙子肯定有鬼,要不然咋会把手机关机呢。

我倒是想去城里找葛小勇问个清楚,可我又担心一出去就遇到事,把我小命都被弄没了。我心想还是等婆婆葬礼结束后,问问珞珈再说,现在她是我唯一的救星了。

前一晚上没睡好,我回去就蒙头睡大觉。一觉睡到中午我妈喊我吃饭,正在饭桌上吃着东西,我胸口忽然痛了起来。我痛得满头大汗,在地上直打滚,胸口就像要裂开了似的。

我爸妈吓坏了,赶紧给邻居借了个三轮车,把我送到了乡上的卫生院,那会儿我们乡上的医院还没有X光机照胸片,医生捣鼓了半天看不出是啥问题,然后给我安排了个车,送到县医院去检查。

一路上给我痛的啊,医生给我打了止痛针一点屁用都没有,到了县医院就赶紧去做全面检查。我心里晓得,肯定是那个印记在作怪,明显是做了啥邪术,到医院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

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拿着胸片看了半天说没啥问题,很正常。我妈着急啊,就问医生,我胸口的印记是咋回事,这医生说可能是荨麻疹,或者是碰了啥过敏的东西导致皮肤过敏。

我彻底绝望了,看来医生根本检查不出来原因,我胸口的印记已经变得更大,颜色更深了,这肯定不是啥好事。

医生让我住院观察几天,我算是明白了,在医院也没啥用,还得找懂门道的人给我驱邪才行,我坚持着要出院。

我们刚出病房,身后就有人叫我妈,回头一看,是跟我同病房一个老头子的家属,这位大婶走过来,神神秘秘的把我妈拉到了一旁小声说:“你儿子胸口那个印记,我看像是中邪了吧。”

这大婶一句话就给说中了,我妈赶紧问她是不是懂门道,会看邪,让她给我看看,钱都好商量。我家就我一根独苗,我爸妈自然是着急得不行。

大婶摆了摆手说,她哪里会看邪哦,不过她认识一个会看邪的高人,就住在城隍庙旁边,据说以前在四川的青城山当过道士,现在城隍庙旁边卖香烛。大婶说她儿子有次去乡下外婆家玩,回来就生大病,医院检查不出啥来,后来也是机缘巧合,她和儿子去城隍庙上香,被这个高人给碰见了。

高人一眼就看出来说她儿子是被鬼缠住了,活不了多久。大婶求了高人半天,高人让她去取一个阴蛋来,看看是怎么回事。(阴蛋就是母鸡没有跟公鸡交配下的蛋。)

高人用阴蛋在她儿子身上滚了一圈后,就问她儿子是不是在前些天给人坟头撒尿了,她儿子说在外婆家玩的时候,在一座坟前撒了泡尿。后来高人给指点,让他们去撒尿的坟头烧香上供品,她儿子才好起来。

听大婶这么一说,我爸妈哪里还坐得住,连声道谢后,出了医院就打了个车朝城隍庙去。一路上,我提醒司机大哥开慢点,心里慌得很。司机大哥说,这条路他跑了十多年了,闭着眼睛都不会出事。

他刚说这话,前面刚好是个路口,我亲眼看到从左边路口飘出来一辆纸车,司机大哥也是反映也快,赶紧踩了刹车,方向盘往右边猛打,车子一下就撞向了旁边的围栏,而围栏外面,那可是条河呢,车子要是冲下河去,我们还不得死翘翘啊!

我吓得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尖叫起来了,脑子里一下子全是空白,只有对死亡的恐惧。也许是运气好吧,也可能是司机技术好,车子撞倒了围栏,围栏外是乱石堆,估计是前些日子铺路的时候弄的,就这样,车子才刹停下来。

我们一车四个人全傻了,好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司机大哥更是满脸冷汗,好一会儿他才擦了擦脸上冷汗说,刚才那纸车,是咋回事!

我知道,肯定又是要害我的那个老婆婆使的坏,差点连累了司机大哥和我爸妈,我是越想越害怕,背心里全是汗水,下了车,我双腿软得发抖,站都站不住。

我爸妈自然也吓坏了,不过他们没有看到纸车,只有我和司机大哥看到了。万幸的是车子没冲下去,捡回一条命,我们也不敢坐车了,干脆沿着小路步行,反正离城隍庙也不远了。

我心里是又怕又恨,他们似乎无处不在,随时随地都想要我的命,不赶紧给解决了,只怕早晚小命都没了,而且还可能连累我爸妈也遭殃。

大半个小时候,我们总算安全到了城隍庙,我们县城的城隍庙香火鼎盛,以前我还来玩过呢。

大婶说的那家香烛店倒是好找,门面不大,因为是下午了,也没有人来买香烛,好些店面都打烊了。

我爸咳嗽了两声,问陈道长在不在,一个穿着背心儿和大拖鞋的老头从帘子后面走出来问:“买香烛?”他话一说完,一双浑浊的眼睛看到了我,脸色顿时变了,沉声说:“你们不要进来,就站在门口!”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口四川话的口音,听着有点怪异。

我被道长弄得有些懵了,他转身进了帘子后面的屋子,我妈嘀咕说,这个陈道长啥意思,让我们站在门口。

不一会儿,陈道长端着个盆子走了出来,叫我爸妈让开,让我站在门口,然后他一盆子水泼在我身上。

也不知道那是啥水,臭得我反胃啊,蹲在旁边打干呕,陈道长取下旁边挂着的一把艾草枝抽打在我的身上,嘴里还念念有词的。

还好他用的力道不重,抽在我身上也不痛,可刚才泼我那一盆子水真的好臭,他大概抽了我十几下吧,才停下来说:“你个娃儿,一身的脏东西就往我这里钻,你想害死我这个老头子啊。”

我爸妈一听,这真是高人啊,赶紧给陈道长说明了原因,陈道长听完后皱着眉头说:“像你们儿子这种,身上又是死气,又是鬼气,邪气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了。”

我妈哭着说:“陈道长,我们真是没办法了,家里就这么个独苗,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陈道长摆了摆手说:“救人没得问题,不过要先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他让我爸去买一个阴蛋来。我爸赶紧跑到附近的菜市场去买鸡蛋。

现在养殖的鸡为了提高下蛋率,公鸡母鸡都是分开饲养的,阴蛋很好买。陈道长让我和我妈去后院坐,我忍不住问陈道长,刚才泼在我身上的是啥玩意儿。

陈道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洗脚水!”

延伸阅读

圣凯德机械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g0mx.shtml
青岛圣凯德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宽砂带磨削机械。主要有:金属板磨砂机、拉丝机,(铜

双喜外贸开发平台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uv50.shtml
双喜软件是致力于中小企业全球客户开发产品方案以及电子商务应用解决方案的专业产品及服务

一勺入魂炒饭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6p1i.shtml
福州一勺入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20日,总部位于福州仓山区建新镇金山

乐居福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p371.shtml
暂无

圣鸽电器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bj6i.shtml
圣鸽电器加盟_公司简介浙江圣鸽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0月1日,是一家股份合作

贵丽人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6nzc.shtml
“贵丽人”系济南正裕纺织品有限公司旗下的竹纤维品牌,贵丽人秉承中华千年传统“竹”文化

照姿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nrlo.shtml
照姿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发夹、发箍、发饰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奥美体育器材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gxmz.shtml
沧州优步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司本着诚实守信,和谐敬业

QDbaby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pi68.shtml
QDbaby童装以创新童装界潮流为目标,强势入驻童装界,其旗下主打品牌Q点秉承日韩的

康跑加盟  http://www.gogaliher.com/azrs.shtml
康跑电动车总部经销批发的山地车、自行车、电动车、自行车配件等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驸马要上天(种田青铜时代)傻傻的秦城

    他是这么想的,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却发现没有多少反响力,这里的每个人都好像在特定的时间做着特定的事情一样。秦城一个人坐在路边的栅栏上,他拱着背,左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人来人往,心里有点烦躁。这些人真的是奇怪过了头,有这么好的赚钱方式。怎么就是不肯上当呢?难道是自己给的钱太低了?他努着嘴低垂眼眸看了一

  • 守护甜心之黑蔷薇的诅咒在线阅读十六夜咲夜已经迈出了一步

    羽见离开的一瞬间后,仿佛空气也凝固般的沉重的第六层也开始恢复往常般,压抑的气氛慢慢消失不见。“那么为了无上至尊的心愿,这个世界就由我们将其呈送给羽见大人,大家没问题吧。雅儿贝德注视羽见的离开,回头对着在场所有人员说到,话语带的是征求意见一样,但厉色的眼神能够让人觉得若是有人敢拒绝的话,她肯定会二话不

  • 新南山记之一分钟足矣!

    第三章:一分钟足矣!唐宋这番话,声调极高。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而且呢,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哎呦,好多会飞的牛,怎么就突然都口吐白沫死了呢?”唐宋又开口了。唐宋话里的意思,就是头猪也能够听出来,顿时刘凯瑞那些粉丝就开始攻击起他了。“那家伙是谁啊?”“妈的,神精病吧!”“小的,敢嘲讽我心中的偶像,你活

  • 苦菩提在线阅读赤玉剑

    水声渐大,白光越来越强。隐隐间,白光开始凝聚,那模糊的葫芦模样也越来越真实。身体上的炙热在水声与白光出现的一瞬间便减轻了不少,焦黑骨头的身躯也神奇般的开始变色。焦黑正一点点褪去,最早修炼过的左手手腕处的骨头开始出现一丝白色。白,苍白。原本这是死亡的象征,这是灭亡的昭示。可是对于如今的古阳来说,这却是

  • 恶魔校草:丫头,有点甜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二天,慕朗清抱着一大堆衣裳去河边。小妖怪们围在一起议论纷纷。不愧是公子看上的人,果然勤劳贤惠,还没过门就争着抢着要洗衣服,拦都拦不住!……我很想哭好吗!慕朗清愤愤搓着衣裳。洗完衣服,还得扫后山。慕朗清气势汹汹地挥舞着大扫帚。地上的花草跳来跳去给他让道,整个后山气氛欢快。过了会儿,慕朗清终于蔫了,有

  • 欲与君结相思最多愁第一次救她

    也许是尹若涵长相小巧瘦弱,也许是尹若涵的身份是个转校生,再也许就是尹若涵装扮朴素,不像大家闺秀?总之,尹若涵被打劫了!事情发生在放学的时候,尹若涵不想给新家添麻烦,所以早早的就让司机回去了.本来嘛,新家和学校距离也不算远,就算吴少爷不搭理她,她自己也能走回家的.可是,为什么就那么寸,四五个高年级的男

  • 我就是来卖蠢的之戮道决(5)

    转眼三天便过去了,段天的身体也恢复如初,他渐渐能感觉到灵气进入身体而不散,这说明他的经脉真的好了,怀着兴奋的心情来都竹林。“师傅,我准备好了!”段天对剑图说。“很好,今天开始我教你修行,先让我检查一下你的灵根”从剑图出来的器道子对着段天说道,随即便探查着他的身体,一会儿,老道很激动的说“赚大了,竟然

  • [黑蓝]邻座芝姬同学悲

    “让开!”我尽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说道。他没反应,依旧拦住我,我转头看着他,“让开!”“可以,但是你破坏了规矩,限你黄昏时回来,否则加倍处罚。一个身着华服的陌生面孔发出无情的声音。他把拦住我的手放了下来,我立刻冲出大门,骑上快马,朝家的方向快马加鞭,到家之前,我的心一直提着,我不敢去想,更害怕去想,

  • 贫僧不修佛第5章在线阅读

    十一过后又是正常的工作日。积累了好多问题要修复,叶小东连加了好几天班,都快累的不**形了。到了第二周才好一点。周五下班后,莫林风突然给他打电话了。莫林风:“你明天有空吗?”叶小东无声的笑起来。好像每次莫林风打电话,都是这一句开头的。莫林风:“……”叶小东:“有啊,怎么了。”莫林风:“有一部动画电影要

  • 曾经飞扬的青春岁月第三章

    柴房外,古井边。一袭白色中衣的男子坐在古井边上,背挺得笔直。他旁边的女子斜坐在地上,整个姿态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歪七扭八。麦芒看着在飞舞的衣服堆里异军突起的大仙,忍不住又开了口:“大仙,你累不累呀?”大仙微微侧过头,看着她,疑惑。麦芒费力挺直背,道:“坐得这么直啊!”大仙......我还想问,你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