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还珠梅花之四四来也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云间清 来源:晋江文学城

“熙钰,你鬼鬼祟祟地在干什么?”女弟子越风拿着一些用器,走到剑塔那间空置许久的屋外。剑塔本是执剑长老专属居所,只三幢屋子,先代执剑长老退任后只有玉泱真人住在他师傅,先代掌门陵越真人早先的屋子里,一间紫胤真人的住屋无人敢动,另一间……不知是哪位弟子曾住过的,竟也一同空置了快百年。今日来了两个客人,竟惊动了紫胤真人回山,而两人却住进了那第三间空屋……却见熙钰把耳贴在门上,神情又是好奇又是紧张,竖起一根手指:“嘘~~有鬼,女鬼!”

“什么?”越风也凑了过去。

只听得屋里有女子说话声,两个较为熟悉,却听第三个人轻轻一声嬉笑,却是一个陌生的娇美声音。

熙钰以口型说道:“门派内,一直流传有红衣女鬼的传说……”

越风“哦哦”狂点头,门派内代代相传,说剑塔附近偶有一个着红衣的女子出没,此女美貌非凡,气质高雅,世所罕有,众男弟子心驰神往,甚至有蹲点之举……然此女近一百年没出现过了,年轻弟子总是心中蠢蠢而又无奈……

今日有眼福了!两人两眼放光。

屋内,自是阿鹤、晴雪、红玉三人。

晴雪正为阿鹤换衣而头疼。她们的衣物全沾了妖怪血迹,她自己穿了一套女弟子道袍,但阿鹤身材高挑,不是衣袖短一截,就是裙裾不够长。

红玉的衣物倒是长短相宜,却是……

阿鹤换上一套“千年玉红”,这已是红玉衣物中布料最多的了。她扭扭捏捏拉扯着衣物走出来,晴雪一见,噗哈哈地毫不客气地爆笑出声。

她穿着红玉衣裳,肩膀、腰部都嫌勒着,只胸前空荡荡……

红玉以袖掩口,弯弯的眉眼却漏了底。

阿鹤苦笑道:“我……六岁时父亲仇家上门,将我四肢筋脉都震断了……我活到二十八岁上死了,至死都只是十三四岁女孩模样,都不知道自己……究竟会长成什么样。都说女大十八变,我是……从来不照镜子的。我后来修得新身体,也基本是照着父亲的模样来的……”

晴雪与红玉俱都沉默,阿鹤自己低头看看,都觉好笑,忽然神情一动,拉了拉晴雪。

越风和熙钰在外面,忽然觉得屋里安静没了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晴雪“哗啦”拉开了门:“这位师兄,来得正好,可不可以借你身上道袍穿穿?”

天墉城,展剑坛上。

几个念字辈女弟子和廷字辈男弟子在一位熙字辈师兄带领下在展剑坛上练习。

十五个弟子,两两捉对喂招,剩一个年纪最小的小女弟子上前缠住师兄,却被赶开:“念月别闹,你还不到学玄真剑的年纪哪。”

小女孩不服气道:“谁说的,我在一旁看着都看会了!”抱着比她矮不了多少的长剑气哼哼地往外走。

阿鹤走过去,摸摸她头发,说:“你是一个人吗……我来替你喂招好不好?”

小女弟子仰头:“你……不是天墉弟子,也会玄真剑吗?”

阿鹤嘿嘿一笑:“你说的,在旁边看都看会了呀!”

小女娃提起剑,拉开架势来还真是有模有样。阿鹤偶尔提点几句,她立时便能融会贯通。

阿鹤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忽地心不在焉,只是下意识地屈指一弹,不意竟将小女弟子的长剑给弹断了。

咣当的剑落地声伴着同步率百分之百的大哭:“师傅送我的剑被打断了啦师兄!呜呜,这把剑可是师傅送我的……”

她的师兄忙跑过来劝道:“念月别哭了,师兄的照胆剑送给你好不好?”

师姐念容也哄着小女孩:“小月别哭了,我们去求师傅把霄河剑提前给你好不好?”师妹兀自哭闹不休,他们俩看看站在那穿天墉道袍的客人,心里毛毛的。半月前,所有天墉弟子都看到了天空中出现了巨大的红色剑阵,一剑斩杀无数对天墉城清气虎视眈眈的妖魔,甚至连天墉城的无形剑网都受到了极大冲击,进行了紧急调试。具体的情况小一辈弟子无法得知,只道是先代执剑长老紫胤真人来了两位客人,一直住在剑塔那里修养,除了掌门和几位长老外也无人敢去打扰,是以一直无事。谁知道这位客人弹断了师妹的剑呢。其实念月用的只是普通的未开刃的青钢长剑,实在也是不值得如此小题大做。

晴雪匆匆跑来:“阿鹤,你伤还没好,怎么乱跑?发生什么啦,那个小姑娘哭得这么伤心。”

“我弄断了她的长剑……也罢,这是自然要赔。”说着,她拿出一个卷轴,手一扬,卷轴便哗啦啦展了开来,一直有几十米长,浮在空中绕着展剑台围了一圈。但见卷轴上“画”着许多兵器,数量约莫上百,大多是剑,偶尔有双剑、短剑、重剑之类,朱砂篆字标注剑名,旁边有黑色小楷详细说明铸剑师、历史、特征、历任主人等信息,其中不乏青虹、霜冷九州这样的名剑,直看得天墉弟子们目瞪口呆。

“这些剑画的好棒哦……咦,这把剑叫百里呀?”晴雪于剑懂的不多,百里两个篆字不算难认,她能认得出,还有许多其它的剑,她只能感叹它们的漂亮了。她发现这些剑都透着淡淡的光华,不过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光华流转可以说是成就一把好剑的条件之一。

“百里,吴六剑之一。我师傅当年最得意的收藏之一,便是收集齐了吴国六名剑……可惜,我不能找到其他几把了。”

念月怯怯问道:“这是什么?”

“剑冢。”

“剑冢?冢……不是坟墓的意思吗?”

“剑冢,原本是古姜国王宫,因年代久远而沉入地下,也是我师傅九州散人隐居之处,是他藏剑铸剑的地方。蜀山有降妖谱,这个卷轴便是在降妖谱基础上改造而成的——”转头向晴雪:“所以,晴雪,这并不是画上去的——”她伸手探入卷轴,抽出那把百里剑来,递给晴雪。

“好,念月是吗,你自己来选一把,当做我给你的赔礼好吗。”

“随便哪一把都……都可以吗?”念月已经看得眼花缭乱,她的师姐念容拉都拉不住,别说拉住师妹了,师姐自己都有点把持不住呢。

师兄廷方可不像她们一样冲昏头脑,毕竟还保持了一些冷静:“尊驾何必如此……师妹那一把不过是普通的青钢长剑。”

“一个人专属的剑,又是师傅所赠,价值无法衡量。小小心意,不敢奢求念月姑娘原谅。”

“这把,我要这把,可以吗?”

“墨渊?并不是女孩子会喜欢的类型啊。”

念月双目似被那柄通体全黑的长剑吸住移不开,指尖试探着去抚摸卷轴,不期然却感受到了剑身散发的凌冽剑意:“我一看到它,就觉得好亲切……”

“看来姑娘是与它有缘。”阿鹤握住念月的手,向外缓缓抽出。

“真的吗?把它送给我?”念月小心翼翼地抚摸剑身,只觉如在梦中。

看着师妹一脸惊喜又楚楚可怜地哀恳眼神,廷方也心软了,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师妹,我自然是……这事还得禀报师傅他们,你我不好擅自做主。”

阿鹤看到天墉几位主事的长老已经来到,遂提高了声音道:“人有心,剑有灵,真正爱剑之人,并不一定需要占有,只是不愿让宝剑蒙尘罢了——这话,是天墉执剑长老紫胤真人多年前对我师傅说的。我师傅一生以藏剑第一,极盛时剑冢中曾藏剑三千,然而也只得一个人,一双手,也只能使用一柄剑罢了。”

“后来,是紫胤真人让他想通了这个道理,他召开名剑大会,将宝剑分赠天下爱剑之士。几百年过去,当年的宝剑有一些又再度沦落,我便继承师傅意愿,这里一百多柄剑,便是我这些年来重新收集所得。可是宝剑埋于剑冢,与埋于黄土无异,天下剑派众多,无出天墉之右者,今日我便是要效仿师傅,于天墉城中为这些宝剑寻访真正懂剑、爱剑的主人——”

“阁下还请务必三思——”

“天墉何德何能,受此大礼?”对修仙剑派来说,再没有比宝剑更诱人的了,几位长老明显已经动摇,不过嘴上客套之词还是不停。

“诸位若真是爱剑之人,便不应再推辞了。”

“这——待禀明掌门,我等再至阁下处致谢。”

看几位长老都松了口,天墉弟子中爆出一阵欢呼,尤以念月笑的最响。许多原本在其它地方的弟子得了消息一拨拨赶来,不大的展剑台站得满满当当,长老们也是强自抑下观剑的欲望,先去拟定出对这些宝剑怎样安置的计划,以及对天墉弟子的奖惩约束机制。念月首当其冲,她沉浸在过度的喜悦中,并没有注意到许多同门的羡慕甚至嫉恨目光——心术不正者,名门正派也从不缺乏。

阿鹤冷眼看着,轻声对念月的师傅说:“念月这孩子资质甚好,只是太早得到墨渊这样的剑对她未必是好事……道长日后多费心罢。”

“这个自然。”

阿鹤把双手背在背后,慢慢走出了那一片从她一手带来的兴奋喜悦之中。她看晴雪抱着百里剑傻傻地站在一旁,忍不住便要调侃她几句:“晴雪还抱着百里剑不放,莫不是想留着做个纪念?难道不怕焚寂吃醋?”

晴雪看着那些紫衣白衫的天墉弟子笑着闹着,想起苏苏来。同门间的照拂笑闹,甚至是羡慕嫉恨,对于苏苏来说,都是很难能可贵的吧!

她低头,不敢让阿鹤看到她眼中泪意:“阿鹤就是喜欢开玩笑……你说的对,它应该属于真正需要它的人。”

阿鹤失笑,晴雪这姑娘就有一个毛病,抱什么东西都喜欢抱得死紧,这不,她蹬蹬跑过去把百里剑放了回去之后,又跑回来牢牢抱住她的手臂,她手臂上还带伤呢。“晴雪抱我抱的这么紧,还怕我逃跑不成。”

“啊~我都忘记掉要说你了,伤还没好就乱跑,可吓死我了!”

这傻姑娘啊,八成以为她偷偷下山去了。

“阿鹤阿鹤,你真的会天墉城的剑法啊?”

“天下道剑本是一家,玄真剑还算基础入门,若是赵凌一在此,看三遍也就看会了。”

“阿鹤阿鹤,苏苏的师傅很喜欢宝剑,但是他藏的古剑,除了红玉姐和古钧大哥,好像也不太多啊?”

“紫胤真人有红玉古钧这样的古剑,旁的剑轻易也看不上眼的。”

“阿鹤阿鹤,你好像很懂剑呀?还收藏了那么多宝剑!”

“我只是记性好罢了,很多,都是听我师父和……说的。”

“咦?”

“……天墉得了这些宝剑,周围妖魔又数量锐减,此消彼长,天墉日后可以多派弟子下山历练,铲妖除魔,助人为乐,晴雪不至于一个人太过孤单了。”

“阿鹤……?”

“晴雪,恐怕不能再陪你了。”

——“我,决定解封。”

延伸阅读

湟金梦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s4o4.shtml
暂无

翔达展览服务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plq8.shtml
翔达展览服务主营标准展位、光地、特装等。在服装服饰-女士内衣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

马士奇肉酱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u6ld.shtml
酱肉是将猪肉用甜面酱、香辛调味料腌制后经自然风干而成的一类腌制类生肉制品,具有色泽美

纯美化妆品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g4s7.shtml
纯美化妆品在化妆品行业快速发展始终站在时尚前沿在品牌代理和不断创新设计过程中汲取各地

三爱使三星装饰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nfcl.shtml
三爱使三星装饰下属全资、控股公司有:宁波三星装饰设计研究院、三爱使厨具、三爱使管业、

风彩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plnp.shtml
风彩饰品是义乌市风彩饰品厂旗下产品,总部生产水晶饰品、手工饰品、合金饰品、爪链饰品.

茹姗娜精品珠宝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uruj.shtml
茹珊娜于2001年在英国维京岛注册成立,创建茹姗娜珠宝品牌。主营腕表、珠宝、包包等时

恒景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x3ix.shtml
恒景装饰装修是一家集新房装修,二手房装修,商铺装修,写字楼装修等为一体的综合性装修服

天奕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aszc.shtml
天奕包装厂创建于2006年,公司座落环境优雅的昆山张浦,是一家专门制作从事胶粘制品生

广龙加盟  http://www.themacfixer.com/nofv.shtml
广龙果品拥有1500万元的固定资产,现代化加工设备5套,包括重量选果机,理化指标检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次元聊天群之儿啊!你成了女魔头的未婚夫!(1)

    阳武星最高档的皇贵**会所的一间包厢中。“哥儿几个,这几天你们听到什么爆炸性的消息没有?”“什么消息?”“靠!我就知道你们不知道。我跟你们说,那个女魔头就要嫁人了!”“女魔头?什么!?真的假的?”“当然是真的!这消息是我老爹亲口说出来的。据说是皇帝下的旨意,女魔头也不敢抗旨。”……坐在角落里的杨天端

  • 假面骑士之究极欲望之重塑金身

    达摩眼神一变,看着罗斌心里一慌,全身血脉都感觉停滞了下来。“这个空间是我创立的禅宗秘境,如来的一沙一世界又如何?!我这禅宗秘境可以截断时间空间,就算如来进来都得任我摆布,少林寺的僧人无人敢碰触那个蒲团,你却有机缘进来,可若是再口出狂言!不要怪我这个外来和尚欺负你!”达摩一步就到了罗斌面前。罗斌见到眼

  • 网游:我能合成禁咒之拜师学艺

    虽然上一章我用不娶何撩做了结尾,但实际上我和猴哥的相处模式比起情侣,更像是难兄难弟。山里母猴子特别多,他都觉得非常好看,但从来不开后宫,也不限制猴子之间的自由恋爱。倒不是不懂这些个情,而是压根没往这方面想过。反正在影视剧里猴哥的CP妥妥地悲剧路线了,简直克妻小能手。我觉得能这么一直打打闹闹地过日子也

  • 镇魂街:从菩提街开始无敌第4章在线阅读

    大概上午十点从家里出发,当到达城镇时,已经又是夜晚。城镇的夜晚比村庄热闹许多,很多店铺还灯火通明,人影烁烁。坐在路边歇了歇,潼乐丝向港口走去,经过打听,开往罗格镇的客船一周只有一次,而很幸运的是明天就是本周的那一趟。买好船票,身上的钱袋顿时瘪了下去。潼乐丝在镇中找了一个冷僻的通宵小酒馆,用很少的钱买

  • 联盟之我的老婆是锐雯在线阅读第九节

    几天前。【严家】已是傍晚,夕阳的余晖透过窗子洒进来。男人安静的站在地毯上,背靠落地窗,任由海风吹过,卷起白衬衫一角。“嘿,哑巴!”突然出现的人让男人吃了一惊,没来得及思考,下一秒,小刀已经横上了黑瞎子的脖子。“哟,这打招呼方式还真是有你风格。”黑瞎子企图推开男人的手,但明显没有成功,“我瞎子啊喂,你

  • (文野)搞事精降临横滨在线阅读第9章

    孙宇涵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刘颖不要命了似的,丧尸都没反应过来,车子迅速停到了超市门前,孙宇涵立即打开门,颜未和林诚一大扎进去,车门还没来得及关上,车子又发动了,猛地加大了油门。丧尸零零散散的分布在车道上,想避都避不开,干脆就走直线,不断地冲撞丧尸,刘颖的注意力无法集中,车身不停地剧烈摇晃,在所有人手

  • 棺材板压不住我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七章

    说起小雪,认识她的时候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其实他长得挺漂亮的,是一种冷艳的美,不过那时候我并不喜欢这种美。我对她并不关心,偶尔说几句话。其实很多男生也一样。小学生选择喜欢异性的标准就是非同一般,直到某一天我听到一个震惊的消息。——小雪的母亲去世了!说起死亡的缘故那更是离奇!服毒!如此大的家庭到变故对一

  • 妖尾之王之财宝第二章在线阅读

    第二章困苦家境娇妻年少豪言壮语说下,剩下的事情,就是他继续休养了,好在跌伤了一下,并没有伤到筋骨,肺腑震动了一下,淤血散去之后,好起来就很快了。不知道外面是一个什么情形,在这几天,余风在床上将自己的思路梳理了一下,既来之,则安之,不管外面如何,至少自己应该要有生存的能力,当然,对于这几天一直精心照顾

  • 灵力侦探社在线阅读第九节

    chapter09距离高二女子八百米预决赛还有半个小时,广播就通知开始检录了。惠欣儿陪甘念检录完,回来就看到许怀深在大本营。甘念和他打了声招呼,他就问她检录了没。“嗯,等会儿时间差不多就去起点处了。”甘念凑到他身边,眨了眨眸子笑说:“谢谢你的红牛。”他的视线从她白瓷小脸上移开,甘念见他还有点不好意思

  • 万灵博士V2惩治恶奴

    敢用这口气怒吼孙志的,除了孙家那位老爷,也没有谁了。果不其然,孙志看见自己的父亲孙合,就立刻缩了脖子住了口。他讪笑了两声,“爹,你怎么来了?”孙合重重哼了一声,不经意看了一眼季裳华,“我若是不来,还不知你要闯下什么滔天大祸呢!”孙志无法无天惯了,孙合见多了也不会怎么管他,但这次却是鲜少严厉斥责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