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小黄说故事在线阅读第5章

作者:阿土古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天早上,用过早膳之后,慕远没有像以往那样让天元摆出棋盘,而是换了衣服,对天元道:“今天我们到外边下棋去。”

“真的?太好了!”天元眼睛一亮,开心地道。

刚刚学会围棋的初学者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找人杀上几盘,天元自然也不例外。虽然在府里也可以和少爷下棋,但是两人棋力相差太远,即便慕远让他九子,也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只能下下指导棋。外头的棋楼棋社里就不缺他这样的初学者,与水平相当的对手下上几盘,才能真正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慕远在研究了一段时间的棋谱之后,已是心中有数,也想直接找人试试手,虽然不指望能够遇上什么高手,但是过过手瘾还是可以的。

离慕府最近的一家棋社叫做“青云棋社”,是之前的慕远常去下棋的地方。如今的慕远初来乍到,自然也不会舍近求远,带着天元便进了青云棋社。

青云棋社在钱塘众多的棋楼棋社中并不出挑,地方不大,一楼大堂里仅摆了五六张棋桌,楼上意思意思布了两个雅间,供喜欢清静又不在乎多出那么几个铜子儿的棋友使用。出入棋社的也大多是附近的棋友,基本都是熟面孔。

是以慕远方踏入棋社,便有人抱拳迎了上来:“哎呀,慕兄,真是好久不见。前些日子听说慕兄抱恙在身,如今可大好了?”

慕远当然已不认得对方,但他并没有显露出这一点,反倒是相当自如地回了一礼,淡淡道:“多谢挂怀,已无恙。”

来人道:“如此便好。”

两人正寒暄着,有人突然从旁拍了一下慕远的左肩,慕远侧首一看,是一个瘦高个,脸上有一颗痣的男子。

男子见慕远看他,嘴角一咧,笑道:“慕兄可有些时日不见了,小弟甚是挂念。”

原先与慕远寒暄的那位一见这男子,眉头扬了扬,讥了一句:“哟,原来是彩头詹啊。你哪儿会挂念人呐,不就是挂念人家的荷包嘛。”

被叫做“彩头詹”的带痣男子一本正经地道:“杨兄哪里话。小弟与慕兄那正是棋逢对手,酒逢知己,旁人又怎能明白。”

姓杨的嘿嘿笑了两声,又讽了一句:“说得好听,有本事你与慕兄下棋不带彩啊。”

彩头詹顿时有些讪讪起来,辩道:“这下棋时添点彩头不正能刺激胜负心,有助于彼此棋力的提高嘛。”

慕远已经听出来的,这个叫“彩头詹”的应该是个职业彩棋手,这样的人在慕远所处的时代也同样不少见。

下围棋的人很多,能成为职业棋手的却是万中无一。成为职业棋手之后,下棋会有对局费,比赛赢了还有奖金拿,自然生计不愁。只是那些无法成为职业棋手又有一定棋力且不愿从事其他行业的业余棋手,便有了另外一个谋生的手段,便是下彩棋。

所谓彩棋,便是下棋的时候双方各压上*金,赢的人可以按照约好的获得*金。彩棋又分为盘彩与子彩:盘彩便是以一盘棋的胜负而定,不论输赢多少目,□□都是一样的;子彩则要复杂一些,先是规定每个子的*金多少,在终盘之后数数输赢多少个子作为最后的□□。

职业彩棋手一般不会只混迹在同一家棋楼棋社,他们的手段一般都是先觑准对象,为了引人上钩会假装自己棋力低微先输上几盘,等对方放松了警惕再下狠手,有些输红了眼性子又急躁的棋友一天之内在手段高明的彩棋手手里输出去几两银子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不过这样的伎俩多用几次自然就被识破了,每家棋楼棋社来往的大多数是熟面孔,上过一次当之后就不会再上当,所以彩棋手们要辗转不同的棋社寻找新的目标。只是每个彩棋手也都有自己的活动范围,越界是不可以的。彩棋手大多与棋社棋楼的经营者保持相对良好的关系,只要不太过分,棋社是不会管他们的行为的,反正若赢了彩也要交一定比例的□□给棋社作为管理费。

彩头詹便是这样一个职业彩棋手,而青云棋社正是他的活动范围之一。

彩头詹姓詹,名浩,字洪山,正因为他以*彩棋为生,所以大家才叫他彩头詹。

按说彩头詹在这青云棋社出现得多了,大部分的棋友都认识他自然也没什么人会上他的钩,不过总架不住偶尔有些新人上门。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早就相识的,老棋友也不会刻意在新棋友面前揭穿彩头詹的伎俩,终究这是人家谋生的手段,挡人财路是会遭人记恨的,再说新来的只要上一次当从此便也学了个乖。

至于明知对方是职业彩棋手还愿意与他下彩棋的那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旁人自然也是干涉不得。

慕远之前便是这样。

能够成为职业彩棋手的手底下必然也有些手段,棋力不会太低,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赢不了天天输出去可不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么。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愿意找高手下棋,哪怕要交些“学费”。

在青云棋坛常驻的棋友中,彩头詹已经算得上是个高手。从前的慕远棋力不高,心气儿却不小,喜欢向高手挑战。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拍即合,基本上成为固定对手。彩头詹的棋力自是比原本的慕远高出许多,但他深谙饭不能一口吃尽的道理,每十盘棋中总会故意输那么一两盘,好一直吊着这个长期主顾。慕远倒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只不过与高手下棋本就是他的意愿,再加上也不差那几个钱,一直以来却是相得益彰。

这一回慕远受伤在家休养了好些时日,恰巧这段时间青云棋社没有什么新的棋友到访,彩头詹寻不到主顾,生意也不好做了。如今再次看到慕远真真是喜出望外,迫不及待就开口了:“慕兄许久不来,小弟没了对手可是寂寞难耐啊,先下一盘如何?”

慕远虽不再认得此人,但从之前两人的对话中也大致能猜出一些端倪,他本来就是来下棋的,对手的棋力自然是越高越好,自然不会拒绝,轻轻点了点头道:“好。”

彩头詹一脸兴奋地招呼棋社管事的给腾张棋桌。

慕远回头对天元道:“天元,你自去下你的。”

“嗯,好。”天元应了一声,来之前少爷便交代了让他自己找棋力相当或者略胜一筹的棋友对弈。

天元走开不久,管事的很快也腾出了一张棋桌,两人对面而坐。那姓杨的倒是也没走开,跟到两人身边准备观战。

猜子的结果是彩头詹执白先行。

彩头詹取过白棋棋盒,却未急着落子,指间拈着一颗棋子,眼珠子转了转道:“慕兄,今日我们不如换个*法如何?”

慕远抬眼:“詹兄意欲如何?”

彩头詹道:“平日咱们下的都是盘彩,时常中盘便决出胜负。今日不如下盘子彩,不拼到最后一刻不能罢休,岂非更能尽兴。一子为二十文,慕兄当不会吝惜这点钱财吧。”

往常慕远与人下彩棋,一般都只下盘彩,一局十文到三十文不等,输赢也过不了定好的数。然而一盘子彩输赢的□□可就大不相同了,一个子二十文,只要胜负在五个子以上,就是上百文的出入。

姓杨的棋友一听便知道彩头詹打的什么主意。慕远棋力不如詹浩这是人所共知的,但是究竟差距多少,每次两人下棋,即便彩头詹取胜输赢也不过二三子,看他的样子还颇有余地,所以除了他自己,谁也看不出究竟差了多少。他此次提出下子彩,必是打定注意要狠狠宰上一回,若是慕远不慎,很有可能一局便输出去几百文。

杨朋与慕远相交也有一些时日,自然也知道慕远的性子最经不得激,詹浩最后那一句出口,只怕慕远即便心有犹豫也会答应下来,便开口道:“彩头詹,这一子二十文,也太大了吧,我看五文足矣。”

詹浩自是不愿:“对慕兄来说,这五文和二十文并无区别。杨兄又何必妄作小人。”

杨朋一时语噎,慕远冲他淡淡笑了笑,谢过他的好意,只不过如今的慕远早已不是从前的慕远。

慕远道:“二十文便二十文,只是不知詹兄是否带足了铜板?”

詹浩见鱼儿上钩,心情愉悦,丢出一串钱:“这里是一贯钱,慕兄觉得可够?”

慕远点点头:“自是够了。”说着也拿出一两银子摆在桌上。

詹浩眼里放光,看着那锭银子久久移不开目光,嘴里说道:“不如请棋社做个中人,银子也由他们暂为保管。”

詹浩如此提议,自是担心慕远输了赖账,殊不知慕远也有同样的担忧,自然没有意见:“如此甚好。”

两人很快招来管事的,彼此填好字据,铜板和银子也交由其保管。

这一番动静早引来了旁人。

彩头詹与慕远下彩棋只要稍微在青云棋社待过一段时日的棋友早都见怪不怪了,只是惊讶于慕远居然敢与彩头詹下子彩,还是一子二十文的重彩。大家都纷纷摇头叹息这下子慕家公子要出大血了,就不知彩头詹能下手到什么程度。

不管怎么说,仅仅是这样的*局已经足够叫人兴奋,是以此刻没有对局的棋友都围了过来,想看看两人究竟如何下法。

棋局很快便正式开始。

延伸阅读

恐怖深渊世界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40499.cn/dmh4.shtml
叶竹看着那完整显出的人影,不禁微微一愣。怎么才走开一会儿,男人的样子就变得那么糟糕了

影后的修炼日记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40499.cn/6g4t.shtml
陆子意回到屋中不多久,简正清便追来了。陆子意有些意外:“这么半途离席,还真不像你。”

九天剑心传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40499.cn/gzey.shtml
飞行了数日,终于看到了雍和皇朝帝都。周芸看着所有进城的人都从城门走进去,无一人飞行或

吾皇,说好要雨露均沾gl之让成王见鬼去吧  http://www.40499.cn/px0v.shtml
他晕乎乎地带着侍卫回了昭王府,在大门口还绊了一跤,差点摔个大马趴。另一边,姜瑜循着原

追过女主的霸道总裁们相爱了清风亭外  http://www.40499.cn/bbe3.shtml
齐府众人季小小再熟悉不过了,前主曾在齐府生活了十几年,其中磕磕碰碰、明争暗斗的事自然

汉唐天下之章:引子 苍茫山上苍茫派(1)  http://www.40499.cn/y5ih.shtml
天地浩荡,有一处灵气四溢之地,郁郁葱葱,大树繁多,还有湖畔伴随旁边。此山名为苍茫山,

武道极端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40499.cn/xr96.shtml
第七章微博【萌萌的季萌】佟瑶是活跃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女星,她离世的时候季萌才五岁。如

喜欢你为所欲为之迷情计(四)(9)  http://www.40499.cn/shsy.shtml
她也是一怔,怔惊她的是从许建豪身后房间走出来的女人——那是蒋叮。她只穿一条内裤一手护

末世猎妖师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40499.cn/dfv2.shtml
正在兴南尴尬的时候,突然在大厅的后方传来细柔的声音:“沁儿,别闹了,快下去端茶。听到

仙门绯闻之震惊的消息  http://www.40499.cn/nezu.shtml
南斯历,989年。Z国苏邦城,司令部。在这个仅有六十平方左右的房间内,并没有什么华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徒弟第四章

    。林忆把装满粥的保温桶放在伊璐的办工桌上的时候,她正低着头伏案写字。一大堆专业术语,林忆瞥头看一眼,没看懂,就无聊的拿起手机在一边刷微信。好在伊璐也没让林忆等太久,过了10分钟,伊璐写好了结语,放下笔,走到洗手池用洗手液洗了手,就拿起林忆放在桌子上的粥吃起来。“你就吃这点会不会饿了我干儿子?”林忆放

  • 我救的勇者是反派!第一章

    “还打什么**,赶紧的,一会儿误机了。”景炀看了一眼表说:“着什么急啊,这不还早吗?”林冉翻了个白眼道:“不早啦,好不容易有个综艺找你你还不多上点心。你今年都二十四了,再不抓紧时间露露脸,**圈可真没你这号人了。”景炀被林冉这样奚落也不在意,反而自嘲道:“本来也不太有。”林冉看他这样又不太忍心,说了

  • 快穿女配超甜的之章 就算梦想成真,也要在真里继续寻梦(10)

    宁芫被安排住在湾仔的世纪香港酒店,可以步行到位于OTB大厦的优家香港办公室。她毕竟是出入广州各大星级酒店接待贵客的央企总办工作人员,见过世面,对入住四星级酒店,还是很坦然的。放下行李,第一时间就到了优家香港办公室。傅先生微笑着在门口等着她,带她参观、熟悉环境,几分钟就全看完了:整个办公室加在一起大概

  • 魔族王子的甜蜜恋人在线阅读第9章

    夜晚总是悄然来临,在感觉到雏田平静均匀的呼吸声后佐助跳下马车跃上一棵大树就着它的粗枝坐下,他抬头静静地看着零散的星辰,一阵寒风拂起他柔顺的黑色短发拖着他呼出的热气跑得很远很远。感受着风拂过脸颊的冰冷刺感,佐助缓缓的闭上眼睛,听着呼啸而过的风声,和不甘寂寞的叶子相互摩擦发出的沙沙声,‘两天了,雏田一次

  • See no[电竞]在线阅读第1节

    最近公司的气氛很紧张很多消息在练习生中传播,说公司最近打算出一个七人男团有些已经是公认的会出道的练习生,但大部分练习生只能更加拼命的练习“智旻呐,再跳一遍吧,看着我的动作,跳完这一遍我们就回去宿舍”已经是凌晨一点了硕大的练习室空荡荡的,只有南朝雾和朴智旻两个人“内……”朴智旻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打湿,任

  • 公子有病姑娘无医在线阅读第九章

    看了一眼电脑桌面上的菜单,钟晨鸣点了蛋炒饭,这个最便宜,另外还叫了一瓶水,一块钱一瓶的矿泉水。英雄出现的声音在耳机里面响起,钟晨鸣切回了LOL,买了出门装,布甲三红(红:回血药),召唤师技能带的是虚弱点燃,虚弱是减缓对方速度以及伤害,点燃是让对方持续掉血。而对面亚索出的是多兰剑,外加一瓶红药,召唤师

  • 虎啸西游第三章 少年(壹)

    再一再二无再三,南冥儿郎永不退!当小异兀自以为结果会如他所料时,周围原本寂静无声的人潮,却突然爆发出滚滚热潮,那一段话语自武比台传出,令人群彼此呼喊,仿佛是他们久藏着的心声,一时间释放出来,其声势滔天,经久不息。“他赢了!”随着梧桐欢呼雀跃的一声呼喊,小异方才缓过神看向武比台之上。那两道健硕强壮的身

  • 破灭文书第1章在线阅读

    大戈壁,一个神秘而又荒凉的地方,它的神秘之因是每当太阳升起,这戈壁内有时电闪雷鸣,有时风雨交加,有时林木成海,有时巨石林立,有时漫天黄沙,有时烈火燎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不为人知。每当太阳落山,一望无际的戈壁里就会传出愤怒的咆哮声,或者是不甘的嘶鸣声,又或者阴森的冷笑声,还有悲壮的呐喊声。而从深

  • 一世歌之王妃不回家脱离凡体

    第二天,陈凡推开房门,吸了一口气,走到李府的后院,欣赏李后院中花园的风景。心中感叹道“有钱人的生活正好,要是我有一天也能这么有钱那该都好”突然脑中传来一声“小子,你不好好修炼在胡思乱想了什么呢?”陈凡惊讶道“师父,你可以听到我的心声?”“如果你道心坚定,那好还真听不到,不过现在的道心还没有到那种绝不

  • 公主她总想弑君第三章在线阅读

    我花了……不知道,我有点丧失时间感了,反正是段不短的时间向他解释机械工程师的工作;这很困难,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避免溜出一些这个时间点还没出现的东西,以免引出他更多的问题和怀疑。最后他大约认为我就是个类似……钟表匠之类的玩意儿。“……这么说也没错,”我皱起了脸,“你知道蒸汽机吗?那种矿区用的?”这个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