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玄幻之共享修为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天榜请留步 来源:飞卢小说网

Chapter 10

她被他们用绿色的胶布固定在在一把破旧的椅子上,头部被猛烈的撞击过,血已经凝固黏在额头上。她的手被绑着,痛觉神经开始迟钝。她动了动已经快失去知觉的手指,双眼涣散的望着房间唯一的一扇小的可怜的气窗。

已经筋疲力尽了,她不明白为什么给人看了半辈子的面相却没有算到自己的命运。饥肠辘辘的胃和烧灼发疼的喉咙提醒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多久,她一开始还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早点认出严福顺,但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她虚弱的掀了掀满是血污的眼皮,看着黑暗中唯一的光源,眼中却是一片虔诚。

“黑暗无法赶走光,光却能驱走黑暗…”她面带惶恐喃喃着开始祈祷,开裂出血的嘴唇微弱的一张一合,气若游丝。

“求主垂怜…”

“从一切邪恶中…”

“从一切罪恶中……”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你的名被尊为圣…愿你的国度降临…愿你的……”

“………求主垂怜……”

她终于念不下去了,极度害怕和绝望的脸因为哭泣而扭曲,人在死亡降临时总会有一种冥冥之中的直觉,此刻她强烈的预感到这可能是自己做的最后一场祷告了。

“我们在天上的父……指引我们远离诱惑……救赎我们于邪恶………”

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点不一样的动静,似乎是有人闯进了这里,她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祷告发挥了作用,总之奇迹出现了。

她忍着脚上钻心地疼痛,疯了一般地朝楼下走去,她的运气好的有点过头,居然真的一路无阻逃了出来。

她慌不择路地乱跑,直接撞在了一个年轻人的身上。她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地紧紧抓住了年轻人的手,仿佛这个陌生人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希望。

得救了……

“救救我………”她急切的说道,带着哭腔。

那是一个虽然很高瘦但骨架却很宽大,穿着黑色上衣的年轻男人,她没有心情关心他的长相,她只希望眼前这个年轻人可以送她去医院或者警察局。

“流了好多血…”年轻人温和地扶住了她,低头看着紧紧抓着自己的那双手,看似在检查她的伤势。

“手也受伤了…”

“帮帮我……脚受伤了…没办法走路了……”她无助的望着她,眼神中带着迫切,恳求道。

“帮帮我………”

徐文祖用带着悲悯的眼神望着她,黑色卷曲的刘海在风中微微扬起,露出了他高而宽的眉骨。

她终于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这个年轻人的眼睛……

“那就爬啊…”他俯视着她,用那双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她。

她愣住了,惊惧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

徐文祖原本怜悯的神情正慢慢的转变成一种对弱者的蔑视。

“怎么了?不是想活吗?”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想抽开握住他的手却发现已经反被他牢牢抓住了,徐文祖咧嘴笑了起来。

“想活的话,就爬吧。”

她重新回到了暗无天日的屋子里,她心中的光正在慢慢熄灭。那群人看她醒了过了来,全都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看来血液还在循环……”严福顺笑嘻嘻的看着她,坏心眼的在她的手心挠了挠。

考试院外碰到的那个年轻人正站在他们后面靠着墙看着她,脸上带着一些懒散的笑意。

“听大婶说了,是以前在修道院相处的很好的姐妹……”

“我错了……”她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发抖,不停地搓着自己的双手哭着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徐文祖摸了摸下巴,漫不经心的走到她跟前,眼中闪过一抹带着讥讽的愉悦,用高高在上同时又夹杂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你的上帝有没有教过你如何隐藏对魔鬼的恐惧?”他顿了顿,定定的看着她那布满恐惧而变形的脸。

“我们喜欢追逐。” 说完他笑了起来。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她难以抑制的失声痛哭起来,浊黄色的液体沿着裤管流淌在黑青色的水泥地上。

“哎哟—姐姐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怕成这样,还尿裤子了吗?”严福顺故作惊讶的问。

她的话引来一阵哄笑,他们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马戏团丑态百出荒诞滑稽的小丑一样。

伊甸考试院,魔鬼的乐园。

他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同伴,然后又看向她,那双令人颤栗的、非人的大眼睛在黑暗的房间里闪闪发光。

“干嘛这样求饶……”

他咧开嘴,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肩膀,声音轻的像蛇发出的嘶嘶声。

“反正都会死。”

李由美偶尔还会做噩梦,但最近的睡眠质量好像比刚来的时候好了很多,她把这个状况归类为自己已经开始习惯这边的生活环境所致。她迷迷糊糊的睁开惺忪的眼睛,拿起手机看了看,早上十点。

今天是周末,她叹了口气,最近的她宁愿上班也不愿待在考试院里,她开始思索着今天去哪里打发一整天的时间。

李由美穿好衣服晃晃悠悠的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瓶水喝了几口,忽然觉得有一丝异样,下意识地回过头。

313的洪南福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目光猥琐而龌龊。

“………”

李由美在考试院最害怕的就是313的租客了,她瞥了一眼他脚上的电子脚铐,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嘴。

“您有……什么事吗?……”她强装镇定,心中却已经开始警铃大作。

【……是313的那个人…好吓人……】

洪南福站在那里用一种充满了恶意、猥琐的目光看着她,他们僵持了好一会儿,李由美就听到他好像开始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小可爱…”

“……小可爱……杀了……”

马上她就听清了,脸色也随之一下子变得煞白。

“皮肤真嫩………刀一定可以刺得很深……”说完他仿佛陷入了自己的幻想里,笑着转身走掉了。

“………”

李由美屏住呼吸望着洪南福离开的背影,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脊椎因为恐惧而正处于僵直的状态。

【一定……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才行……】

这时,卞得钟和卞得秀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弟弟嘻嘻嘻的笑着脸上永远没有正经的模样,手里拿着衣架蹭着自己的背,好像在给自己挠痒。

“莫…非……有什么……有趣的事吗?”他站在门口看着李由美嘻嘻地笑了起来。

李由美仍旧沉浸在刚才的恐惧中,根本没有听到卞得钟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儿站在原地没动的卞得钟就突然发起怒来,脸上的神情也突然变了。

他把带着铁钩的衣架拿在手里,大吼一声:“你现在…是在无视我吗?!”

李由美被他吼的一哆嗦,意识回笼就看见卞得钟一副要冲过来打她的样子,她当即吓得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朝自己发火。

“怎么了……”

就在李由美以为自己要被揍的时候,他哥哥卞得秀跑过来按住了弟弟拿着衣架的手,然后把他护在身后,自己却冲了过来,卞得秀比弟弟正常也更阴沉,但此刻的表情却也像要撕了她一样。

有些双胞胎是有共感能力的,就像一个人感到悲伤,另一个就会流泪一样。

“你们想干什么啊…”李由美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恐的望着他们脸上似乎压抑了很久的愤怒。虽然她不知道他们对自己愤怒的来源是什么,但她却清楚的感觉到他们身上这种情绪是如此强烈。

她迅速回忆了一遍自己最近有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

【…刚才好像喊我来着………难道…就因为刚才没有理他吗?】

“………”

李由美对着卞得秀杀气腾腾的脸,尹钟宇的话有一次浮现在她脑海。

【他们干的出来,都是疯子……】

恐惧感再一次席卷而来,她的后背开始冒冷汗。

卞得秀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们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此刻他正紧紧抓着自己的愤怒,愤怒是一种很好的感觉,会让他们变得强大、更有力量。

就像现在这样,他可以想象眼前这个年轻女人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地样子,就像考试院外的猫一样。

他忍不住想,她的肉应该比那些男人和老女人好切多了,或许大婶会给他们做一些更美味的东西也说不定。

可当他抬起蠢蠢欲动的手,徐文祖却像幽灵一般的在门口出现了。

卞得秀脸上的愤怒消失了,转而被惊讶和不知所措地恐慌所取代。

他不知道徐文祖在门口无声无息的站了多久,那双令人不寒而栗、像妖怪一样的黑色眼睛此刻正冷冷的盯得他发慌。

‘像妖怪一样’,他私下常常听弟弟用这个词描述眼前这个人。

徐文祖从他们中间走过,却仍然盯着卞得秀的眼睛,那种眼神充满了威胁,然后他打开了冰箱拿了一瓶和李由美一样的水。

李由美没来由的松了口气,不过…她看了看手里的水,这个水好像是她买的。

徐文祖若无其事地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站在不远处问李由美。

“怎么样现在可以吗?”

“啊?”李由美一脸茫然。

“我是说聊聊…”徐文祖拿着水又走了过来,冲她很随意的笑了起来,又侧过头看向卞得秀,笑得一脸随和。

“我能跟由美小姐聊聊吧?”

卞得秀不停的摸着自己很短的寸头,看上去像是在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怒意。

就差一点点就成功了,为什么总是被破坏?他烦躁的喘着粗气,似乎是忍耐到了极点。

“好没意思,到此为止吧…大家都跃跃欲试呢……两个会不会太贪心了……至少分我们一个吧……”卞得秀的声音时高时低,就好像有人正掐住他的脖子不让他说话一样,他的表情个看上去既害怕又不服气。

“………”李由美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徐文祖看了看她,脸上的笑容微微顿了顿看向卞得秀,“你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所以303的小伙子和由美小姐才会感到奇怪…”

卞得秀不敢直视徐文祖,但他已经到了临界点了,似乎是像宣泄平时的不满一样,语气也变得不客气起来。

“要说奇怪的人,是你吧?”

徐文祖闻言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他缓缓的走上前,李由美察觉他的动作后,几乎是出于本能地移到了他身后,从后面悄悄看着刚才还一脸凶相,现在却明显感觉有点认怂的卞得秀。

徐文祖走到卞得秀跟前,他身上散发着一种无形地令人发怵的压迫感,使得卞得秀立刻慌了阵脚,他的眼神带着攻击性,挑衅地望着他。

“我笑着跟你说好话,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他骇人的眼睛盯着他,然后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水。

“怎么着?也算我一个,如何?”

他快喘不过气来了。

“不…不要皱眉头…”卞得钟在后面开始打圆场,”要多笑才有福气…忍忍吧…哥……”

而此时,尹钟宇也起床了,他揉了揉发胀的头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厨房站了这么多人,微微愣了愣,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徐文祖像护犊子一样站在310的李由美前面。

“…………”

尹钟宇沉默而谨慎的从他们旁边走过,他只是想找点水喝并不想惹上麻烦,况且他最近已经够倒霉的了。

尹钟宇拿起一个纸杯在饮水机前到了半杯水,时不时警惕的看看他们。

徐文祖看了一眼尹钟宇又偏过头看卞得秀。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卞得秀终于败下阵来,他抓了抓自己的头皮,有些挫败的转身离开了厨房。

“嘻嘻嘻他只是…随……随口说说……别…嘻放心上……”

卞得钟马上也跟着哥哥走了出去。

尹钟宇对徐文祖身后的李由美使了个眼色,又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

李由美看到了尹钟宇的举动,她稍微和徐文祖拉开了一点距离。然后对他也使了个颜色后,又摇了摇头。

徐文祖看着双胞胎兄弟离开,又把目光定格在尹钟宇身上。

她注意到了那种眼神,头皮一阵发麻。

【真的……不想看到他们…】

尹钟宇一瞬间觉得很不自在,他害怕这个男人,每次他看着自己的时候就感觉就像身上有很多蜘蛛在爬一样。

“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李由美支支吾吾的随便找了借口离开了,她当然知道徐文祖刚才说的只是在帮她解围而已。

【没什么好聊的……】

徐文祖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看了她匆忙离去的身影一眼,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尹钟宇身上,随后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来。

“亲爱的,睡得怎么样?”

“………”

李由美走到房间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还是侧过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尹钟宇跟着徐文祖上了楼,应该是上了天台。

【还是尽快结束吧,这种没有意义的期待。】

李由美现在已经没有出门的念头了,她已经被恐惧渗透的全身虚脱,她需要休息和睡眠。此刻她不想思考,只想待在自己足够小的房间里继续好好睡一觉。

今天的四楼还是很热闹的,他们刚经历了一场虐杀**,善后的活就留给了双胞胎和313的洪南福。

“喂,先别弄了,先收拾…”洪南福指了指刚被他们装好的尸袋。

卞得秀满头大汗的看了他一眼,放下手里的拖把,气喘吁吁的开始和弟弟卞得钟准备搬运尸体,他不满地抱怨道,

“但为什么每次都是我们收拾……”

洪南福手里拿着刚洗完的菜刀,笑着调侃“要不你来杀啊…”

“喂,你以为这简单吗?我做完了还要天天贴膏药呢…”

这时,不知是因为袋子太过沉重还是别的原因,在搬运的过程中,卞得秀手一滑没拿住,直接砸在了自己脚上。

发出了一声巨响,这么大的动静三楼肯定听得见。

“你安静点!”洪南福有些着急,声音中带着责备。

卞得秀被砸的很疼,捂住自己的脚一时竟说不上话来。

“什么呀…”

“为什么要安静?!“卞得秀暴躁的站了起来,气急败坏的冲洪南福嚷嚷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卞得钟也嚷嚷起来,“安静点…嘻嘻嘻臭小子……”

洪南福也是一脸无语,他扔掉了手里的刀,站了起来。

“你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

“怕被303发现吗?还是310?”

“被发现了,就把他们也弄死不就行了?!”

洪南福听完后,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傻小子……看你刚才怂的……”

“谁怂了?他么?”他指了指自己弟弟。

“我…哪里怂了…”卞得钟反应很快。

“我么?”卞得秀又指了指自己。

洪南福也不回他,只是对他咯咯咯的笑着,这让卞得秀的自尊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他现在正被愤怒支配着,渐渐失去了理智。

“要不要我做给你看……”

洪南福渐渐收起了笑,眼镜下闪过一抹精光。

“做给我看吧……”

李由美平时不太用考试院的厨房,除了它是公用的,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在厨房的话遇到徐文祖的几率就会变高。

她最近很努力的在调节自己最近低迷的状态。只要见不到,就能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她感觉自己在慢慢的恢复过来。

但今天有点不太一样,今天考试院的三楼特别的安静。

【人都哪去了……】

李由美最近习惯性的加了会儿班,所以已经算是回来晚了,但现房东大婶都不见了踪影。这个不一样很快被她抛到脑后,那些奇奇怪怪的租客不在的话,她还能更自在一点。

她给自己煮了拉面,随手拿了一本法语书准备边吃边看,这时候她看到尹钟宇一脸疲惫的来到厨房,他打开冰箱看了看又低声骂了一句脏话。

“………怎么了吗?”李由美有些迟疑的问。

尹钟宇的反应像是因为李由美说了话,才看到她,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奇怪…我也没有太安静吧…他刚才都没看到我吗?】

“啊~”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买的饮料好像又没了……”

“哦…”李由美点点头表示理解,“我有时候放冰箱的东西也会不见…可能是被别的租客拿走了……”

“要疯了……”

李由美看了看自己刚煮好的拉面,随口说道,“刚煮了拉面,要一起吃点吗?”

尹钟宇还没吃晚饭,最近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脾气也越来越难以控制,但奇怪的是,他看了看面前一副没事人一样的李由美,好像一点没受影响的样子。

李由美给他拿了一个干净的碗,尹钟宇吃了几口面,面煮的口感刚刚好,不软不硬。

他有些想念自己的女朋友。

“大叔,你看上去精神好差,是没睡好吗?”李由美看着他好像被社会摧残得很惨样子,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

“………”尹钟宇看了看四周沉默了一会儿,压低声音说道。

“你不怕吗?”

“怕的。”李由美顿了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李由美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又很快又回到餐厅,然后给尹钟宇看了一样东西。

是一个土黄色的男士钱包,看上去用了很久破破的,里面还有一些零钱以及证件。

“我前几天在床和桌子的缝隙里发现的,你看看是之前住在我房间的那个大叔吗?”她说的很小声。

“嗯。”尹钟宇一看到照片就确定了。

“等一下……”

尹钟宇拿过钱包把证件拿了出来,盯着看了会儿,小声嘀咕起来,“什么呀,这大叔是84年的?”

“是吧?你说………一个回乡的人,会落下自己的钱包吗?里面还有钱呢……”李由美犹豫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其实……有个刑警大叔也一直在找这个大叔呢……”

“我们报警吧?”李由美压低声音问,表情有些凝重。

“但是那个刑警……电话没接通过…”尹钟宇拿不定主意,他把钱包还给李由美,“这个你先保管好,说不定那个大叔会回来拿。”

“好……”

“咚——”的一声巨响。

尹钟宇和李由美同时抬头,声音是从天花板上传来的。

“………”

“是四楼……”

“好像是什么重的东西……”

尹钟宇沉默了一会,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然后对着李由美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

“诶?”

“明明说没有人住的啊.....”

尹钟宇的的黑眼圈很重,看着李由美的表情有些诡异。

“但为什么从搬进来的那天开始一直有动静呢?”

“我们上去看看吧。”

延伸阅读

顺德健士宝厨具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dnn4.shtml
顺德健士宝厨具是一家集研发,制造,销售消毒柜、幼儿园产品、风机等系列厨卫产品于一体的

鸿扬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pdop.shtml
鸿扬渔具总部是渔具配件、原材料、子线钩、线组、台钓组合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得利多莱皮革护理连锁店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sdew.shtml
得利多莱皮革护理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得利多莱洗业(dolidole)源自英国专业

爱摩尔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xmxp.shtml
爱摩尔托盘少售是玻璃杯制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爱摩尔托盘少售,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泉盛河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yq33.shtml
泉盛河酒已在工商总局注册。泉盛河酒利用古泉水酿造有着悠久的历史。清康熙三十七年,山西

望京海鲜大排档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xu1d.shtml
望京海鲜卖场是集加工、批发、少售实体店,店内环境优雅舒适,服务上乘,望京海鲜卖场菜品

信天捷快递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6k2a.shtml
信天捷快递是一家网络覆盖全国的品牌快递公司,通过标准化、产品化、信息化实现运输的集约

家政清洁保洁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gzlc.shtml

楚梁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xnec.shtml
楚梁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袖套、衣架、插线板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TNT,FEDEX加盟  http://www.buysteambuddy.com/n73m.shtml
万顺航进出口有限公司于2009年在中国香港成立,经过4年的快速发展,采取自设、合作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何意照幽冥第1章在线阅读

    忙完婚礼,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已经是晚上过了零点。秦浩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新房,疲惫不堪地瘫坐在了沙发上,摸摸自己因为喝酒过多而疼痛的头,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结婚真他吗累人啊。”不过,一想到他那个长得跟仙女似的娇滴滴的老婆,他觉得这累也值得了。想到老婆,秦浩看向了那张新人大床,想着等下将实现醉卧美人膝的

  • 死神之御衣黄在线阅读第五章

    河汉居,是茶叶市场里面口碑最好的茶楼,虽然里面的老板为人古板,但是却有着邻里皆知的好信誉。此时已过不惑之年的老板叶阳辰正在书房里面看着自己的水晶茶几思考一个貌似很严肃的问题。“师父,你叫我啊?”一个围着服务生围腰的二十来岁小伙子从外面跑了进来,看上去勤恳务实。叶阳辰头也不回,依旧看着自己的茶几,摸着

  • 魂武之血狱修罗在线阅读第四章

    安在湘潭医学院读书的时候,最好的朋友是胖子。他们背景相似,一样的家庭条件,一样的无心向学,一样的胸无大志。胖子其实不胖,一米七的身高一百四十斤,但是在那个物质还比较匮乏的年代,他这样就被认为是胖的了。那时大学里课余生活非常单调,周末学生们通常有两个去处:跳舞和看电影。跳舞是男生跟男生跳,女生跟女生跳

  • 综英美+美猴王之正月初十(二)(8)

    卯时三刻,紫微城,集仙殿外。最近几年,女皇宠幸张昌宗、张易之兄弟,而二张兄弟却逐渐突破男宠的限制,插手朝政。二张倚仗女皇的宠信,专权跋扈,朝廷百官都畏之如虎。女皇生病以后,张易之、张昌宗侍奉左右,外人不得入内。昨日武三思得已入殿觐见女皇还是私下送了礼的。这不连太子都得跪在集仙殿外等候,一起在殿外等候

  • 禁足高墙内[快穿]之天阉的韦小宝(4)

    看到这小子拼命抓住喉咙,想把丹药卡出来,其实早已消化掉了,阿朱露出惊悚表情,道:“程灵素,你在干什么?”程灵素摊开手臂,道:“没什么啊,就试试新炼制的丹药,好不好使?你倒说说,我不用这等恶人实验,还用好人试验吗?”“话虽如此,可……,”阿朱欲言又止。眼看王家骏流露绝望眼神,失去力气,软倒在地,身子竟

  • 老九门之倾城绝恋在线阅读第10节

    蒋宝说刚落音,萧成的声音就在耳边想起:“蒋先生请进吧。”蒋宝一愣,看看毫无反应的两名侍卫,顿时明白只有自己听到了萧成的声音。暗赞其神通的同时也对萧成抱有了更大的信心!蒋宝进来时,萧成已经坐在客厅等候了。待蒋宝进门,萧成邀请其坐下并客气的说道:“来贵府叨扰还未行谢,现在先生又来探望,真是令人过意不去啊

  • [JOJO]美丽骸骨第9章在线阅读

    忍着腹部的疼痛虚弱的道:“范八叔......如果背负了业障会怎么样啊......,”范无救呵呵一笑道:“这就要看你的业障有多重了......像你今天这样就是受点苦痛痛就算了,但是那个李雪至少要去第七层地狱受罚一百年方能转世,而且投的还是畜生道......。”我一听范无救的话顿时被吓得忘记了腹部的疼痛

  • 冥界饭馆经营日常第4章在线阅读

    “拿你的命来作比较,一百条都比不上这件黑袍的价值!”黑袍老头抬起头对着丁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丁尘第一次看到了这个摊主的面容。一头掩盖在黑袍下的白发,下面是一张说不上英俊,但很清秀,年龄大概比自己稍长一点的脸。果然是个丑老头...?“嗯!”丁尘眼睛一缩,居然不是个老头,而且还这么年轻!最主要的是这老头

  • 从安布雷拉开始第七章

    Chapter01经年当年(七)小片刻功夫,一杯热腾腾的鲜牛奶和一块草莓味儿的慕斯蛋糕端到了白珊珊面前。白珊珊愣了下,有点诧异商家这位女佣小姐姐怎么会这么了解自己的口味,边双手接过边笑眯眯地说:“谢谢你。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喝这杯果茶就好。”她长了一副天生的好人脸,五官精致轮廓柔美,嘴角浅勾那么一

  • 龙珠:宇宙巅峰主宰在线阅读第9章

    葛黎撇了他身下的小帐篷,笑着说:“需要去小溪里洗个澡吗?”皇甫辰硬生生把身体里的欲望压下去,躺在葛黎身边,咬着牙说:“你是故意的?嗯?”葛黎见皇甫辰真的有点生气了,才认真的开口:“刚才是真的很感动的才会亲你,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那个。”皇甫辰闻言,气愤略平,想想也奇怪,平日在军营里,兄弟们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