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别惹她(GL)你为何要处处与我作对?

作者:米闹闹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昨天晚上,易寒之不知道对方在他身体里释放了多少次。

一晚上昏昏醒醒的,都是对方那张绝美的脸,他有向对方求饶,他有哭有喊,可对方都置若罔闻,待到最后哭累了,便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是凌晨,那人已然离去。

腰酸,腿麻,那个地方还火辣辣的疼。

他挣扎着想从床上爬起来,最终因为后面的疼痛无果,又躺了回去,后面却因为刚刚的动作有东西从里面流了出来。

易寒之脸都绿了,他知道那是什么。就在昨天,在这床上,他居然被一个男人给上了,那个男人他还不知道是谁……

易寒之想想就一肚子气,本是来寻花问柳的,结果倒是自己成了花,还被不知名的人给采了。他在心里默默发誓,下次要让他再见到那个人,他一定把那人的脑袋给拧下来当球踢!

可是气过了之后还得起床回家,虽然那可耻的地方还在火辣辣的疼。

易寒之缓缓起身,尽量把动作放到最小,努力的将衣物一件件的套上。

穿戴完毕,他站在镜子面前照了照,身上青紫色的痕迹都被衣物给遮挡住了,暂时看不出来。

他努力保持淡定,不让任何人看出他的异样来,只是他那走路姿势有点奇怪……

此刻已快到正午,这时候正是青楼休息的时间,大厅里只是偶尔有几个打杂的路过。

易寒之趁着没人之际,走了出去,一路上,他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那地方越发疼痛了,还拌带着一种黏糊糊的感觉,他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本就心情糟糕透了,在进自己院子那会,却发现自己院里坐了一个人。

易寒之并不想搭理此人,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到自己房间,冲个澡,换身干净衣裳,然后爬床上挺尸去。

可是那人却并不打算让他就此过去,起身挡住了他的去路。

那人手中拿着一杯茶,眼角含笑的看着他,将茶递了过来。

“易公子一大早这是去了哪?让白某好生久等。”

被人拦住去路,易寒之本想发火,但在看到来人是主角时,还是按耐住了脾气,主角他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了?

易寒之双手作辑,艰难弯腰行了一礼,接过白君手上的茶水,一饮而尽,他是真的有些渴了。却在触及茶水之际,又吐了出来。

这哪是什么茶水啊!分明是酒!想想昨日,就是那杯酒惹祸。思及此,易寒之就气不打一处来,语气也不怎么好。

“白少侠一大早居然有如此雅兴,来我院中饮酒?”

白君见状,也不生气,倒是拉着他往旁边的石凳那处去了。

白君在一张石凳上坐下,然后指了指对面的地方,示意他坐下。

易寒之撇了那石凳一眼,心中烦躁不已,他自是不能坐的。

“少侠有事么?无事的话我要回房休息了!”

“急什么?这都日上三竿了,易公子不会要告诉在下,你这会要回去睡觉吧?”

白君虽面带着面纱,但易寒之知道,他绝对在笑,绝对的。

“怎么?少侠不去找我爹要武功秘籍?倒是有闲情逸致来管我什么时候睡觉了?”

易寒之不知道到底哪里出错了,这男主居然缠上他了。他貌似有意和他作对一般,就是不让他回房。

“我自是不管你啥时候睡觉,在哪睡觉的,只是我看易公子一大早就从自家后门偷偷摸摸的进来,该不会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吧?”

白君意味深长的上下打量了易寒之一番。

易寒之被他看的有些心虚,他伸手整了整领口,故作淡定的直视对方。为了掩饰他的心虚,他缓缓挪到石凳旁,一屁股坐了下去。

虽然已然将动作放至最小,但坐下去的那一秒,易寒之还是出了一身冷汗,他叉着腿,双手撑在石桌子上,尽量让屁股能好受点。

“少侠说笑了,我在自家地旁,何以用的上偷偷摸摸一词?”

白君看着对面一副隐忍的模样,瞬间心情大好了起来。昨日被对方调戏的怒气,算是消了,毕竟他昨日把人家也折磨的够惨了,如今要是再欺负他,那他就显得太没有良心了。

“易公子脸色看起来好苍白,莫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看看?”

一说到请大夫,易寒之的脸色更白了。

“不需要,我没事,我很好,只是昨晚没睡好,我现下去睡一觉就好了。”

“哦!那白某就不打扰易公子休息了,那白某就先行告退了。”

白君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因为他走之前还朝天大笑了三声。

易寒之满脸黑线的从凳子上站起,刚刚白君喝酒的那个杯子还是他喝过的,这人也不闲脏。

不过白君能自行离开,他自然是谢天谢地了。回到房中,他便差人取了热水倒入浴桶中,然后脱了衣物将整个人都浸泡在水中。

看着身上这轻轻紫紫的痕迹,易寒之想哭!想他守了二十多年的处,居然被一个男人给破的,他就气的牙痒痒!

他一定要找到那个人,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将身上的皮肤搓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皮肤都被他给搓红了才住了手。

许是在水里泡着轻微缓解了身上疼痛的缘故,他居然就这样在水里睡着了,待他醒来时,水已冰凉。

虽说现在是秋季,但泡在冷水里这么久,他也着实有些受不住。他自水中爬起来,穿好了衣物,才又躺床上去继续睡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后半夜他才被饿醒。身上的疼痛已经好了许多,大半夜也不好意思去把别人叫起来给他做饭,只得自己动手了。

他一手托腰,缓缓的挪至厨房,却在经过后院时,听见后院里有人在练剑的声响。

易寒之好奇的走过去瞅了瞅,最后因为天太黑看不清那人的脸而放弃了。他撇撇嘴,一脸无趣的走开了。

厨房里还好,现成的菜不少。但问题来了,他只会用电饭锅和煤气,这炉灶怎么用?

这破时代,连火柴都没有,怎么生火?在用打火石试了无数次无果之后,易寒之果断选择放弃。

后面还是疼的厉害,又走了这么久的路,易寒之觉得自己有些虚脱了,在经过后院时发现刚刚还在练剑的那人已经不在了。他停倚靠在一旁的房柱上打算休息会再走,反正这儿都睡觉了,也没什么人在,他伸手揉了揉酸痛的腰,骂骂咧咧了起来。

一想到昨儿那事,易寒之都恨不得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请出来问候一遍。

忽然身后有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腰,易寒之吓了一跳,出于本能的立马就跳向了一边。

“谁?”

这一跳,又牵动了身后的伤口,他疼的龇牙咧嘴,却还是警惕的看向前方。

对方似乎轻笑了一声,随后缓缓走到他面前,打了灯。

易寒之这才看清来人的脸,正是白君,如同往常一样,紫纱掩面。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想吓死人啊!”

对方将灯挂在一旁的房柱上,伸手递过来一个东西。

易寒之伸手接过才发现是一瓶膏药。

“我今早看你脸色苍白,想来应是受了伤,这创伤药极好,不出三日,伤口必能痊愈。”

其实是今早回去突然良心发现,想来那易公子那处受了伤,也定不好意思叫郎中的,毕竟是他弄伤的,他也有些自责的,昨儿个那个药,药力太猛了,他也没把握好力度。

易寒之打量着手上的药瓶子,觉得主角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把药还给对方,背脊挺得老直。

“不好意思,我没受伤,我不需要。”

你若真的为我好,离我远点啊混蛋!易寒之在内心将对方吐槽了一番,今儿个他躺床上思考了一番。才发现,按原剧情来,昨儿个主角应该也是在芙蓉阁里的,就在那,主角上了女主,女主就此对主角死心塌地,一直陪伴其左右的。这样一想,再加上今儿早上主角那怪异的行为。易寒之不得不怀疑,主角是不是知道他在芙蓉阁所遭遇的一切,却故意不说,还在暗暗讽刺他?

“你确定不要?”

白君挑了挑眉,直视对方。明明一副疼的受不了的样子,却还在逞强,强装淡定。

为了表现出自己真的没事,易寒之还抬腿在附近走了几步,蹦蹦跳跳了一番,额角有冷汗流出,但他也豪不在意,反而扬了扬头,看向白君。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么?”

白君笑着摇了摇头,将药塞至易寒之手上,扬长而去,还背对着易寒之挥了挥手。

“这是我烽火门独创膏药,一般地方买不到,就当我报答公子的收留之情吧!还请公子不要再推辞了。”

白君之所以要背过身去,自是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眼前这人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他不禁有点喜欢他了,没事就想逗逗他。

易寒之拿着手上的药回到房中,神色复杂,他到底要不要用这个狗男主给的药?这货不会下毒害自己吧?这货怎么突然这么好心居然送药给他?想了半天最后都一一将心里的想法给否决了。第一,男主若真要杀他给他一掌他就得gg了,压根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第二,男主杀他毫无意义,毕竟他在书中与男主并无冤仇。

思及此,易寒之还是不争气的用了白君的药。那药清清凉凉的,涂在伤处特别舒服。

易寒之不禁对男主的好感好了那么一丢丢。

延伸阅读

邪影之慕容府的大小姐,我替你做了(5)  http://www.vykm.cn/64ym.shtml
“不关我的事儿,不关我的事儿啊!”田微不停的向后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不关你事儿?我刚

我养龙傲天那些年[穿书]之地下城与赫斯缇雅  http://www.vykm.cn/xqlj.shtml
某处森林中,圣正摸着脑袋努力克服着穿越所带来的不适感。“斯~明明只是一瞬间的事,为毛

周末修囍之发生异变(6)  http://www.vykm.cn/a3lz.shtml
走进大堂,看着惊愕的众人,牧云飞根本不想理会,直接走到大长老面前:“大长老,我来领每

我有一拳的能力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vykm.cn/slx9.shtml
9月11日22:38抱歉抱歉,楼主一激动起来就喜欢唠唠叨叨。这都快半夜了,还看到有宝

最强英灵培养程序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vykm.cn/6zif.shtml
就在南阳子考较卓非背书之时,极天峰下一处密林之中,两个灰色道袍青年面对面立在一株古松

玄幻:开局成为大反派在线阅读试镜  http://www.vykm.cn/x0cu.shtml
姚晶晶跟着助理走进房间,房间不大,里面的布置很简单,靠墙放了一张办公桌,旁边有几把简

皇家上等夫君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vykm.cn/a031.shtml
在车里度过一个不算很舒服的夜晚,早晨五点王猛被闹铃吵醒,王猛从车里出来,活动活动了手

龙虎天师混都市武师工会  http://www.vykm.cn/nsrj.shtml
10武师工会冒险队的那些人,看着冥幽进城,一个个恼火不已,不过他们也没有胆子在城门口

我喜欢的都凉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vykm.cn/up6g.shtml
“林阿姨,我先走了~”果果和晓雪收拾好花店以后,跟林阿姨说一声,这家花店的女老板是姓

[HP]涩果在线阅读宿命沉沦花堕尘  http://www.vykm.cn/xw5y.shtml
那一场大雪之后,清雪得了严重的风寒,没有人在乎,没有人心疼,没有人照顾。一个人在床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把你养在心上之活着,陌生的世界(3)

    当臻煜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草坪里,才知道已经在现世了。漂亮的大眼睛呆滞地凝视着完全陌生的一切。熟悉的建筑,少了熟悉的感觉。只是那刺耳的汽笛声和浑浊的空气提醒着她,这里不是桃源界。这里陌生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恐惧。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不知道。桃源界呢,她的家呢?爸爸妈妈呢?她该怎么回家呢?一个人

  • 斯科皮,你爸喊你回家吃饭!在线阅读第七章

    不过到底也是新建的势力,若是摆在东厂那边,他们有一千种方法让一个手持令牌的普通人销声匿迹就算别人怀疑,那也没有证据,别人也拿他没办法,毕竟权大势大但是西厂不行,他们一旦失去皇帝的庇佑,直接就废了,还是根基未稳啊“起来吧”汪直闻声而起,然后便出口问道“小神医倒是好魄力,不过你就不怕我在这里把你杀了?要

  • 真爱守卫战在线阅读第六章

    李辰见他说的如此认真,这才一本正经的问道:“真的?”“是啊,我骗大哥你作甚?”“好吧,我明白了。”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的医生走了进来:“22号床,查房了。”徐青就是22号床,李辰立即起身,道:“那好,我就不打扰你查房了,一会见!”“好的大哥。”李辰离开了帐篷,这就去找陈缨去了。说实话,

  • 寰宇之下在线阅读第一章

    “不要!不要过来!我不会回去的!就算是死,我也绝不回去!”“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想要自由而已!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会恨你的!永生永世!永远诅咒你!”“不!”······缓缓的睁开眼睛,那幽幽的熟悉暗香再次在鼻尖萦绕,每次都是这样,这样零星的片段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那或许就是他的一场无厘头的梦。

  • 绝地求生:我莫得感情在线阅读第4节

    “一看你就是新进城的,连大名鼎鼎的荣家六小姐都不认得,活该你挨这一鞭子。”一群人围上来打趣,又细细说来荣昭的身份。“这六小姐是当朝荣侯爷的嫡女,说来侯门贵女不少,但偏偏这一个最为娇贵。只因她是当今圣上的姑母平阳大长公主与累代将门出身的护国公的外孙女,母亲又是正儿八经的郡主,这身份自然比一般的贵女要尊

  • 将离在线阅读第2章

    “切!我……我才不怕!”李向阳努力的咽了口口水,他颤抖着身子对着自己说道,“我,我有什么好怕的!不,不就是帮忙吗?有什么好怕的!血,血又不是没有见过!帮,帮就帮!我李向阳,可……可不是孬种!!”他想到这里,努力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缓缓的调整好了呼吸,好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直到过了几分钟后,站在原地

  • 爱情风,校园音符第九章在线阅读

    雷鸣大难不死,乱了某些人的阵脚,正是整顿收拢雷家的好时机。雷鸣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掰成两瓣来用,明知道家里肯定不会安安分分等他布局收拾人,还是只能叮嘱王长歌多看着点,最好能等到他把手上事情理顺。万万没想到,两个不安分的家伙竟然把王长歌哄着同流合污了!雷鸣在办公室里接到的电话还是雷五爷亲自打的。雷总心情复

  • 嫡女的娇宠日常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的父亲是一位画家,年轻周游列国遇到了他生命中的那个女人,两人一见钟情,最后闪婚。作为画家,一个没有名气的画家,父亲微薄的收入根本负担不起整个家庭的开支,再加上他肆意挥霍的个性,家里基本上都是入不敷出。最后是母亲承担起家庭的重任。父亲生性浪漫多情,结婚后的生活对他来说就如同绿茶,清香诱人,但对于喝惯

  • SCP传说在线阅读第一章

    丫鬟翎儿一脸忐忑地看着身边脸黑的都能媲美锅底的主子,有些胆战地开口:“小姐,您,您要不要来点桂花糕?”顾萌,哦不,现在应该叫她顾梦,斜睨了一眼翎儿,闷闷地应道:“嗯!”翎儿一听到她的回话,就立马一阵风似的冲出房间,那迫不及待的样子,活像后面追着一头猛兽似的。顾梦心情本来就很不好,如今见贴身丫鬟一副避

  • 阿佑罗第六章

    陆棠棣上学,当事人是感觉很新鲜的,可当事人的父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送到门口,相拥泪流。“爹,娘,你们别哭了,我是去上学不是去送死。”念在他们也是担心自己受欺负,陆棠棣只得上前给他们一个安心的拥抱。早春的天还是太冷了,站在情深父女局的边缘,陆白杨站在他们的视线盲区,独自凄凉。他心说,要找个时间跟爹来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