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被迫成为苏炸星际的男神“兽”之审查通知(4)

作者:青瓜雪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叫沈笙,”沈笙好脾气地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三点水那个沈,笙歌的笙。”不得不说,在见过太多千篇一律、毫无亮点的才艺展示之后,面前这个少年实在是极大地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看着苏道巫满意地点了点头,似乎还在嘴里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便笑道:“现在,你可以表演你的绝活了吧?苏大少爷?”

苏道巫因为他的调侃皱起了眉——不像是生气,反而像是强掩害臊。他不再说话,而是径直走到评委所坐着的桌子这边,毫不客气就抽出了沈笙手里握着的笔。

“借用一下。”苏道巫拿起他的笔,接下来的动作更是令所有人费解。他用笔身敲打着桌上摆放着的水杯、矿泉水瓶之类的东西,一边听着声响,一边喃喃念着什么。

“你干什么?!快把我的杯子放下!”

另一个评委的大呼小叫,苏道巫完全没有放在耳朵里。他几乎将桌上能被敲出声响的东西全都拿走,紧接着一屁.股大大咧咧地坐到了地上,将那些东西摆放在自己面前逐一敲打,调换排列顺序——到了最后,苏道巫甚至从把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两串银饰摘下,放到了中间。

“你——”那评委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苏道巫不耐烦地瞪了一眼。

他朝着对方比了个“嘘”的动作,随即看向沈笙,眼神认真而专注。

“请问你做好准备,听我的演奏了吗?”

盘腿坐着的少年自信张狂,面上的笑容嚣张得令人移不开眼——即使他只是坐在地上、坐在毫无装饰的简陋面试厅里,可在那一瞬间,沈笙却仿佛看到了他身后有一束光打下来,落在他的身上。

那是、属于舞台的光。

下一秒,苏道巫手里的笔神奇地变成了鼓槌,节奏感十足地敲打着摆放着他面前的玻璃杯、矿泉水瓶以及饰品,那些不起眼的小事物变成了乐器,被他演奏出了层次感十足、甚至听得出曲调的乐曲。他弓着腰,垂着头,肩膀随着自己敲击的节奏而轻松散漫地晃动着。他明明是在享受着自己的音乐,可却有魔力一般地带动起现场所有人沉浸在他的节奏天国之中。

完美的乐感、天才般的舞台感,最重要的是,他所拥有的那种让所有人都注目的能力——

如果说之前沈笙还只是觉得苏道巫的性格好玩,可在听过他如此随意的演奏之后,沈笙已经下定了决心。

他绝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苗子。

当天所有面试都结束之后,沈笙与另一个评委激烈地争辩许久,上到公司发展下到个人能力无所不谈,最后终于才将苏道巫留了下来。

甄选会结束之后的一个月,所有练习生们正式与誉歌签约,开启了自己崭新的生活。

一开始的时候沈笙经常跑去看他们训练。他当时带的艺人比较三流导致他比较有空是一点,另一个原因便是他实在有些担心苏道巫的性格会让他吃亏。被同龄人排挤欺凌什么的,事情一旦闹大,到时候就连他也管不了。

好在他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苏道巫不仅没有被排挤,反而还因为他过于霸道的性格成为了最开始这一批练习生里的老大——事情的发展还真是有些让沈笙哭笑不得。

而他另一个担心的对象于歌,也在他的关照之下被苏道巫当做小弟罩了。

苏道巫和于歌虽然都没有基础,可天分却是极强的。在他们逐渐稳定之后,沈笙恰好也开始带起赵茹,他越来越忙,之后就更是没时间去看他们。

期间公司倒是出了两个女团,还将一些优良苗子挑走作为演员出道,可苏道巫和于歌却是一直被放置到了今天——

“既然如此,”一瞬间沈笙回忆了许多许多,“那你就证明给我看吧。”

就让他看看重来一次,结局是否还会和当初一模一样。

沈笙拍了拍苏道巫的肩膀,这个当时还与他同样身高的少年此时已经比他高出半个头了——野兽的成长真是不可小觑。

苏道巫看着他还想说点什么,可沈笙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并没有直接接起,而是推推苏道巫的肩膀:“时间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这一次,苏道巫终于听了他的话,虽然眼底还有些留恋,却只是嗯了一声,抬起长腿就往外走。他走出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看向沈笙。

“……喂,”他别别扭扭地叫了一声,“你要记得来看我——们,于歌他也很想见你。”

“好。”沈笙朝他摆摆手,自己则是接起电话走到练习室里,完全没注意到苏道巫话里的七拐八拐、与把朋友拉出来挡枪的行为。

第二天,艺人运营部总监柯强将誉歌旗下所有性别为男的签约练习生召集起来,简短地给他们开了个小会。

“今天把大家叫到这里,原因只有一个。”柯强看着下面已经开始抑制不住兴奋,交头接耳起来的练习生们,脸上露出笑容,“恭喜你们,终于迎来了这一次出道的机会。”

“在座的练习生之中,最长的,也已经练习了三年。有的人在中途就选择了放弃,而那些早早放弃的人,就绝对不会迎来今天的这个出道机会。就当是为了自己的不抛弃、不放弃,请大家给坚持下来的自己鼓掌!”

到底还是嫩啊,柯强带着笑看着神色激动、为自己鼓掌的练习生们,过了一会儿,才示意他们停下手。

“这三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这个过程就像是给一块美玉抛光,这绝不是浪费时间,而是谁也无法追上的积累。这三年里我们一直在考虑着究竟要怎么把你们培养得更为优秀,更有能力,足以站到舞台上吸引全场目光。从去年开始,我们启用了月末审查评级模式,目的是为了激励大家良性竞争、让你们更有动力去磨炼自己;也是为了将学习进度不同的练习生们分开,更好地去培养。”

“我相信大家都已经很了解月末审查的流程。下一次的月末审查将会放在两个月之后,形式有所更改,而这次审查的结果,将会直接决定你们能否出道。”

“具体的更改请查阅你们手里的表格,好了,接下来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询问我。”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柯强立即被已经按捺不住的练习生们冲上来包围了。

妈的——干嘛不让沈笙那家伙自己来宣布!他脸上挂着笑、耐心地给练习生们解答问题,心里却在不停地数落将罪魁祸首。

原本预计这场通知只花费半小时,可到最后,柯强却浪费了一个上午来解答疑问。他好不容易脱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沈笙所在的办公室里——

“笙哥!”他充满怨气地叫道。

沈笙闻声抬眼,便看到柯强堪称狼狈的姿态,神色也哀怨得如同刚被蹂.躏过的寡.妇一般。他忍着笑:“怎么?刚通知完?”

他和柯强算是同时进的公司,关系还不错。柯强是做行政的,和他搞好关系许多事会比较方便。可从刚刚那哀怨的一声听来,沈笙觉得自己怕不是已经得罪了这位总监。

“刚通知完!”柯强一屁.股坐到他的办公桌上,抱怨道:“那群练习生问题多得要死,一个接一个地冲上来,我都恨不得自己长八张嘴。”

“辛苦你了,今晚请你吃饭。”沈笙站起身来,讨好地给他揉揉肩膀。“随便你吃!”

“这还差不多!”柯强满意了。他闭着眼享受着沈笙的服务,不一会儿又睁开眼,啧了一声,“我说你当时到底怎么和楚总谈的啊?明明之前定的不是从A班挑人吗?”

“评级不是最重要的,”沈笙认真道,“现在的A班不也有从F升上来的吗?”

“评级怎么会不重要?不然我们一年前干嘛累死累活也要分级?”柯强忍不住再次抱怨,“你都不知道我今天为了应付A班那群练习生,要说多少场面话。”

明明进入A班,却还要和F班的人一起竞争出道机会。恐怕是个人都会产生不满与不甘。柯强说的的确是实话,可沈笙并不打算告诉他内情,而是把另一个人拖出来挡枪。

“这可是楚总的想法,”沈笙挑眉,收回自己的手,“不然你和他说去?”

“哎哎哎兄弟,你这样说可就没意思了。”柯强连忙摆摆手,“你就当我没说过,行吧?”

“行行行!”沈笙笑了起来,“柯大总监一心一意为了公司,苍天可鉴,我也能做个证明。”

两人开了一会儿玩笑,柯强瞅他几眼,终于还是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抓着沈笙硬是要让他在不泄露公司机密的前提下解答疑问。

看在他今天替自己出面背黑锅的份上,沈笙点点头。“你问吧。”

“我其实就只想问两个问题——不,其实就一个问题,”柯强堆着笑,“你到底怎么搭上楚总的?”

他这个问题问得笼统,沈笙若是要回答,免不了从头到尾给他解释一遍,麻烦得很。但沈笙并没有怪他好奇心太强烈,毕竟如果换做是他,他也一定会想办法从别人那里打听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毕竟,他们誉歌的老总楚圭,实在是太神秘了。

常年不在公司,誉歌却依旧发展得井井有条蒸蒸日上,最难得的是上下一心,不存在任何公司内斗的恶劣事情,其能力可见一斑。

而能找到这样神秘、行踪莫测的楚总,并且跟他谈好条件、更改了出道者的挑选方式、甚至还一跃而成半个制作人的沈笙,那就更加厉害了。

——毕竟楚总不常见,大家都不太了解他。可沈笙就是身边的人啊,这怎么可能不厉害呢?

对着柯强热切的目光,沈笙无辜地眨眨眼,丢出了一个连他也很想笑的答案。

“就……在公司门口遇见的。”

延伸阅读

怡宇加盟  http://www.dcwderm.com/aqfu.shtml
怡宇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金利来加盟  http://www.dcwderm.com/algd.shtml
1、投资资金少,适合中小投资者创业。2、金利来风险低,在经营中,当天营业当天即有回报

银杉加盟  http://www.dcwderm.com/n6df.shtml
银杉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从事蚕丝被毛毯设计`生产的性企业。通过几年的发展,公司已成为家

光辉加盟  http://www.dcwderm.com/ygh0.shtml
光辉鱼竿是台钓竿、海竿、手竿、抄网、支架、鱼漂、鱼线、各种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拥

诺氏加盟  http://www.dcwderm.com/nbj1.shtml
诺氏手机壳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和贸易于一体的企业,研发及生产各种手机及手提

西凤酒全球招商营销推介加盟  http://www.dcwderm.com/stvl.shtml
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前身陕西省西凤酒厂是1956年在周恩来总理的亲切关怀下创建,1

JUST US加盟  http://www.dcwderm.com/ajvc.shtml
justus源自法国普罗旺斯的小镇,或许与小镇满山遍野清丽优雅的薰衣草及大片大片阳光

双虹泵业加盟  http://www.dcwderm.com/ab6q.shtml
双虹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制造、销售、售后服务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依靠科学管理和出众

超星加盟  http://www.dcwderm.com/yp7q.shtml
山东省滕州市腾达机械厂是生产很星牌全自动煎饼机.清粮机.煎饼切割折叠机及全自动石磨机

德仁堂加盟  http://www.dcwderm.com/an20.shtml
德仁堂集团是以医药、餐饮、地产为主业的集团性公司。依拖其管理优势、体制优势以及人才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落花流至水来处与时代不同的超现实

    蒙昧初开,人类文明逐步演化,先贤智者们通过不断地思索与探究万物奥秘,留下智慧的结晶,形成如今**争鸣流传后世的各种理论学说。公元2055年,科技文明空前发展,人工智能已经普及全球。街道旁清理垃圾尘屑的微型全自动圆形机器,悬空并且能智能导航的代步工具,行人道上路人使用着唯独自己能看见的全息投影屏,林立

  • 我要这外挂有何用[星际]在线阅读第二章

    “大兄,你又乱说,火属的灵兽是长不出玄武重甲的,学馆的孔先生跟我们说过的,灵气属性相克修者会爆体的,火灵兽要是能长出重甲,赤龙城不早就被破了”小胖子躺在徐平安怀里仰着头说。“孔先生没跟你说太胖了以后娶不到媳妇嘛。他跟你们说的是现在的灵兽,书上可是说上古年代的,那时候的灵兽可是有重甲能吐火,跑的飞快却

  • 武侠:万界狂刀第6章在线阅读

    “启天奉命,太后诏曰,惊闻帝晏驾于行宫,悲难自持,恸动寰宇,然哀家深居**,身朽年久,未能躬身行至,亲迎梓宫,实乃心之大痛也。幸有敬孝侯善体慈心,不辞劳苦,以羸弱之躯挽大厦之将倾,扶狂澜于既倒,其情可表,其志弥坚,着令其代宣哀家懿旨于行宫,晓谕诸卿……”萧逸辰的声音里隐约有一丝丝颤抖,他在极力的控制

  • 绝美星妻在线阅读猴年马月

    “郎君,等到猴年马月,你来找我可好?”这是月儿在久远年代对星凰说过的一句话。神州最南端的海上,有一个名叫七星的小岛,这里海岛众多,极其隐蔽,岛中有一仙洞,名虹霓,星凰在这洞中不知修行了多少岁月,如今,猴年马月到了,该兑现诺言,去找找月儿啦。星凰面如冠玉,剑眉入鬓,目若灿星,长身玉立,身穿长袖青衫,长

  • 沉默疗法第二章在线阅读

    要淹死一个胡乱挣扎的人,需要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再加上水入口鼻一呛,三十秒就会毙命。所以才不绑手不绑脚,也不堵嘴。这帮人,虽然手脚生疏,但还是相当的专业。所以顾云来沉到底的时候,就不挣扎了。心里一秒一秒地数着,如果计划安排得当的话,还不至死……问题是,数过了六十个数,还不见有人来。顾云来心里有些慌了,

  • 我当仙帝在线阅读第四节

    太阳穴不断鼓胀,后脑疼得厉害,视野模糊,手脚发凉麻木,动弹不得,严语只能拼命调整呼吸。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听到了林小余的呼喊,感受到她在轻拍自己的脸。“严语,你醒醒!快醒醒!”严语咬紧了牙关,用力摇晃脑袋,终于是醒了过来。周遭漆黑,唯有手电忽明忽暗的光,光圈如薄弱的能量罩,保护着他与林小余。“你没事

  • 剑覆玄黄第9章在线阅读

    这天,叶和安忙完了事情,拎着车钥匙走到医院停车场,天虽然黑了但时间也才六点。“现在回家也太早了吧”,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去哪玩是个问题。他朋友是有几个,但是此刻一个都不想理。听婵?叶和安兴致勃勃敲她,却只得到了“好忙好忙我真的好忙qaq”的自动回复。唉,叶和安收起手机,还是去找顾玄越那个工作狂去吧。叶和

  • 神是我的好朋友在线阅读第8节

    魔石商队的几辆马车飞速奔行着,朝着王国首都的方向进发。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魔兽山贼,但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货色,连让费洛克出手的资格都没有。“这里就是王国首都?!”费洛克看着远方的巨大高耸的钢铁城门,不由得发出感叹。二十多米高的城墙,在没有科技的帮助下,不知该如何建成!看来这如同中世纪的落后世界,还是有几分

  • 至尊狂医在线阅读第一节

    看到眼前泪水涟涟的小包子,李淑雅明白,自己又穿了。对于穿越这件事,李淑雅已经习惯了。从她得到随身空间开始,少说也有十来次,所以对于自己再次穿越的事,李淑雅表示很淡定。当李淑雅从记忆中翻出自己现在的身世时,她就知道自己穿到什么地方了。《看了又看》,曾被她称之为懒婆娘的裹脚布的韩剧。现在这个身体就是这部

  • 幻梦修途在线阅读畅想

    没过多久,一只完整的烤鸡便被端上了餐桌。此刻的大壮显得非常优雅,他做着道听途说的来自东方的礼仪,脚步稳定,左手放后地朝大伙儿围坐的餐桌走来。在大壮的想象里,此刻的他应该是极为优雅,用东方人的话说就是绅士。可大家伙儿不这么想。大壮的步子是学过的,看得出来,但是不精彩没那个味儿。尤其是配上圆滚滚的肚子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