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微微同人之本只想围观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坨肥布丁 来源:晋江文学城

病房里,独留下韩一莹一个人在里面。

出于病人安静休息,护士告诉众人病房只能呆一个人。众人商量一下就决定由一莹请假照顾。

虽然一行他不同意,被一莹踩了一脚干脆沉默不语,眼睛盯着窗外。

等其余人走了,韩一行兜里的电话铃声响起,拿出手机看到是个陌生的号码,本想直接挂掉,思绪烦乱之下按了接听键。

只能手机放在耳边,对面传来一个女声:“韩一行先生,你好,我是人力部的宋姐。遗憾的告诉您,您没有通过我们院里的试用,我们双方的合同关系就到此结束,谢谢!”

一行刚准备询问具体的情况,对面没有给这样的机会,就挂掉了电话。想着给上司丁凯再打一个电话过去,从手机里翻出号码却怎么也按不下去呼叫键。

“罢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一行并不后悔,自己种下的因自己解。

回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韩一行就被母亲早早地叫醒,吃了点饭,就去了医院。

一手拿着饭盒,盒子里面是韩母熬了一大早上的鸡汤和鸡蛋粥,街道老铺里买的小笼包,还有一些家里的咸菜。

另一手拎着一些水果店里买来的红富士苹果和樱桃。

韩一行匆匆赶到医院,来到病房时,拧了下把手。门没有锁,他就轻声地走了进去。

病房之内。

双手环绕,头就枕在手臂上的韩一莹听到细微的开门声,人就醒了过来。

“来了!”

见到韩一行的出现,韩一莹脸上喜色一闪而逝,揉了揉发紫的眼睛,右手将额头下的刘海收了起来,刘海下是一张疲惫的脸。

韩一行一直看着韩一莹,心里闪过一丝愧疚。

这么多年,他独自在外,家里的是这个女人操碎了心。

武文媛并没有注意韩一行的稍纵即逝的变化,眼睛一直盯着饭盒,急不可切地说道:“刚起来就能有好东西吃,妈昨天给我说,要做我最爱的鸡汤,就是这个味。”

“姐,你起来,脸都没洗吧?”韩一行没好气地看着武文媛,不忿地打断。

这鸡汤早上他馋了好久,都没让他喝一点,一种不平衡的心里油然而生。真是应了一句话,家里的女子都是宝,看着床上还在熟睡的小宝宝,一切都平静下来。

武文媛白了一天韩一行,交代他看好孩子,这才不自觉地去刷牙和梳洗去了。

等武文媛走后,他将目光再次聚集到床上的小宝宝。

精致的鼻头有些突出,圆嘟嘟的小脸,很像她妈,闭着的大眼睛更具神秘,小小的嘴巴,笑起来就像一个月牙,这倒是有些像他。

“别动!醒来就要闹腾了。”韩一行看了很久,就想着上去捏一下肉嘟嘟的小脸,却不想被刚走过来的韩一莹拉住了胳膊。

回头看了一眼武文媛,心想是怕醒来又得苦吧,便应道:“嗯!”

韩一莹在一旁吃着饭,一行呢就照看着王冰,后来实在没忍住就捏着从被子里逃出来小手。

“姐,你不是要减肥么?这吃这么多还能减得下来?”韩一行坐在床边,羡慕地看着一口包子,一勺鸡汤的韩一莹,忍不住提醒道。

韩一莹眯起来眼睛,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摆了摆头道:“我有说过么?你连女人的嘴里的话你也信,是个直男。”

此时韩一行这个气,牙根痒痒。前些天还给他打电话说她结婚以后胖了,要减肥,让一行监督,如今却是推得一干二净。

韩一莹看着韩一行干着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他还真是拿她没有办法。

“我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窘迫中,他兜里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显示没有号码,来电显示为本地的号码,想来是哪个同学吧。

“姐,你慢慢吃,我接个电话。”一行趁着接电话的机会迅速地出门后左拐来到一个角落里。

按下接听键,问道:“喂!你好。我是韩一行,您是哪位?”

“我知道你是韩一行,要不我也不会给你打这个电话。”手机另一面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

听其说话声音也就二十岁左右,可是任凭他如何想都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就想着不会是骗子吧。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挂掉的时候,对面的女孩仿佛能猜到他想干什么,急切地开口:“先别挂电话,我木渚清,初中邻班同学。”

对面的女生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从朋友圈上看到你回旧城,就想着今天晚上找你一起吃个饭。”

“木渚清?”

“朋友圈?”

“吃饭!”

韩一行一顿,这才想起,还真是昨天晚上发了一条机场的朋友圈。

低头沉思一阵,既然是校友,好奇心作祟下,他还是决定去看一看,就答应了下来:“好吧!具体地点你定,订好了,给我微信留言就好。”

他拿出手机,开始查找联系人,还真有。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加的,备注都没有改,想想把人家当成骗子还真是可笑。

不过,这网名起的,渚清沙白,还真有创意。

挂了电话,不出一分钟,手机里就收到信息回复。

“晚上六点,心语餐厅,九号包厢。”

“好的!”回复两个字后,一行右手放下手机,轻手轻脚回去病房。

“这么高兴,不会是有了约会,老实说。是不是交女朋友了,也不带回来给姐看看?”韩一莹一眼就瞧出端倪,倒是一点没有客气,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试探性地问道。

‘女朋友’一行听武文媛这么说,马上明白这是自己表情没有控制好。

这是一莹在诈自己呢?

顺应着一莹的意思,说道:“女朋友,高中之时你已经见过了她,怎么,现在又想人家了。”

“臭小子,当初不允许你恋爱,是因为怕耽误你们两人高考。现在你要是能找回来‘她’,姐姐也……也不反对。”说话之时,声音却是越来越低。

一行细细地打量着她的神情,柔光闪过,不过他并没有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也不准备揭露她:“我知道,过去的都将过去,我们还是要往前看。”

等到一行说完这句话时,一莹走了过来,拍着他的肩膀,笑着道:“看来臭小子真是长大了,姐姐以后要放手了。”

话语欲言又止,好在一行却是懂得这是姐姐还在未当年的事自责。

“那哪行?你可是韩家的大姐,你得负责到底。”一行明白一莹话虽这样说,真要是不让她管的话,指不定她会有多伤心。

果然,一行这几句话,传到一莹的耳朵了,脸上笑容更亮了,马上却之不恭,道:“这可是你自己同意的,说出的话就不能后悔。”

一行点头,笑了笑:“你以为我是你。对了姐,今天晚上有事我出去一趟,晚点过来。”

“你去吧!这里没事,医生说了,下午没大碍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韩一莹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到下午时,王成一家人都来了,韩父韩母中间也也来了一次。

一行一直呆到五点,借了一莹的车,出去了。

晚上六点前,天色已经暗淡下来

心语餐厅。

韩一行提前十分钟来到餐厅门口,大厅中桌子都坐满了人,韩一行穿过人海,上了二楼,一个又一个房间寻找九号包厢。

“一行,这里。”清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韩一行就感觉肩膀中被人拍了一下。

回头一看,才发现来人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

少女皮肤白净,身材匀称,一身黑色的长身羽绒服都可以包裹住大腿。五官端正,圆嘟嘟的小脸,如同一朵牡丹花,就是一头不是很浓密的短发刚好盖住脖颈,额头前的刘海透露出一股俏皮感。

看着这张面容,脑中熟悉地感觉一闪而过。他认识她,见过不少面,就是好像没有说过话。

“是你啊!”韩一行下意识地说道。

摸了摸额头,目光仔细地盯着少女了一会。猛然响起,这少女不就像放校园广播站的播音员。

“你还记得我?”对面的女孩满怀期望地开口,看得出来她还是很开心一行能够记得他。

“不确定?”一行小声地说道,猜测地说道,“刚才听你声音,和广播站那个女播音员的声音很像。”

“这就对了,我们学校里的播音员就三个人,我就是那个唯一的女播音员。”这个叫木渚清的姑娘笑了,脸上露出两个半寸深的酒窝。

“你好,我是木渚清。”

下一刻,将有些胖嘟嘟的右手递了过来,一行礼貌性地伸了过去,也就大拇指刚碰到掌心,沾之就回,一股触电般的悸动一闪而过。

一行连忙说了一句“冒犯了。”

木渚清并没有在意,大方地将手退了回去,问道:“我看你朋友圈发了那条信息,说什么‘造化弄人’你能方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木渚清安慰的话,听到一行的耳朵里,好像带着催眠一样,那么地柔和,让人紧张地心一下放松了下来。

一行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虽然内心是想要将这件事说给给她听,理智告诉他这些家事告诉一个不熟悉的人,太过唐突。

一行的举动反而激起了她的好奇心,还以为现在是过道,怕别人听见,就在前面领路去包厢。

两人去往包厢的过程,都选择闭口不谈。

“木小姐,请坐!”到了包厢,一行礼貌地招手,笑着问道,“你想来点什么?”

“客气了,已经订好了。他们家人多,要提前订,晚了地话就没有地方了。”木渚清解释道。

这就能解释了,怪不得刚来心语餐厅看到密密麻麻地人流,就知道这家餐厅生意有多火爆。

至于今天吃什么?韩一行并不在乎,他不是一个挑食的人。

不久,菜就上齐了。

肉类,蔬菜,水产,干货果品,满满的一桌子菜品。

这一顿火锅,两人能吃的完么?

他自己倒是还行,但看木渚清这身板,估计两人能吃一半都不错了。

可是,还是韩一行想多了。

这家餐馆的火锅,吃起来那是别有一番风味,越吃越想吃。闲了之时,一大桌子的菜都被两人风卷残云,起码下去了一大半。

“你就不怕胖吗?”

摸着肚子出来的一行还手有些不敢相信这女生这么能吃,临走之时他真的忍不住对着木姑娘问出了这个一直想要问的问题。

木渚清抿着嘴,嘴角撩起一个弧度,脸慢慢地红了,愉悦地说道:“谁不怕胖,这不是还没有男朋友么,况且胖点不好么?”

说完她脸色羞红,好奇地看着一行。

“不好!”这话要是别人的话一行敢直接开玩笑,对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生。

他避开了她注视过来的目光,单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开玩笑地说:“好!我妈说过,女生长得胖点,容易生男孩。”

渚清脸上更红,坐上车之后回头说:“我妈也说过:‘天下男人没有一个不**,想不到连你也不例外。’”

一行看这关门的出租车一骑绝尘而去,有些愕然,难道是自己说错了么。

而此刻,和他有同样想法的人还有刚拦下来降下车窗的出租车司机。

当然这是后话,最起码一行觉得来这次吃饭还是挺不错的。

一行也没有把渚清最后说的话放在心上,大家不过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还真是有意思的姑娘。

至于为何韩一行不开车将她送回去,一是毕竟两人就是第一次见面,而是两人根本没有那么熟,难免被人误会。

正当一行想要去车位开车离开时,手机里再次传来了熟悉的电话铃声。

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韩母打来的电话,没有任何的犹豫,一行接起了电话。

“喂?妈你找我。”一行问道。

“对!一行,是我。今天晚上没事就早点回家,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一行听得出来电话那头韩母的语气并不好,他感觉出来韩母讲话时都压着火气。

“好,我马上回来。”韩一行应道。

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关掉电话,他就开着一莹的车快速地朝着家里行驶而去。

心语餐厅离着家里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打个盹的功夫,就来到了四合院的街道外。

一行在胡同路岔口找了一个角落停好车,锁好车门,敲响了那扇遍布锈迹的铁门。

延伸阅读

鼎义丰手工牛肉面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bdna.shtml
鼎义丰手工牛肉面是大连鼎义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餐饮品牌,主打特色风味的牛肉面、烤

凡奇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yfxv.shtml
凡奇婴儿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婴儿鞋、口水巾、围兜、婴儿服装等婴儿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

碧丝芙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niu5.shtml
碧丝芙丰胸贴总部是面膜、防晒、洗面奶、口红、香水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振华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nafd.shtml
振华床上用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正定县振华床上用品厂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

儿童挖掘机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gx6d.shtml
河北洪才机械是一家专职生产液压设备的生产厂家,主要产品有液压劈裂机,儿童挖掘机,本厂

马丹阳鼻炎健康馆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bqf2.shtml
马丹阳鼻炎馆是河南马丹阳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位于河南省郑州。马丹阳品牌是由樊海

诺澜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xywr.shtml
诺澜时尚生活洗衣馆连锁品牌源自上海,通过整合洗衣+洗鞋+洗包+家居+皮具护理的五大很

森煌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pe0a.shtml
森煌汽车少部件位于中国北方的汽摩少部件加工、生产、销售基地----河北省清河县王官庄

永浪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nb50.shtml
永浪玩具各种玩具游乐设备产品远销国内外各地我们始终秉乘质量客户至上诚信经营的宗旨赢的

钓鱼王加盟  http://www.deollimousine.com/6mqg.shtml
近来很多朋友纷纷在前景加盟网上留言咨询,想了解钓鱼王加盟及投资开店方面的信息。这里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幽冥不寒 月寒亦暖在线阅读第三节

    “叮,开启任务,在一天之内,清理完船内的杂物和垃圾,奖励舰船装备一件。”“叮,开启任务,在一天之内,将破损的船修复完成,开启船只特技。”系统发布的两个任务,勾起了罗格一星期前的回忆。这艘船之所以停滞在这片海域,最初的原因是因为遭遇了海底风暴,导致船的主风帆和主船桅被吹断,以及船身各个部位受损,最后实

  • 火影:我能摸尸在线阅读第9节

    章九一道银光直飞入花千骨手中手中。花千骨双手轻抚,伏羲琴光芒大震,彩色铃音的的幻雾顿时被逼退。流音将战场留给了花千骨,他早观微知晓火夕、舞青萝会来,还好时间拖延的成果还不错。流音想着,突然心口一痛,“咳咳。”一缕血丝溢出了唇,流音一把擦了个干净。跟个没事人似的。可咳虽轻到底被火夕听见了,“师兄,没事

  • 我和死神有个约西北显威

    “哥哥,快起床了”西北摇着洛尘。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洛西北正唤着我。“西北,你这么早就起床了啊”我看了看时间才6点半。“哥哥是个大懒虫,都不起床陪我”洛西北嘟着嘴。“好了,我这不是起来了吗”我立马爬了起来。却发现一个问题,洗漱的工具只有一套,总不能让西北用我的。“西北,我们去超市买点洗漱的”我

  • 请叫我法爹之算命铜钱(7)

    第七章算命铜钱修士本身不是什么稀缺资源,有点资质都能修行入门,算是修行者,但官方身份却是最稀罕的,官方给的职位就是城主之位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守城修士的官方职位,不过城主却有上报奏请增加修士力量的资格。通过以后,就能自己招收修士了,但这个审核还是挺严格的,都会有“专人”来实地考察一番,看看附近是不是的

  • 剑灵仙尊养魔史[穿书]要被美女房东赶走了

    大学毕业后,陈小东根据自身经验找了份不需要工作经验的活,在一家私企做文员,每天的工作就是端茶倒水,打扫卫生,复印文件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每个月工资1500,刨去房租水电和一些日常的开销,勉强能养活自己。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的男爷们,陈小东已经不能满足于每天看飞卢的那些就要被连坐的小说,他想找个真正的

  • 那年那花那一笑在线阅读梦境

    翼梓云低头,并没有看到什么变化,只是感到一股锥心刺骨的痛。那种肩膀快要坏掉的疼痛,以及无法言说的感觉使她感到很无助。一刻钟,一个时辰过去,翼梓云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了,额上沁出一层薄薄的汗。霎时,疼痛加剧,她昏倒在了床上。“赤眼红霞半重天,凰降异世长生族……赤眼红霞半重天,凰降异世长生族……”一道声音

  • 阴阳事务所在线阅读第二节

    刚才的梦究竟怎么回事?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可是那不重要了,自己的右眼又是怎么回事?不但疼痛消失了,而且还能透过障碍物看见东西……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尹浣溪也吓了一跳,看见靳云飞坐起来,痴呆呆地看着自己,以为自己把他吓坏了。本来因为右眼的事,她对靳云飞就心存愧疚,这一下,她的心情真是跌到了谷底。可是她

  • 齐物录伤心欲绝喵喵喵喵

    先不管莱克斯集团的CEO怎么了吧。有听说过氪星来的氪星人吗?有个理论是:为什么人么不觉得超人也有普通人类的身份,那是,基本上,他单脸看上去就一副不符合地球物理定律般的俊美,还有他的身材、他会飞,之类的。大部份的普通人类、也对从北美洲飞出来的外星人、的日常生活不感兴趣,人们只关心当他们需要的时候,超人

  • 银魂之清安院纪事在线阅读第六章

    王谋穿着大茧所化成的衣物感觉很神奇,不仅大小即为合适连样式都是自己刚才所想的。难道,他可以随自己心意所动。王谋看着消失了近一半的大茧想到。于是王谋在心中默念到“化为剑。”只见一道细丝再次从剩余的大茧中窜出化为一把利剑在悬浮在王谋面前,样式大小和王谋心中所想丝毫不差。王谋心中大喜操控着剩余的大茧不断变

  • 妖管局:破案神探!在线阅读第7章

    我养了一条龙。他把我吃穷了。现在一贫如洗的我,被迫走上了颜面尽失的道路。“十个内森金币。”我追上艾莉娜,尽力维持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我给你改成打谁都行的。”艾莉娜沉默良久,难以置信道:“我甚至还没有走回旅店……”“我知道我知道!你赶紧的,痛痛快快的!”我现在暴躁得很,要不是没有艾莉娜力气大,我早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