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读者,你拿错剧本了[穿书]在线阅读一哥番外

作者:朽木刁也 来源:晋江文学城

(突然想起这个冷门英雄扁鹊是自己本命之一,自己也忘记更新了,心虚ing。嗯,这是一篇描述手足之情的番外)

正式揭秘继国兄弟篇扁鹊的身份,就是那个被融合的恶鬼少年的身份。

有什么能比世界上有一个和你血脉相连的血亲这件事更棒的事了呢,每一次的心跳、每一次表达喜怒哀乐的声音,仿佛也是【他】的心脏,他的喜怒哀乐在一起舞动着。

我有两个弟弟,一个沉默寡言让人完全想不到他在想什么,另一个是粘人又爱偷偷哭鼻子不让人发现的弟弟,感觉很烦人。。

他刚出生的时候,浑身红彤彤的,一点也不好看,莫名的,打生来我不喜欢这个弟弟,我觉得他是一场灾难。

除去这个幼弟,二弟缘一我也很讨厌,他的目光看过去像是蒙了一层纱,没有人能猜到他在想什么,虽然他被父亲大人排斥在外,但没有人比我很清楚他了,『缘一』啊,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虽然不清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继国缘一,他,是个天才,百年难见的天才。

这种才能,这种令人妒忌的要发狂的才能。真是令人作呕的冲动啊!

凭什么凭什么!!!明明我才是长男,明明我才是父亲大人最重视的长子,但,为什么最有天赋的那个人却不是我?

所以,连带着这份无人知晓的,滋生的黑暗,我打心底非常排斥和他相关的一切,包括那个喜欢粘着缘一的幼弟岭二。

喜欢粘着他,又想和我待在一块儿吗?太贪心了啊,岭二。

果然,弟弟这种生物真的很烦人,无论是几岁,他都会给人添加麻烦。

他似乎很喜欢哭,有时候又会咿呀咿呀的露出笑容,但是有经验的侍女告诉我,婴儿刚出生的表情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不是他们的本意,只是大概要笑就笑出来了?

真是一种无法理解的生物,单纯的令人发笑。

又比如,这个讨债鬼又格外的会挑时间地点场合,不分日夜的是他的哭声,就连三更半夜尿个床,也要闹腾的整个府邸的人都知道,真是……糟糕透了。

要不是看在他脑袋的毛胚上有些许继国家族祖传的黑发,我真想让他闭嘴,真吵闹。

他终于能走路了,真蠢!两岁才能走,一点也站不稳。又喜欢皱起鼻子像个没有把门的小哭包一样向我要抱抱,软软的口齿不清的喊着我“哥、哥哥,抱抱。”

不过,每一次我都没有让他得逞,两岁才勉强学会走路,要哥哥抱,不就是怕摔倒吗?我不能纵容这个麻烦的生物,因为我害怕自己以后都会习惯性地纵容这个小哭包。

哼,被拒绝了之后就投入其他人的怀抱吗?扑到另一个哥哥的怀里要抱抱安慰啊,做好身为继国家的儿子的觉悟吧!你,继国岭二,就要这样独立的长大啊,我愚蠢的幼弟。

还有,不要太宠着这个蠢东西了,缘一。不然这个蠢东西还会变的更蠢的娇气包。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稍不留神,我就会不自觉张开双手,鼓舞这个小家伙走过来,虽然总是冷着一张脸排斥他,但这个迟钝的蠢东西好像完全不受影响,像是感知不到我对他的冷淡一样。

得出这个结论的我感到一阵烦躁,明明只要哭着去找缘一就行了,这个烦人精。

『欧尼、欧尼酱,痛痛……』

『别跟过来!』

但是他还是可怜巴巴的望着我,小鼻头抽抽搭搭的,就是不肯迈出一步,只是站在原地要我抱他。

我冷哼一声,示意他,如果自己不肯迈出步子,我可就走了,谁有功夫等他?

可是,我还是等了一会儿,大概是他哭的真的很可怜吧。

最后,这个蠢东西还是在我的帮助下,学会稳健的走路了,而且他还无师自通,学会跑了。

弟弟学会跑,那真是一件灾难的事,小蠢货软乎乎的,真的经不起一点磕磕碰碰,如果磕到什么,他的那块皮肤就会立马红起来,严重一点就会青青紫紫的,真的很丑。

小蠢货本来就够蠢的了,要是这万一磕傻了怎么办,我可不想要一个痴傻的家伙做我弟弟,因为我会忍不住在别人嘲笑我弟弟是个傻子之前,就会先让他消失。

所以,之后,我便寸步不离的跟在这家伙的身后,不让他摔倒。

终于,又到他启蒙上私塾的年龄了,小蠢货面对父母兄长哭的一脸害怕不舍的样子还是挺好笑的,所以面对古板的老师的时候,他就一直小声的像一只幼猫崽子一样哭,因为害怕,就紧紧抓着我的手不肯放开,哭累了就躺在我的腿上睡着了。

真丑啊,哭的稀里哗啦的小花猫,我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黑色的柔软的发,发出这样的叹喂。

只是『岭二』啊,这细软的头发间还是有些白发的,这让我意识到,我和弟弟是不一样的,所以,他的想法一定终究会像那个讨人厌的弟弟『缘一』一样,终有一天会和我背道而驰。

所以说,蠢一点不好吗?岭二。

果然不出我所料,小蠢货和他那个迟钝的二哥一样,不管在哪里都是被欺负的,而我远在父亲大人手下接受教育,只能看着他受尽委屈。

唉,我发出一声叹息。又被欺负了,难道你不会打回去吗?

我看着小哭包强行忍住泪意,跑到我跟前,一副我很坚强快夸我的表情——真蠢。

而嘴角泛着青紫的缘一,还是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只是他望着那个欺负了自己兄弟两人的团体头子,空洞的目光里幽深的令人害怕,片刻之后,又放下了自己紧攥着的拳头,松开手心,有些茫然。

我知道,他这是并不明白这种让他内心触动的情绪是什么,这种感觉让他很陌生。

因为『继国缘一』,他是个『没有心的怪物』啊。

看着被缘一护着很好没有受伤的幼弟,我还是违心的伸出手抚慰的揉着他柔软的发旋,像是在撸猫一样,他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我以后,嗝,绝对会好好学习,保护好缘一的,谁也不能欺负他,呜呜呜都是岭二没有用,让缘一和我一起受欺负。』

而另一边,缘一迟钝的张着手,显得有些手足无措,望着他依旧不明白的空洞眸子,我突然觉得有些可怜他了。

『我继国家的人,就算是这两个讨厌鬼,也轮不到外人欺负。』

果然还是找个机会,把那小子揍一顿吧,正好在武士老师那里学了点新东西,试试手吧,我这样不经意的想着。

就这样,我的强势和他们的软弱名扬在外,这样刚好就再也没有人会欺负我的弟弟了。

当哥哥的真是不省心。

就这样,在他对兄长的极度依恋下和我的保护下,小蠢货终于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朋友,甚至有了自己的暗恋对象。这就意味着,他的想法终于不再陷于只有哥哥的天地了,我很欣慰。

我对那些缀在我身后的女生向来是比较熟悉的,虽然不屑一顾,但是我还是得帮忙考察一下他的暗恋对象,就算他愚蠢的暗恋终将无疾而终,但是暗恋随时都可能伤害到一个男孩儿脆弱的心。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被他发现。他好像对别人的情绪特别敏锐,估计是因为过度内向,所以才养成这副察言观色的好本领吧。真是小瞧你了。

所以,这就是你生气的理由,有哥哥的介入就等于没有私人空间,我不够尊重你?我被你气笑了,所以你的事我觉得不想管了。

果然你是在模仿另一个哥哥,成家立业的继国缘一吧?因为过度崇拜两个哥哥,所以在不自觉模仿并成为他们吗?哈哈哈哈,真是愚昧无知的可笑啊!

你又怎么知道,我和缘一对你的看法?

因为是你,又让我体内的那种躁意漂浮上来里,明明从小就一直在压抑的……心中的那份黑暗,明明都已经是过去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呢。

那个被极度嫉妒,活在缘一带给自己的阴影下害怕失去父亲重视的继国岩胜已经过去了,在这里的,只有一个强大到无所畏惧的黑死牟!

为了追求力量,我跟随起一个男人,离开了这个破碎的家,去了很多那个限制在自己平凡的世界里的小少爷继国岩胜终生都无法抵达的地方。

但我离开前,抑制身体里鬼的那一部分那种丑陋模样被他撞见了,所以直到我离开,他也一直躲着我不肯与我交流。

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可怜又可笑,呐,继国岭二,那个时候你在想什么?你拿起日轮刀的手在颤抖啊,不可思议吧,敬重的兄长是鬼什么的,完全和你的道义背道而驰啊。

不过是一个蠢货罢了,也想动摇我追求力量的信念?别开玩笑了,就算我不再是那个一直排斥弟弟的兄长,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啊。

就这样,我也没有见过他们了,这两个家伙没了我这个讨人厌的兄长,估计在某个地方好好的活着吧。

在京都,我终于碰见让我提起兴趣的东西了,其他的『弦鬼』,有趣,某种意义上和我是一类呢。换而言之,就是我的同类,太美妙了,真是想迫不及待地剖开他们的身体,看看他们的体内究竟是构造,才会这样的渴望温暖的人类呢?

所以,按耐不住内心深处属于『战斗』的那一部分直达灵魂深处的渴求,我,又重操旧业,不断地在深夜里伺机而动,和他们交手,并,干掉他们。

到底有多少代十二弦被我亲手灭掉了呢,记不清了,消失在我手下的鬼没有让人想起的价值和意义。

因为,他们太弱小了。

碍于我的实力,没有人敢挑衅我,谁会和一个强者交恶呢,尤其还是一个擅长用血杀术和刀术的鬼。

当然了,也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他们只知道我对外的头衔『上弦一』而已,而我一人也成为了鬼中最独特的势力――极度危险的一人称势力的怪物。

除了那个男人,没有人敢轻易招惹我。(这里设定一哥虽然受无惨的影响,但影响很小,一哥自主性很强)

而且,我的踪迹遍布天下,只要我有这个兴趣,所有人都能成为我的猎物,不管他愿不愿意。

鬼杀队么,黑暗与正义里,光明的一方吗?光与安,亘古不变的主题啊,真是令人作呕,因为我只是光影之下的灰色,处于两者之间的灰色方。

所以就算我态度不明,他们也极力的来拉绒我策反我,可是,可笑的是,不管是光还是暗,它们始终都是纯粹的一方,和我这个游走在边缘地带态度暧昧不明的家伙有什么关系呢?

我像是一个冷静的观察者,冷眼旁观看着一代又一代的鬼杀队和上弦鬼互相拼命,看着双方陷入无尽无穷的宿命轮回。

我是这个隐藏世界里最肆无忌惮又谦虚低调的家伙了,我对成王败寇那种事不感兴趣,因为和剧本里一样的东西都太公式化了,死板,我不喜欢。

而我只喜欢游走在危险的边缘,过着走钢丝这样的生活。所有有求于我的人,只要足够有趣,我就能帮他,或者说他那有趣的故事或情报能打动我,能暂时填满我空洞的内心,我也会帮助他。

黑白两道都忌惮的鬼啊,这不是很有趣吗?

然而最近那个男人向我提出一个任务:将鬼杀队里日之呼吸的弟弟,那位冉冉升起的新柱光之呼吸抓过来变成我们的同类,狠狠地给鬼杀队重重一击,也狠狠地打击一下那位令他忌惮,让他差点消失的继国缘一。

我挺有兴趣的,但是呢,我并不喜欢听人命令,受人限制。这种事,我向来不怎么插手,能听完他说这种无聊的复仇大计就算我给他面子了。

但我还是下手了,因为那位风光的柱,那个和我有相同血脉的够蠢的家伙,掉入那个男人精心编织的陷阱快要死了。

让他踏入“英雄救美”这种无聊的把戏的,就是他那位不知道是不是真正『暗恋』的还是盲目追着兄长背影的,造成兄弟不合的小姐――女鬼,下弦鬼之一。

呵,真可笑。

最后,我完成了这则任务,我的小岭二被我亲手带入了魔鬼的世界,我觉得这是一个兄长最后的爱。

所以你在逃避什么,变成鬼就这么让你难以接受了吗?被一个不值得保护的女人背叛的感觉让你崩溃了吗?为什么你要尖叫的后退,难道你忘记了小时候,你害怕伸手要我抱抱的时候吗?

(这里的继国岭二并不知道黑死牟的真实身份,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兄长继国岩胜只是背井离乡了之后,并没有和自己的弟弟联系。)

为什么害怕我?为什么逃避我?我们不是同类吗?我们不是最亲密的兄弟吗?

本来想放过你一马的,不过谁叫你非要送上门来的呢?既然来了,那就和我一起享受这美妙的世界吧,我亲爱的,岭二。

————陷入梦境的扁鹊————

“嘶,头疼,是那个少年的记忆吗,多有意思,众叛亲离的戏码,熟悉的令人厌烦。”扁鹊坐起身,睡意全无,下床盯着那轮清冷的月光,眸光微闪,仿佛这一刻他也和少年一样沉入了过去的回忆。

另一边,百年孤独的鬼也望着这轮千百年都不曾变过的月亮,尘封在脑海深处的记忆一一重现。

半响,没有感情色彩的眸子微动:没有缘一和岭二的世界,让人孤寂 。

延伸阅读

宝珠纹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qlqcbxw.cn/x3vz.shtml
梁凡的神情却有些楞然,他确实没想到表哥请他吃饭是为了这个,对于梁凡来说,做一场法事并

种田直播间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qlqcbxw.cn/deng.shtml
自从那晚亲眼看到路瑕被狗吓哭后,薄然连着好几天都没见过路瑕,就连她们一起上的体育课也

三生三世枕上书同人番外小段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qlqcbxw.cn/xl89.shtml
作为阴阳师世界里竞猜坑了千千万咕咕的sr,我想,万年竹必须拥有姓名。(虽然我早就退游

[HP]纽蒙迦德的信使吃苦受累  http://www.qlqcbxw.cn/ps28.shtml
:“武警部队要特别能忍受!能忍受痛苦,忍受寂寞,忍受平常人所不能忍受的一切!你们必须

精灵宝可梦:背包系统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qlqcbxw.cn/dcw.shtml
几分钟之后,杨雨心跳了出来,才发现罗祥专心的看着电脑,敲打着键盘,清脆声,让杨雨雨不

都市演绎法之云三姑娘  http://www.qlqcbxw.cn/6sm2.shtml
不论这次的结果查出什么来,云裳是必有要嫁到秦家去的,胡氏对这件事的看法跟儿子基本是一

完美帝者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qlqcbxw.cn/uqbm.shtml
“炎炎,我好想你……”“滴滴滴滴……”手机铃声骤然响起,将宋炎从梦中惊醒。他有些费力

相府贵女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qlqcbxw.cn/ud4p.shtml
各大媒体早就将肖雨的资料挖掘出来了,在半年前,这个肖雨还只是一个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的

精灵在都市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qlqcbxw.cn/ayne.shtml
苏榕是被痛醒的,虽醒了脑袋却还不清楚,昏昏沉沉,且一点也不想睁眼,也睁不开。‘啪’的

818混进我家粉圈的那个影后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qlqcbxw.cn/azbn.shtml
夏以弦脑袋昏昏沉沉的,却又极其清醒,她明明很清晰的记得,自己刚刚高考结束和小姐妹一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三个民国大佬的继妹在线阅读万恶的资本家

    黄小米拿出一瓶血液说道“首先加入的是妖兽狸力的血液”“狸力擅长挖土,常年生活在地下,主要依靠其皮肤的坚韧,不惧任何石子和泥土。所以现在主要是为了增强你们皮肤的坚韧度,否则细皮嫩肉的别说是和妖物对抗了,就这深山中的普通的一根树枝都能把你刮伤。“一瓶红色的血液倒入浴桶之中,,一开始还是一团血液,凝而不散

  • 大唐:吾妻太平公主第一幕 创伤反射6

    在无人机的轰鸣下,奕晓夕独挡十三人,看起来很是潇洒,钟离跑到角落里看着不断颤抖的北时凉,一边擦着他的眼泪一边安慰:“别怕了别怕了,那几个家伙不是我们的对手。”“可是,钟离,为什么会有TGL的特工来帮你,你到底是谁啊?”北时凉抹着眼泪问。“额……”钟离没有回答北时凉的问题,他似乎在隐瞒着什么,然后找了

  • [忘羡]如意歌第四章在线阅读

    孙轲跟着巴格利回到了试训场。动态试训顾名思义,就是测试运动员的动态运动能力。通过上午的观察,孙轲发现状元热门之一的德安德烈·艾顿并没有参加这次的联合试训。在上个世界艾顿成功当选为状元,但是孙轲并不清楚艾顿参没参加联合试训。“哎,巴格利。你知道艾顿吗?”孙轲满脸好奇的问道。“噢,那个强壮的家伙,他没来

  • 大小姐的秘密情人第7章在线阅读

    时间一丝一毫的流逝。**时间十分钟,西门吹牛缩在塔下的剑姬,等级终于抵达了6级,拥有了大招—利刃华尔兹。不过,龟缩在塔下虽然安全,但西门吹牛的补刀数量,已经是惨不忍睹了。剑姬等级:6级剑姬杀敌死亡助攻:010无双剑姬补刀数:35蛮王等级:8级蛮王杀敌死亡助攻:101蛮族之王补刀数:97如果不计较跑车

  • 我要嫁给反派大BOSS[穿书]在线阅读第六节

    屋漏偏逢连阴雨。全力疾跑中的李延治心头一惊,一咬牙顿时硬生生要收住前跑的趋势——踩着机关的右脚不动,以右腿为轴,身体水平几个旋转,方才生生卸去了前跑之力。迅速低头看向凹下去的石块,李延治脸上是万分为难的神色。墓中机关大都凶险万分,要么万箭齐发,要么毒气释放,要么大石压顶……以刚刚机关触动的声响推断,

  • 熠雪会说人话

    林开背上的刀早已不知去向,柳木硬弓也不知掉在了哪里,身边只有半截断枪。他到避难所的一个角落里面挑选趁手武器。现在就算给他刀枪,估计也没什么用,以他现在的实力,对狼来说无异于隔靴搔痒。他盯着武器架子上的弓箭,略一思索,取下腰间的一个牛皮小袋,从中取出个一个牛皮小包,小心打开,里面躺着一枚黝黑的箭头。箭

  • 异世之女神之路缘起人(上)

    “哥哥、起床了o(▼皿▼メ;)o”艾尔推着齐灵但齐灵并没有起来的意思、“哥哥他们要到了现在都11:00了你确定不要起来忙”艾尔看着齐灵齐灵一下坐了起来、碰、艾尔捂着头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也不顾自己头上的疼痛、伸手就摸了摸艾尔的头、这才安分下来“对了、文文呢?”“那个女人在深度睡眠状态”齐灵捏里捏艾尔

  • 楚王妃在线阅读第三章

    万雷惊天再次震飞无数鸟雀,而刘青云则满眼惊惧的望着雷池最中心的地方,只见一个少年望着天顶的雷霆,嘴角露出一丝傻笑。这就是传说中举锤骂天的李元霸,这就是单锤400斤的绝世猛将,怎么这么瘦小?难道系统给了我个假的武将?正在刘青云疑惑的时候,天际的狂雷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李元霸则将目光瞄向了不远处的刘青云。

  • 太子妃篡位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夜色已深,微风从敞开的窗户,轻拂进来。这个位置在公园一角,很安静,只有屋内的电视声。八目相对的一瞬间,大家都没有说话。小伙子神色一怔。只一眼,他就看到保安队长又青又白的脸色,也看到赵寒腰间露出的枪套。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复杂:愤怒、惊惶、得意……混杂在一起,令那张原本还算秀气的脸,变得戾气十足。这下连

  • 清穿之贵妃攻略之集合,曦光水晶的下落

    “他们两个是我的猎物,”索尼克双手盘着,瞪着身旁的独孤云,不由分说的下了逐客令,“找你的风系守护者去!”“一个个找再解决实在是太麻烦了,不如我把他们都召唤过来,一次性解决!”独孤云却是一副不愿意搭理她的样子。他拔出了插在地中的银白色长剑。剑柄和剑刃的衔接处,赫然雕刻着一颗骷髅头,剑刃上红色的脉络,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