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在本丸养崽崽之失踪变谋杀

作者:翟佰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方莹正在忙着整理资料,张姐走了过来:“莹莹,你的预感还真准,刚才所长还夸你呢。这么多资料,你一个人能行吗?”

方莹手上不停,对张姐道:“没问题,张姐。你不是要接孩子吗,你下班先走吧。”

“我不放心你啊,对了,你男朋友呢,让他来接你。”

“就他,遇到歹徒,还指不定谁保护谁呢?”

“就是,他个子挺高的,就是太瘦了,一看就没什么力气。哎,莹莹,你不是说他不是你男朋友吗?哈哈,说漏嘴了吧。”

方莹也急了:“哎呀我这一忙都让你绕进去了,真不是男朋友。张姐你快走吧,你再待一会儿,我还得多干半个小时。”

张姐走后,方莹一个人埋首资料,开始整理。今天一天她都挺忙的,邻居吵架的,喝酒闹事的,她被闹了一天。快下班了所里安排要整理刘彩霞的资料,刘彩霞的事一直是她在跟,就自告奋勇接了这工作。她伸了个懒腰,打起精神来,早点整理完,就可以早点回去休息了。

手机突然响了,方莹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

“你好,我是方振。”

方莹手一颤,差点儿将快整理好的资料删除,她急忙松开鼠标。“你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我今天要加班,忙的要死,没空理你。”方莹说完,就挂了电话继续整理资料。

等一切完成时,已经八点多了,除了值班的同事其他人都走了,方莹也收拾了东西离开。走到大院外面,忽然看见一辆熟悉的大众车。方振不会在这里等她吧?方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车前。那辆车刚好停在路灯下,可以看到里面有个人影,正是方振。他在玩手机,手机屏幕的蓝光映在脸上,有点儿吓人。方莹又看了会儿,斗**玩得挺专心的,竟一直没发现自己。方莹正想着要不要偷偷离开时,方振终于抬头看见了她,放下手机走了出来。

“我最近很忙,没有时间陪你玩。”方莹先开口道。

“谁要玩呀。我听说这一片出了凶杀案,怕你一个人走夜路危险,特地来接你的。你看,现在才八点多,路上的人就这么少了。你以后下班早点回家。”

方莹四处张望,果然,人比以往少了很多。她看看方振,白净的脸庞,瘦高的身形,在路灯下忽然就顺眼了那么一点儿。“我可是警察,怕什么!”

“再怎么说也是女孩子,那么凶残的变态杀人狂,想想都吓人。你吃饭了吗?”见方莹摇头,方振接着说,“我也没吃饭呢,我们去吃饭吧,吃了饭我送你回家。你一个人住,晚上可要锁好门窗。”

方莹瞪着方振,眼神不善。竟然连她是一个人住的都知道。

方振急忙笑笑:“母上大人做过地下工作者。”

毕竟人家一片好心,还等了自己那么长时间,方莹不好意思拒绝。两人找了家粥店,要了些粥和油饼。热气腾腾的饼端上来的时候,葱油的香气立刻勾起了方莹肚子里的馋虫,她顾不上客气,拿了一块就咬。“好香,忙了一天,我还真饿了。”

吃的差不多了,方振小声问道:“那个案子真的出在你们辖区?”

方莹点点头,“是啊。前面一直当离家出走办的,是我在跟进,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谁知道真被人杀了。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都听说了什么?”方莹吃得舒服了,心情好了,话也多了。

“现在网络多发达啊,哪里出了事,分分钟就能传遍全中国。我听说,一个美女被大卸八块,用快递寄回了家。装了好几个箱子呢,还大小不等,每个都包装得十分精美,快递员上上下下跑了三趟才送完。他的家人打开之后,当场就吓晕了过去。听说,每一个盒子里都放了精美的卡片,上面写着:回家了。”

“咳咳。”方莹咳了两声,放下勺子,这都是谁传的,也太耸人听闻了。“这,人民群众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看来不是这样。那案子现在怎么样了,抓到嫌疑人了吗?”

“我只是片警,这是凶杀案,案子移交到刑警大队了,不归我们管了。”

“那也挺好。”方振看着方莹吃饭的样子,问道:“你看起来有些失落,你不会想管这个案子吧?”

方莹放下勺子:“吃饱了,走吧。”结账时,方莹抢着付账,方振也没有坚持。

方莹把自己找到的关于二十万现金和***的线索告诉张队长之后,张队长也觉得有些奇怪,正要商量下一步行动时,刘彩霞的失踪案就变成了凶杀案。她的头颅被人用快递寄回了家,丁义仓收到快递后立刻报警,这件案子就移交到了刑警队。方莹将之前搜集到的资料也整理好交了过去。因为案子还没有结,所以很多细节警方没有透露,广大群众就充分发挥想象力,自己吓唬了自己一番。

第二天,方莹在外面执勤,路上丁庄小区时,想了想拐了进去。

丁义仓开的门,他看到方莹之后愣了一下,“是你啊,进来吧。”方莹感觉,丁义仓比上次见时明显憔悴了许多。

“您节哀。”

丁义仓点点头,坐下,“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一开始就说彩霞一定是遇到事了,就你肯相信我。”

“你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形吗?就是昨天。”

丁义仓抹了抹脸,断断续续地说着:“昨天上午,我一个人在家。丁平来送快递,我收了之后就给天保打电话,问他给他放哪儿。他喜欢在网上买东西,寄到家里的快递一般都是他的。天保说他没买东西,我觉得奇怪,就打开了。”说到这里,丁义仓深吸了一口气,眼圈红了,嘴唇哆嗦起来:“一看,是,是彩霞。你说谁会这么狠心,咋能这么狠心?”丁义仓说到这里,捂着脸哭了起来。方莹不说话,等着他慢慢恢复。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接着说:“我吓坏了,就赶紧报警。警察来,就把彩霞带走了。哦,还有我们父子俩。彩霞啊,彩霞瘦的都不成样子了,一定受了很多罪。”

“警察只带走了你们父子吗?”

“还有丁平,他送完快递就走了,又被警察叫去了。我跟天保回来的时候,见赵友善也被带到警察局了,我就说他有问题。一定是他,这个畜生。”

“你儿子呢。”

丁义仓指指卧室,“从警察局出来后,他就一直躲在屋里。唉,我们现在待在家里吧,总能看到彩霞的样子,出去吧,又怕别人指指点点。真难熬啊。你说是谁这么狠心,杀了彩霞,还要这样对她。方警官,你们一定能抓到凶手的,对吧?”

方莹很想告诉他,这案子不归他们管,可看到丁义仓沧桑了许多的脸和渴望的眼神,还是忍住了。“你放心,警察一定会抓到凶手的。”

从丁义仓家里出来,方莹看到小区里几个老人聚在一起低声议论,不用说方莹也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从旁边经过时,一位大爷还叫住方莹打听案情,方莹只能回答:“正在侦办中,保密。大家也不要以讹传讹。”

方莹又去了丁满意家,丁满意和丁平都在家。看到方莹,丁满意委屈道:“方警官,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倒霉,孩子刚找到工作就摊上这事儿了。”

丁平在一旁劝慰道:“爸,我没事。公司是担心我有心理负担,才给我放两天假的,刚好,我可以在家陪陪你。”

“好什么啊,你还被叫到警察局问话了呢。”

“警察是找我了解情况。”

“是啊丁叔叔,你就别担心了。前几天你不还心疼儿子工作太辛苦吗,现在他放假在家陪你,不是正好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劝着,不一会儿丁满意脸上的愁容就不见了。

“方警官,你是不是也想知道当时的情形。”

方莹点点头,丁平就把当时的情形和警察的问话都讲了。

“那个快递看起来没什么两样,我送完就走了。警察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别的小区派送快递了。他们带我去公司查了快递单号,好像这个单号系统里并没有登记。后来他们又带我去警察局做了笔录就回来了。”

“还有别的吗?”

丁平想了想说:“还问了平时我们怎么收快递,有没有登记信息。送快递的时候车子一般停放在哪儿,别的就没再问了。”

方莹问丁平是怎样回答的,丁平又说:“公司没有强制要求,我们就没有登记信息。毕竟那太麻烦了,浪费时间,客人也不想透漏身份证号什么的。而且,办公楼里的公司寄快递比较多,我们一般会给客户留一些快递单,客户要寄快递,自己写好了通知我们,我们直接上门取件就可以了。送快递的时候,车子一般都停在小区门口或是办公楼下。”

方莹想起丁平送快递骑的是电动三轮车,后面有个专门的车厢装快递,那个是可以上锁的。“那你去送快递时,车厢上锁吗?”

“一般不锁,门口有保安或门卫,会帮着照看一下。而且有的客户愿意自己下来拿,我就把他们的快递放在最外面,他们来了会自己取走。”

从丁满意家出来,方莹又去了锦绣家园找赵友善,她敲了半天门没人回应,邻居告诉她赵友善被警察带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警察同志,他是不是杀人了,还把人家分成很多小块装进盒子里寄回了家?”

方莹看了那邻居一眼,“你和他住对门,平常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那人想了一下,“没有啊,挺正常的啊。不过,我看电视剧里讲,越变态的人,平常的表现越正常。警察同志,你说,我们用不用搬家啊?”

“你想多了,别没事儿自己吓自己。”

电话响了,方莹接起,是出警任务,附近街道上有人发现了一个孩子在哭,旁边没有大人就报警了。方莹赶过去,街角的小公园边,三四个人正围着一个男孩,她走过去问谁报的警,怎么回事。

“警察同志,这个孩子一个人在路边哭,问他住哪儿、爸爸妈妈电话他也不说,我们只好报警了。”

那孩子只有四五岁,可能是以前爸爸妈妈教过,看到方莹后自动站到了方莹身边,拉着她的衣角不放。方莹蹲下身来询问孩子的名字,住在哪儿,父母电话。男孩只说了自己叫晨晨,就不说话了。

“那你告诉阿姨,你是自己跑出来的,还是跟家里大人出来的?”

“跟爸爸出来的。”

“那你爸爸呢?”

“去那儿了。”男孩指了个方向,又开始哭了。路人开始纷纷指责家长粗心,居然把孩子一个人丢在这里。

方莹谢了路人,让大家都散了,自己陪着孩子在路边等,打算过一会儿还没家长来就带孩子回派出所。刚等了一会儿,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骑着电动车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跳下车就抱着小孩子叫:“你跑哪儿去了,急死我了。”方莹拦着他,确认了他就是孩子的爸爸。原来这个男子带着孩子外出,在街角公园遇到一个熟人聊了几句,孩子嫌无聊就跳下车在一旁玩耍,谁知道男子聊完之后直接骑车走了。孩子发现爸爸不见了,急得在路边哭了起来,于是就有几个热心的路人报了警。

“你这当爸爸的心也太大了,把孩子一个人丢在马路上,车来车往的多危险呀。幸亏有好心人在这儿陪着孩子,要是被人贩子骗走了,你这辈子就后悔去吧。”方莹说了一通,男子一直“是是”认错,方莹觉得他态度还算可以,登记了他的身份证号码、电话等信息,嘱咐他照顾好孩子,准备让他带孩子回家。

“那个,警察同志,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儿。这事儿,千万别告诉我媳妇儿。我媳妇脾气大,嘿嘿。”

方莹收好自己的笔记本,抬手向男子身后一指。“这事儿呀,你跟他们说去。”男子回头,有人拿着摄像机正在拍,一看就是新闻媒体。他哎呦一声,拉着孩子的手又去求他们了。

身后传来笑声,方莹回头,看到了方振。

“方警官,下班了,一起吃饭吧?”说完又凑到方莹面前低声道,“给个面子吧,我这儿有每周至少请方警官吃一次饭的任务。”

方莹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不知道。下班回家,刚好路过。”

自从上次时候,方莹觉得方振人不错,对自己挺坦诚的,她也没必要太矫情。“好,刚好我也肚子饿了。”

延伸阅读

全世界都在逼我谈恋爱出手救人1  http://www.liurenxing.cn/ssbp.shtml
水心话一落,在场皆是一怔。“大胆!面对王妃竟敢如此无礼,来人,拉下去……”中年妇人气

天行之歌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liurenxing.cn/pdfu.shtml
他蹒跚在楼梯间的背影显得有几分狼狈,周鲤露出不忍,虽然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又生气了,但还

如意蛋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liurenxing.cn/mk0.shtml
黑火又和主神闹别扭了,确切的说是黑火单方面不想理主神,但可惜,主神好似觉得黑火有趣似

[综影视]漂亮的小哥哥,谁能不喜欢呢?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urenxing.cn/ncsw.shtml
素颜和安琪拉安静的听完歌后,都将一双眼盯向穆修,意思很明显,可以唱了。前者期待穆修,

帝少他有神秘空间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liurenxing.cn/8im.shtml
“小爱,今天真的不去送哥哥了吗?”可怜兮兮的包子脸从门口又探了回来,我视而不见的继续

超能学神:知识改变命运[快穿]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liurenxing.cn/xc1e.shtml
离开李家,刘洪兵一路顺着兵流赶往平阳的校场。路上所见所闻无不提及北方战事,说得大多都

这宫斗有毒[星际]系统升级了  http://www.liurenxing.cn/smbp.shtml
吃过午饭之后,两个小宝贝都进屋里睡觉去了,李煜简单看了一下,两个小萌娃抱着同一个大熊

盛夏星光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liurenxing.cn/p0m1.shtml
日升月落,朝暮日夜,白驹过隙,星辰变换,天际之上云卷云聚,又慢慢消散,时光如水,终是

神裔传说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liurenxing.cn/bdoa.shtml
李忠孝现在经常会和员工说:“你们现在虽然工作好找了,但是不要忘记,今天工作不努力,明

一剑乱芳华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urenxing.cn/6l4b.shtml
段无延一见到洪三爷,两个腿肚子当即颤了起来。一时间,这段无延是既没力气跑,也没地方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陈情令]星尘入梦来之该死的套路(7)

    晚上到家,门上贴了催缴电费的通知单,宋七七无力地撕下单子,关门,瘫倒在床上。看看自己手机里的短信,找到上一次的银行卡余额提醒:余额167.15。有时候她会想,这个数字,是不是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自己偷偷“瘦身”了?离下个月的发工资还有10天,唉!月光族的悲哀。她开始心疼中午的时候不该请那个人吃那么贵的

  • 鸿飞第一章在线阅读

    2030年4月17日,21:05。距离灾难的发生还有5分钟。GZ市的某一所大学校园内,白子渊正在操场上慢跑,这是他每天必做的锻炼项目,从八点到现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没有停顿过的在跑着,汗水已经浸湿了他单薄的白色短袖。尽管白子渊的脸色已经略微的有些苍白了,但他的气息依然平稳,有节奏的呼吸着,从那些正

  • 逃避继承帝位的太子殿下在线阅读第七章

    秦沛然心想,当然是为了保住小命。他咳嗽一声,皱起了眉,轻轻说道:“我小学有一个同学,他是转校生,他有白血病,磕碰一下血就会止不住的留,父母告诫我们千万不要碰着他。我们没有人跟他一起玩,生怕碰着他了。所以他的生命中不尽没有健康,也没有朋友。后来老师在那个同学请假的时候给我们看了一部电影,叫什么记不清了

  • 最强海军第5章在线阅读

    左丞相离开相府后便前往南阳街,流烟所在的宅子。“爷,夫人统一奴家进府了吗?”流烟在和左丞相吃饭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现在还不行,得等到你把孩子生下后,坐完月子才能进府。”左丞相摇摇头。在他来的路上越是想丞相夫人说的话越是觉得正确,有道理。“是夫人容不下奴家和奴家的孩子吗?可这毕竟是爷的亲骨肉啊

  • 山岚静无言之报名(5)

    叶景双好奇的看着身旁一棵棵闻所未闻的大树,心情空前的欢畅。虽然实际活了有三十多年,但毕竟有十几年没怎么与人接触,因此,叶景双的心态还是犹如少年一般,往昔地球时的种种也渐渐被埋没在脑海深处。大概半刻钟的时间,叶景双总算是来到了白文镇。“这也叫镇?不应该算一座城池吗?”叶景双惊讶起来。叶景双面前是一堵无

  •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在线阅读第三章

    “不不……不可能,没……商商量,想想……想都不要……想!”简漪直接来了一套拒绝三连,果断拒绝了纪愠之让她冒充她未婚妻的提议。纪愠之默默的叹了口气,果然这个想法太强人所难了,算了,就说自己是在开玩笑,应该也没什么关系,谁还不能开个玩笑了?正琢磨着,电话响了,拿起一瞧,楚霸王!“愠之,你可真行,随便找个

  • 重生最强丹帝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小露一脸(下)(求收藏)独狼可不管这些,接着连续几次攻击,李俊下身全是血洞,看到鲜血直流后,独狼这才停止攻击。李俊看到这情况,吐了一口气把衣服撕成几个布条,绑到腿上,尽量减缓一下流血速度。独狼看到李俊这一举动后,猛的向李俊冲来,它本想等着李俊流血而亡,谁知道还有包扎一说。独狼接连冲了几次都是虚

  • 嫁给厌食症王爷(穿书)在线阅读第二节

    一念成尊唐药睡醒后,一头扎进藏书阁,沉浸在各类药典中的唐药忘记了时间,饿了就去厨房随手抓些吃食就再次钻进藏书阁。唐老爷子将沉浸在药典中的唐药从藏书阁中拉了出来,“药儿,听爷爷劝,此次唐家之威不是你能想象到的。你快随你叔叔去启明帝国,不然定有杀人之祸。”贵为帝国四大神医的唐老爷子,双手颤抖。如果可以谁

  • 快穿偏执反派求喂养深渊魔主

    教堂之中,身高两米的魔神俯视着椅子上的男人,四颗头颅同时发出低吼,隐约是一种奇特黑暗的语言。“吾主,伟大的深渊魔主,撒拉弗向您致礼问安。”读完书的男人仍旧坐在那里,向后靠着椅子的姿态,缓缓侧首看向他。俊美到让人屏息的面容上,有一双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如同深不见底的幽壑,黑暗又冷冽的眸光寂静,毫无波澜

  • 福运小娇娘在线阅读第1章

    “褚木辰,你竟然敢轻薄天帝之女,我们奉了天帝的命令抓你回去复命,束手就擒吧。”一身白衣的俊俏少年,一群白银盔甲的士兵围绕着他,为首的头领看了他不禁说道。“哼,我自认我褚木辰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如此对我,当初我们一起掌管这天帝所拜托的事,如今你竟要对我下杀手吗?楚桀大将军。”“哈哈哈,你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