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全民审判[直播]在线阅读第10章

作者:抱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马小云抽屉里的零吃堆积如山,有事没事都不停地吃吃吃,连开会发言时嘴角上也沾有残余碎片,看得老板眼珠掉出来,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隔三岔五,她就拉着飞扬草到超市补货,补货补货补货,像免费似的大包小包,兴许一个月的薪水都贴在这上面了。

飞扬草冷眼傍观,看着她脸上长痘、嘴上长泡、茶饭不思、展转难眠,直到她口臭如咸鱼般熏黄刚发芽的葵花苗,她才火山爆发般扔掉马小云的垃圾零食。

马小云踹椅子,踹床边、踹衣柜,天旋地转地拿起钱包向门外走去。

飞扬草早有准备,抢先一步奔到门边,上锁,随即把钥匙抛给烈女。烈女把它塞到衣服里。

马小云如困兽般扯头发、掀桌子、踩衣服、扔鞋子,直到大汗淋漓、筋疲力尽地把自己扔在床上,狂笑三声。

风雨之后是彻底的宁静,彻底的尸骨遍地。

烈女平静道:“发泄完了?完了就开始收拾哦,厕所一个星期没清理了,你顺便擦擦。”

马小云喘着气:“没良心的家伙……”

烈女反叽道:“是你太上心了,一丁点皮无小事也自暴自弃,你看你,以前像块又滑又嫩的水豆腐,人见人爱。现在?像个又圆又扁的芝麻烙饼,没人愿啃。”

马小云绝望地望着床板,说:“你不懂,。”

烈女:“有什么不懂,失恋嘛,你又不是第一次,用得着小刀刺大腿?”

马小云:“是失败。”

飞扬草在上床跺脚大叫:“失算了失算了……”望着计算器上的一组数字,她捶胸顿足,伤痛欲绝:“失算了失算了……”

烈女瞪了她一眼,说:“又不是失火,用得着这般惊天动地,你这疯子。”

飞扬草:“我能不疯吗?还没到月底,我已超支98.5元了,98.5元呀,这么大的数字如何填平?离月底还剩下五天,我就算不吃不喝也补不上这洞。”

烈女:“呵呵,你所有开支都保留到小数点后两位数,抠成这样,还会超支,真是失策一万次了。”

飞扬草怒指着下床,说:“都怪这马小云,整天拉着我去超市,糊里糊涂地就买了不该买的。”

马小云从床上弹起来,说:“你有同情心么,我失恋失败又失脸的,仍活着已经是奇迹了,你竟然为98元兴师问罪,98元今时今时今日能买什么?”

飞扬草把计算器按得噼啪响:“准确是98.5元,四舍五入是100大元,能吃十个快餐、买20斤苹果、换两双凉鞋、买40包方便面,是我一个月全部的零食开支耶。”

烈女皱眉道:“我说你这飞扬草,年轻又有学问的,用得着像乡下大妈似的抠门,你省下的钱是用来垫枕头还是缝被子。”

飞扬草辩护道:“这是节俭,环保了一种。再说了钱多了还能暧肚子。”

烈女把抱在怀里的狗公仔扔上来,砸到她头上,说:“姐进贡你们一言:钱是赚回来,不是省下来,花得越多,赚钱的动力变越大,能力就越强,存进银行的钞票字数就越长。”她呷呷口:“再说了飞扬草,你千抠万算,也不及你之前遇过的ABCDEF君,他们都忙着向你送东西,有好几张还是长期饭票呢,可你就倔着不要,一样一样地退回去,你是抠还是傻?”

飞扬草张张口,说:“人家塞东西过来我就收?我又不是垃圾筒。”我把狗公仔扔回给她。

烈女看着狗公仔的眼睛叹气道:“好吧,我是吸尘器,大家尽情送吧。”

马小云攥紧拳头,低头闭目抖肩,嘶吼如压力锅瞬间爆发,声波振动整幢楼。

“说够没???”

飞扬草和烈女顿时闭嘴直目。

马小云怒冠冲天:“我在炼狱里煎熬,你们却谈笑风生,什么铜臭钱什么吸尘器,全部见鬼去。”

烈女偷笑道:“不好意思偏题了。”

马小云擦完眼泪擦鼻涕:“我弱小的心灵,针扎似的连呼吸都痛,好痛好痛,谁能为我止血?”

飞扬草递过一片创可贴,大方道:“给你,不用还。”

马小云透过那片弱小的创可贴,冷冷道:“飞扬草,跟你做笔交易,事成后酬劳是98.5元……”

飞扬草双眼发光俯身抓住她的手激动地摇晃:“成交成交。”

烈女翻着白眼:“只会贪小便宜的蠢货。”

飞扬草:“只要能几天内填平这坑,我什么答应,说吧说吧。”她俯身倒挂望着马小云说。

马小云幽怨地说:“我要叶一树给我一个答案。全世界都知道我对他表白了,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昨天在饭堂跟他擦肩而过时,他竟然,竟然……”马小云掩脸而哭,说:“竟然对我的含情脉脉视若无睹,我憋得快疯了。”

烈女不屑道:“不是明摆着吗?”

飞扬草不屑道:“不是明摆着吗?”

马小云斩钉截铁道:“不行,一定要结果,即使粉身碎骨也要明明白白。”

壮烈吧!

烈女道:“你非要用热脸去贴冷屁股就去吧,不过还得先把厕所擦干净。”

飞扬草一下子从沸点坠到冰点,那个叫叶一树的家伙,她是一万个不愿意跟他打交道,乌龙风波才刚刚平息,英雄救美事件也乱糟糟了一回,差点让马小云和烈女误会,好不容易刚消了一口气,现在又来一场逼宫,唉,真教人折磨。”她把身体抽回去,嘟起嘴巴不出声。

烈女像看出她囧迫,调侃道:“你若不愿意赚这钱,我可愿意哦,反正我每天都应付着他们这群狼人,对于来说,跟工作没任何区别。”

飞扬草直着脖子嚷嚷:“别跟我抢生意,这钱我赚定了,马小云,先付酬劳。”她一副破釜沉舟的勇气

马小云扔上一张百元大钞:“不用找。”

她掏出1.5元扔到下床:“姐从不欠别人。”

第二天,马小云第八次催迫:“还不去?我可要收违约金喔。”

飞扬草扔下笔,心一狠,这就去。心却莫明慌起来。

推门进去,没看到叶一树的身影,却瞟见欧阳怔了怔,然后色迷迷地盯着自己,还吹起口哨,说:“找我们部分最年轻最帅的红人吧?”他下巴指向茶水间,感叹道:“最近他真够忙呀,不是被表白就是英雄救美。”

她经过他身傍时报以微笑,心里却骂:畜生。

一个身影正弯腰换桶装水,她轻咳两声:“那个,叶一树吧?”

对方抬起头望了望她,继续换水:“说。”

她被呛到,望着他冷飕飕的背影突然想起烈女对他的评价:他挫败一个女人的傲气,扼杀一个女孩的玻璃心灵,让你否定自己怀疑自己嘲笑自己。

飞扬草吱唔着,刚刚被呛到的慌乱让她念了不下十次的开头一下子乱子阵脚,叶一树见她不出声,反而先开口了:“为了救你那次?我说过,不用谢了。”

真是自作多情。

飞扬草直响地说:“不是。”

叶一树一阵奇怪,说:“为了送信之事?我没有误会。”

飞扬草响亮地说:“你想多了,大叔。”

叶一树呵呵地笑起来:“那还有什么事呢,小妹。”

天呀,谁是你的小妹,真不要脸。

飞扬草放弃了所有的铺垫,直白道:“马小云要你给他一个回复。”

他单手一提,大大一桐水就倒立在饮水机上,转过身来盯着她,说:“不懂。”

她急起来:“不懂?你都被表白了还不懂?这事大家都知道了,你给个说法吧。”

叶一树抓了抓头,说:“还是不懂?”

飞扬草急得跺脚:“回复呀,接受还是不接受?”

他怔了怔,想了想说:“不是明摆着吗?”

她被咽住了,不是明摆着吗,只有马小云的猪头强迫症才喜欢出糢,只我这等贪小便宜的蠢货才会帮凶。

飞扬草难堪地蹦出一句:“你就行行好吧,打救打救迷途糕羊,你的一句话或几只字,就能打发她,而我也可以交差了。”

他想笑,但忍住了,眼神却忍不住笑意:“你能不能交差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想也没想就出口道:“关系大着呢,如果你不表态,我可要付双倍违约金197元,连带上次送信的酬劳——蹦极和一套《卫斯理》也泡汤了,你说,能不大吗?”

叶一树眼里瞪着大大惊讶和好奇,良久才反应过来,灿然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这……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我们也没必要播下血海深仇。”

他拿起水杯直径走向座位,随手抽出一张便纸沙沙几笔,对折两下递给飞扬草。

飞扬草一边接过一边呐呐道:“这,也太随便吧?”

他手一缩:“嫌弃的话可以不要。”

她陪笑道:“不敢不敢,感激涕流。”

飞扬草拿着手中轻如鹅毛的纸片,心却有点沉,会有奇迹吗?

右脚还没来得及踏进办公室口门,马小云就蹦了出来,紧张地捂着胸心接过纸条退回座位。

只见她把纸片贴在手心,双手合上举在额前,闭目祈祷:“阿门。”然后慎重把纸片展开,但见她眼睛里的光芒瞬间暗淡,头垂了下去,像挂在树上调谢的桔子。

飞扬草抽上来一瞧:马小云,你不是我的菜。落款人:叶一树。

狗屎奇迹。

(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

延伸阅读

长宏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ay90.shtml
长宏包装盒总部是包装盒、纸箱、小慕斯盒、各种大箱/小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建裕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pug3.shtml
建裕汽车用品总部创建于2001年,位于浙江省诸暨市安平路98号,主要从事汽车养护用品

俏丽依衣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yppl.shtml
俏丽依衣女装是深圳市南山区俏丽依衣服装厂经销服饰,总部是连衣裙、蕾丝衫、打底衫、衬衣

翠绿珠宝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s8k6.shtml
翠绿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翠绿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集黄金、铂金

国都嘉业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xevr.shtml
国都嘉业装饰装潢是一家重合同、守信用的企业。拥有各类中、管理、设计施工技术人员百余人

维森纳牌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n6ox.shtml
维森纳保健品充分利用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为支持“宁夏香米”特有的种植环境,没有污染并保

天天美化妆品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pele.shtml
天天美化妆品成立於2006年运用了现代生物化学重量级科技技术并引进进口天然原来悉心研

翡标奢品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gvm3.shtml
“翡标奢品”是一个基于互联网思维和技术,历经10年打造的国内家非标珠宝云购+线下体验

世纪亿泰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nlqq.shtml
世纪亿泰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保护套、移动电源、手机支架、耳机、数据线销量节节高消

SUCHFUNNY加盟  http://www.2vmultimedia.com/xbxx.shtml
SUCHFUNNY电器总部是豆浆机、电热水壶、电磁炉、电饭煲、压力煲、冰箱、抽油烟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做宠妃在线阅读第4节

    看着众多叶片拔地而起,随风狂舞,如青色巨龙般盘旋腾冲,掠过众人头顶,直扑某处小校场,司欢便知了,前世萧煜首度惊艳修行界一幕,正于此时上演:落叶飞花,睥睨神兵宝甲——以现场所采之花叶为武器,附凌厉真元于其上,席卷之势,摧枯拉朽,神兵利器莫敌,金丝宝甲难挡!在萧煜之前,并非没有人玩过落叶飞花这套,但也仅

  • 末日枭雄第七章在线阅读

    取经这事暂且不提,但是这种事情嘛,还是晚上合适。付完款,填好资料在班长羡慕的眼光下驱车离开。从4S店离开后,于澈先是到手机电给自己买了一部新手机,下一些常用的软件的时候,他来到了一家市中心的售楼部。在新城,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要买什么别墅之类的房子,因为这既不依山傍水,没有丛林密布,买个能落脚的房子就

  • 大国医之宝贝,我回来了(8)

    “嘿,兄弟好久不见,想不到我们是在这种场合见面,咱们好久没合作了,今天来试一试咱们的默契。”尹浩天说道。看着眼前心里想了这么久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沐欢迎感觉有点陌生。而这时司徒麟也脱掉自己的外套给严诺,撸起袖子,二话没说,冲到了沐欢迎的跟前,看着没有事的沐欢迎,他嘴角露出了一点笑容。而这时的沐欢迎却

  • 爱情公寓:大力的完美男神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日常训练!【3/4】二十圈后,炽一这才停了下来。呼呼!炽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气息尽量平和。显然,这二十圈下来并不轻松。幸村,真田,柳莲二等人也是一样。“不错嘛!你们这几个一年级小鬼。”这时,一名正选球员目光看向炽一等人,微笑着道。这些小鬼的表现着实出乎他们的意料。二十圈哪怕

  • 摇光在线阅读第二章

    魏潇捏她手心,不是想占便宜,只是不能理解这样小的一只手怎么就能轻松推动车子?她目光落在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上,看到那只小手快速抽回,不动声色打量起眼前人。巴掌大的一张脸,闪着光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睫毛又翘又长,是个长相讨喜的女孩。看衣着和长相都觉得稚气,具体年龄不知。垃圾车司机不耐烦地按喇叭,魏潇才想

  • 大唐:开局选择长乐霁水商行

    这世间修炼之途中伴有功法,助人修炼,更有灵技,配合着灵力,能发挥出莫大的威力。功法,灵技皆分为天、地、玄、凡四个阶级,每个阶级又分为下品,中品,上品,绝品!在晨风镇,凡阶中品功法就是最为顶尖的!只有三大家族才有,并视若珍宝!只有每个家族中的直系核心子弟才可修炼!不过即便是等阶的功法,效果依然会有所差

  • 富江之子太宰之帝都王家(3)

    “好痛啊!”金耀睁开双眼摸了摸依旧微微发痛的脑袋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金耀看着空无一人的房子,随后又注意到身旁依旧昏迷的柳诀别,赶忙叫醒柳诀别。“诀别,醒醒”金耀拍着柳诀别的肩膀开口道。“阿耀,这里是?”柳诀别醒了过来看了看周围忍不住问道。“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们都失去了知觉。”金耀开口说道。“我

  • 新宠千金在线阅读现在是秦老师

    等到班长知道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从图书馆出来,就看到女生背着书包站在图书馆门口,周身环绕着阴沉沉的气息,头发依旧是随意的散乱在面前,把脸给遮挡住只露一点眼睛、鼻子和嘴巴。旁边有人时不时指着她的说着什么,要不然就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而女生没有理会。好像是习惯了般。有种要保护她的冲动浮现在心头,还没彻

  • 名门盛宠:贵女也疯狂在线阅读第一章

    夜晚,一所三流大学的门口,有几个守卫开着手电筒,坐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一边嗑瓜子一边扯家常,完全没有一点保安的样子。“沙沙~~”一旁的草丛里传来阵阵奇怪的声音。“什么声音?华日,你去看一下。”一个脱了上衣的“肥猪”瘫在椅子上,连头也不抬,漫不经心的说道。“哦。”那个被呼来唤去的华日也没有说什么。可是

  • 名门小甜妻第一章在线阅读

    窗外黑漆漆的,就连洁白无瑕的月光都被乌云所笼罩,蒙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黑,微风拂过,带来丝丝寒意,冰冷刺骨。夏秋月站在窗前,眼神望向远方,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夫人,”小翠上前一步将披风披在了夏秋月身上,后站在一旁,“夜晚更深露重,当心着凉。”着凉?她眼底划过一丝忧伤,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