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在剑三当重楼第十章

作者:红楼丶梦 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日轮刀锻好之前,北川桔子一直留在鞍马寺教导桃次郎,试图敲开他的榆木脑袋,把里面的废料掏出来再放点有用的东西进去。

休息期间,桃次郎躺在假山上问她,“为什么要去猎鬼,如果安静的生活,这一生可能都不会遇到一只鬼。但一旦沾染上一只,那么这一生你都会与鬼纠缠不清。”

“那你又为什么不愿意加入鬼杀队?”北川桔子反问,“如果真的想要平静的生活,那你不该下山。”

炼狱桃次郎从骨子里就不是那种能够忍受平静生活的人,生在武士之家,他应该明白手里的刀意味着什么,他又怎么能天真的以为只要放下刀就不会有人拿刀对准他。

“我想自由自在的生活。”

“你想的可真美。”

炼狱桃次郎给了她讲了一个故事,有关青梅竹马,也有关生死无常。作为武士家族的幼子,他不需要继承家业,所以从小兄长训练的时候,他都是偷跑出去玩。他有一个玩伴,玩伴是武士家族的幼女,他们两个一起长大。

他看着她从软软的一团出落成亭亭少女,一颦一笑都是自己喜欢模样,他只要看着她心情就会变好,甚至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好。

但这一切一夜之间被毁的干干净净,食人鬼为了报复她加入鬼杀队的哥哥,杀了她全家,她死在自己房间里,鲜血浸透了一床绒被。

炼狱桃次郎第一次知道人能流出那么多的血,他拼命用手堵住,血还是一直在流。

炼狱桃次郎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里没有恨,只有无穷无尽快将人溺死的悲伤,他一直在那片悲伤之海中飘着,永远上不了岸。

“加入鬼杀队的人,其实是放弃了自己的家人。父亲是这样,大哥也是这样,如果我也这样的话,母亲就太可怜了不是吗。”

北川桔子怔住,在她十七年的岁月里,她第一次遇到像炼狱桃次郎一样的人。他既不热爱这个世界也不讨厌这个世界,他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他跟滕十郎不一样,滕十郎对所有人都温柔,桃次郎他却足够理智,他懂得取舍,这样的人大概能活很久。

“既然听你讲了一个故事,那么用我的一个故事作为交换。”北川桔子觉得自己还是要些什么,她把一个很长的故事缩减成几句话,前因后果都省略了,“十二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女孩,明明满脸写着讨厌我,却还是把浑身是伤的我带了回去。”

北川桔子最先遇到的是织不是式,织的脾气并不好,嫌她麻烦的时候最喜欢说杀了你,式嫌她麻烦的时候只会用沉默拒绝她。

“我就一直在她身边跟着,后来她出事故昏迷不醒。她的家族必须出人加入一个组织,我不想让她哥哥抢走属于她的继承人位置。所以我选择成为家族的养女,替她加入组织。”

为了守住LZ的结界,牙狩要求退魔师家族出人,这是避无可避的责任和义务。

“但我什么都不会。”北川桔子摊开手,这是一双握刀的手,骨节分明,积着长年累月磨出来的厚茧,“我那个时候压根不会任何剑术,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看见刀手就开始抖。”

“所以不要等到不得不拿起刀的时候再后悔以前不好好练剑,我只劝你这些,至于你加不加入鬼杀队那是你自己的事。”

狐之助点头,没错,不想加入鬼杀队不是他不想练剑的理由,炼狱桃次郎就是想找借口偷懒,聪明的狐之助大人一眼就看透了他。

炼狱桃次郎从假山上跳下去,慢慢举起手里的刀,“那就来吧。”

北川桔子由衷的希望他的母亲能够长命百岁,别让他再一次失去重要之人。

……

北川桔子目视着锻刀人离开,风铃声渐渐远去,她手里的这把刀仿佛有千钧重。

“桃次郎,我要下山了。”她身后的太阳快要落山,残阳如血,金线隐没于厚密的云缎里,构成美丽的织物。

为数不多的光拢在她的羽织上,银线勾勒的鹤正微微曲颈,仿佛要振翅高飞一般。

“我帮你打花火。”桃次郎有些不舍,但就算不舍他也不会跟她一起去,鬼杀队什么的,他最讨厌了。

“武运昌隆。”

北川桔子朝他挥挥手,狐之助朝他挥挥爪子,一人一狐轻快的走下山。等到了山脚,北川桔子回头看向山顶的寺庙。

“我有些害怕。”北川桔子叹气,她一直在山上,所有关于这个时代和食人鬼的消息都是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虽然她不曾亲眼见过,但她可以想象是怎么一种惨像。

“我们先去罗城门。”

狐之助惊讶抬头,“那里现在应该什么都没有了。”六百年的时间能让城楼坍塌成废墟,漆红圆木腐朽成渣。

“我知道,我想看看六百年后的平安京。”北川桔子一点也不怀念平安京的繁华终焉,她想知道这几百年的时间到底改变了什么。

她站在一小堆碎石面前,在脑海里拼凑城楼曾经的模样,以前这里还时不时有食尸鸟兽前来觅食,现在连个鸟毛都没有。连乌鸦都不光顾的地方,是彻底废弃的荒地。

繁华如平安京,强大如百鬼都会落幕,鬼舞辻无惨又岂是例外。他只不过是时代的漏网之鱼,赶巧生在了阴阳道末途,得的是一个阴差阳错罢了!

漆黑的夜,无声的风,碎石那里有白光闪过,濯濯如月辉。

北川桔子扒开碎石,手顿在半空中,她睁大眼睛死死盯着地上的东西。

蓝色的刀剑御守。

六百年风霜雨雪不蚀它分毫,上面的绳结依旧是当初她送出去的样子。北川桔子记得很清楚,因为对她来说这只是两个月之前的事。

“近宫君……”她伸出手去碰它,轻轻捏起放在手里紧紧握住,“好久不见。”

【巡りあえた喜びなら ずっと抱きしめているよ】(如果如你相逢便是喜悦,我当永远同你拥抱。)

她把御守挂在自己身上,最后看了一眼面前的废墟,头也不回的朝着西方走去。狐之助调出地图,指引着她寻找那块彼岸花田。西京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西京,比良山地南面的花田上面砂石堆积成山,野草在上面肆意的生长着。

几百年时光轰轰烈烈,平地变丘陵,过往如云烟。

她忍不住冷笑,“真是厉害啊鬼无惨,想必当初他变成鬼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毁了这里的彼岸花,再用砂石将痕迹彻底掩盖住。”

她吐出一口郁气,“不过这样也好,要是再出现第二个鬼无惨,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救了。”

狐之助指着扫描图惊叫,“这这这是什么!”象征生物的红点在地图上跳跃着,鲜红瞩目,四周都是漆黑的夜色,狐之助抱紧了自己。

北川桔子魔眼一开,生机缠成的线球在黑白网中来回跳跃,就跟把黑白网当成了蹦床一样。这抽象的三维线条画让她一句卧槽,震惊到极点。

完全由生机构成的东西?

这什么玩意?

北川桔子撸起袖子爬上土山,钻进草丛里开始抓那线球,线球的动作很灵活,为了方便抓它北川桔子的魔眼生开死关,撵了它半个钟头一刀把它拍晕。

她和狐之助打开手电筒,看着地上晕过去的东西面面相觑。

一根草?

半黄不青的草?

“难道它是什么神草吗?”她用指甲掐住它,狠狠一按。

“啊啊啊啊啊—疼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叫声差点刺破耳膜,它惊飞了林间飞鸟,茫茫天地间只剩一颗草发出的诡异声音。

狐之助甩了甩耳朵,它小心翼翼的摊开光屏开始扫描这东西,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开口,“它…它是…是那朵彼岸花!”

北川桔子满脸都是你在逗我,这根发育不良的草是彼岸花?

“你之前说的生机最强的那朵,它怎么变成这样了。”狐之助也觉得很奇怪。

“喂,你还记得我们吗?”北川桔子晃晃手里的草,“不说话我就把你漂成红色。”

彼岸花:qaq,你之前说要把我漂成青色,现在我变青了,你又要把我漂成红的,你们人类是不是有毛病!

当然这句话它不敢说。

它乖巧开口,“记得,小姐姐比神女还美丽,我怎么会忘了你。”

北川桔子有些惊讶,“竟然真的是精怪。”当初留它一条花命是想着养养再拔,总得给它点时间努力变异,没想到竟然真的变异了。

她一顿揉捏团巴,欺负的它嘤嘤嘤直哭,心情顺畅点了才放过它。

“说吧,你是怎么成花精变成草精的。”她把草往自己手指上绕了几圈,有一搭没一搭的用指甲刮着草茎。

彼岸花哆哆嗦嗦的开口.交待。

原来当时鬼舞辻无惨放火烧花的时候它钻进地里才逃过一劫,但修炼未成它离不开这片花田,后来又被鬼舞辻无惨用砂石埋了,离了日月光它的化形时间更是无限期拉长。

好不容易化形了还是这幅营养不良的模样。

它又哼唧,“不过再给我一段时间修炼,我一定能像以前一样好看,到时候一定让小姐姐看到青色彼岸花。”

北川桔子哪能不知道它是在讨饶,青色彼岸花是她的任务线索,又跟使鬼舞辻无惨变成鬼的红色彼岸花有关,放是不能放的,但要怎么安排还真是个事。

北川桔子做了个实验,她从夜里等到日出,看着培养皿里那滴在阳光下闪着暗红光泽的血液心头巨震。

她盯着彼岸花面露不善,想着是弄死它呢还是弄死它。

延伸阅读

潘通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pu5u.shtml
潘通色卡销售各类国内外色卡其中代理的PANTONE(潘通)国内外标准色卡包括15种纺

驭龙电器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ukch.shtml
由知名青年发明家卢驭龙发明,是世界首款不用任何化学物质燃烧、完全采用电能转化为火焰的

潮品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nszz.shtml
潮品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壳、手机皮套、保护膜、防尘塞、手机支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

普斯特服饰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6ztt.shtml
福建普斯特服饰有限公司创建于1991年,从国外引进先进的针织服装设备,专业生产“三伙

汇景酒店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soh.shtml
汇景酒店智慧之选兴建的商务度假型酒店,地处素有东莞“水乡”之称的洪梅镇、道滘镇、望牛

爱无极无人售货店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acj.shtml
爱无极无人售货店是北京爱无极公司推出的以“无人售货,自助购物”销售模式为理念的全新创

眯眯熊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nfpb.shtml
眯眯熊婴儿用品总部是一家生产婴童用品的企业,公司主要生产各种中重量级的婴童产品,如推

三春风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plwb.shtml
三春风童装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

软化水设备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xt4n.shtml
北京宇思特软化水设备有限公司是从事各类水处理设备及配件的供应商,秉承“诚信、勤创新”

中逵钓具加盟  http://www.cordobaestrella.com/s8k0.shtml
中逵钓具加盟_公司简介湖北钓鱼王渔具集团是一家集钓饵、钓具、户外用品的研发、生产、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暮烟垂风

    ———教室———当云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解着题目,因为事先知道,当云喊报告的时候,老师并没说什么,只是点头示意他回到座位上。云昏过去最担心的,莫过于薛彤了,云刚坐下,彤的纸条便传过来了:感觉好些了吗?医生怎么说的?云抬头看了看正关切的望着自己的彤,拿起笔写下“没什

  • 源代入第九章在线阅读

    一静一动,一横一挪,战羽按照锻体神决上的招式,缓缓练习,奇妙的是,虽然动作很缓慢,但是身上却冒出了大量的汗水,好像做了什么剧烈的运动一样。这锻体神决果然不同凡响!汗水很快就浸湿了战羽刚买的衣服,但是他一点都不心疼,相反,他很喜欢这种大汗淋漓的感觉!动作一点点加快,很快就进入忘我境界!半小时后!呼!战

  • 我继承了保护伞公司在线阅读第2节

    “叮~~叮~~~叮~~叮~~~”“是送外卖的吗!”林天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外卖员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十分工整的说道:“是的,请问是您定的餐吗!”“没错,是我定的,你稍微等一下。”林天穿上浴袍,从浴室里出来,用毛巾擦着头说道:”唉~,这送外卖的,居然是个女的,而且年龄还不大,只

  • 反派爸爸重生了!在线阅读第8章

    沐清辰都走了好几分钟,程清慕才从一脸呆滞中回过神来。靠!至于脸臭成这样嘛!至于摔门走人嘛!就算,就算那什么真的是夫妻义务好了,也不用急于这一时吧?又不是不知道她失忆了……现在的他在她眼里就是个陌生人。虽然他长得很帅,但刚认识就上床……她也是接受无能啊!就不能给她点时间消化接受一下嘛!还有,说她转性了

  • 成为庄亦云第9章在线阅读

    王玄将外面俩头丧尸拖进来然后将门关上,看着倒在地上的八头丧尸,以及零散落下的几只手臂,神色平淡地走到了一头丧尸身边,蹲下来后,开始解剖它的胸膛。“你在干嘛?”王琪琪和王永脸色惨白,双手不停哆嗦,任谁看到这一幅宛如人间地狱的画面,都会不寒而栗。王玄微笑道:“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强吗,答案都在这丧尸的胸膛

  • 每天都被人渣基友虐哭之重生(1)

    “管家,管家……”一个小厮穿过廊道,气喘吁吁的站在房门前:“管家,林三他们见一个人鬼鬼祟祟在内院,便上前询问,谁知那人的包囊里竟掉出两件金器,小的们不敢做主,过来请管家拿主意。”林耿没有作声,只是看了一眼神色不动的林海:“老爷,这件事……”林海吐了口气,缓缓地坐起来:“我还没死呢。”虽然只五个字,说

  • 都市之全民盗墓时代偶遇

    周五晚上,何北和葛舟、祝辞商榷周六晚上去吃什么。何北把祝辞、葛舟拉到了一个群里,葛舟光速给祝辞发了好友申请:哈喽,大美人申请成为你的好友。还挺自信,祝辞把这好友申请当着何北的面念了出来,何北哈哈捶沙发,说:“舟子当初加我的时候更扯。”“是什么?”祝辞问。何北记得是:直的弯的,你看我还有机会吗?葛舟当

  • 最强天师在线阅读叶家

    carmen一头乌鸦飞过,她刚刚…韩周幽幽的看着她,他赚到了,助理,保镖,爱情军师,自己选的人,有眼光“总裁,我错了,我现在就追上去道歉”carmen头大发了。她刚刚把凉城的贵公子打的落花流水,逃似的跑了道歉?呵,那他也得敢受,差点都把罪魁祸首给忘了,“不用了,下去吧”,说完继续埋头站在巨大的落地窗

  • 综漫之我是理事长在线阅读第2节

    明明在憎恨、不甘,为什么还能露出充满善意的纯粹的笑容?她这样想的,也这样问了。“为什么你在笑?”“什么?”“我能通过你的血液感觉到,你刚刚明明在憎恨,为什么还在笑?你的笑容只有善意,这不符合你之前的情绪。”魏无羡挠挠头,他也没想到一滴血便会暴露了自己的情绪。魏无羡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捂住自己

  • 荷尔蒙镇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个早上很快就过去了,我发现夜睡了一个上午,就连下课铃想了都不能吵醒他,正在想要不要叫夜起来,这个时候逸走过来问:“司徒还没醒吗?”我摇摇头。“也是,听管家说他昨天很迟才到家,然后又处理家族的事情到很迟,也不知道他昨天干什么去了,竟然那么迟回家。”我转头看向夜,是因为昨天为了安慰我和陪我散步回家你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