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斩仙葫芦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不散烟火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踩断树枝时,这就是陈昊天的状态。

天地苍苍,乾坤茫茫。

我陈昊天能跑哪儿去。

“你个登徒子,给我站住。”才跑了没多远,未见其人,便已经听到了林梦溪的声音。

这声音惊心动魄,寒冷刺骨,让陈昊天心里一寒,这可不能被让师姐发现是我,不然要被师姐杀了的。

以陈昊天初入洪元境的实力,怎么可能逃脱林梦溪的追赶。

一时三刻便看见了其背影,朦胧的月色下一个精致的少年的背影更显突出,月光轻撒在少年额头,似乎是在爱惜的抚摸。

少年微微一笑,漏出洁白的牙齿,呼应着着皎洁明月,无法进入的视线,感觉身心已疲惫。

对于陈昊天来说,漂泊的对白已经没有了色彩,无奈的心麻痹墙角的寂寞,灰色的天空留下一个孤单的背影,一个人的舞台,无语的剧目。

望着陈昊天的背影,冷风凄凄。

“好你个陈昊天,真是长本事了,敢偷看我洗澡,今天我不让你双目失明,以后还怎么见人。”

林梦溪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燃起火来格外地可怖,如同优雅的猫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

怒气引燃着周身的空气,惊人的安静,却让空气怒吼着撕扯陈昊天的心跳。

“天,这是惹上老虎了,不行,可不能让师姐逮到,不然今天真的可能失去双眼。”

陈昊天听着林梦溪口里的语气,不把自己杀了,誓不罢休。

本已疲惫,但突然之间加速逃窜,在山林之间,快速穿梭,一道道优美的风景从身边划过。

“你跑,待会要叫你碎尸万段,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林梦溪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愤怒地盯着陈昊天的背影道。

小手捏紧了拳头,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丝毫没有就此算了的意思。

陈昊天哪敢停留,也不知道为何精力如此充沛,身体都比往常强了数倍。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一追一赶,已经冲出玉虚观,身后时而传来林梦溪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们快看,陈昊天又和梦溪师妹追着打了,不知道这小子又怎么惹林梦溪了,不过看梦溪那样子,看来这次严重了,你们谁见过恬静的小师妹如此生气。”

玉虚观外,守观之人看着陈昊天狼狈逃跑,而林梦溪愤怒追赶,不由说道。

“哈哈,活该,这小子该收拾了,你看他那股邪气。”

旁边人附和着。

传来这样的声音,林梦溪才安静一点,不想暴露事实真相,没有继续发出恐吓,只是内心无法平静,受了这么大委屈,谁愿意善罢甘休,这可是自己的清白。

速度再次提升,一颗心只想将陈昊天碎尸万段,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陈昊天感觉林梦溪,越来越快,一点都不敢拖延,咻咻咻,与山林穿插而过。

将异域山川都抛在身后。

此刻已是丑时,月亮像一颗稀有的珍珠,镶嵌在天上。

月光像一片轻柔的白纱,将两仪宗包围起来,整个宗门都沐浴在这柔和的月光里。

月光在山林里流动,一切都那么安静,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它那沉稳的心跳和轻轻的脚步。

当然还有陈昊天穿梭的声音,和林梦溪愤怒的咆哮声,虽是咆哮,若是平时,陈昊天都觉得异常动听,但现在,寒芒在背。

这声音犹如死神的镰刀,正准备收割陈昊天的生命,让其刻不容缓,欲乘风归去。

夜色苍苍,惨淡的月光洒满大地,荒寂的草丛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生出无数诡秘暗影,远远望去如同幽森的亡灵火焰,生生不息。

两人不知不觉已经脱离两仪宗范围。

来到一片森林之中,出奇的静。

阴沉的惨淡月光笼罩着这片奇异的森林。

有时,森林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而有时,鬼怪的身影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可以让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

粗壮参天的诡异植物,色泽妖娆的无名昆虫,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而忙于奔命的陈昊天自然无法察觉,正在气头上的林梦溪更不用说。

森林里光线阴暗,笔直高大的树木遮住了绝大部分月光,只有斑驳稀疏的光线透过树木的枝叶照射进来。

使得森林格外地神秘诡异。森林里弥漫着飘忽不定的迷雾,却出奇地安静,仿佛所有生灵都未曾涉足此地。

若是陈昊天注意四周,便能发现狭窄的老参道,弯弯曲曲,阴森可怖。

月亮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含混的暗色光晕来。

风在高高的树顶摇晃着,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

像是头顶移动着沙漠般的树海,衬托着静谧的夜。

风中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冰寒,一星半点儿的,悬浮在空气里,是露水或者冰屑,说不清楚,只是碰到皮肤的时候,会激起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

“啊!”

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陈昊天立刻停下奔跑的脚步,回头望去,林梦溪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不好,师姐不会出事了吧。”陈昊天有点担忧,脸上表现出不安。

此刻才发现早已不在两仪宗内,四周环境阴森恐怖。

“师姐,师姐,在吗?”陈昊天开始呼唤道。

静,静得可怕。

没有一点回应。

开始踱步往回走,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以防不测。

“师姐,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陈昊天这下急了,没有林梦溪的回应,只有幽静的参天大树。

被这些巨树遮住了大部分视线,陈昊天更难发现师姐的身影,视线受阻,只能慢慢往回走。

才发现身后桑树较多,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桑树被认为是鬼树,主要是桑树的桑字谐音丧,出门见桑(丧),唯恐不吉,在民间房屋前栽桑树是非常不吉利的,桑与殡葬死人有关,意味着前方有丧事即将发生。

桑树属阴树,容易招鬼,而鬼常聚集之处,自然阴气会重很多。

对人自然不利,轻则身体虚弱易病,重则遭鬼魅侵害,有丧之风险。

传说,神人卵玉攀马桑树而上射日月,天神怒而诅咒道:“上天梯,不要高,长到三尺就勾腰”,此三尺非彼三尺。

令马桑树,从此不能长高,且树身特别脆,易折断,不利于攀爬,又由于马桑树含水多,不利于燃烧。

民间砍柴时都不会砍马桑树,使用马桑树来暗喻没用,不招人喜欢的东西。

而今居然能被两人遇到,陈昊天自然也听说过,不过之前不以为然,现在遇到,就算是地府也得闯上一闯,毕竟那是自己最爱最爱的师姐。

看着这些桑树比较平静,陈昊天也就继续前行,总感觉身后有人一般,回过头去发现还是那些桑树。

但担忧林梦溪的安慰,陈昊天此刻也顾不上那么多。

开始边走边唤:“师姐,你再不出来我就回去了。”

“师姐,你不追我了吗?你再不出来我就告诉别人你被我看光了哦。”

回答陈昊天还是那片桑树林,没有半点林梦溪的声音。

走了片刻,陈昊天终于发现,自己好像是原地踏步,没有走出去。

“不对啊,我走了这么久,应该已经走出这桑树林了,怎么四周还是桑树,不对,有鬼。”

陈昊天自言自语,开始观察四周的桑树,但发现这些桑树很普通,并没有什么威慑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走不出去了。

陈昊天一想,跳上一颗桑树之上,却没能在上面停住,像是踩在沙漠之中风沙聚集之处,这桑树柔软无力,撑不起陈昊天的重量,显得柔弱无比。

陈昊天也没办法,只能用尽全力朝着上空跳去,跳起之后,发现四周全是桑树,没有其他草木与虫兽。

这就怪异了,难道还进入幻境了?

陈昊天有些疑惑的看着前方的桑树林。

心里又想着:不行,得快点找到师姐,晚一点师姐就会多一份危险。

准备再次跳起,突然之间,桑树枝条蔓延,在其头上三尺差一点处形成一个巨网,陈昊天被其笼罩在其中。

桑树枝条蔓延,陈昊天四周越来越密集,将其全部封死。

看着接踵而至的桑树枝条,陈昊天哼了一声,怒道:“我还不相信解决不了这么几颗桑树。”

说完朝着桑树抓去,却发现这些平常脆弱易折的枝条此刻难以折断。

桑树枝条逐渐收拢,要将陈昊天封死在内。

陈昊天哪里能受这种气,朝着四周的桑树疯狂发动攻击,可是怎么也无法突破这些桑树枝条的包围。

这些枝条,无穷无尽的,让陈昊天一时之间,难以解决掉,像疯了一般朝着桑树条发起进攻。

当陈昊天感觉疲惫之时,这些桑树的枝条席卷而来其来。

陈昊天已经失去了继续对抗的能力,任君采摘,懒得抵抗。

“来吧,我看看你们能拿我怎样。”

陈昊天傲气的说。

这些枝条不会发出话语,但是用行动表现出来,将其五花大绑,朝着旁边拖去。

陈昊天虽然消耗极大,但眼睛嘴巴没事,一边被桑树枝条拖着,一边观看四周的变化,同时嘴里不停歇的怒骂。

不久之后,前方桑树更壮,阴气更重,微风之中带有丝丝寒意。

陈昊天这是发现了林梦溪。

她涣散的视线里,是那张风雪里坚毅而充满清秀美丽的面容,锋利浓密的眉毛下,是深蓝色的瞳孔,目光永远是大雪弥漫的寂静旷野。

看着双目无神,落魄了一般。

朝着林梦溪呼喊道:“师姐。”

回应的是枝条越拉越紧,已经被枝条勒出道道痕迹,让陈昊天苦不堪言。

“哈哈哈,好久没迟到新鲜的血液了,没想到今天倒是来了两个。”突然从桑树林中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这声音空阔幽灵,让其不战而寒。

顺着声音而望,陈昊天看到一个妖异邪魅的青年,二十出头的样子。

“小鬼,在这里做什么?”这妖异邪魅的青年对着陈昊天道,改变了妖和邪,有些阴冷下来,让四周覆盖一成寒意。

陈昊天看着这青年,并没有回答,而是出口道:“我师姐她怎么了,要是出事了,我和你没完。”

“哈哈,可笑,你一个小孩子,能拿我怎样,你吓到我了,真是吓死了。”青年声音有些低沉,右手拍了拍心脏的位置,表现怕怕。

随即如幽冥般的哼了一声,极其看不起陈昊天,丝毫不将陈昊天的话放在心上。

陈昊天对此很无奈,准备再次问话。

青年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放心,她现在没事,但是呢,一会就说不定了。”

陈昊天松了口气,只要师姐没事,那就是最好的。

双眼看着前方的妖邪青年,突然之间陈昊天露出来笑容,嘴里道:“和我比,你还差的远呢。”

延伸阅读

混元魔帝天赖之音  http://www.grandtai.cn/xqs.shtml
5没人知道他妈喜不喜欢这个礼物,倒是跟着他的第三个人,始终不肯露面。两个倒霉汉子,估

神级融合卡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grandtai.cn/ay48.shtml
这时门响,江回看见是书念。“书念,你回来了”江回面无表情的看着书念,书念看了一眼没有

小拳拳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grandtai.cn/y0mq.shtml
寇冬看到了迎面朝他跑来的人。湛蓝高远的天底下,那人好像被镀了一层浅淡的光。“……哥哥

惧寻龙之她是春琴  http://www.grandtai.cn/nk3f.shtml
辅国公府的后院,依旧一片银装素裹的天地,整个院子上下被白色的巨毯包了个严实,照亮了天

乾坤大墓在线阅读愚人节的告白  http://www.grandtai.cn/avf7.shtml
时间倒回一天前。今天是4月1日,愚人节。网友说这是最适合告白的日子,如果被拒绝,就大

生化兄弟连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grandtai.cn/npgp.shtml
这日,下了早朝,朝臣们依旧像往常一样或三五成群结伴而行,或形影单只出宫,一路上少不了

神话之洪荒虚界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grandtai.cn/uah5.shtml
陆翌晨的动作戛然而止,有些紧张地盯着那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宋倩倩往下吞了一口唾沫,就好

网游洪荒之超神进化你是我的人了  http://www.grandtai.cn/62ni.shtml
烈日炎炎,四十好几度的高温炙烤着大地,空气中都能看到那滚滚的热浪。这种天气,人们都躲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在线阅读对白莲花的反击  http://www.grandtai.cn/6by3.shtml
宋千城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妖媚女子,自知她心中盘算,反正今日是没法好好对话了,这女子既不

家园之歌我是美人啊  http://www.grandtai.cn/yupo.shtml
一个年纪比较大些的女性用手捅了一下,那文员回过神来,面庞羞红回答“Jessica?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限增幅系统在线阅读第六节

    初玉尘潜意识就想要冲出去看看靖王怎么样了,可是身体根本无法行动,同时隐隐觉得,她绝对不能出去。黑衣人来势汹涌,王府里的侍卫多为没见过血之人,一开始就落入了下风。靖王心急如焚,身上已经带了不少的伤,他猛然再杀一人,那名报信的男子冲过来把他护在身后,喝道:“王爷快走!”“尘儿还没找到,我不能走。”靖王拒

  • 漫威里的成就狂在线阅读第二节

    小田原本趴在副驾驶位椅背上和帅帅打探消息,被州围这么一打岔吓了一大跳,慌忙直回身子看她:“姐,你没睡着啊?”州围过了好半天才敷衍地“嗯”了一声,接着把脸换了个方向,没了下文。虽然前头说怎么不直接问她,事实上后续她并没有表现出会满足新助理好奇心和探究欲的意思,那句话更像是在表达“你打扰到我睡觉了”的不

  • 异世界哪有梦里好玩在线阅读第6节

    在宋桥被杜培培送回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以后了。将一身酒气的宋桥扶到床上,杜培培又跑到洗漱间打回一盆清水来。此时宋桥已经在床上“呼呼”的睡去。杜培培开始有些失望地慢慢将宋桥身上的脏衣服褪去。经过五六分钟的折腾,杜培培这才气喘吁吁的将宋桥身上的衣服,除了内裤以外脱了个精光。看着躺在穿上任自己“鱼肉”

  • 海贼:我只会大招在线阅读第7章

    帮会领地。元楼爱惜的将青玉流放入琴匣,背在身后,出门去找了燕倾和——后者正在菜园里给海棠花浇水,脸上挂着非常淳朴的笑容,如果不是此时此刻他还穿着全套朔雪校服,眼前这一幕真是非常亲切又乡土了。“小燕,不要干了,来陪我出门啦。”元楼吆喝一声,燕倾和朝他招了招手,加快了浇水的速度。“来啦来啦,还剩一块地了

  • 带着图纸去大唐在线阅读第7章

    现在的东桉山,几乎和地狱无异了。那场离奇的大火几乎烧了三天三夜。残骸遍地,灰烬弥漫,连晴朗的天空都蔓延了青灰色,阳光似乎也穿不透人世间沉重的乌云。不论是山腰上那高大巍峨的宫殿,还是山脚下这生生不息的村落,亦或是山林间郁郁葱葱的树木,满山的风景瞬间枯竭,干枯的尸骸上捧着一朵化成灰烬的玫瑰。人间惨案,万

  • 君临天下所有阻碍她道路的人,都得死!

    “究竟是谁那么狠毒!老爷向来真诚待人,乐善好施,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害他呢!”杏柳握拳,愤怒不已。“我会查清楚的。”陆璃低头看了看深坑里发着难闻恶臭的头发团,“目前最紧要的,是先将这些肮脏的东西处理了。否则,我们所有人都难逃一死。”容氏和杏柳脸色齐齐一变。“那、那我们赶紧将这桃树挖出来丢掉吧!”容氏忙道

  • 守护天使第十章在线阅读

    李菊:不管你我之间的恩怨究竟是怎样,孩子是无辜的,我愿照顾他,我会好好待他,放心吧对门老板三个叩拜:那就大恩不言谢,唯来世再报了对门老板蹲起身:孩子,爹走了,要出趟远门,你要乖乖的听话!孩子似乎明白什眼圈含泪,对门老板最后抱抱孩子,看看李菊,看看李植,转身走,背影说不出的孤苦凄凉。李菊拉过孩子定定看

  • 我捡的破烂成精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秦弘一步跨入屋内,只觉屋内阴暗潮湿,比上外面不仅没有温暖,反而愈发阴寒。在屋子的一个角落,妹妹正蹲在墙角,她比以前更加瘦弱,就像是皮包骨一般,显然是严重缺少营养,破旧的衣裳已经站满了污迹,一双大眼睛惊恐地瞪着自己,眼泪充盈着眼眶,看上去让人心生怜悯。“悦悦……我是哥哥,你不要害怕!”秦弘走了过去,想

  • 抛弃系统的男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室内气氛沉默到了极点。过了良久,莫长兴才说道:“你调查这件事无非也是想要报酬,要多少钱你才肯罢休,你开个价吧。”“莫先生,这不是钱的问题,我答应了朋友的事,不能食言。”林峰正经道。交流到这里,双方已没要再谈下去。莫长兴心里愤怒,却不敢发作,说道:“张总吩咐不要管他的事,肯定有重要的原因。你擅自调查这

  • 她是我太太家族大比

    最后的冲刺一晃便是过去了。今天就是那家族大比之日,唐家一众人等都是穿上了那代表着家族荣誉的服装。家族大比,乃是凉城一年一度的盛会。其举办地点一直设在勇者比武场,这勇者比武场乃是乾坤大陆的势力之一,即使是凉城的四大家族都是必须给其面子。唐昊和唐宁,今天都是披上了家族的黑色战袍。唐宁,身材魁梧,穿上了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