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人妖大战之悲伤之城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陈伯刚先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十多年前,宁家就在荆家隔壁。后来宁九爸爸炒股飞升,宁家才跃入小康,搬出了老街。

不过宁家上下都念旧,所以新房就在一街之隔。

“那我回家了。”宁九拍拍好友的肩膀,“追妻之路漫漫,兄弟加油!”

荆屿嘴角抽搐,“说了不是你想得那样。”

然而宁九还是那副心领神会的表情,完全不听解释,“哦对了,还有件事。”

“嗯?”心不在焉。

“柴贞托人打听你。”

荆屿眉毛都没动一下,“哦。”

“你认识柴贞?”

“不认识。”

“……那你就不想知道她是谁,打听你什么?”

“不想。”荆屿兴致缺缺,“我走了。”

宁九朝天翻了个白眼,“那位大小姐可是校花啊!她问我你有没有女朋友。”

荆屿闻言停下,半转过身,“你就说我私生活混乱,没女朋友,只有炮|友。”

宁九憋得面色古怪,“何必自己毁自己名声呢!”

荆屿挥挥手,“她再打听,你就这么说。”说着,人已经走进黢黑的小巷之中。

宁九挠挠头,嘀咕了句,“你就不怕胡说八道传进小鹿姑娘耳里吗?”

*** ***

隔天是周末。

荆屿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撩起帘子见荆姝床空着,也不知是没回来,还是一早又走了。

他倒了杯凉水,从柜子里翻出袋饼干,随便打发一顿饭。

味同嚼蜡。

他忽然想念鹿时安的手工早餐,每天换着花样不重复,递给他的时候还软乎乎,热腾腾。

话怎么说来着?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他从小这么胡过来,也没觉得有哪儿不对,现在竟矫情起来。

灌了口凉水,把嘴里的饼干咽下去,荆屿把荆姝的铺盖都拎了起来,挂到窗外晒。

他不知道别人家这些事是谁做,只知道从七八岁开始,就是他一手操持——倒不是因为他勤快或是会照顾人,而是如果他不动手,家里就算脏乱成狗窝,荆姝也绝不会动一根手指。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他拎起母亲的枕头,打算拆去枕头席,结果有个东西掉了出来,方方正正的一小片,落在地板上。

蓝色的塑料皮,香蕉型的小人咧着嘴戴着墨镜,旁边一行小字,“安全 0负担”。

荆屿的太阳穴直突,俯身抓起安全|套就要往窗外扔,终究顿住了,随手塞进包里,将扣子一搭,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

房东老婆正在做午饭,看见荆屿下楼来,忍不住又朝楼上瞟了眼,“荆屿,有两天没见你妈了,她没事吧?”

荆屿说:“没事。”

“那就好。”她往隔壁房间看了眼,确定自家孩子听不见,才说,“跟你妈说说,要找人上外面找,别把野男人往家里带,给小孩子看到了影响不好。”

荆屿一言不发,往外走。

“你听见我说的了吗?”

哐。

门被带上了。

房东太太恨恨地翻了两勺铲子,“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孩子将来也好不了!”

酒吧要到接近傍晚才营业,荆屿到早了,只能在路边等着。

耳机里是云生的歌。

他从前其实不听这种云淡风轻的民谣,生活已是一潭死水,再心如止水下去,只有出家或者死路一条。

所以他爱听摇滚,越喧嚣越过瘾,越觉得自己还活着。

但不知为什么他不排斥鹿时安给的这张碟,甚至有点上瘾。

忽然,耳机被人给扯掉了,声音顿时少了一半。

荆屿睁开眼,只见化着红唇的女孩正歪着头,拿他的耳机往自己耳朵里塞。因为偏过头的关系,她的长发搔在他胳膊上,带着难以忽略的香气。

“什么歌啊?好老。”柴贞侧过脸,一双睫毛细密的电眼波光流转,“你喜欢复古民谣?”

荆屿直接从她耳上扯出耳机,随手一卷团在手心,一言不发地站起身。

“粉红色耳机……”柴贞笑眯眯地说,“你还真是让人意外。”

荆屿将耳机收进包里,刚好看见卷帘门被升起,背着包就往酒吧里走。

“啊,柴小姐,今天来这么早。”店长看见他身后的柴贞,一边热情招呼,一边偷眼打量荆屿,揣测着这两人的关系。

荆屿压根没理会柴小姐,直接就进了后台,于是两人的关系成了谜,在酒吧的小圈子里很快传开了。

而谜底很快在荆屿登台演出的时候被揭开——

他弹唱,柴贞就坐在头一排鼓掌;他唱完了下去休息,柴贞就直接拿千八百块红包,催他再唱。

几轮下来柴贞包了几千块,都摞在话筒架旁,看得其他人眼红心馋。

在场的所有人心知肚明,柴小姐看上了荆屿,而且势在必得,只是不知道荆屿是怎么想的,毕竟……在此之前他一直独来独往,就算再受异性欢迎,也没见跟什么女孩儿亲密过。

柴贞拿钱砸他唱,他就来者不拒,一晚上下来几乎没怎么休息,一首着一首。

要说是哄着柴贞,倒也不是,荆屿唱歌时候习惯眼神放空,谁也不看,谁也不理,更别提和谁四目相对调个情……绝无可能。

“阿屿,今儿晚上赚的比一个月还多吧?”散场时,同伴勾着荆屿的脖子,又羡慕又酸,“大小姐看上你,走大运了喔。”

荆屿把吉他收进柜子,“今天宵夜我请。”

“够意思!”

拿了五张红钞放在桌上,荆屿拎起包就要走。

“哎,去哪?宵夜不一起吗?”

“你们吃,算我请。”荆屿推开门,快步穿过酒吧大堂径直往外走,但还是被人拦下来了。

“走这么快,去约会吗?”柴贞微醺,眼角眉梢都带着妩媚。

荆屿本不想答,奈何她横臂挡在面前,只好“嗯”了声。

“谁啊?”柴贞眯眼,“女的?”

荆屿冷冷地看着她,“和你有关吗?”

柴贞气笑,“小哥哥,我刚给你砸了大几千块哎,你说跟我有没有关?”

酒吧里陆陆续续有人出来,免不了多看两人几眼,神色各异,更有甚者吹起口哨起哄,“走桃花运了,小子!”

柴贞脸红滟滟的,眼风一扫,“要你管。”

“是是是,不要我们,只要荆屿。”

玩闹声渐远,只剩荆屿和柴贞两人僵持着。

柴贞仗着身为女孩,又是“金主”,不打算轻易放他走,“送我,我喝多了,有点晕。”说完,她一双猫儿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根本不认为会被拒绝。

荆屿朝她伸出手。

柴贞刚要把手给他,就听对方冷冷地说:“手机给我。”

她微怔,依言掏出手机,递给他。

荆屿低下头,在手机上划了几下,放到耳边。

“打给谁——”柴贞正要问。

“喂,”荆屿没有理她,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继续说,“电台巷五号这边酒吧,未成年人饮酒你们管不管?”

柴贞眼睛睁得滚圆,一把从他手里夺过手机,一看通话对象,110。

“荆屿你疯了!”想都不想,直接掐断电话,柴贞看着大步离去的少年,气得胸口疼——这人怎么软硬不吃呢?!

*** ***

到家时,房东家早就已经熄灯,荆屿摸黑上了阁楼,才推开门就闻到浓烈的酒气。

荆姝那半边的帘子拉着,也没开灯。

他走到床边桌前,拉开抽屉,从包里拿出纸钞,打算和之前存下的钱放一起,明天抽空存进卡里,好给房东转租钱。

然而蓝色的铁皮饼干盒里只剩下几枚银色硬币,之前存的几千块全都不翼而飞。

荆屿把抽屉里杂七杂八的报刊杂志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捏紧了拳头,转身一把撩开荆姝那边的布帘子,“钱呢?”

荆姝翻了个身,面朝他,醉眼惺忪地说:“拿去还债了。”

荆屿胸膛起伏,强忍着怒气,“什么债?”

荆姝打了个酒嗝,“人民币啊,还能什么债?”

阁楼逼仄,她圈出的这一小块落脚的地方又没窗,空气完全不流通,酒气发酵成酸臭腐朽的味道,让人窒息。

“之前的债不是已经替你还了吗?”

“昨天刚输的,”荆姝还笑得出来,“儿子你傻啊?”

一拳,砸在墙上。

阁楼是搭建的,墙体都是空心,这一拳力道不轻,连带着整间房子都发出哐啷的声响,像是随时要不堪重负地坍塌。

三秒后,楼下传来房东的吼声,“荆屿!又他|妈搞什么幺蛾子?”

荆屿捏紧拳头,太阳穴突突直跳,胸口一阵起伏之后,拽过帘子转身要走。

“小屿!”身后荆姝叫他,吐字清晰,甚至还带了一点点温柔。

他停下,站在光影切分处看向从床上翻坐起身的母亲。

平心而论,荆姝在同龄人里仍旧算是美的,只是这种美苍白单薄,像不经风雨的菟丝花,必须依附点什么才能活下去。

荆屿的眉眼形状遗传了她的,只是眼神截然不同。

“今天……”荆姝微笑,伸出手,“有没有赚到钱?”

火苗从心口直冲天灵,荆屿近乎咬牙切齿,“没有。”

“哦,那就算了,”荆姝若无其事地将头发撩到耳后,理了理身上的吊带衫站起身,“我去找他们借——”

话刚说了一半,一沓钱就擦着她的手背被扔在床铺上。

她看了眼红艳艳的钞票,抬眼看向逆光的荆屿。

没等她再开口,他已丢下帘子,脚步声顺着楼梯向下,最终归于寂静。

拾起那叠纸钞,放在掌心,荆姝垂下头,勾到耳后的发丝再度滑脱,遮住了素净瘦削的脸。

*** ***

荆屿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鹿时安家楼下来了。

本来只是心里烦躁,随便走一走,等回过神已经站在这里,仰头就可以看见鹿时安书房的窗户——那里至今还亮着灯。

是亮白色,台灯的光。

这个点了,还在看书……是有多热爱学习?明明也没人监督她。不是连参加综艺选拔赛都没有父母陪同的吗?

忽然,楼上的光影晃了下。

只见鹿时安站起身,倾身拉起了窗帘,很快的,台灯就熄灭了。

当那簇光和纤细的人影从眼前消失,荆屿的觉得心脏的某个角落松动了一块,嗖嗖地往里灌着冷风,只想赶紧找点什么把这个洞堵上。

楼梯栋的电子门禁里传来少女软软的声音,“喂?”

而荆屿还没有想好要说些什么,脑海里一片空白。

“喂?有人吗?”鹿时安自言自语,“……是按错了?”

就在她要放下门禁听筒时,忽然听见熟悉的男声,低低的,有点儿沙哑,“是我。”

鹿时安扶住听筒,“荆屿?你怎么会在我家楼下?”看了眼挂钟,“都十二点了呀!”

“你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延伸阅读

都市之扎心大师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inraybaby.cn/xiy9.shtml
李想也是被血脉的霸道与强劲所震撼。转身看向众人,脸上笑意更甚。“各位请起。”李想也不

异世之在造日月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inraybaby.cn/xihz.shtml
“阿姊,咱们马上就要进洛阳城了!”晌午前后,正是洛阳定鼎门最热闹的时辰,等候进城的车

极光的魔法之礼物(6)  http://www.inraybaby.cn/ga1d.shtml
瞧见兄长进门,当先迎过去的便是迫不及待的纪沁。“哥哥!”小女孩儿脆铃般的嗓子欢喜地唤

快穿之叫妈也没用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inraybaby.cn/p9iy.shtml
何小擎神情镇定如霜,他把停格了的摄像机庄重地放在圆阵中心,然后立身阵内独自念起练习已

某人的旅途之拜访白家(8)  http://www.inraybaby.cn/assf.shtml
这么长时间的练剑对于伤口的处理云天也差不多能当个军医了,熟练的包扎着自己的伤口,小蝶

霸刀的异世界攻略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inraybaby.cn/sp00.shtml
接下来的几天,我带着欧阳游遍了我们市所有的风景名区。在这短短的几天里,我仿佛找到了当

超神学院之武功之神修炼空间的变化!  http://www.inraybaby.cn/0dw.shtml
叶凤凰自然不会被李振山几句大义凛然的话就压倒。微微一笑,走到一旁去取来两杯水。一杯放

鹿晗已有妻室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inraybaby.cn/xyg9.shtml
工作日的早晨,我的父母与我都要在差不多的时间出门,在家用智能系统的辅助下,有条不紊、

万古神棺我没有这样的傻的爹地  http://www.inraybaby.cn/t3l.shtml
六十层的楼顶风大得很,发出的声音像饕餮在吞食,花奕茜这般瘦削的几乎都站不稳,可当她看

嫁给秦始皇的病娇爹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inraybaby.cn/dqww.shtml
乔近棠简单说了两样,就把杜珊唬的一愣一愣的。对乔近棠也越发佩服了。两个人偶然聊聊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直播:我有鉴宝直播间第七章在线阅读

    一周后,宋阳光接到了黑嘉慧的电话。果然正如朱珠所预测的那样,阳光顺利通过了面试。电话中,黑嘉慧委婉地表示不是面试的所有人都适合这个岗位,随后,在一阵极具感染力与亲和力的笑语中,她通知阳光第二天就可以来上班。阳光很开心,几乎激动的一夜未睡,不为别的,只因这是她毕业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人生第一次嘛,搁谁

  • 立正迈左腿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被阳光晒的清醒过来的三少,爬起来转身望了一眼孤零零的茅屋,头也不回的走了回去。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坐在这里喝酒是改变不了问题的,所以三少相信如果女鬼姐姐还活着,她一定会回来找自己喝酒的,男人必须要有坚持;说不定这是她对自己的推倒考验呢?三少开始安慰自己而后高兴的开始独尊功的修炼,只是今天突然整个

  • 农村丫头在种田在线阅读第10章

    明月高悬,繁星点点。玉女峰殿前的青石广场上仲婷的白毛狮子犬正趴在殿前百无聊赖的望着月亮出神。哙垒三人已经各自离开玉女峰前往自己的居所去了,只有姜栖凤被仲婷留了在了浩然宗大殿内。今夜,仲婷将正式教姜栖凤开始修行。法不传六耳,小白此刻也只能可怜兮兮的守在大殿前不得入内。至于哙垒他们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道,

  • 重生异能俏娇妻在线阅读第8章

    男人粗重的呼吸和低沉的声音混合着汗水和铁锈的气息铺面而来:“别乱动,我不会伤害你。”程菡忍不住皱起了眉,心里哭嚎着:这两天她是走了什么霉运?怎么什么倒霉事都能让她遇上?小巷里光线很暗,即便男人的脸就近在眼前,程菡也看不清男人的脸。但男人身上浓重的气息让她有些介意,虽然被汗水掩盖了大半,但感觉依然像是

  • 七月半我和它在线阅读我叫时霄!!!

    一群跟着过来的那些管事人和学员看到眼前这一幕全部惊呆了,刚刚他们感知刀这地方一股魔力泛滥,正火速前往这里谁知看到如此一幕。场面血腥无比,一群人惊讶的盯着男孩。“嘶......这孩子是不是......”“别说了......毕竟那孩子时大长老的徒弟......”有两名管事人小声地说道。“霄儿,你怎么做了

  • 热血篮球传说之 自己真的正常么?

    A大是z国最高等的三大学府之一,也是理工重点学校,三年一招生,是全Z国的学生梦寐以求的地方,每个进学的学生都将成为全市全省的骄傲。江暖就是其一。。。。。。。。当年江暖是以当届第一的傲人成绩考上的,本该欣喜若狂的江暖确仍然不咸不淡的,在这个化学狂人眼里跟本就没有攀比这回事,所以大四的时候江暖果断选择留

  • 我!世界的管理员在线阅读第十节

    钟昀隐赶到庄子门口的时候,火势已蔓延开来,火光冲天,映红了半边苍穹。江湖好汉们都站在门前议论纷纷。“是谁放的火?”梦琴问。谁都有这样的疑问,所以很多人都闻声回头,看着梦琴,也看到了钟昀隐,有的认识钟昀隐,有的方入江湖还没有见过钟昀隐。有几个人已经走了过来,准备跟钟昀隐打招呼。钟昀隐见势,咳嗽了两声,

  • 不醒的暗格在线阅读第五节

    要说弗莱伊·雷泽上辈子,那毕竟是赫赫有名的黑暗帝王、暗黑哨兵、破坏神什么什么的,当他还高居王位的时候,嗯,其实还得再往前推推,对,应该说,当他还在带着一帮兄弟在先灵大陆四处打天下的时候,他就已经拥有了吸引足够多名媛仕女的资本。尽管那个年代对于哨兵向导的认识充分不足,许多保守派甚至始终坚定认为拥有精神

  • 恶魔法则第二部第10章在线阅读

    大师兄萧竹缓缓降落在众人前,开口笑道:“诸位师弟师妹们,这次之行我们分两路,你们的二师姐会带你们一路人马去上淮城除妖。我带领另一队人马去凉城诛魔。事不宜迟,来我这边的站我身后,到二师姐这边的站她身后”此时二师姐江云轶也缓缓到来,同样一袭白衣,只是面容有些冷,清秀的左脸有道细长的疤痕让人感到惋惜。几乎

  • 律政:我,举报哭了百万老板!第5章在线阅读

    点了点头江寒并没有多说什么,刚才他不在直播间中打开那份商业犯罪的文件多少为陈勇留了些面子,因为里面还有他老婆和梁杰的照片。至于是什么照片,肯定不是太正经的。直到陈勇在直播间没了踪影之后,网友们才渐渐回过神来。“卧槽扛把子土豪还真的刷了十个龙头,看来这件事是真的了。”“那个男的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扛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