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星辰明媚[番外]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野小马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章

长亭望着前方高大巍峨的城门,心道终于到了,便随着人群进了城。

京城繁华之处岂是别处可以比拟,又是天子脚下,更有另一番景象,街道两旁商贩叫卖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长亭只随意地看了看,心中惦记着师兄,一路打听着,最终在一个僻静处找到了李府。

请门房的人通传了进去,稍后就见一男子和一少妇迎了出来,旁边的下人俱都夫人老爷的请安,长亭想这应该就是李承奉郎和他夫人了,见人已到眼前,拱手行了一礼,口中称道:“李大人,夫人。”

李夫人向长亭福了一福,长亭忙伸手扶起了她,口中直道:“怎受得夫人此礼。” 承奉郎在旁笑着说道:“江姑娘一路辛苦了,快请进吧。”

李承奉郎名叫李全,年纪不过二十许,他夫人更是年轻温婉,陪着长亭一路进了厅。长亭接过下人送来的茶,又与李全客套一番,这才问道:“李大人,月前我收到师兄的手信,嘱我到了京城与你联络,信中却并未提及他所在何处,不知师兄近况如何?此刻在何处?”

李全本是受人之托,又经人吩咐,当下也不敢胡乱说话,他虽年轻,却也在官场中摸爬甚久,做人自是十分圆滑。

见长亭如此急切,便笑道:“江姑娘与聂兄果然兄妹情深,只是此事在朝中十分隐秘,事关社稷,在下也不敢擅自揣测,所幸聂兄临走之时曾嘱咐过在下,江姑娘若想知道聂兄之事,稍后在下送姑娘去见一人,此人定可以解姑娘之惑。”

长亭不禁问道:“不知此人是谁?”

李全望着长亭笑道:“姑娘见过便知,想必聂兄应该提过此事,若他并未说起这人,恐怕也是有不便之处,但姑娘大可放心,此人定是聂兄信得过之人。”说完朝长亭点了点头。

长亭想起她师兄的确在信中提到,让她进京之后找到李承奉郎,由他代为引见一人,长亭点了点头,微微笑道:“如此便有劳李大人了。”

李全拱了拱手,笑道:“些微小事,不足挂齿,江姑娘客气了,江姑娘一路舟车劳顿,李某本应留江姑娘在府中歇息,只是聂兄有过所托,在下也不敢擅留,失礼了。”

长亭笑着还礼道:“李大人太客气了,是长亭给李大人添麻烦了。”

李全随即吩咐下人去准备马车,又轻声对他夫人说道:“稍后你与我一同送江姑娘过去,江姑娘一路劳顿,你好好招待江姑娘,我去去就回。”

说罢对长亭拱手道了声“失陪”便出厅去了。

那承奉郎夫人是个腼腆性子,怕是第一次见长亭这样的女子,说不到两句话便红了脸,小声问道:“此刻天色还早,江姑娘可要先换洗一番,衣物早已为姑娘备好。”

长亭喜她温婉,笑道:“太劳夫人费心了,只是我想早些知道我师兄的下落,就不劳烦家下人了。”

承奉郎夫人见长亭说话客气,只低头有些羞涩的笑了,又不知再说什么,长亭心中有事,再也无话,低头喝茶想着心事。

片刻之后下人来报马车已备好,李全也进厅来,原来是换了身见客的衣衫,又戴了冠,长亭见他似是十分郑重的样子,心下也有些疑惑,随即想到师兄在信中已提到此事,应该无碍。

也不再多想,便随着李全夫妇出门上马车去了,李全在前面骑马,车中由他夫人陪着长亭。

长亭初来京城,时不时也会撩起窗帘往车外望一望,承奉郎夫人看起来年纪与长亭相似,虽有些腼腆,却极端庄沉稳,长亭都忍不住好奇,她却只笑着看着长亭,长亭见她望着自己,不禁笑道:“我尚是首次进京,这京城繁华倒是让我花了眼,让夫人见笑了,夫人出门多么?”

承奉郎夫人略一螓首,柔声道:“江姑娘叫我云慧吧。”又脸一红,羞涩道:“从前在家中时,也随母亲出门礼佛,自嫁与夫君后,平日里夫君也会带我出门踏青礼佛。”

长亭见她笑得满足,不由得也跟着笑了,心中想道:“方才见那李承奉郎对她十分温柔,这女子生活倒是十分顺遂。”

云慧轻言细语地向长亭介绍了些京中名迹,又说了些时下京中盛行事物,长亭听得有趣,不知不觉中马车便停了下来,只听李承奉郎在外间道:“江姑娘,我们到了。”

又对他夫人道:“夫人可请江姑娘下车。”

云慧轻声答了声:“是,夫君。”便去扶长亭,长亭看她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怎肯让她来扶,倒是反手扶着她下了车,那云慧有些讶异又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叫了声:“夫君。”

李承奉郎“唔”了一声,又对长亭笑道:“劳烦江姑娘了。”长亭笑了笑,“哪里.”

长亭这才转头看到前方的牌匾,“晋王府”三个鎏金大字森严慑人,长亭心中更是惊疑不定,这竟是当今皇子府邸,不由得向李全望去,那李全似是猜到长亭会如此,向她笑道:“聂兄临走已有安排,姑娘若有疑问,恐怕在下也无法解答,姑娘见过王爷便知。”

长亭按下心中疑惑,随着迎出来的管事解剑进了府,刚进一厅中,李全便随着管事往另一边行去,只留的长亭和云慧在厅中。

片刻就有丫鬟婆子出来伺候,另有一年轻女子出来,长亭一看,此女长相明艳,嘴边的梨涡浅浅,令她未语先笑,甚是动人,那女子打扮也不似府中贵眷,长亭心想应该是这王爷的妾侍一类,否则以她和云慧的身份,怎劳动得了她?

那人迎过来与长亭和云慧见礼,云慧和长亭也忙还礼,倒是云慧,虽羞涩却柔声问道:“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那女子一笑,尚未回答,身边一妇人笑着对长亭和云慧道:“这是府中的文姬。”

众人又一番寒暄,片刻便有人请长亭过去,云慧未经召唤,并不敢跟从,只得在厅中与文姬闲谈。

长亭随着来人,倒把这府中欣赏了一番,王府果然名不虚传,每一处不见丝毫匠气奢华,仔细留神却也处处是文章,只怕一草一木,一石一瓦都是极有名堂的。

来人将长亭引进屋中,小声道:“王爷在里边等候江姑娘。”说完便躬身退了下去,江亭打量了周围一番,见此屋甚大,却并未隔断,左边正中摆了一个极大的书桌,上面笔墨纸砚规整,书桌一侧却有一排高耸至顶的书架,上面倒是放满了书,其他山水字画,无不精细。

书桌边上站着一人,正在挥毫写着什么,李承奉郎恭立在一旁,长亭进来,也并未抬头。

长亭往前走了几步,那人似是写完,抬头望向长亭,长亭这才看清,脚步一顿,心中不由得一惊,暗道:竟然是他!

持笔男子身着深色常服,肩领处九色丝线绣出繁复花纹,胸前一条四爪飞龙呼之欲出,眉如墨画,目似横波,正是长亭那日在山中遇到的人!

长亭心中虽然纳罕,面上却也镇定,惊讶之色一闪而过,耳边却传来李承奉郎的声音,“江姑娘,这是晋王殿下。”

长亭行礼,“草民拜见晋王殿下。”

这晋王就是当日长亭在青云峰下碰到的那人,名赵权,乃今上第三子,时人都云皇三子最肖皇恭,其母皇贵妃,宠冠后宫,舅家执宰首,素有贤名,赵权年纪虽轻,却是众皇子中最早开府封王之人,皇上对他也十分钟爱,可说倾力栽培。

又因他长得丰神俊朗,风仪绝佳,京城中提起当今晋王,谁人不竖起拇指盛赞一番。

只听赵权和颜悦色道,“江姑娘不必多礼,请起。”

长亭口中道谢,站起身来,又听他道:“江姑娘是今日才到,一路倒是辛苦了。”

长亭面色自然,“谢王爷关怀,也说不上多辛苦,只是不知我师兄现下如何?”

赵权笑着看向长亭,这女子身着素色衣衫,甚是朴素,头发只简单挽了个姑娘家的发髻,发髻上饰物却极少,不过好在一头乌发盈顺光泽,映得肌肤越显莹白,倒也可以入眼。

再细看去,一双眼睛盈盈似有秋水,本是有些妩媚风流,顾盼间更是神采飞扬。可一双长眉却细密乌黑,好似墨画一般,眉尾处略有锋利,微微上扬,配上这一双灿若星晨的眼睛,却将妩媚之气压下,尽显英气,赵权心中暗叹:倒是可惜了一双眼睛,配上这样浓墨似的双眉,半点意境也无。

又有些讽刺地想到,不过看起来倒也像个在江湖中打滚的人。

时人对女子的眉都有些江南烟雨般的情节,最好淡若袅烟,需用螺黛轻描,方显闺中**,像长亭这样一双浓黑的眉,自然是不招赵权待见的。

又见她眼下似是有些乌黑,面上也是风尘仆仆,想是赶路所致。

赵权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这女子虽有一些姿色,却绝难称绝色,身为女子却在江湖上打滚,毫无半点女子的柔顺贞静,可怜可爱,真不知云程如何会被她迷了心窍。

当下微笑道:“江姑娘不必担心,云程得父皇看重,交付重托,本王与云程虽多年未见,可幼时曾一同读书,自小的情分也非旁人可比,本王自然也不会让云程有事,江姑娘大可安心。”

长亭听得心中一松,自月前接到师兄手信,让她速来京城,其他交代也语焉不详,长亭一路多有担心,听赵权这么一说,心中大石终是落了下来。

赵权暗暗地打量着长亭,见她神色稍安,心中一动,便笑道:“云程临走时特别嘱咐本王,让本王多照顾江姑娘,看来江姑娘与云程情分也非同一般。”

说完看向长亭,长亭面上微红,却并不扭捏,道:“师兄仁厚,自小对我就十分照拂。”

赵权了然一笑,话头一转,“那江姑娘可知云程真实身份?”

长亭一愣,点头道:“师兄从未瞒过我,他的身世我还是略知一二的。”说完心中疑惑,问道:“可是他家中有什么变故?”

赵权听长亭“我”“他”的说话,心中嫌她不知礼数,面上却不显,“云程乃是关中大族聂氏嫡长,当初若不是云程重病难医,聂家绝无可能将他送走,云程此次回京,聂氏必会倾力栽培,将来自然是要接掌聂氏族务的。”

长亭听完此话却并无大反应,赵权观她神色,油然道:“聂氏有意与我皇族联姻,皇室中娉婷郡主娇研明媚,性情又极为磊落洒脱,云程为人端方有礼,实乃君子,京中之人莫不道云程与娉婷乃是天作之合,江姑娘与云程自小兄妹情深,若是见过娉婷这丫头,定会为云程高兴的。”

长亭倏然抬头望向赵权,却并无赵权意料中的惊忿不平,赵权见她眼光丝毫不让,心中更加嫌恶,也淡笑着望向长亭。

片刻,长亭目光一垂,平静道:“王爷尚未告知我师兄现下在何处。”

赵权负手而立,昂首道:“既然江姑娘对云程身世知之甚深,便该明白云程自有他的去处,云程临走托我照顾江姑娘,他有要事在身,不便与江姑娘联络,江姑娘就暂时在本王府中住下,等云程回京后再做打算,如何?”说完居高临下地看向长亭。

长亭方才听他说出一番惊心动魄的话,又见他不肯告知云程的下落,心中诸念四起,本想愤然离开,心中莫名一动,转念间,沉声道:“那长亭就叨扰了。”说完抱拳行了一礼。

赵权本以为经此一激,这女子会自行离开,却不料她如此反应,略顿了顿,微一颔首,方才的小厮已机灵的上前垂首侍立,赵权吩咐道:“就将江姑娘安置在挽月楼,吩咐文姬好好照顾,不得怠慢了江姑娘。”

那小厮回过话,便来请长亭,长亭方欲转身,忽又想到一事,道:“王爷,可否请家下人将草民的剑送还?”

赵权如何会放在心上,看了看那小厮,小厮立即称是,长亭见状,道了声谢便随那小厮去了。

延伸阅读

红创意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n9dx.shtml
红创意女装总部是一家集设计、生产、营销、加工于一体的化服装公司,以批发、区域代理、单

爱璞商务酒店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bio7.shtml
爱璞商务酒店加盟酒店介绍烟台爱璞商务酒店座落于市中心繁华地段,北临烟台火车站、码头,

富创意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dn88.shtml
深圳市富创意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深圳市富创意科技有限公司)是集生产、研发、销售创意类生

车庭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y6qb.shtml
车庭汽车香水是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车庭汽车用品批发商行经销的汽车用品,始建于2008年,

悠驾上门洗车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buaw.shtml
悠驾汽服品牌创立于1999年,目前拥有旅游文化产业、移动互联O2O、高端社区汽车服务

环科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pkaq.shtml
环科水处理是1995年经陕西省科学技术委员会批准,由环保技术人员组成,成立了“陕西近

向前汽车快修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6wis.shtml
向前汽车快修隶属于向前汽车快修服务有限公司,向前汽车快修服务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汽车玻璃

质宏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nnip.shtml
质宏办公家具是上海质宏办公家具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一家从事办公家具工程设计、办公

润之杰洗衣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ibl.shtml
白T恤变黄了怎么办?牛仔裤掉色了怎么办?自己手洗,省钱是省钱,但很伤衣物。润之杰洗衣

K-量贩KTV加盟  http://www.akira-psy-project.com/gwki.shtml
深圳市劲歌佰份佰娱乐有限公司(又名:K-连锁量贩KTV),以华贵,时尚,挑战个性的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品探花郎在线阅读第2节

    不知过了多久,郝凡意识回归,脑海中多了一些东西。“原来我没死,我居然知道了回去的方法,这也太简单了!”郝凡在查看着自己脑海中多出来的东西。“郝凡,希望你能带着我的使命,完成我与明,破曾经的梦想!”凡最后的话语在郝凡脑海中回荡着。“放心吧!凡,或者可以称之为师傅!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明前辈与破前辈

  • 洪荒之刀圣在线阅读第7节

    “原来是地城第一高中的学生,那么象征性的交付一百灵石就可以前去南岭城了。”地城大型传送阵处,原来学生在地城中的地位还真的有些特殊,传送阵的费用根本不止一百下品灵石,只是象征性交付一二罢了。但一旦出了学校,就没有这个待遇,并且这一次传送,很可能是某些学生最后一次传送,会死在外面。苏信拿出一百下品灵石交

  • 女装,我停不下来了!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气虽热,却抵挡不住我那一颗即将冰冷的心灵,废物这个称呼已经伴随我五年了,每次刚要摆脱的时候,就被一股黑洞一样漩涡给快速的吞噬,战气的流失,经脉的错乱,让我变得的痛苦不堪。只能像一头迷失方向的野兽一样横冲直撞,就算是撞得头破血流,我也会一如既往的修炼,停下脚步就等于断绝了前进的希望。最让我心痛的就是

  • 成为深渊之主的我进入聊天群毕业盛宴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得回局里了”韩雪说道。韩雪能听懂林雪的意思,她是在警告自己,只是没有表面说出来而已。“嗯,好,那你回去路上慢点啊”林雪说道。“嗯。好,那我走了”韩雪看了一眼杨少杰说道。“嗯,好吧。路上小心点。”杨少杰做了个无奈的表情。韩雪走后林雪脸色瞬间变了下来。用恶狠狠的眼

  • 异界明道传在线阅读第6章

    本说在此停留三五日便要走的,可自那一次教蓝玄裳射箭以后,玄蓝就好似上了瘾一般,每次蓝玄裳上课的时候,他便在那棵树上“睡觉”,当导师来了没讲几句话的时候,他便想尽办法把导师支走,作为别的大陆前来的皇室贵族,只要没有敌意在星卡拉还是备受尊重的,因此支走导师这点小事倒还难不倒他堂堂辰佳卡大陆的二皇子。起初

  • 我的物理系男友第三章在线阅读

    不多时,将军府的大火终于是被扑灭了,可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的如此大火,没有一个人清楚,也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但被大火侵袭过后留下的痕迹的确是惨不忍睹,到处都是燃烧之后的漆黑痕迹,燎燎黑烟还在不断升起,似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被大火烧塌的房屋比比皆是,到处充斥着烟火的气味,到处能听见夫人小姐们的啜泣,有受了

  • (全职)修修修罗场在线阅读第8章

    “对了飞坦,你现在叫什么?”窝金拉着飞坦坐在店门口闲聊。“飞毯。”飞坦淡淡的开口。“啊,你还是叫飞坦?真好呢,老子现在叫什么鱼柱金,真是蠢爆了。”“是挺蠢的。”飞坦心不在焉的附和道。“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觉得。”窝金在那里哇哇大叫,嗓门之大让身边的飞坦揉着耳朵直皱眉。“是的,和你原来的名字半斤八两。”

  • 道君策在线阅读第四节

    “陆磊,我恨你!”柳雪紧紧攥住领口,俏容梨花带雨。“柳雪,我是被他陷害的,就像五年前一样!”陆磊的脸颊微微刺痛。比起脸上的痛,更痛的,是他的心。为什么会成了这样。他只是想来看看青梅竹马的女孩,为什么会又一次重蹈覆辙?“你够了!”柳雪崩溃般大喊道,“你当我是瞎子吗?你做了什么,别人不清楚,难道我也不清

  • 装逼路上在线阅读地狱式开局

    “真的背,好好的魔兽团本开荒,下一个**,怎么就穿越了?”萧寒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他没有想到,自己开荒一个新本,结束的时候,准备下**,按了一下立刻退出,瞬间就是眼前一黑,就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看着周围那国外建筑的风格,他思索了良久,也没有想清楚,自己穿越的根源是因为什么。萧寒看着眼前的一个餐馆,站

  • 大宋之无敌亲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宫斗的终极目标不是当皇后,而是当太后,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真理了。当皇帝的老婆那有当皇帝的老娘来的爽啊!太后才是后宫笑到最后、笑的最甜的女人。但是,欲练此功,必先自宫——不,是必先进宫。如果把宫斗比作修仙,进宫选秀是练气阶段、成为嫔妃是筑基阶段、封为皇后是元婴阶段、成为太后就是修仙的终极——飞升。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