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大佬今天又约我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迟暮1 来源:小说阅读网

紫阳真人自然是没有见过石驼这样的人的,修□□中,不存在因为太阳而晒到如此程度的情况,要么是连最脆弱的眼睛都伤害不了,要么就是太阳真火直接烧的就剩下一捧风吹就散的灰烬。

这种半死不活,离死不远,偏偏还继续坚强活着的人,紫阳真人还是第一次见。

他难得对人生出了几分好奇,心中微微一动,想到了当初旁人的告诫,在这沙漠之中,最珍贵的,旁人也最需要的,大概就是水了吧?自己虽然也需要,却并不如他们一般渴求,分给他们一些也无妨。便掏出了之前曲无容给的水囊。

楚留香几人面面相觑。

他们不是不相信人的类型,但是对于他们而言,紫阳真人的出现实在是太恰到好处了。

刚好他们失去水囊,是最需要水的时候。刚好他们遇到了一个可以停歇的小破房子,然而石驼就好像发了失心疯一样跑了。刚好石驼跑过来的方向尽头,就是这人。而在这沙漠中,人心险恶,一捧水都堪比金银的地方,他刚好毫无防备的掏出了一袋水囊。

不论怎么看,面前这人都像是早有所图。

然而,不等他们犹豫,石驼已经接过了水囊,鼻子在水囊的表面上狠狠的嗅了几口,仿佛闻到了水汽的味道。

然而,他们现在还处在沙暴之中,只是停下来片刻,腿脚便已经即将被风吹来的沙淹没到了小腿的位置,如果再停留片刻,怕是几人都要淹没在砂砾之中,也就顾不得水不水的,几人迅速朝着沙暴袭来的方向而去,这是脱离沙暴最快的,也是唯一的办法。

如果不是这几个人本身都有着不俗的身手,想要这么脱离沙暴,几乎是在送死。可是他们就是成功了。

几个人在脱离危险之后,几乎都累瘫在了沙面上,完全顾不得沙子的灼热温度,几个人摊在沙面上,石驼坐在那里抱着水囊,打开之后稍稍抿了一口,伸手摸索着就想将水囊递给旁边的人,姿态十分小心,对水囊也显得格外重视的样子。

紫阳低头看了一眼,将水囊转手又扔给了在那边嘴唇干裂的三人。

明明这几人都是江湖出名的大侠,可是此刻却像是四条已经跑的失去了半条命的狗,各自趴在因为被狂风卷起,此刻还算得上微凉的干燥沙子上,一头一脸的黄沙,狼狈的连乞丐都比他们干净。

楚留香接过水囊,看了一眼面色平静,仿佛丢给他们的不是什么在沙漠之中堪比黄金的水,而是普普通通的路边石子一般。

他虽然十分想要致谢,却因为实在是累的过分,之前为了在沙暴之中逃命,他几乎是用处了吃奶的力气,现在是半点多余的都没有了,只是对着紫阳微微点头以示感谢,就敞开了水囊的口子,学着石驼的样子,慢慢的抿了一小口在口中,递给了姬冰雁。

有了这一口水的滋润,几个人慢慢的也都缓了过来。沙漠之中最缺的就是水,虽然对方豪爽大方的将水囊直接给了他们,他们却不能凭借对方的好意得寸进尺,便都只是稍稍补充了下水分,让自己能够缓过来,就将水囊还给了紫阳真人。

紫阳不是很在意的拿过水囊,掂着几乎没什么重量变化的囊袋皱了下眉。说实话现在他连用袖里乾坤的能力都没有,虽然这个水囊对他而言算不上什么重量,坠在腰带上却也十分有失体面。

算了,说不定还有人会需要。

这么想着,被人小心翼翼珍惜着的水,又被紫阳真人有点嫌弃的挂回了腰上。

“多谢。敢问兄台如何称呼?我是楚留香,这是姬冰雁,胡铁花,都是我的朋友,进沙漠也是因为我的几个妹子被人掳进沙漠之中,不知兄台此行……”楚留香询问着紫阳,明明只是一口水的时间,刚才小心且谨慎的动作便变得潇洒而无顾忌起来,仿佛面前的人不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而是早就神交已久的好友似的。

紫阳虽然不明白中间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对方的变化,可也并不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答道,“我乃紫阳真人,唤我紫阳即可。”

虽然知道对方并不一定要吃自己的名气,也没有必要因为自己的名声就要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反应,可是在察觉紫阳是真的对他们三个的名字毫无反应的时候,在江湖上交游广阔的楚留香一时之间竟也感觉到了些微窘迫,竟不知之后该说些什么了。

楚留香偏头看向姬冰雁,姬冰雁是个非常小气的男人,却有着最好的朋友,有着一个自己挣出来的庞大家业,还有两个真心爱慕着他的姬妾,其能力与掌控的信息绝对不容小觑。

姬冰雁犹豫片刻,似乎是思考之后没有得到结果,谨慎的开口问道,“不知道长师承哪派?”

紫阳偏头看了一眼姬冰雁,认真思索片刻,给出了非常明确的回答,“我门派此世仅我一人,你当我无门无派好了。”

这话说的坦荡又直接,只是听在进沙漠之后就不知道受了多少磋磨的三人耳中,便成了推诿拒绝,但是毕竟来人确实救了他们一命,三人也不好深究其中情形,只是简单的表达了谢意。

三人喝完水,将不过消耗了一点水的水囊交回给紫阳手中,便忍不住又开始说起了之前的情形,“之前的木屋,也不知道如今是否还在原地。”

姬冰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沙漠之中除了白日干热与夜晚的刺骨冰寒,最危险的就是这沙暴了,它是一场毁天灭地的灾难,尤其是在其中的商队,一不小心所有的财物和骆驼都会被风暴带走,而更可怕的是,他还会改变整个沙漠的地形,只要沙暴过处,曾经的山丘变成凹陷,凹陷变成山丘,曾经的建筑沉入地底,而曾经地底的东西,也可能会在一场风暴中重见天日。”

说到这里,姬冰雁的言语一顿,不着痕迹的说回小楼上,“那小楼破败,应当是已经在风暴中树立了多年,只是不论是否能够承受风沙的侵蚀,单独是因为这场风暴,就直接被淹没在砂砾之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紫阳并没有将姬冰雁的奇妙卡顿放在心上,看三人的情况逐渐有些好转,而地面上因为风暴而被掀上空中落下的沙子也由一开始的温度柔和逐渐变得灼人起来,他们几人也因着自己的水缓过来的样子,问道,“休息好了?休息好了,不妨一起上路。这茫茫沙漠,能遇到个人也是不易。”

紫阳真人第一个遇到的就是看起来十分豪爽大方的石观音,这给了他错误的感觉,只以为下界当真是彼此友善的人间胜地,能与人一同在沙漠中同行,也像是一起逛玄圃,赏灵兽一般的闲庭信步。邀请人也就显得格外的漫不经心。

楚留香觉得这紫阳真人身上简直有种天真不知世事的感觉,觉得这样的紫阳真人简直可爱,却又忍不住要为他担心,如果在沙漠之中,他要遇上什么心怀恶意的人,不说旁的,为了这一囊的水,杀人夺水也不是没有可能,与他们一同出行倒是说不定能让这人更安全些,省的受了人的蒙蔽。

便忍不住对着紫阳说道,“我们追出来的时候,还有人在我们之前的地方守着马车和东西,那屋子情形如何暂且不论,东西也可以不要,可人总归还是要找回来的,紫阳真人不妨与我们一道,先找到个绿洲休整一下如何?”

紫阳来到这里目标实在太大,说完全没有目的的瞎走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会自然也是没有任何犹豫,便答应了下来,几人一同向着之前的方向行进。

虽然在风暴来临的时候冲过风暴的方式实在十分不要命又很耗体力,可那一口甘泉却实在滋润了他们的精神,回去的时候竟然速度也不慢。

那地方虽然已经淹没在了砂砾之中,可幸而骆驼是在沙漠中生存惯了的动物,守着骆驼的人看到姬冰雁几人的身影,一脸的慌乱便仿佛找到了主心骨般,瞬间向着几人的方向奔来。

“大爷,你们可算回来了!幸亏刚才骆驼机敏,在沙暴过来的时候就直接卧下,我躲在它们身后才躲过了这场风暴,你们可有受伤的地方?”

这是个有着娃娃脸的男人,骆驼现在还趴在沙子上面,像是几个沙中孤岛,慢吞吞的似乎口中还在嚼着什么,并没有动弹的打算,小潘一路跑过来,上下打量几人,确认都没有受伤的样子,这才吁了口气,“幸亏您几个没有受伤。”

这沙漠里,压根不是缺医少药,而是根本没有,又缺水少粮,真的受伤,怕就是大事了。

“我们无事。小潘,这是刚才帮过我们的紫阳真人。”姬冰雁任由小潘打量完之后给他拍打身上的沙土,对着紫阳问道,“不知道可否给我这个小兄弟也喝一口水,他一直陪着我们,也许久未曾饮水了。”

紫阳真人并不觉得再多给一个人喝口水有什么问题,可是却并不想直接给他们,不论何时,考验人性都是非常没有必要的,有人会因为被过多帮助而诚惶诚恐,有人则会因为一时的帮助而始终伸着手,希望别人的帮助能从一开始到他生命的结束。

给他们水可以,却不能是他们索要的时候也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紫阳点了点头,“可以,但是要用你们的食物来换。”

姬冰雁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吩咐小潘去骆驼身上解了一袋馕饼扔给了紫阳真人,紫阳伸手接下,暗暗感叹自己这是给自己找麻烦,却也毫不犹豫的挂在了身上。

“接下来,就是找绿洲的方向了吧。只是,这似乎又要拜托石驼了。”楚留香看着小潘珍惜的慢慢先将水浸湿嘴唇,之后才慢慢的含了一口水在口中,便珍惜的将水囊又递回给紫阳真人的样子,转头看向了几乎是被姬冰雁一路上手牵手的带回来的石驼。

另外一边。

石观音在破旧的房子中见过楚留香之后,便翩然离开。沙暴虽然危险,但是对于常年生活在其中,又有高强武艺傍身的石观音而言,并不能算得上什么,只是回到沙船之上后先命曲无容为自己准备了沐浴用的水,等一身沙土都被洗净,才有心思想其他。

“这楚香帅……”

“师傅觉得如何?”曲无容知道其实她师傅只是需要一个搭话的人,并不在意她说了什么,却也小心翼翼的一边为石观音轻揉着发根,一边仔细听着她的话语。

“一身风沙,实在看不出风流潇洒的样子。洗干净大概还是能看的。”石观音品评道,神态轻松,甚至没有半分轻佻的样子,就像是在说这个珠钗合不合自己的心意一般。

而男人,也不过就是石观音装点自己魅力的一点装饰罢了,并不值得她放在心上。

“倒是那之前遇到的紫阳道士,一张脸实在是令人心痒,如今他在何处?我刚沐浴完,刚好去见他。”石观音想到脸,便忍不住又回忆起紫阳那张毫无瑕疵的面容,虽然紫阳并不是她特别喜欢的类型,但是白璧无瑕的样子,实在令人十分心动。

曲无容听到石观音说到紫阳,便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了,便直接跪在了石观音的背后,“师傅,那紫阳道长,方才见您不在,便直接离开了。”

石观音原本闲散的坐姿,慢慢的收敛了起来,身形并未改变,气势却慢慢的变得摄人,即便曲无容是她从幼年养大的徒弟,也有些经受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你说,他走了?”石观音只是用眼角看向了曲无容。却仿佛是一柄寒霜带雪的刀,细细的割着曲无容的皮肉。

曲无容浑身汗毛炸起,却不敢有丝毫抵抗,只是头低的更低,艰难的回了一句,“是。”

“拿鞭子来。”石观音轻飘飘的说着,纤纤素手一伸,旁边的白衣侍女便迅速上前,将一柄银闪闪的长鞭举了起来。

延伸阅读

燕窝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s5ar.shtml
燕遇燕窝优势:一、产品质量保证。燕遇在马来西亚拥有近200栋经过当地政府检疫局备案的

雅兰家纺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6ata.shtml
雅兰家纺隶属于香港雅兰集团,以「为消费者奉献最舒适健康和高品质的寝具」为追求目标,呈

丹尼仕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ycjv.shtml
丹尼仕手机壳总部是手机壳、手机套、镶钻手机套、tpu皮套、ipad保护套、iPhon

帝马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ytk9.shtml
帝马平衡车是一家生产移动电源.扩音器.手机壳.护套.自拍器等电子产品及其他塑胶件注塑

麗枫酒店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6bh1.shtml
麗枫酒店是锦江酒店(中国区)全新打造的中端精品酒店品牌,秉承“属于家而又超越家”的舒

彩色王国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gp7g.shtml
北京睿思恒科技有限公司将其产品带到中国大陆!给中国万千消费者带来更加效果、便捷的家居

爱翠珠宝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6w7c.shtml
翠缘珠宝有限公司创建于2008年,拥有完整、科学、质量管理体系,通过ISO9001国

贝尔1号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g26v.shtml
深圳市兰博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由广东京盛投资有限公司和台湾神州国内外投资成立的专职从

仟佰盾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ptm3.shtml
仟佰盾口罩曾为各省市多家品牌设计研发拳头产品,尤以呼吸防护类产品享誉欧洲。2006年

河南三公利华悬浮拼装地板加盟  http://www.analabudovic.com/s68x.shtml
河南三公利华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位于郑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是一家致力于悬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再一次见到明天在线阅读第七节

    青钰天生有一双上挑的眸子,眼尾尖削,寒光锐利,不过是极淡的一眼,便能让很多人退避三舍。她看着章郢,却见这人漫不经心地移开了目光,不由得略一掠唇角。她声音平静,冷然回怼,“区区参军,本宫与你们谈何私事,有何可谈?”一边的张绅连忙道:“听说公主近来请了平西王府的三公子过来,公子性情顽劣,不知轻重,公主可

  • 裙下之臣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雪山上的思念天空一片灰蒙蒙地,似乎正在酝酿一场大雪。雪山之上,全是白凯凯的雪,一眼望去,白雪覆盖了整个天地,把世界渲染成一片白。原本这里白地幸福,如今这里白地萧条幽怨。雪山峰顶之上,一个孤寂萧条的身影单薄的屹立着,雪白的长衫几乎与这白凯凯的雪相融,单薄的衣衫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异常萧条。他并未畏

  • 钦差官儿大好乘凉在线阅读第九节

    他见她说完这句话,就默默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将沾了血的棉签丢掉,墨绿色的风衣在腊月的寒风飘动。年轻的小姐拢了拢大衣,快步离开了献血车。而那位记忆里的年轻小姐便是如今的唐笙。…………回到研景轩的唐笙,换了衣服,去小阳台后面,将爷爷留下来的那些箱子全部打开。把上次留着的书籍又重新整理了一遍,不意外的找到

  • 立黄昏之海盗来袭

    天灰蒙蒙的一片,太阳刚刚升起,在微风的吹拂下天气非常凉爽,人们也都起床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劳作。“喂,你听说了吗!好像独角海盗团又要来我们玳瑁星了”一名年轻人对着中年人说到。“不会吧,他们不是前年才来过吗,怎么今年还来,而且今年不是奥拉星给他们提供粮食吗?”中年人疑惑的问到。“好像是因为这次独角海盗团被

  • [综]自从我接手了本丸这群祖宗在线阅读你可以回家去吗

    1.醉酒之事我再也没提过,林之言醒来后恢复正常,依旧每天六点起床跑步看书,十点等我起来吃早餐,不过我已经能不顾形象地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出现在他的面前了。他提的要给我做饭的事情,倒也实现过一次。也是他终于忍受不了外卖,决定大显身手一番。“大哥,您有何吩咐?”“你想吃什么。”“小弟一贯来者不拒,只看大哥

  • 掉马就是修罗场在线阅读第五章

    “……从这两天的情况来看,虽然还不能就整体病情做出明确的判断,但就本人的从医经验而言,病人的心理状态确实是在逐步好转。虽然尚且不能保证好转趋势的稳定性,但坚持现有的治疗方案应该是正确的思路。当然,要完全理清病情,我们还是需要进一步的观察。”正襟危坐的心理医生念完了报告的最后一段,而后合上了文件。颜正

  • 盛放在线阅读第十节

    第十章:相遇“宴会?”我疑惑的看着一脸兴奋的林晓雪。“嗯哼!这次宴会有好多好多的帅哥来参加呢!”我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而且!连在世界最强大的烨式集团的少爷烨希辰也来参加这次宴会呢!!他可是全世界难得一见的超级大大大帅哥啊!期待啊!!我的帅哥~!”林晓雪在自我陶醉中而我则在一旁坐下吃喝包喝个茶。“

  • 悲欢集在线阅读第八章

    原本看起来很正常的猫,忽然朝容茶扑来。猫脸对准她小巧的下巴,就是一顿磨蹭,猫爪绕到她的颈子处,试图将她抱住。这一看就是一只深深迷恋着她的猫。容茶的酒意全消,彻底清醒了。小猫才两个月,远没到爆发动物本能的时候。猫现在做出这种举动,难道是撞了邪?容茶顿觉惊悚。她喊了春晓进来,两人齐力,想将猫移开。但这只

  • 我 获得古老传承第4章在线阅读

    路飞现在才七岁,根本就没有霸气的概念,这得等顶上战争之后他才能领悟的到。不过这也难不倒林东,不用霸气也可以用另一种新的说法。“这个卡片很简单,就是能让你在短时间能武装自己,发挥出强大的力气!”“有了这个卡片,路飞你就可以轻松揍艾斯哟,别说是艾斯,就算是近海之王也能轻松战胜你!”“斯国一!(好厉害)!

  • 逃出DNF在线阅读第1章

    “那个……”微弱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吵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身着蔷薇色长裙的银白色长发少女走了过去,弯下腰微笑着问,“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门口出现的身影让米拉珍微微惊讶了一下:“有人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走过吗?头发是水蓝色的。”“有谁见过吗?”米拉珍回头问,所有人都一致摇头,“抱歉呢,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