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和黑化女主成亲了再见北羽铭

作者:三月上神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经过之后的几次试验,水月无心终于认识到想偷偷的从皇宫里偷溜出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渐渐的放弃了这个念头,至少先把身体养好吧。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水月无心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皇帝为了庆祝自己的七公主身体好转,在同庆宫大摆宴席。

这一消息传出,震惊朝野,纷纷揣测皇帝的意图,毕竟历史上还没有哪个皇帝为了一个公主病愈而大摆宴席的,有心人自然会以为皇帝可能是想借此机会撮合公主和国师。公主从小痴恋国师,这是全水月国人尽皆知的事情,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处理好,皇家的脸面何存啊,看来国师这一关也不好过啊。

这夜,同庆宫内,王孙贵族们早早就到了,互相寒暄着,只等着皇帝亲临。

“……听说今天水月公主也会和皇帝一起出席,这……”

“这可有好戏看了。”没等这位大臣说完,另一位已经出声接了下去。

“你说这次皇帝会不会插手这件事,毕竟七公主可是皇上的掌上明珠。”

“君心难测,如果皇上插手,那国师……”

说着,一众大臣一起看向国师北羽铭,眼中神色各异,有同情,有无奈,有兴奋,也有幸灾乐祸。北羽铭却只是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北羽铭向来性格孤傲,无情,很少与大臣们往来,按理说国师一直深受皇帝信赖,又位高权重,只要稍微一个眼色,巴结的人还不趋之若鹜,但北羽铭向来都不屑这么做,他不需要任何人。

在深宫内院,伴君如伴虎,这样的人得罪不起,但不能结为同盟也多多少少让人们有些担忧,所以很多人心里其实一直盼望着北羽铭的气焰被压一压,或者直接熄灭那就更是大快人心了。

“皇上驾到。”

同庆宫外,小太监的声音打断众人的说话,纷纷跪倒在地,心里盘算着这位天子的到来究竟能为今晚点亮多少趣事。

尊贵的黄色锦缎上,翔龙栩栩如生,与水月沐岚的气质是那么相称。皇帝穿过走道走向宴席的主位,王孙大臣们跪伏在小道两侧,水月无心则紧紧地跟在皇帝后面目不斜视,身为莫无心时,作为人事经理的她也经常参加大型的会议,虽然平时生活中疯疯闹闹,但正式场合时气势还是拿的出来的,否则如何能凭借自己在世界100强的企业站得住脚,如何威慑众人。

今天她特意选了一身银红色宽袖窄腰的长裙,外面罩了长长的红色的披风,两弯柳眉轻轻地点成了翠黛色,一张莹润的樱桃小口也用最鲜艳的胭脂染成了两半桃花,今天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出席正式的场合,她要做一个全新的水月无心。

“众位爱卿平身吧。”皇帝发话了,水月无心心想,果然是身在王位的人,一句普普通通的话也能说的如此威严,不禁对着这位父亲多了一份敬畏之情。

“谢皇上。”大臣们起身的那一刹那,一阵抽气声传来,全宫都震惊在水月无心的美貌之下。

水月无心并不是不漂亮,只是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性格懦弱,也不喜欢张扬的装扮,甚至有时连朱唇都不点,更何况是这种鲜艳的妆容,所以今天的装扮让大臣们都颇感惊艳。水月无心的座位就在皇帝主位的左侧下方,从此可见皇帝对七公主的喜爱,国师北羽铭则坐在皇帝主位下方右侧第一位,皇帝到底对国师还是很器重的,只是……还是那句话,伴君如伴虎,谁知这份器重会到什么时候,会因为什么而改变,这也许是全水月国都关心的问题。

北羽铭在见到公主的那一刹那,也不禁有些吃惊,心想着水月无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落的如此美丽动人,还有那隐隐的气势是什么。但多年伴君左右的北羽铭早就懂得了如何掩藏自己的情绪,只是淡淡的一瞥就不再看向公主。

“今天朕很高兴,朕的公主身体康复,有赖于上天的庇护我水月国,为此设宴,为我水月国的繁荣举杯共饮。”

“恭贺皇上,恭贺公主,恭祝我水月国国泰民安。”

“好,好,哈哈哈哈。”

皇帝开怀历来是大臣们心中所愿,但水月无心却对这种没有营养的话感到乏味之极,一抬头便对上了北羽铭探寻的目光。水月无心并不闪躲,也眯着眼睛打量着北羽铭,北羽铭看到水月无心看向自己,本来想躲开目光,却在发现她也用那种研究动物的目光看着自己的时候转为了惊奇,不禁在心里感叹,这个丫头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是今晚自己有些多心还是这位公主真的不一样了,看来这件事情变得有趣了呢。

水月无心却并不觉得有趣,只是在心里骂了句有病,没事看我干什么,便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当做没有看见北羽铭一样。

宴席上觥筹交错,谈笑声不绝于耳,大臣们互相敬酒,年轻受器重的北羽铭自然是大臣们争相献媚的对象,即使他并不愿理睬别人,即使现在可能会有些改变,但没有人会因为这些原因而放弃这种机会,谁都说不准北羽铭什么时候心情好,也许会拉谁一把。而北羽铭却对他们这种人嗤之以鼻,不管大臣们怎么做都视若无睹,众人觉得无趣也就离开了,无情向来是北羽铭被冠上的标签。

水月无心吃饱喝足,对皇帝借口身体不适就带着浅儿离开了,至始自终也没有再看北羽铭一眼,更别提什么互动联系了,这让等着看好戏的大臣们颇为失望,想着这个公主今天是哪里不对劲,难道已经放弃了吗?

北羽铭看到公主离开,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再被她纠缠,但似乎心里又有些失落,是因为她吗,他遥遥头,怎么可能,他知道自己是永远也不会喜欢上她的,真好,少了个讨厌鬼,真是一身轻松啊,虽然心里这样想着,却不知为何,尾随着公主走出了宴会厅,甚至拦住了正要回自己寝宫的水月无心。

水月无心带着疑惑的眼光看想北羽铭,生疏的问好,“国师大人有礼,不知大人拦住本宫有和贵干?”

直到公主出声询问才缓过神来,脸色不禁一阵红一阵白,颇为尴尬,但为了不失体面,赶紧给自己找了说辞:“下官前来一是为了祝贺水月公主身体恢复健康,二是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水月公主今天在宴会上的表现也正是下官最希望看到的,不管公主今天是装的还是公主欲擒故纵的把戏,我都希望公主以后不要再为下官做出什么于理不合的事情,也不要再纠缠下官,烦劳皇上挂心,还望水月公主凡事三思而行,告辞。”

不知是什么原因,一向不和公主私下多说一句话的北羽铭却拦下公主说了这么一大段,北羽铭也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但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这是为了让自己以后都安安静静的生活,水月公主今天的表现谁知是真是假,他不得不防,也可能是因为免得尴尬的一套说辞吧。

这边水月无心被拦下本来就心情不好,还莫名其妙的被北羽铭这样喊话,心中火大的很,愣在原地,想要回话的时候却发现北羽铭已经回到宫殿中了,心中不禁再次大骂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真是太没有眼光了,怎么会喜欢上这样自大目中无人的男人,要是自己遇到一定要扇他一个大耳光(允许小编插句话吧,那你刚才怎么不打呢,真是只会说哦,唉,别打我,我闪)。

这一幕,想要看好戏的大臣们自然是无缘得见的,但却被站在长廊木桩后面的三皇子水月无邪尽收眼底,眼中瞳色逐渐加深,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经过了这一番折腾,水月无心心情烦躁不已,“浅儿,陪我去池塘边转转吧。”说着便朝吃糖的方向走去。

池塘中的鱼儿还在自由自在的游着,即使是晚上还是依然活力充沛。

水月无心想着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却发现除了父皇和身边贴身丫鬟,似乎每个人都不喜欢她,不,是以前的那个水月无心,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那个三皇子,还有那个国师,想起来就为之气结。

有时候想想,自己到底在这里呆下去是随是错,还是找个办法穿越回去,可是一想到莫言殇,她胆怯了,不是怕他,而是不想再去面对那些烦恼,喜帖已经发下去了,如何收的回来,父母的脸面怎么办,莫言殇为了那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放弃她,一定后悔了吧。想着以前和莫言殇在一起的那些甜蜜回忆,自己不是也和原本的水月无心一样,爱上了一个不值得爱的男人。唉……

“公主,夜深了,我们回去吧。”浅儿轻轻地对公主说,自从公主回来,浅儿总觉得公主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豁达和开心,似乎心里还是有些什么事情,难道是因为国师吗,可是公主自从从河边被救起就一次也没有再提起过。

“浅儿,你说这世界上真的有宿命这一说,如果有,我为什么会在这,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水月无心静静的对着湖面,没有转头,仿佛不曾听到过浅儿的话。

“公主……”浅儿知道公主心里不好受,可是却不知道在这个时刻能说些什么,如果能劝住公主,当时也不会发生那样的惨剧。这样的公主是浅儿不熟悉的,仿佛不存在在这个世界里,坐在这里的只是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这样一想,浅儿吓坏了似的上去扶住公主,“公主,我们回去吧,病才刚刚好起来,不要再伤了身子。”

“恩。”水月无心回头看着满脸焦急的浅儿,虽然和她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她能感觉到这个小丫头是真心为她好的,心里暗暗决定,以后一定给她找个好去处,心中一温暖便浅浅的笑了出来。

一夜无话。

延伸阅读

科人生物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xzdn.shtml
科人生物于2010年是由漳州科人生物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与福建海山食品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建

阿衣雅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piu5.shtml
阿衣雅女装总部是一家集设计、生产、营销于一体的现代化时尚女装企业。阿衣雅女装总部致力

雅资娜兰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nft5.shtml
雅资娜兰美容是采用配方、纯净的植物原料和出众生产工艺共同生产出来的上市之前做的皮肤过

万冠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dj7e.shtml
万冠魔术贴生产加工各种魔术贴(粘扣带)。生产的魔术贴(粘扣带)品种有:魔术贴、魔术贴

好竿净洗衣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6ft7.shtml
好竿净洗衣成立于2008年,始终坚持高品质的洗涤连锁之路。好竿净洗衣自营和加盟店的设

宽居厨电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uqek.shtml
特许经营省、地级城市确保两家或两个以上的销售终端。价格保护规范的价格政策,在保证足够

星光大道动漫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akp0.shtml
星光大道(广州)动漫有限公司(A.O.S)是一家集动漫创作、形象设计、产品研发、衍生

世纪合众教育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um4y.shtml
世纪合众教育诞生于海淀区学院路,经过多年的积累,已深受广大学员的信赖,并被评为Zui

得雅国际少儿艺术中心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useh.shtml
得雅国际少儿艺术中心是一家综合性的少儿艺术课程研发及培训机构。融合国内外先进的艺术教

港珈蓝化妆品加盟  http://www.rbmarticles.com/ppsz.shtml
港珈蓝化妆品,是一家以代理经营国内外医疗美容器械、重量级美容产品的大型综合性跨国企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之万界力量第四章

    “娘啊,快点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能感觉到我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下人禀报是说,四丫头和何公子一起掉进了荷花池。再之后,这何公子倒是将四丫头抱了回来,两人的衣衫啊都是湿透了,这可真是伤风败俗啊!”“后来呢?”“后来下人就说何公子站在大丫头的院子里,可是大丫头却是闭门不见。接着,何公子就去了你

  • 特异版QQ春怀梦

    如往常一般,迟白芷自清晨打扫完庙堂后便下山前往石头坊帮工,直至帮工完成领到一小布袋帮工所得酬劳后便往山脚方向走去。行至镇口李苏记,见其旁一高有二层的酒楼前熙熙攘攘站立多人,时不时传来阵阵呼喊声。迟白芷本是一喜欢看热闹的主儿,正好也是刚帮工完,驻足片刻后便朝前挤去,期间随后顺手拉住一人问道:“这位小哥

  • 龙吟亦吟诗在线阅读第一章

    PART1藤井苑,女,十四岁,日本棋院职业棋手藤井斋的孙女,立海大附属中学三年生。爱好不详,擅长英语、茶道、下围棋,11岁曾在全国青少年围棋大赛中获得三等奖,但是此后便宣布不再参与任何围棋比赛。生活作息时间规律严谨,早晨八点骑自行车从家里出来,通常会在路上背十分钟的英语,中午在校图书馆三排八列那个位

  • 我!怪兽帝王之重生

    云间一座横贯两峰的天桥上,一个萧索的身影走得失魂落魄。他面如枯槁,神色漠然,仿佛被抽走了全身的精气神一般,生气全无。这里是阴魂涧,也是整个苍穹剑宗关押穷凶极恶囚犯的地方,在这里的人,只可能老死,到死都无法摆脱镇压,连死后的魂魄也无法投生。“如果死在这里,就没人知道了吧。”“如果死在这里,就没人会继续

  • 千金戏在线阅读第十节

    尼克弗瑞的突然出现,结果震惊的却不是钢铁侠和林叶,而是他自己。神盾局内的机密档案,在林叶的面前就跟透明的一样,最重要的是,林叶很显然并不只是了解了这些,说不定连更深层次的东西,也已经被他所了解。“钱的问题好说,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份好的工作,工资肯定是你满意的字数,再说了,你这不是都从斯塔克手里赚了几百

  • 和精分霸总离婚后[穿书]三界

    山间一座凉亭,坐着说书先生一人,九月初秋的时节,先生穿着单衣,手拿纸扇,面前醒木一方,茶壶一盏,讲得是‘剑天子惊雷一怒斩妖龙,蜉蝣怪大开巨口吞西境’,凉亭周围坐着闲人二三,顽童四五,就着茶水瓜子,听得津津有味。一名青衣老者手拄竹丈,竹丈上挂着一只黑色的泥壶,身背药囊自山间石阶缓步走来,到凉亭边上讨了

  • 赤渊战帝在线阅读第十节

    岚州城外,大长老着一身黑袍,眼神伶俐,但面容却尽显沧桑,像一块饱经风吹雨打的巨石,那满是皱纹的手,持着一展阵旗,旗身随风张扬,飘摇不定。他站与高墙之上,居高临下,城下有着无数的人影,这些人均是有规律的至南向北排开。人虽多,但奇怪的是此刻四周安静的连一颗米粒落地的声音都能够听的清楚。此时,一传令的小卒

  • 美人无双(穿越)之第一章 小村行尸

    “呼——呼……”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惊慌失措的脚步传来。夜间的小酒馆亮着微晕的灯笼,约么是为了喜庆招财,那灯笼涂了大红色,印的那一小片地方全是红晕。酒馆不大,一眼就看尽了,一溜儿柜台,头前搭了长凳,一般都是路过歇脚的人进来坐坐,花上三四文钱,要一碗黄酒暖暖身子,再加一叠花生米。后头满满当当的码放

  • 若时光正好在线阅读江湖中,再相逢

    后来拔簪兄又说了,要么他就委屈一下自己,你这一路就称呼我表哥好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奇耻大辱,像我堂堂一个已经有一百多岁的妖怪竟然要称呼一个十八九岁的凡人为表哥,这凡人真是既缺德又缺心眼,这种便宜也想占,太表要脸了.于是我一叉腰,很是神气的说道:“我已经有一百多岁了,按理来说,你应该叫我祖奶奶.拔簪兄斜

  • 我成为了一颗星球之第九章

    第一场演习比拼如意料般失败的汤元君并不知道,在他还在困扰那该死的实况视频会在什么时候被递交给君主领馆时,安菲拉已经看完了实况。——很不巧,正逢精战海选期间,君主领馆对无冕之王洛安的关注远远超乎了众人的想象。这场比拼,在君主领馆的技术研发放映室内,是直播。而就在汤元君有些郁闷地被人从暴风雪号里拽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