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吕胖胖 来源:纵横中文网

“等等,真太郎,你旁边的位置上还有一根。”赤司征十郎用手指了指小木棍的方向示意:“看看这根有没有中奖。”

闻言,绿间真太郎扶了扶眼镜,头偏向一边,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还真的有一根。

平滑的小木棍,跟他手上的那些没有差别。

拿起小木棍翻了个面,一个用红圆圈圈住的红色‘奖’字无比的清晰——这就是中奖的小木棍。

“恭喜你,这根中奖了,真太郎。”

“啊...”

加上这根就是第三十七根。

可是...他明明只买了三十六根雪条,收银台的大叔数了一遍,他也确认过一遍,刚才也的确只有三十六个部员来领雪条,可为什么现在又多出了一根?

仔细观察着这根小木棍,像是要盯出一朵花来,绿间真太郎的眉头微皱:“这不是我买的那批。”

虽然是同一款雪条没错,但他的确只买了三十六根。

那这根小木棍是哪里来的,又或者是...谁给的?

事情变得有些匪夷所思起来——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听晨间占卜,也不会有人会习惯性随身携带中奖的雪条木棍。

赤司征十郎坐到了绿间真太郎的旁边,仔细的观察着小木棍,红色的瞳孔闪了闪,似乎对这件事十分好奇。

他当然相信绿间足够谨慎不会犯数错数目这样不严谨的小错误,所以这根中奖的小木棍的确并不是绿间买的那批——而且,绿间手上的小木棍十分干燥,和那些刚刚洗过的完全不一样,即使擦干了水渍,但小木棍仍然湿润,但这根是完完全全没有任何被水浸泡冲洗过的痕迹。

小木棍当然不可能像变魔术那样凭空出现,那会是谁,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无人发现?

环顾整个篮球馆,赤司征十郎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也没有可疑的对象。

绿间真太郎和赤司征十郎所想的没有多大的差别,捏着那根小木棍仔仔细细从上至下的观察,但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

“真是一个热心的部员,虽然暂时没有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但最起码真太郎你今天的幸运物有着落了。”

“嗯。”

扶了扶眼镜,绿间真太郎将中奖的小木棍放好,走进篮球场准备篮球训练。

总之,不管是谁,这次真是帮了他的大忙。

没有幸运物的一天,他根本就无法想象,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既然找不到对象,那就只能在心里道谢了。

早上的晨间占卜说,在寻找幸运物的过程中会发生神奇的事情,无论是三十六根雪条都没有一根中奖,还是突然出现的小木棍,从各种意义上说,都是十分神奇的了。

神奇的晨间占卜,神奇的一天。

嗯...如果找到那个家伙,他会买一根雪条给他。

总之,真是多亏了这个家伙。

......

晨训完,黑子哲也简单的冲洗了一遍,换上干燥的室内校服衬衫走到了教室。

【黑子君,为什么要悄悄的把木棍放在那。】

“一根中奖的冰棍而已,没什么要宣扬的。”

他本来就不是喜欢炫耀或者邀功的人,他的书包里恰巧有一根中奖的小木棍,本来打算今天去兑奖,但既然有人比他更需要,那就给那个人好了。

反正他每次买雪条都会得到一根。

倒是那个叫做绿间真太郎的一年级的一军比较奇怪,竟然为了一根中奖的木棍买了整整一箱的雪条。

晨间占卜的幸运物?

好吧,这也是一种兴趣爱好,虽然比较少见,但他也没有资格去随便评论。

“而且,我并没有悄悄地,我是光明正大的去的,只是没有人发现而已。”

他这身不科学的极地的存在感,从某种意义上,真是方便了他做很多事情。

比如说...逃训和逃课?

好吧,他从来都没有在这些地方用过,他还是比较遵纪守法的,真的有什么事情还可以请假,为什么一定要逃训逃课?老师和教练们都是比较通情达理的。

又比如说...低存在感给了他安全保障?

走夜路从来不会碰到抢劫勒索之类的,就算是碰到了也基本上会被无视,如果他主动吓人的话效果堪比全日本最恐怖的鬼屋——这点灰崎祥吾最清楚。

他可是有‘蓝色幽灵’的都市传说的男人。

......

遵纪守法的三好学生黑子哲也并没有打算参加放学后的篮球部训练,去了活动室向部长和教练请假。

“抱歉,教练,虹村部长,今天的训练我不能参加。”

正在整理数据的教练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才松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你是...三军的新部员吗?”

“是的,教练,我是三军的黑子哲也。”

“那么,黑子君,请问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虹村修造也被吓得不轻——黑子哲也进来的时候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

对于新部员,他的态度都是比较温和的:“怎么了,突然要请假,如果有充分的理由我会批准的。”

“是我的一个朋友,他现在的状态很危险,我不确定他还能撑多久,最起码...我觉得,这段时间,我应该能帮上一些忙。”

黑子哲也知道他这样说出来有些歧义,但这的确是事实——如果世界融合还没有进度,六月就撑不了多久了,状态十分危险,随时会消散。

想到这,黑子哲也天蓝色的眼睛里浮现了几丝沉重,毕竟是跟生死有关的话题。

活动室里的灯并没有全部打开,有些暗,走廊上也没有人,十分安静,翻阅纸张的声音无比的清晰。

少年干净而平稳的声音在活动室里响起,配合上有些黯然的蓝色眼睛,无端的增添了几分沉重和伤感。

虽然并没有情绪失控的痛苦,但少年的悲伤却能十分直观的被感受到。

黑子哲也:...并没有,他说话的声音一贯都是这样的。

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虹村修造连说话声都小了些,生怕刺激到眼前已经十分悲伤的少年——如果崩溃的大哭就有些棘手了,他对眼泪一向没什么辙,无论男女。

虹村修造的声音变得十分柔和,试图安慰眼前的少年:“既然这样,黑子君,你去看你的朋友吧,假条我批准了。教练,你呢?”

“既然虹村你都这么说了,我没有意见。希望你可以跟上篮球部的训练,不要落后。”

“我会的,十分感谢。”

朝着虹村修造和教练道谢,黑子哲也便离开了活动室。

现在还早,如果去长太郎他们的学校,还能赶上他们网球部的训练。

除了找出世界中心并与其接触这个任务外,他对长太郎在网球部的状态也是十分好奇的。

......

看着被重新关上的活动室的门,虹村修造沉默了一会儿,调整好心情,对着教练开了口:“木村教练,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我替篮球部拉来了一个很优秀的部员,以他的实力可以直接加入一军,但是怕其他部员会觉得不公平,我打算把他放在二军,等下一次的升军比赛再把他放到一军。”

木村教练有些惊讶:“是一年级吗?”

“是的。”

木村教练有些感叹:“真是后生可畏啊...这届的部员,真是十分出色啊...”

虹村修造点头赞成:“对,的确十分优秀。不过...这个新部员有些不服管教,是个刺头。但是,木村教练请放心,这家伙在我手下,我绝对会让他乖乖的。”

木村教练欣慰的笑了笑:“交给你我很放心,虹村,你是一个很优秀的部长。”

“哈哈,被教练你这样夸,稍微有些受宠若惊啊...”

想当年他可不是什么靠得住的家伙,往事不要再提。

......

新部员就是灰崎祥吾。

灰崎祥吾本人对篮球部是十分不屑的——虽然是帝光最受欢迎的社团,但他压根没打算加入。

加入社团就要遵守那些条条框框,被人管着,他很不喜欢这样。

虽然他的篮球很不错,也经常打街头篮球,但就是不想加入篮球部。

就算是加入了,也是翘训成习惯,大家成自然,麻烦事儿一大堆。

况且,街头篮球的比较野,没有正规那么多要求,这样才好玩——他就是不喜欢遵守规则。

不幸的是,他上次从**厅出来随便在街头篮球场露了两手,被篮球部部长虹村修造看见了。

对方对他似乎很感兴趣,想要拉他入部。

理所当然的,他拒绝了,但是对方并没有放弃,而是提出了打架的要求。

人不可貌相,他没有想过,身为篮球部的部长竟然这么能打,在虹村修造武力值的碾压下,他被迫加入了篮球部——这哪是篮球部部长啊!下黑手如此熟练,很明显就是经常约架打架比他还经验充足的街头老大啊!

而且,他还被要求参加每天的部活。

啧...这么无聊的事情...谁会去啊...

把虹村修造的话当成了耳边风,灰崎祥吾雷打不动的放学后来到**厅准备大展身手,然后被虹村修造抓包提着揍了一顿半拖进了篮球馆。

拎着灰崎祥吾的衣领,把鼻青脸肿的灰崎祥吾展示了二军的部员,虹村修造笑眼弯弯:“恭喜你们,今天又多了一个实力强劲的同伴。”

即使处于下方,灰崎祥吾也不输阵势,吊儿郎当的抬起了一只手随意扬了扬:“哟~”

这就是打招呼了。

结果换来了虹村修造铁拳一个:“态度给我认真点!”

灰崎的忍耐度已经到了极限,挣脱了虹村修造的手并重重的把对方推了一下:“艹!你他妈是我什么人!管东管西的烦不烦!”

真是...先是老太婆,再是黑子哲也,这两个他都认了。

但是...突然冒出来的虹村修造是什么鬼!他算老几!

强制让他加入篮球部这一点就让他十分恼火了。

篮球馆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虽然气氛有些恐怖,但不少部员都偷偷的观察着这边的动静。

虹村修造只是皱了皱眉头,朝着灰崎祥吾的方向走了几步。

难得见到这人如此认真的神色,灰崎祥吾眯了眯眼:“怎么?又想揍我一顿?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了。”

虹村修造不怒反笑:“我有些什么本事我也不知道,但是,你说的没错,把你狠狠地揍一顿还是绰绰有余的。”

单手放在肩膀上,轻轻的转动了一下关节,虹村修造的语气不变:“灰崎君你还想试一次吗?”

啧,是就是,大不了就是被揍一顿,又不是没被揍过。

但是,这些话灰崎祥吾都堵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他在虹村修造的身上看到了一些十分相似的东西。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灰崎祥吾没有再挑衅,只是轻轻的啧了一声:“我要去三军。”他记得,黑子好像就在三军。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让虹村修造那么顺心,能添堵就添堵。

这是妥协,虹村修造当然明白,但他有了新的想法:“本来打算先把你放在二军磨合,但我改变主意了,你还是直接加入一军好了。”

一军由他直接监督,这样的刺头,还是放在他眼皮子底下比较放心。

至于公平与否,灰崎祥吾的实力的确是足够进入一军了。况且,经过今天这一遭,篮球部应该不会有不长眼睛的想要挑事的人赶来挑衅灰崎祥吾。

这家伙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远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就像他当年一样。

虹村修造对灰崎祥吾是偏爱的,因为,看到现在的灰崎祥吾,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他。

他们身上的气质实在太过相像,所以虹村修造才会这么强硬的想要把灰崎祥吾拉进篮球部——不单单只是因为他的实力,更重要的是,虹村修造想要看到改变。

他在篮球部遇到了值得守护的东西和奋斗的目标,不再浑浑噩噩,不再迷茫。他也希望灰崎能够这样。

至今为止,灰崎的反应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就像看到了一个当年翻版的自己。

但是,他要求去三军这件事,虹村修造就有些搞不懂了。

灰崎为什么会想要去三军?

以他的性格,加入了篮球部,应该会更倾向于一开始就加入一军才对。三军是有什么其他东西吸引了他吗?

比如说——三军里有灰崎认识的人,而且地位还不低的那种。

想到这,虹村修造的八卦之心蠢蠢欲动,但还是忍着没有去问灰崎——今天这样的程度已经是极限了,如果把对方惹得炸毛了,可能就真的会造成反抗到底的结局了。

灰崎的抗议被他无视——加入一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以后人就在他的眼皮底下,这点小秘密他早晚会知道。

对于灰崎祥吾,虹村修造很有耐心。

......

撘地铁来到冰帝,黑子哲也站在大门前,看了一眼坐在保安室里的看门人,毫不犹豫的径直走进了冰帝的校门。

没有人发现。

走在冰帝公告栏上的地图面前,黑子哲也仔细的浏览着,找到了网球场的位置。

记住了路线,黑子哲也朝着网球场走去。

“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

“我能告诉长太郎你的存在吗?”

【这个...抱歉,关于我的存在,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恢复了力量后便会离开,离开的同时带走的还有记忆,如果直到他的人越多,那么,这个世界需要填补篡改的记忆就越多。

所以,关于他的存在,越少人知道越好。

黑子哲也并不强人所难:“我知道了,我会好好保守这个秘密的。”

【十分感谢。】

......

冰帝的网球场出乎意料的好找,远远的看着,就看见了黑压压的一群人,同时尖叫声也不绝于耳。

不愧是冰帝最受欢迎的社团,后援团跟帝光的篮球部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低存在感在这种情况下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黑压压的人群,黑子哲也视其为无物,像是鱼儿在水里一般灵活自在,轻松的穿过了人群,来到了最前面。

他被铁网挡在了网球场的外面,但这里的视野很好,可以俯瞰整个网球场的情况。

忽略掉震耳欲聋的加油声,感觉其实还不错。

干净整洁的网球场,部员们秩序井然,器材也被整齐的排列,任何东西都在它们应该在的地方。

然后,在偏角落的那块场地,黑子哲也看到了正在进行挥拍练习的凤长太郎。

“怎样,六月,你能够感受到除了长太郎之外的中心吗?”

【...抱歉,我能感受到中心就在网球场里面,但是不能确定是谁,距离太远了。】

黑子哲也并不气馁:“至少我们的方向是对的,中心人物和网球有关这点,基本上可以确定了。”

这个世界的主题很有可能就是网球。

看来,他得回去查查关于日本网球的资料了。

虽然进入球场会更容易找到中心的具体所在,但黑子哲也并没有这么做——既然要保守住六月的秘密,那么,他的行动就不能太过刻意。

虽然他翘掉训练来冰帝找人这件事已经是十分反常和刻意,但是非常情况得用非常手段,六月的情况已经由不得他慢慢来了。

再次越过人群,黑子哲也坐在了离网球场不远的花坛上,静候着凤长太郎训练结束。

长太郎跟他说过,他的目标是成为网球部的正选,而网球部在不久后就有校内排名比赛。

无论是什么社团,一般情况下,新生都是做一些最基础的事情还有打杂,但是冰帝不一样,完全是奉行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准则,和帝光的篮球部很像。

不论年级,强者进入正选的编制,即使是一年级也可以。

长太郎对此充满了期待。

据说部长也是一个二年级生,二年级生当部长在整个日本的国中甚至是高中和大学都是少有的——作为部长,实力和资历都是十分重要的。

冰帝就是这么一所打破场常规的学校。

就算是帝光的篮球部,部长虹村修造也是三年级生。

......

天逐渐黑了,原本拥挤的人群也渐渐散去,网球部的部活快要结束了。

在等待凤长太郎的时间里,黑子哲也拿出手机浏览着日本网球的现状。

“日本网球界第一人——越前南次郎,已引退,现居美国。”按着手机上的下拉键,黑子哲也问:“如果越前南次郎是一个中心,那我们是不是需要去一次美国?”

【这个...我暂时不清楚。】出国之类的事情...他暂时还没想那么远。

“出国有些麻烦。”

首先是英语,其次是父母会不会允许他一个人出国——希望渺茫。

【但是,提前做些准备还是比较好的。】

“的确。”

他的英语成绩其实还可以,但是口语却不确定行不行,据他所知,日本人的英语口音是比较重的,别人可能会听不懂。

话题在不知不觉中从越前南次郎跳到了英语口语,这样的发散性思维真是让人肃然起敬。

六月:...没毛病!

黑子哲也正在计划着美国之行,就被脑海里过于激动的声音所打断。

【出来了!是中心!】

抬起头,黑子哲也看到了穿着网球服的一行人正从球场走出来。

很快,他就看到了长太郎。

长太郎的身边还有两个人。

站起身,黑子哲也迎了上去——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中心。

“长太郎。”

听到熟悉的声音,凤长太郎有些惊讶,循声望去,他看到了站在花坛旁的黑子哲也。

“哲也,你怎么来了!”快步走到黑子的身边,凤长太郎微微睁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惊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除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或者是父母所托,黑子是很少来他的学校找他的。

今天竟然在网球场的外面看见的黑子哲也,凤长太郎可谓是十分惊讶了。

另外两个人也走了过来。

凤长太郎在平时是非常礼貌的,对前辈更是十分尊重,像现在这样几乎是抛下他们两个来到另一个人的身边,可以说是反常了。

所以,这家伙到底是谁,让凤如此另眼相待?

还有,这家伙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了,若不是凤走了过去,他们都注意不到这个人的存在。果然,让凤如此看重的朋友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凤,不介绍一下吗?”

说话的是一个棕色头发的,攻击性十足的少年。

黑子哲也想——就像是一头狮子。

凤长太郎反应了过来,似乎是对刚才抛下朋友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说了声抱歉,然后开始介绍:“这是黑子哲也,我的幼驯染。”

然后对着黑子道:“这位是日吉若,跟我同年级的网球部部员。这位是宍戸亮前辈,是网球部的正选。”

脑海里响起了六月兴奋的叫喊声:【这两个人是中心没错!】

仔细的打量的眼前的人,黑子哲也想,这个世界的中心果然是网球没跑了,而且是国中生的网球。

他大概知道以后的方向在哪里了。

延伸阅读

鞋状元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xsi4.shtml
鞋状元专职机器修鞋擦鞋连锁加盟机构,其前身为温洲鞋状元鞋厂后来根据市场需要设立鞋状元

自信者男装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pi2g.shtml
自信者男装,成立于1998年10月,是一家集研究、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时尚男装企

国玉坊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dzqy.shtml
国玉坊白玉礼品经销批发的,玉器、玉石保健品、玉石工艺品、玉石饰品、玉石礼品。主营产品

好德便利店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bvom.shtml
上海好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8月,是农工商超市(集团)有限公司的一个直

凯恒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dajv.shtml
凯恒保险丝供应不同温控的0AUL认证环保温度保险丝、热熔断器、热熔断体、热保护器、合

华味亨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6dw9.shtml
华味亨零食隶属于杭州华味亨食品有限公司,创始于2013年,位于杭州市余杭区星桥经济开

古驰汽车养护中心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up7k.shtml
古驰汽车养护中心是山东古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简称古驰汽车)是国内专注于汽

业晟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y94s.shtml
业晟手机壳总部拥有2000多平方米的现代化标准生产车间和完善的生产设备、生产流程、科

金八达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x0a6.shtml
金八达土特产贸易销售阜平大枣蜜枣醉枣枣酒以及阜平核桃柿子等农产品为主的贸易公司坐落在

珍爵贝尔珠宝加盟  http://www.essay-topics-1.com/sw3i.shtml
成都珍爵帝斯珠宝有限公司于2006年在中国成都正式注册成立。它是法国珍爵贝尔珠宝在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废材变天才在线阅读第九章

    晚上11点多,俞之舟终于把她硬盘里的资料全部救回来了,他看看手表,已经快到凌晨了。坐在沙发里的人安安静静的,不知是否睡着了。俞之舟悄悄走过去,绕到一侧,见她趴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俞之舟在她旁边盘腿坐下,她趴在懒人沙发的扶手上,脸颊枕在双手上,压得脸颊都变了形。她像个孩子似的毫无防备地睡着,不再是醒着

  • 娉倾传第七章在线阅读

    “啧,一群侮辱魔术师荣光的垃圾!”位于罗德的魔术礼装店面前,身穿红色风衣的金发青年正愤愤的抱怨着。在他身前是一个个摆弄着‘罗德产’魔术礼装的魔术师们,他们大多是来自中东上的雇佣兵,只有这些久经战场的魔术师才会清楚罗德生产的魔术礼装到底是何等实用,整件礼装里绝没有丝毫不切实际的用处,那是完全是为了杀伐

  • 开局加满属性点在线阅读第7节

    耳边的声音仿佛被蒙了一层厚厚的布料,隔着水帘一般地听不真切。“好好睡一觉吧,醒来了就不疼了。”“……”那一把熟悉的声音透过这片浓重的黑暗传递到了耳中,傅云琛艰难地动了动眼皮,意识似乎稍稍凝聚了些许。那个声音似乎更清楚了。破碎而零散,断断续续地传入他的耳中:“猫猫……”傅云琛动了动。那个声音突然放大,

  • 天机图录在线阅读第10节

    第九章你还真是性急啊!帝国六郡,龙、虎、龟、鹰、狼、猿之中,战力以傲龙郡为最强,出身傲龙郡龙氏一族的贵族,在帝国各地都备受尊重,他们著名的龙骑兵,是没人敢惹上的强军。身为龙氏一族的旁系子孙,龙云儿对于自身的处境,只有一头雾水的迷茫,甚至有些啼笑皆非,父亲是本代龙氏家主的堂弟,自家是离嫡系很近的旁支,

  • 洪荒万界之吾为天道在线阅读第8节

    贺渊默不作声,他现在就想以后住哪去?这时巷子口的孙嫂子对贺渊说:“我看你印堂发黑该不是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贺渊伸手在额头上摸了下拿过来一看,翻着白眼说:“那是粘的灰。”孙嫂子摇摇头严肃认真的说:“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说大白天的你又不生火做饭,这平白无故的着火难道就不奇怪吗?”贺渊想想这火确

  • 太穹第8章在线阅读

    “大帅回来了。”又一日晚间,张妈把胡曼曼和袁小花都拉上,急匆匆地赶到了大帅府门口:“站这儿别动。”边上站着的都是丫鬟,不过胡曼曼还是被张妈拉到了第一排,她长得美,又懂事儿,自然得充当丫鬟们的门面。至于袁小花,张妈把她塞到了胡曼曼的后面。不多时,一辆锃亮的黑色小汽车就停在了府门口。车门被仆人打开,庄开

  • 念力世界我最狂在线阅读麻烦上门

    最终魏涿还是被隋恙揪到了院子里,魏涿坐在板凳上只觉得浑身别扭,他望着坐在墙上发呆的谢无就,不满地开口:他不用听吗?大青牛趴在地上,尾巴在空中卷曲,隋恙在它面前洒了一把草料,听得魏涿问话,他回头说道:不用,这些他都听过一遍了。魏涿哦了一声,他双手拖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隋恙喂牛,隋恙动作有点古怪,时不

  • 绝不服书[无限]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印记?

    洛堪想了想,也不怕了,直接说吧,:‘因为,那是五皇妃,所以,属下想来请示,’东方皓轩挑着眉,:“你不说,都忘了,本王还有个王妃,去查看吧,”洛堪以为自己听错了,洛堪点点头,说:‘是,属下知道了,’洛堪一走,房间只剩下他一个人,东方皓轩走到窗前,说:‘你,究竟在哪儿呢?’与此同时,曲离陌洗好澡。穿好衣

  • 网游三国之征战天下之第一章(1)

    “我不追星。”江夜盘腿坐在飘窗上,腿上摆着一本《教你如何平心静气》,身后的音响开着,声音却不太大,感觉像是什么rap。而江夜就在这个背景音乐中,面对着“不生气,生气给别人留余地”的序言,两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正用力往下压。电话那头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让江夜忍无可忍地深吸了口气,第一百二十遍咬牙切齿地重

  • 嫡女驾到:天才召唤师在线阅读第9节

    胡逸凡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的人仍然在争吵,隐约听出其中一个是埃迪大叔,另外一个也是名男子。胡逸凡皱了皱眉,又用劲敲了敲,依然没有回应,于是便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昏暗的大大厅里,中间有一张巨大的圆木桌。少女和埃迪大叔坐在一边。另一边是一个中年将军。他穿有绘着天鹅标志的板甲,头戴天鹅饰盔,正在和埃迪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