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玄幻之我有个奇葩师傅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勤奋的小强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亲六下。

来的都是富家子弟,附加属性夜猫子。

大家在一楼大厅嗨到凌晨两点多,才有人提出离场,南加州地广人稀,交通不便。

常年居住在这边的人,基本上都自己有车,有没喝酒的送了小猫几只回家,剩下的就留宿在宋知非家。

宋家是餐饮业龙头,烧烤界扛把子的存在。

宋知非是这辈唯一的血脉,宋高对这个女儿称得上是百依百顺,能花钱解决的事情,绝对不肯亏待半分。

曾经多次放言,“只要你不玩出人命,注意自己人身安全,不危害祖国社会,剩下的事你开心就好。”

掌上明珠四个字,在宋家并不只是个成语而已。

早先宋知非文化课念的不错,突发奇想去考编导,于是就去了,成绩斐然,省考全省第一,连带着北影校内考成绩也是第一。

连关系都没走,就稳的不能再稳了。

宋高升学宴都开始准备了,宋知非撂下了句,“我不想在国内念了,没意思。”

宋高多余的话半句都没有,第二天就把留学中介跟雅思托福外教都安排上了。

就这么个女儿控。

宋知非成年后就从寄宿家庭搬了出来独居,房子是宋高早就买好的,三层独栋别墅,附带位全能保姆。

宋知非曾经同父亲撒娇,“我就一个人住,顶多再有个小姐妹来家里,买这么大做些什么?”

“你不懂,在外面多交朋友,花钱大方点,反正家里也不缺,之后都是你的人脉关系。”宋高拍着女儿的头,和蔼可亲的灌输社交观念,“再说了,有相熟的朋友找房子,就让她跟你一起住呗,万事以你开心为准。”

因为宋知非太喜欢独居的感觉,加上文学创作也需要安静的环境,所以私人保姆就被她打发走了,隔天过来打扫房间做饭。

近一年来,她都是一个人住的。

****

“三层全是客房,二层靠楼梯这两侧的也都是,洗漱用品跟浴巾之类的阿姨每个房间放了三份,各位兄弟姐妹们自便。”宋知非扯了刚刚郭凯华用的麦克风,光脚站在沙发上交代。

得到了几个人颔首回应后,宋知非放下话筒,假作困倦,揉了揉眼睛,浮夸的打了个哈欠,轻声同郭凯华讲瞎话,“我昨天兴奋的没睡着,今天又早起准备,实在太困了,我先上去睡觉,有什么话,我们明天讲。”

说话时候,本就松散又被徐扣弦揉过的丸子头彻底散下来,长发从光洁脸颊垂下,遮挡住了半只眼睛。

郭凯华下意识的想伸手去帮宋知非拨开,宋知非则是先警惕的后缩了一步,差点栽倒在沙发靠背上。

“……”

气氛尴尬,客厅里像是被分割成若干个空间,那边是欢声笑语,这便是零度冰点。

“抱歉,是我逾越了。”郭凯华收回手,眉眼间掠过丝失落,就立刻换了笑容。

宋知非摇头,眸光流转,单手把另只丸子头也放下来,趿了拖鞋匆匆告别上楼。

回到房间,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里,宋知非才彻底松了口气,她只开了床头星星挂灯,屋里主色调还是昏暗,从窗口望出去,昏暗路灯照在积雪上,反着荧荧光亮。

“一、二、三……”宋知非轻声去数视线可及范围内的路灯数。

她心乱如麻时候常常用数数的方式平静下来。

门被扣响,宋知非起身走到门前,平日里她是不锁门的,今天人多,想着防人之心不可无,就锁了。

“阿非,是我。”门外传来徐扣弦清脆的声音。

宋知非开门,看见徐扣弦手里拎的百利甜酒瓶跟脱脂牛奶,她侧身把人迎进来。

主卧是卡在别墅边缘,朝向西南的,一侧是落地阳台,另侧就是书桌正对的窗口。

宋知非跟徐扣弦一人裹了件大衣,站在阳台上喝小甜酒,室内空调温度开得高,阳台门也没关上,冷热风对吹,算不上特别的冷。

“徐二,你为什么会选择读法学?”宋知非咂着浓厚的百利甜,唇角还沾了奶白色酒渍。

徐扣弦看傻子似的看着宋知非,笑答,“我妈是法学教授,我爸是检察官,我读法学好像是天经地义,不读才是逆天而行吧?”

“哦。”宋知非委屈巴巴的盯着好友,“那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读戏剧吗?”

“那小知非为什么会在南加州大学念戏剧?如果之后会回国发展的话,北影也许更适合你吧,毕竟许多东西都需要年限累计”徐扣弦顺着她的话往下问。

宋知非比徐扣弦没小几岁,都是年少就远渡重洋求学的人,共情起对方苦楚时候,总能抓住重点在哪里。

夜风萧瑟,乌云遮天,抬眼不见星月,宋知非伸出食指,去碰栏杆上覆盖的雪,冰凉到极点,触到就立刻缩回了手,人也连带着清醒了很多。

“其实这些年我跟谁都没讲过的。”宋知非苦笑,“年少轻狂罢了。”

“当年我在北影公布成绩那天,我去上卫生间,在格子里蹲坑,听见门外有人聊天说,考第一那个宋知非,祖父是著名画家胡岳,母亲是作家胡宴。”

另个人用惊讶语气说,“那难怪呢,我说怎么看着那么小,就考上了,我要是有这种家世,指不定多出息呢,也不知道背地里塞了多少钱。”

手里的酒杯被碰了下,杯壁相触,有极清脆的响声入耳,水面泛起微弱波澜。

徐扣弦仰头干了杯中酒,“然后呢?”

宋知非也干了,她轻了下嗓子才继续说,“接着我就推门出去了,我跟门外两个女的说,我就是宋知非,她俩当时就傻了。”

“我说,有些人就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而投胎比不过,就去轻贱别人的努力,断言说别人不配的人,这辈子怎么努力,都是注定了比不过别人的。”

“我是当场就怼回去了,还怼的特别爽,可就从卫生间到正门口,走廊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我想了很多事情,甚至深刻认识到,只要我在国内写剧本,不管我努力,多出色,他人看我时候永远带着有色眼镜,说我是靠家里才这样那样的。”宋知非又一次伸手,去握了整捧雪,体温融化细雪,冰水从她指缝流下,滴滴答答。

“所以我出国了,读这所被称为好莱坞制造机的学校,妄图洗清家世背景带给我的东西。”宋知非接了徐扣弦递过来的纸巾,低头仔细的去擦拭每一根手指,口里依旧喋喋不休,“当时年少吧,太狂妄了,我早该认识到,就连我能在国外念书,都是家境支撑来的……”

徐扣弦安静的听,长卷发被风撩起,她用手按下来,等宋知非小朋友全部讲完,就回了个单句,“随心就好,早点睡觉。”

说完徐扣弦张开怀抱,给了宋知非个熊抱。

来路跟归途,终归都是自己的事情,外人评价不了。

讲出来不过是发泄,本就不图对方给自己任何建议,

注定了是难眠之夜,徐扣弦离开之后,宋知非重新坐回书桌前,她打开文档,把昨天写的寥寥三页全部清空。

握着手机打开ins去搜了Charon.

独自一人对着那张雪地日出的背影看了许久,她看到极仔细,从男人被风轻拂起的风衣下摆,到他弯曲冻红的指节,再到发旋。

回过神来时候,宋知非心里已然有了几幕戏,指尖扣在键盘上,流畅的故事梗概跃然屏幕之上。

****

她写一个少年爱好风光摄影,独自拍摄雪山遭遇雪崩被困的故事。

广袤无垠的雪地上,风雪交加,前行时候唯一的路标,是登山者的尸体。

不知道在雪地中背着沉重的登山装备跟摄影器材蹒跚前行了多久,少年依旧在用相机记录下沿途的风景,第一块电池没电了,他换上了第二块。

第二天快结束时候,少年甚至还在拍摄晚霞,夜晚瑟缩在帐篷里,少年眼神灼灼的来回搓着手翻看相册,感叹自然的无穷无尽。

外面是狂风呼啸,暴雪纷纷,帐篷被吹的变形,少年自己举着手电筒,用相机录下了段视频。

“我现在约在海拔四千二百米处,偶遇雪崩,我并不害怕,因为拍到了绝美的日出日落,这将是我一生值得回忆的传奇,是平庸人生里的难得的惊险回忆,现在,我拿相机记录下了一切。”

最后一幕是天亮了,雪过天晴,天光泛白。

雪地上一望无际,风扬过,帐篷的金属尖露出一小截。

诚然是称得上传奇的故事,可惜再也没办法从当事人口中得以轻描淡写的讲出来了。

始终意难平。

写完之后宋知非保存好,打印了一份,自己去阳台做了套颈椎拉伸运动,抬头正对上冉冉升起的朝阳。

与此同时,刚刚通宵达旦修完照片的薄幸也在看日出。

现代人同一时刻望见日出,四舍五入,就是天涯比相邻了。

****

跟郭凯华交往的第二天,宋知非同他畅谈,说清缘由,表明自己并不喜欢他。

在郭凯华的请求下,顾及对方面子,跟他拖了小两个多月,逢人前做戏,最后讲是性格不合无法相处下去,和平分手。

郭凯华没多久就有了新对象,宋知非继续单身快乐。

无憎无怨,各自安好。

见了面还是点头之交。

一年后,郭凯华自编自导的处女作上映,铺天盖地的获奖,宋知非在看到电影介绍后。

在所有社交软件上都屏蔽了电影名《雪落》、郭凯华、以及跟这部电影所有相关的人员。

其中包括主演薄幸的名字。

全部都成了宋知非不可触碰的逆鳞,无人敢在她面前提及。

延伸阅读

退役杀手的悠闲生活之绝世无双  http://www.zgrsck.cn/ywto.shtml
吕家三公子吕厚听说自己的弟弟被逍遥宗收为弟子,心里欢喜不已,有了这个大靠山,以后他们

洪荒:天道黑客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rsck.cn/xgo8.shtml
第八章成真眼见夜幕将至,我依旧在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更不要提进入梦乡了,这让好不

爱的真香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zgrsck.cn/stp9.shtml
清晨,阳光照射到幽蓝之森,苍蓝色的海洋也不再寂静,幽蓝树吸收了阳光的能量,释放出了梦

万界登录之我有亿万弟子之灼灼其华(1)  http://www.zgrsck.cn/ddm8.shtml
孟江城里,没有比赵老爷更有钱的人。也没有比赵老爷更倒霉的人。赵家富甲一方,在这城中极

星际代购之什么值得买之第二章  http://www.zgrsck.cn/dqh4.shtml
“是。”孟茗收起自己的心思,不管殿下失忆是真是假,自己只需要忠于殿下就够了。“属下孟

锦瑟·流年夜(二)  http://www.zgrsck.cn/bje6.shtml
再说韩晨和古封二人,回到韩晨的小院子后,按着苏静的指示找到了那洞口后便准备睡觉。韩晨

三思而行江湖之零五、解心(5)  http://www.zgrsck.cn/xuo3.shtml
此时许之若与苏方怡同样是在边吃边聊,而且还有说有笑的。与其生活品质的不同,享受的环境

雌性之我本自私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rsck.cn/0ij.shtml
慕容辰的大师姐?那不就是云瑶上仙的大弟子嘛?!云瑶上仙何许人也,玄武大陆第一个武神也

大秦:我摊牌了,我是嬴政!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zgrsck.cn/ajkq.shtml
天空如铅色,压着山脉,电闪雷鸣,火花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如皮鞭,抽打着山峰;雨,似瓢泼

进化支路之顺逆  http://www.zgrsck.cn/bt9g.shtml
山雀在歌唱,呼唤露水归去。那日回家时的马粪还没有干透,雍家庄小少爷弄出来的龟苓膏,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天王的反派原配在线阅读我能摸你的耳朵吗

    我小声地认出眼前的人,生怕声音太大,就连刚才的“唉哟”声音也不大。被揪耳朵就不应该大声呼喊吗,我想起上次也没有大声叫喊,我什么时候认了这条规矩。我抓住她拧着耳朵的手,太柔软了,如玉笋在手,如坠云雾。心里有一个无耻的声音说道:疼一点没关系,这叫先苦后甜。滚回去,你不是我。静儿从我的手中抽开手,双手抱胸

  • 雪下胭脂红在线阅读第2章

    自从出现了刘颖的事情之后,全班都发现了一个怪异的情况,那就是韩东只要是待在学校里面,无时无刻都在拿着书籍。只不过有些奇怪的是,韩东完全就是一目十行。瞬间,几乎是所有人都认为韩东是在装样子,恐怕是只想要引起童希妍的注意罢了。不得不说,韩东的所作所为确实引起了童希妍的注意,但是她和其他人不同,她发现韩东

  • 穿书之师尊在下第二章在线阅读

    正当我仰着脸颊,倒回激涌的热泪,清晰着眼球聚焦着瞳孔时,从十一个猿人脸中,飘忽出了一个稍微大一点,却又泛着黄光的巨脸。它睁着一对圆溜溜没有白眼仁的黄瞳,一圈的眼帘竟然还是双眼皮的清楚。鼻梁虽然笔直,鼻孔却是向上开着的。嘴巴是黑猩猩没有进化的那种突兀着的猿人样子,没张嘴,但能感觉到是很满意的笑意。我慢

  • 王爷披荆斩棘去娶妻在线阅读第五章

    在靠近那钢铁堡垒的内围,在一堆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里,风轻语正抱着沐晞的身体抵抗着魂种的侵蚀。“姐姐,我是不是要死了,感觉好难受啊。”沐晞眼神涣散,血色的纹路布满全身,只剩下最后一丝意识,仿佛随时都会迷失。“没事的小晞,有我在,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保护你。”风轻语强忍着痛苦安慰着。此时风轻语的情况也不乐

  • 帝道争龙第八章在线阅读

    修炼了一宿,发现灵力涨了一丝。虽说如今只是练气初期,距离练气中期还有好大一段距离,但依旧让章君清感到高兴。到达练气中期,须打通六条主脉,现在已经打通一条。收拾收拾,想起今日不能和轻川嘉佳一起,她要去万春堂听课了。“砰砰。”“轻川,嘉佳,你们好了吗?”云轻川打开门,点点头。“我好了。”田嘉佳推开房门。

  • 渔色大宋第八章在线阅读

    事实证明理想与真相总是相差的很远的,虽然李和泽很努力很努力地坚持的陪妹子们一起玩下去,但事实证明对于玩,吃,和购物来说,妹子的战斗力那可是相当的不得了。被他们拉着逛了起码有3个多小时了,可是她们依然脚步不停,还在继续向前尝试下一个项目,李和泽早已经整个人都要崩溃掉了他努力不在妹子面前失态可这个内心的

  • 佛系影帝在线养佬[重生]在线阅读第4节

    莫小羽抬起头来迷惑地看着妈妈:“妈,你在说什么啊?奈良哥可不是我男朋友!”“是吗?”妈妈满脸笑眯眯的,倒也不觉得奇怪。奈良一个人窘迫地坐在一旁,真想拿个什么东西塞住耳朵,完全不想听这对母女的对话......“啊,妈妈知道了,是不是还没追到手啊?”“......”莫小羽脸红耳赤地辩解,“才不是!别看我

  • 主人公的自我修养[综英美]在线阅读第2章

    余昼瞬间移过手机,确定了一下电话那头的人。“真的假的?”“我怎么可能骗你?”余昼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SK在他眼里一直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有机会与SK合作。如今梦想突然实现,余昼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整个人好像漂浮了起来。“傻崽,陪你这么久,可算帮你圆梦了。”余昼鼻子微酸。他强行止

  • 佛系女配[快穿]第九章在线阅读

    原著里贾母当众说过她最疼女儿贾敏,这些年贾敏跟她娘汪桐语往来不断,那亲热劲儿不比苏卉与黛玉差上多少。苏卉跟黛玉搂搂抱抱拉拉扯扯,两个妈偶尔也会“动手动脚”,比如现在。汪桐语拉拉小手,又拍拍肩膀,问起贾敏,“怎么气成这样?”贾敏愤恨道:“还不是我那个好嫂子又作妖!”贾敏不仅仅在丈夫和儿女面前,在好友面

  • 穿书后丞相总想跟我种田在线阅读第10章

    经过小走廊,出现在酒吧的大厅里后空间豁然开朗,大厅非常大,想不到从外面看去酒吧那么小,进来后却这么的大,而且旁边还有很多房间,酒吧没有DJ手操纵,只有一个小妹在一台电脑前坐着放一些轻柔的音乐,现在酒吧内放着一首暖色调的轻音乐,酒吧人只有几个,没有说话声,只是各自低头喝着酒,很安静,像现在这种类型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