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这个王妃不温柔第三日(中)

作者:本宫无耻 来源:17K小说网

翌日,被打碎的前朝青花被仆人们连夜粘好了,放在木盒中被方子亦抱在怀中。

方子亦呆呆地问道:“这样……可真的行?”东西碎了就碎了,黏回去给人家送去是几个意思?不会被当成挑衅吗?

裴谦挑眉道:“云霄可是不信我了?”

“不会不会不会。”方子亦连连摆手,“我怎会不信子君,只是心中有些忐忑罢了。”接着笑道:“子君兄胸有成竹,我思维狭隘,想不通子君兄心中所想,有些疑惑,望子君兄莫怪。”

裴谦并不在意,拉着方子亦坐进了马车:“到时便知。”

方子亦的方府离刘家的刘邸约莫要走半个时辰,路上有些磕磕绊绊的,坐在里面的人也随着车子摇摇晃晃,方子亦愁了一夜,没怎么睡,此时被晃悠晃悠,睡意便上了心头,然而马车一抖,头就磕在车厢上,睡意全消,然而不久又睡去,再被磕醒,重重复复,方子亦索性不睡了,撑着打架的眼皮子盯着马车帘子。

却听身旁人轻笑一声,问:“困了?”

“是有些,昨夜没睡好,让子君兄见笑了。”他晃了晃脑袋,看着裴谦说,“子君兄倒是精神奕奕。”

裴谦不语,把手伸向方子亦。

“怎么了?”只感觉头上一松,系着的纶巾被拆下,被整齐束缚着的青丝倾泻而下,铺散在座椅上,他扭头看着裴谦收回去的,捏着纶巾的手,眼中满是疑惑。

“要睡一会的话还是把束发散开较为舒适。”裴谦道,把纶巾收进阔袖中,然后再次伸手,这次把方子亦的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这样便好,睡吧。”

“裴……裴兄,这样不大好吧?”方子亦差点从座椅上弹起来,结结巴巴地道,一时间竟连“子君”也不叫了,怔怔愣愣地看着裴谦。

“无妨,若是精神不足,一会到刘邸更为失礼。”裴谦把方子亦压回来,“或是你想睡膝上?”

“不不不,赊我一肩便可,膝上还是不必了!”赶紧闭上眼,免得裴谦说出什么更惊世骇俗的话来。

裴谦的手在他发上轻轻抚过,一下又一下,很温柔,不知他面上表情是否亦是如是?肩膀有些硬,硌得人怪不舒服的,但能有个位置靠一靠让他睡着他已经很满足了。

马车晃了一下,抚摸着头发的手按在他的头上,竟没有受一磕之苦。

裴兄……当真是个温柔的人啊,不知怎样的女子有福气嫁给这样的人?

马车的晃晃悠悠,加上裴谦温柔的抚摸,方子亦一阵后便在一通胡思乱想中睡着了。

等醒来,便已到了刘邸门口,不知为何他的脑袋下一点都不硌了,还有这个位置……

“醒醒,到了。”裴谦的手在他肩上拍了拍,他猛然坐直,略有些惊慌。

“我怎么,怎么睡到子君膝上去了,我睡相可当真不好,哈哈……”

裴谦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揉了揉腿下车,道:“不是云霄睡相不好,只是我见你皱着眉,觉得肩膀应该不舒服便挪到腿上了。”

“?!”方子亦道,“这,这真是麻烦子君兄了。”

想那时他和小红好着的时候也没睡过美人膝呢!如今睡过了,这“美人”却是他兄弟。

造孽啊!方子亦心中痛呼。

“怎么了?下车啊。”裴谦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手撩起车帘,站在车下等着他回神。

“哈,哈……马上,马上。”方子亦才想起来自己头发还散着,得梳起来,四处翻找,却突然想起自己习惯了披发而行,一向是没有梳子的,看着裴谦梳得整整齐齐的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子君,你有梳子吗?”

“没有。”裴谦道,“你要梳子做什么?”

“梳头束发啊。”方子亦理所当然道,“最近觉着束发好看。”

“不必。”

“嗯?”

“我说不必,披散着也好看,下来吧,别让主人家久等。”裴谦说着,把手伸给方子亦,搭他一把。

刘家的仆从在门口站着不知多久了,静静地在一旁看着他们,方子亦顿觉羞愧,抱着木箱和裴谦一同跟着他进去了。

刘邸是方圆最大的宅子,内有花园池塘,养了一大批花木锦鲤,很是气派。

穿过小径,绕过亭子,不一会才抵达客厅,刘行东已经坐在主位,却不见刘有。仆人带到厅前便离去,二人径自入内,对刘行东行了一揖。

“荇海搂方子亦见过刘先生。”方子亦道,“这位是我……”

“门客裴谦见过先生。”

刘行东须发皆白,头上以玉发簪束发,神色不耐,手中捧着茶杯,听二人说话时亦没有放下,细长的眼上下打量二人,最后目光落在方子亦身上。

“方小弟此行是来……”

裴谦上前一步,接过方子亦怀中木箱,递给刘行东身旁站着的仆从,道:“有一物甚为珍贵,愿奉予先生。”

“哦?”身旁的仆从揭开箱盖,一个满是裂痕的青花瓶展露在众人面前。

“此物是百鸟庆福青花,百鸟腾飞于树枝之上,颇有一番意趣。”裴谦讲解道。

瞎说,那瓶上哪来的树枝,分明一条条的都是裂痕!方子亦暗暗替自己二人捏了一把冷汗。

裴谦啊裴谦,你究竟要做什么?

“更可贵的是,这树枝是器成后才添上的,创作的人可谓是才惊艳艳了。”

方行东放下茶杯,托起青花瓶细细观赏,不一会才道:“这添枝之人是谁?”

裴谦道:“正是贵公子,我与东家想着此番精美再作,想必能寻着识良品之人,便在店中展了一日,竟无人问津,乃至客人竟也日渐稀少,也不知为何,寻思着先生见多识广,必能体会其妙处,便赶着今日给先生送来了。”

刘行东皱眉:“为何是今日?”

裴谦对着刘行东再一揖,缓缓说:“今日公子去县丞处赏瓷,若是兴致大起,此瓶便不是独品了,着实可惜,故今日便取来与先生。”

刘行东心中“咯噔”一跳,猛地扭头,问一旁的仆人:“有儿今日去县丞处赏瓷?怎么没人和我说?!”

县丞那有个青花瓷他是知道的,自己的儿子对于摔两个前朝青花十分不在乎,他也是知道的,可是他更知道的是——县丞家那青花瓷是开国皇帝赐予他家先祖的,乃御赐之物,若是打碎了,那可是对祖皇帝不敬的大罪啊!

就是死罪能免,一百大板打下去,人也是出气多进气少,搞不好就废了。

那可是自家独子!

仆人脸色一白,跪在地上磕头:“少爷也没与小的说,小的也不知少爷去了啊!”

“刘淼有跟着他吗?”

“没……没有!少爷一个人出去的,没有带着刘淼。”

“还不滚去跟着少爷!”刘行东大怒,一茶杯摔在仆人旁边,仆人只是喏喏应着,擦了脸旁血痕便出去了。

“咳,感谢公子赠瓶了,这……只来无往的怕是不合规矩。”刘行东拍拍掌,叫来另一仆人,“你去抬二百两银子,赠给方公子。”然后才指座,让二人坐下。

“这位裴公子一表人才,不知是否会参加这次会试?”刘行东笑眯眯的,若不是看了他刚摔杯的凶狠,怕是会把他当成一般和蔼的人。

这老狐狸,真是善变。方子亦想。

“是,已准备好,过几日便出发。”裴谦不卑不亢地回答,让刘行东看了十分欢喜。

这人有才能,必不会屈居于此,将来定是有大发展的,最好和他拉拢拉拢。

“盘缠可够?”

“我会替裴兄准备充足的,家父曾要我对待裴兄如亲兄长一般,必不会亏待。”方子亦终于插了一句话。

这老狐狸一定在算计着什么,他一定要提防好。

刘行东看了他一眼,似乎这才注意到了他。

他笑道:“以方公子对裴公子的兄弟情谊,我自是信的,只是方公子未考取过功名,不知路上花销,长路漫漫,路上险阻非方公子所知,多一个人保驾护航对裴公子而言便是多了一份安全,何乐而不为?”

话里话外皆是看不起方子亦的商人身份,世上士农工商,士为先,商为末,刘行东身上有举人功名,对他一介商人自是看不起的。

方子亦咬着牙,却不知如何反驳。刘行东说的是对的,哪怕是勘察店铺也仅仅在城中而已,他从未出过城,不知道城外是怎样的,而裴谦要去会试,势必要离开这里,前往京城,他确实除了盘缠外,对裴谦毫无帮助。

不想自己的紧握着的手被人拍了拍,方子亦顺着看去,是裴谦。

“不必刘先生多虑,我自会照顾好自己。”

见裴谦不领情,刘行东略为遗憾,又问:“裴公子可曾有婚嫁?我家尚有一女,不说国色天姿,但温婉可人,必为良配。”

裴谦笑了,这是他进门来第一次笑。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他道:“虽未婚嫁,却有婚约,辜负了刘先生一番好意,实在是抱歉了。”

裴谦有婚约?他怎么不知道?还是说这只是裴谦推辞的说法?方子亦满肚疑惑,面上却不露半分,帮着裴谦道:“是,裴公子已有婚约,恐怕不便。”

刘行东点点头,虽然这年轻人不错,但他怎可能把自家女儿送去给人家当妾室?青年俊杰多得是,何必强求?

他咳了两声,道:“这样啊,那真是遗憾,像裴公子这般俊杰不常见啊。老夫近日染了些风寒,裴公子还要赶考,若是过了病气就不大好了,老夫便不陪了,二位请便吧。”这是下逐客令了。

二人告辞,直到走出刘邸,方子亦才松了一口气。

刘行东送的银子已经在车上放着了,二人坐进车内,马车缓缓而行。

“子君兄可真是高才,一个碎瓶子换了二百两银子!”方子亦摇晃着裴谦,眼中满是兴奋。

“这不是碎瓶子换的,是消息。”裴谦按住方子亦的手,“刘少爷行事嚣张,我昨日偶然得知他今日要去县丞处寻县丞公子玩耍,到了县丞家势必会观赏他家的青花瓷,那青花若是碎了,刘公子恐怕也脱不了关系。”

“我把这条消息透给刘士绅,他是看在这点,而不是那个青花。”

“那为何要把我们的青花带上?”方子亦疑惑道。

“先捧出青花,让刘士绅站在理亏之处,再告诉他这条消息,看着眼前的碎青花去想那御赐的,更易动摇,我们不但摆明了不与他计较他家公子摔碎我们青花瓷,还告诉他这么一条消息,他必然算是欠了我们的,才给两百银子便消了这恩情,刘士绅也是好算计。”裴谦轻哼一声,很是不满。

方子亦听着也觉得亏了,然而那是刘士绅啊,能让他连本带利地把银子还来已经很不错了,镇上多得是被刘有糟蹋的东西,可也不见他们拿到过赔偿。

他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裴谦的“婚约”,他仔细回想着,确确实实没听说过他的婚约,这婚约是哪来的?

想不通,索性就问了出来:“裴兄何时有的婚约?我怎不知?”

“你不知?”裴谦的表情有些惊愕,怔怔地看着方子亦。

我应该知道?方子亦纳闷地想。

裴谦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过了一下才道:“我与那人是很小便有的婚约,是我们二人私下定的,大人们都不当事,我却一直记着。”

“那是怎样一个人?”方子亦好奇地追问。

“玉雪可爱,聪明伶俐,我很是喜欢。如今那人的心意却似乎不在我身上了,可若是那人还能对我有意,我还是想与那人履行婚约。”

方子亦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背着光,对他说了些什么。

“那……”

“我会等着那人,一直等下去。”

延伸阅读

夕项加盟  http://www.9dr.net/nnz9.shtml
夕项纺织面料本着“品质、合作、诚信、共赢”的经营理念,拥有一支理论和实践经验的团队。

车美洁加盟  http://www.9dr.net/gzz0.shtml
自助洗车设备功能实现全新突破,集结了水洗车、泡沫洗车、高功率吸尘、负离子消毒等各项功

千雨寿司加盟  http://www.9dr.net/uue7.shtml
东莞市千羽餐饮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日本料理为主的餐饮企业,其千羽寿司雍华庭店以时尚

东美加盟  http://www.9dr.net/ni7a.shtml
东美餐桌是一家立足于家具行业,以家具新产品的设计开发和销售为主,并以投资控股的形式参

和心布艺加盟  http://www.9dr.net/6zx4.shtml
窗帘卖场。我们一直坚定地奉行了以窗帘布艺产品开发及建立以人性化服务客户为主的设计生产

驿洗车加盟  http://www.9dr.net/gzjp.shtml
驿洗车历经多年市场洗礼,拥有一套自己独有的运营模式,在各省市已经开设了多家加盟连锁点

奇而特玩具加盟  http://www.9dr.net/nq7l.shtml
奇而特玩具成立于,属于外商企业,拥有二千多平方米的厂房,固定资,有的技术人员,生产、

BIK英国国际幼儿园加盟  http://www.9dr.net/8zd.shtml
BIK英国国际幼儿园源自英国,立足中国,面向18个月到6岁的孩子,从社会,情感,学术

金泉景芝酒加盟  http://www.9dr.net/a8b5.shtml
金泉酒坐落在酒城景芝,乾隆帝御赐“甘泉岭”之地。酿酒所用水质清纯、甘冽;特有的环境气

美虹加盟  http://www.9dr.net/n5qt.shtml
美虹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女装、男装、饰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防弹bts]姜大佬来了第4章在线阅读

    结界破碎的瞬间,巨大的空间属性波动向边上传递,众人只见结界内有着八根闪着银色光芒的石柱上有着数以千记的灵纹。“那是传送阵吗?怎么会如此玄奥难懂。又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空间波动?”王然向边上的诸葛宁问道。“那才是与此地势相呼应的大阵了,看阵势与周围灵力波动,应该是单向随机的时空传送阵,在传送阵的另一端应

  • 神话三国:希腊女神军团第十章在线阅读

    叶凡从急诊科的办公室直奔厕所方向,这个举动让殷素皱了皱眉头,这个师弟怎么毛毛躁躁的?叶凡这时候可不管这个,冲进厕所之后,对着微信发了一段语音给孟小彤:“孟小姐,你开什么玩笑?我只是一个新人,没有法术和战斗经验,这个任务太危险了。”原来,孟小彤给叶凡发消息,说牛头在勾魂的时候,遇到了恶鬼。恶鬼想要吞噬

  • 魔法师生存手册在线阅读第2节

    穆尘再一次睁眼的时候,眼前白茫茫一片,她就知道自己的祈祷没有任何作用,死了的人怎么可能活过来?呜呜呜呜,以后再也见不到爸妈,再也吃不到好吃的东西,再也玩不了网络**,啊呸,再也不能好好学习了。这么悲催的想,眼泪就滚了下来,穆尘觉得自己的脸热热的,伸手抹一把,打算再哭一会。呜咽声还没接上去,穆尘猛地坐

  • 克复中原在线阅读第二章

    “站起来!你这个没有的畜生。”父亲严厉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练武房中回荡着。我拼尽全力的站了起来,不去理会嘴角的血迹,直视着父亲的目光。继续重复着那一句话:“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她!”“混帐,你知不知道她是名兽人!一名会吃人的兽人!”“那又怎么样?别的兽人怎么样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她不会!”“可是她会帮助他

  • 绝地求生:从变成女神开始解围

    走上前来,平怡郡主随和的笑着道:“四小姐,我的丫头笨手笨脚的,刚才服侍四小姐沐浴换衣没有惹你生气吧。”凌若淡然的道:“郡主的丫鬟个个都聪明伶俐的,若不是她们,恐怕惜萝今天有口难说了。”平怡笑着道:“四小姐说笑了,刘夫人她们在院子里逛的累了,说顺脚到我院里来喝杯茶,不想竟出了这个误会。”门外一个有些瘦

  • [最好的我们]超能力在线阅读施法治水

    “十万火急?是姒国出什么事了吗?我怎么都没有听说呢。”他摇了摇头。“不是姒国……是楚国。”“楚国?”羽若想了想。“就是那个有药奴圣母的楚国?”“不错,楚国突发洪水,百姓死伤无数流离失所,而且此次洪水爆发异常猛烈,直到现在都没有良策应对,如此下去,只怕伤亡更甚……”卓清显然对此事无不忧心。“王上是想让

  • 佛陀降临第6章在线阅读

    “少主,目前苍龙星宿已经点亮五颗,悟性逆天。白虎星宿也已点亮两颗(40%),再需要地级星魂*12,就能点亮第三颗。朱雀玄武各一星,需要玄级星魂*20点亮第二星”“得到一门黄级武学,经过改进可以自创出玄级武学,天龙中缺乏高级武学,但低等的黄级武学还是多的很。”“星灵,这么看来点亮全部星宿,看来并不难啊

  • 佛颂在线阅读第五章

    “主人叫我吗?”听到审神者传唤,青发付丧神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对这座本丸来说,不管是做为近侍还是被传唤到起居室都绝对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但面对这位对他们没有好感的审神者,就算是为了本丸仅剩的同伴,笑面青江也会选择顺从。说不定,他能得到这位冷淡主人的宠爱呢。所以,来吧,没有什么可怕的。“暂且恢复了本丸的

  • 混沌洪荒圣道速度与激情

    “不多,只知道他和Boss相识多年,是闻人家的人,大部分时候都在国外,很少回国。”夏磊开口道,“我记得他上次回国,还是前年新年。”童桐做许彻的保镖刚满一年,没见过闻人如初也正常。“他……”童桐吐出一个字,最后皱了皱眉,“算了。”“怎么?”夏磊不解。“没什么。”童桐又拿起对讲机,“Boss,下个服务区

  • 千载寻君录第7章在线阅读

    “一招了,还有九招。”江峰淡淡的道。“哼!”方林难以置信,再次疯狂的扑了上来,双手变掌,“刚才那一定是巧合!”“碎木掌!”江峰心中大定,看来影舞碎魂步对付他绰绰有余!不过自己只能使出三式,其中第一式还没有任何效果。所以绝不能拖得太久,一旦使用次数多了,那两个老狐狸绝对能发现这点。而且使用这个步法极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