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相思之器模之合

作者:亦怀新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8年初春巳时半

子阈抱着长剑走在回剑炉的路止,途中路过酒坊又帮师傅打了壶酒。

铸金坊地下三层才是剑炉,因地下有天然地心之火,铸剑是最佳的。

所以聚火成炉,剑炉由此而来。子阈的“师傅——尚弘古”,不只是这片区域的第一高手,还是一名铸剑大宗师,并且偏爱铸剑。

子阈不只是尚弘古的徒弟,而且还是他将子阈抱回来,交给夕娘抚养照顾的。

对子阈来说尚弘古不只是师傅,更像是父亲一样。

子阈会走路时便经常跑剑炉来,并且对铸剑有浓厚的兴趣。

所以尚弘古任由他在这里玩耍。

后来子离出生后,由于夕娘没空照看小孩子。子阈便经常背着子离来这里玩,直到子阈六岁,子离三岁的时候尚弘古便将他们送去溯英馆学习,为期四年。

之后子阈便跟尚弘古正式学习铸剑术。一开始子离也跟着来,不过没多久便在这种环境呆不下去了,毕竟女孩子嘛。

于是子离跟着夕娘身旁学习,平常过来帮他们师徒送送饭。

子阈在铸金坊外,好巧不巧的碰上丘龙、丘虎两兄弟。

两人比子阈略大,在溯英馆时两兄弟便经常带头欺负子阈、子离两兄妹。

子阈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子阈明白了。这两兄弟其实没什么恶意,只是喜欢出风头、喜欢被人注目,仰望的感觉。

不过子阈并不讨厌他们本人,只是不苟同他们的“小小恶意”。

但毕竟大家都是同族兄弟,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丘龙、丘虎两兄弟拦着子阈不让走。

“这不是小剑痴子阈嘛。”丘龙笑嘻嘻说。

“你怎么还抱把剑呢,你会不会用啊?”丘虎十分随意的说着,“拿来让我看看。”

“两位哥哥,这不是我的,这是何白大哥的。因为损坏严重,我要带回去修复的。”

子阈因不想和他们过多他们纠缠,连忙抽出长剑解释道:“你们看看剑刃都是卷的。两位哥哥要是没什么事,我还要赶回去工作呢。”

两人见子阈这般,也不好说什么。

子阈刚要走,丘虎道:“今晚春祭开始前,族内战士可以自由比试的,你敢不敢和我们比试比试啊?”

“好的,那我们到时不见不散。”子阈可不想在跟他们纠缠下去,“两位哥哥,没事了吧?没事那我回去了。”

望着子阈离去,丘龙、丘虎两兄弟愣了下神,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本来是想借机刁难,捉弄子阈一番,完全没想到子阈就这么毫不迟疑的,答应和他们比试。

“哥,我们这算不算以强凌弱,欺负人呢?”丘虎故作诚恳的样子说道。

“什么欺负人。”丘龙解释着,“这也是在帮助子阈成长,提前给子阈上一课。说起来了阈还应该感谢我们,不是吗?”

两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实在憋不住了,一个比一个笑的诡异又大声。

子阈离他们很远仍能听到两人的怪笑声。

“真是莫名其妙。”

子阈回到剑炉。昏暗的剑炉内,看见师傅壮硕的身体,拿着酒壶坐在石墩上,出神的望着石桌上的长剑发呆。

听师傅讲过,在子阈婴儿时。他在一处浅滩内捡到子阈,而那把剑也躺在浅滩里。

“那是一把淡红色的剑,修长而又精美。但是周身全是裂痕,是乎要几近崩溃一样。剑身通体泛着红色的淡光,感觉像似流了太多的血,所以才泛着那样黯淡的淡光。说不上的凄美,每次看到都让子阈感觉说不出的感觉,但又十分的亲切。”

帮子离铸的那把短剑,就是借鉴这把剑的外形设计的。

单纯就是因为,子阈很喜欢这把神秘的长剑。

子阈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何白那把剑的修复方案,那就是重新浇铸。

那把剑说不上是什么好剑,不过还算上乘。用料、精炼都还不错,应该是剑坊上层铸剑师的作品。

所以子阈打算重新浇铸,品质会有很大的提升。

如果再能跟师傅讨一点赤精石那就最好不过了,不过子阈没报太大希望。之前那一小块赤精石,可是求了师傅很久才讨到。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因为时间比较急,没空重新做一套剑模。

没有合适的剑模,那就没法浇铸了,还是先问问师傅有没有同类型的剑模吧。

{

“师傅我回来了。”子阈将酒壶放在石桌上。

“这么早跑那去了,不要说是为了,帮为师打酒啊。”师傅心不在焉说道。

“我给子离铸了把剑,刚才是给她送剑去了。回来时顺便帮师傅您打的这壶酒。”

“你什么时候帮子离铸了把剑?为师怎么不知道,居然还背着我,可想而知铸出的剑肯定不怎么样。帮子离铸剑,这怎么少的了为师呢,下次记得一定要叫上我啊!”

“我不是一直都在练习嘛,只是您没在意而已。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铸的剑不行,子离别提多喜欢了。师傅你是知道的,子离可是很挑剔的。”子阈得意的说道。

“那小丫头的确很挑剔,为师私藏的几把好剑她竟然都看不上!怪不得最近看你一直在忙活什么,原来是在给子离铸剑。等那小丫头过来,我倒要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这样,别只是外表好看啊!”师傅不大相信的说着。

“绝对不会另你失望的师傅。”

“对了你该不会没提,铸剑我也有份参与吧?”师傅突然问道。

子阈想了想道:“有,我确实有提师傅您的。”

“不错,不错,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弟。来来来,为师请你饮酒。”

“不用了师傅,我刚喝过。”子阈答道。

“好啊,你又偷我酒喝。”说着师傅就拔掉酒塞确认没少后,笑眯眯的说,“还好没有少。”

子阈笑道:“看你心疼的,我才没偷喝呢。回来的途中碰到何白大哥,是他带我去狩猎酒馆,期间饮了些酒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何白这小家伙倒是有几年没见过了。”

“我看到何白大哥的长剑磨损严重,所以带回来了,打算重新浇铸。师傅您看看,我们这里有这把剑的剑模吗?”子阈询问道。

“我们这里什么类型的剑模没有啊!你去楼上的器模室好好找找吧,肯定有的。”

“好的,那我这就去找找。”

子阈说完就往楼上跑去。

}

器模室在铸金坊第一层,几乎占了半层楼。剑模室有记事师管理,何人取何人归,几时取几时归,都会记录在册。

“乐辰叔叔我要进去找套剑模。”子阈说道。

“好的你进去吧,等下出来时,记得过来登记一下。”这位叫乐辰的记事师微笑着说。

整个器模室,不只武器,当然也有一些护甲,相对极少。

武器主要分长、短、轻,重几大类。

短器如剑,刀等,短接之器;长器如戈,矛等,远击之器;轻器如弓、弩等,飞击之器;重器如斧,锤等,钝击之器。

短器之首以剑为最,百器之首,以剑为尊。

剑也分长剑、短剑、轻剑,重剑。

长,短不在长;轻,重不在重。长短在锋,轻重在刃。

百器之难,仍以剑为首,百器之美,仍以剑为最。但是剑的制造工艺相对来说十分复杂,不像其它武器那么好铸造。

剑术也是最能体现个人技艺的高深艺术,不只动作优美,而且杀伤力也十分强大。

因此自古便有好剑,尚剑之风。

虽说器类众多,但是人类用剑是最多的,所以整个器模室,剑类就占了一大半。

以前子阈随师傅来过几次,自己独自没来过。

之前学习铸剑,师傅是不允许子阈用做好的剑模。师傅说合格的铸剑师都是,根据使用者的要求打造剑模,没有不会做剑模的“铸剑师”。

子阈比对着手中的长剑,来回寻找着。

……

翻查了足有半数剑模,在这琳琅满目的剑模中,终于找到了一套合适的剑模。

这便耽搁了足有半个时辰左右。

“太好了,还是赶快回去精炼吧。”子阈自语道。

子阈抱着剑模,走出器模室。

“乐辰叔叔我找到需要的剑模了,请你帮我记录一下吧。”子阈开心着说着。

“208年初春巳时正,子阈取长剑剑模一套。”这位叫乐辰记事师提笔记录在册,“好了子阈,用完早些归还。”

“多谢乐辰叔叔。”

子阈抱着长剑和剑模,又急忙忙的赶回剑炉。

延伸阅读

101次相亲醉风楼  http://www.tnhppr.cn/spqs.shtml
纯属好奇,她再问:“这剑灵门少将主是个怎样的人?”“魔鬼!”那女人不假思索的说:“一

末日狂人之这就是差距(9)  http://www.tnhppr.cn/gceo.shtml
随着杨浩哲一拳的轰出,整个中心广场瞬间变得安静了起来落针可闻。不知是谁咽了一口吐沫打

宋玉东墙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tnhppr.cn/6b9c.shtml
李虎林飞陈鹏等一众新人听到云路的话语,都不由自主的睁大眼睛看向血色玉舟。这可是传闻中

连山劫之第八章  http://www.tnhppr.cn/x3zn.shtml
那天,苏绵好不容易与自己的几个小姐妹聚在一起,当时大家一起上学的时候还天天腻歪,时不

逆魂转魄之打造圣衣?  http://www.tnhppr.cn/npuk.shtml
能飞能发光力气还很大,你该不会是翻版的超人吧?希绪弗斯自然不知道科尔森现在的想法,在

西游:从花果山开始签到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tnhppr.cn/b9wa.shtml
洪小静说道:“洪小古,三斤半夜的你要吓死人啊。”洪小古吼道:“你个死贱人,你看看这是

寒风界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tnhppr.cn/dx79.shtml
金色航母是深海TV最贵的礼物,砸了以后会在直播间里显示闪闪的金光特效,还会全频道进行

闻风知蝉意[网游]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tnhppr.cn/p7yn.shtml
很快,韦雨竹收拾好一切后,就带着高涵雁和高昊轩一起出门去了。高昊轩他们去的第一个地方

[偶像练习生]安歌阴姬的罪行  http://www.tnhppr.cn/a84m.shtml
“你,你想做什么”-“三郎救我”看着阴姬这幅模样,真的很反胃。倒是父皇,还是有几分王

顽主:从神级选择开始之殁】(8)  http://www.tnhppr.cn/hcz.shtml
“滴答滴答……”的水滴声在寂静的洞里显得格外刺耳。尹山一行人,排着队,后面人的手搭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盗墓同人]吾名唤吴邪之第六章

    .筵席散后,秦国公夫人让自家的孩子们陪同众宾客家的公子贵女玩乐。考虑到星涟不懂事,国公府孙辈中月河是最大的女孩,便由她带头招待贵女们。月河一直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以便将来能配得上自己的心上人。国公府中馈虽仍由国公夫人掌管,不过这些年她有意锻炼后辈,分了一些权柄给儿媳们。这些事月河平日跟着几位协同管

  • 冬青[暗恋]第十章在线阅读

    木青阮一见老头严肃起来,没想到师父的威名这么厉害。大叫道:“哈哈,老头,你是不是怕了,怕了就放了我,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老头眯着眼回忆着什么,也不说话,思绪万千。突然回过头来:“你怎么能证明你是青木的徒弟。”“青青草枯,潇潇落木。一日思情,一日思怨。”木青阮说完。老头激动起来

  • 我的手办是活的在线阅读第二章

    “看来你想起来我跟你说过的话了。”幸村幽若噙着浅浅的微笑,这个少年没有让他失望,他一步步的成长让人欣慰,可也心疼。摩挲着每根手指上的茧,这些都是荣耀的见证。“精市,如果我不愿意,又有谁能真正逼我呢,”知道眼前的少年是真的心疼自己,相处这么多年,他也是自己在幸村家唯一的牵挂。“好了,不就是嫁给一个快大

  • 我在末世当包租婆在线阅读第7节

    小石头桥边的房子是用木头板子临时搭出来的,低矮、狭小,夏天了闷热、冬天了墙板太薄又很冷,没有院子,只有一小块平整出来的地。靠房子有个小小的鸡窝,大小正好够养两只母鸡,此刻一只鸡懒洋洋地在鸡窝里眯着眼睛,另外一只在窝外面溜溜哒哒地走着,不时啄两下地,悠闲的母鸡后面跟着个严肃认真的小女孩子,两三岁大的样

  • 大明郑氏之烤金针菇(1)

    渣男陈志鸿把那个妖怪保护起来,但是曲情觉得需要先探听一下那个渣男知不知道小三是不是妖怪?据盛嘉墨所说,他现在已经打入那个渣男的公司内部,成为他们公司的一员。一开始装扮成女装是决定自己去勾引那个男人的,不过后来发现陈志鸿好像不喜欢他这种类型,盛嘉墨就干脆再变换成男装。只是免不了要再挣扎一下,但无一例外

  • 我在海贼开网吧之快上车,没时间了

    在2019年一月一日,零点,在一个简陋的出租屋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道:“叮咚,一百项修改器系统启动中....”要是这件出租屋的主人易休还清醒的话,一定会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给吓到。但是可惜的是由于易休昨天加班加的太晚,所以身心疲惫的他此时陷入了深度睡眠。并没有听到这个声音。10%,20%,

  • 机器人从天而降在线阅读第9节

    等到士兵都下去后。叶桉欣才看向她,“又被穿了?”顾楠安施展了下由于被绑很久显得僵硬的肢体,皱着眉头回答,“嗯,恐怕是她感觉到你们发现她了,直接让我来收拾这个破烂摊子。”叶桉欣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什么时候会穿回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说不准下一秒我就不是我了。”叶桉欣对于这

  • 踏星道娘对爹的回忆

    “好好好,表姐你说你说”,当时娘只能抱着表姐让表姐身体不至于那么冰冷。“表妹,表舅你们一定要替我叶家报仇啊,一个月前你表姐夫进山挖药换点钱,给我们女儿满岁请客和准备礼物,这次你表姐夫运气好像特别的好挖到一颗千年人参”。“千年人参”?“不错就是千年人参,本来挖到千年人参是好事,只要能卖掉我叶家马上都能

  • 全校都等着看我笑话在线阅读第9节

    老者笑道:“我叫初吉,是粟末部的大萨满,刚才多有误会,还请不要介意。”说着,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瓷瓶,从中取出一粒黑褐色丹药,交到白恒手中。“这是老夫从华夏换来的金疮药,白兄弟你快快服下,痛感很快就会消失。”“多谢!”白恒也不客气,立即吞服了丹药。此种阵仗之下,即便这是毒药,他也得吞下去,况且,他本

  • 苍玄为尊第9章在线阅读

    这几天征集了将近4000名,平民,我、哈克奥罗、砚浩、胧、老爷子、多利古拉、正在商讨,这时传来了打雷声。“又下雨吗?”砚浩说。“报告,差不多有五千骑兵,正往这里来。”“五千...还都是骑兵,我先去看看,砚浩,跟我来”我叫上砚浩,来到高台,一眼望去,将军是努万基。“那混帐终于来了。”砚浩用力说道。“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