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东京食尸鬼之黑龙崛起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龙皓天阳 来源:纵横中文网

此话一出,在座众人都是一惊。

王伟像是听到了一个什么惊天笑话,直接笑出了声:“超过年级平均线200?简直大言不惭!咱们现在九科,总分一共1050,咱们年级平均线至少700以上,超过200?莫非你打算考900分?”

齐迹笑笑不说话,眼睛里全是“你敢来吗”的挑衅。

看见他这副成竹在胸的表情,王伟发热的头脑反倒比刚才冷静了不少。

要说齐迹的成绩单,简直惨不忍睹,考个400都是属于超常发挥,到底是什么给了他这样的自信,能考900分?

王伟越想越是狐疑,视线在齐迹脸上转来转去,也不知到底在犹豫些什么。

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警惕,齐迹挑衅失败,索性站起身道:“不敢来就算了,我回寝室了,老师再见。”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藏得很深,看不出来是开心还是不开心,但就在他站起身来后却下意识地回头瞥了一眼江亦,虽然齐迹很快就转了回去,但还是被王伟看出来了他内心潜藏的“羞涩和喜悦”。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观察着他的王伟突然冷笑了一声。

这小子虚虚实实,自己竟然差点被他给骗了!

这小子喜欢江亦,刚才所做的那些,很明显都是为了留在江亦身边而表演的一出大戏,目的就是为了诈他,让他不敢跟注!

要不是这小子刚才没忍住回头看了江亦一眼,他都差点忘了!

呵呵,小小年纪演技居然就这么好,不去当演员简直是可惜了!

“*就*,书面协议敢签吗?”

王伟一瞬间醒悟过来,这小子实在狡猾,他得留下点证据,免得到时候他赖账。

齐迹挑了挑眉。

有鱼掉进坑里了。

“可以。”他道。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样尘埃落定。

“此协议一式两份,所有后果由当事一方自己承担,”王伟将协议书递给齐迹,“喏,签名手印都在,你将来就是想抵赖也没有用。”

“好。老师也是,祝你好运。”

齐迹接过协议书,方才眉眼中的那点羞涩和赧然已经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属于少年人独有的沉着和自信,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王伟自己产生的幻觉而已。

看见齐迹这样的反应,王伟不知怎的忽然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

把一个学生换去平行班,和把一个老师调去教平行班,这显然就是两个档次完全不同的*注。

他输不起。

但那后悔也仅仅只是一瞬间,他的理智告诉他,学渣就是学渣,距离分班考试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即便是这个学渣找来江城最顶尖的老师一对一教他,也根本不可能将九门课同时提升到接近满分。

900分,这不是开玩笑么。

把他多年的教学经验按在地上摩擦吗?

想到这里,王伟释然了,他道:“行了,你赶紧走吧。江亦留下,老师还有其他事情要跟你说。”

江亦应了一声,将视线从离开的人影上收回。

他刚才没有说话,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聆听。

事实上,他不但听了,而且还听得很清楚,甚至开始在心里评估起了这两个人*约的胜负。

齐迹和王伟刚才的表现已经被他全数收入眼里,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旁观者清的缘故,他总觉得这*约像是齐迹给王伟挖的一个大坑。

回到寝室,王八正躺在床上,无聊地刷着手机,瞧见齐迹回来,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怎么去了这么久?王伟跟你说啥了?”

齐迹把手里的纸递给他:“自己看。”

这咋还签上协议了呢?

王八惊疑不定地拿起了纸,看到最底,靠了一声:“这王伟咋这么看不惯你呢?这不是想方设法要赶你走呢吗?”

齐迹倒不是很在意这些,反正这次王伟是输定了。

他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刚要去洗澡,忽然又顿住了:“哎,这个点儿学校还能出去吗?”

王八没想到他会突然想出校门,愣了愣问道:“咋了?想去包夜啊?”

齐迹倒不是想包夜,只是他前段时间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很穷。

那天剪头发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身上所有的卡已经全部被齐家给停掉了,而微信和支付宝里的钱在付了那68块钱之后,就穷得连套五三都买不起了。

这样不行,他在上个世界虽然的确攒下了不少老本,但学习一途,本就是逆天而行,光靠吃老本是肯定不行的。

他得出去找兼职,最好能是周六周日全天的那种。

齐迹理想的场所是咖啡店或者图书馆,一是他上辈子干过,有经验,二是这些地方的业余时间相对充裕,他能边拿工资边刷题。

不过这些他没打算告诉王八,毕竟这其中的缘由要解释起来,话可就太长了。

齐迹道:“是啊,不过不能包夜,也就玩一个小时吧。”

王八作为一个网瘾少年,听见他要出去玩自然是满口答应,于是两个人趁着宿舍还没锁门,偷偷摸摸溜进了操场后方的一处小树林。

11点钟,夜色已经浓郁,正是两个翻墙狗的最好掩护。

两个人摸摸索索地翻过了围墙,王八拉着他就直奔网咖。

齐迹其实不太想玩**,但看着王八兴高采烈的模样还是坐了下来。

玩了一会儿,输了两局,齐·**黑洞·迹决定尿遁。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身份证和学生证,跟玩得正嗨的王八打了个招呼,起身走出网咖。

因为急着用钱的缘故,他做了万全的准备,打算和老板商量先预支一个月的工资,到时候是要押学生证还是身份证都可以。

齐迹在街上走着,看见咖啡厅就推门进去,应聘到第三家咖啡店的时候,老板看他长得不错,让他留了下来,明天开始上长夜班,每个月3400,还有销售提成。

这个待遇还算可以,齐迹便答应了下来,正准备和老板谈预支工资的事情,一辆宾利从学校里开出来,停在了咖啡店门口。

车门打开,穿着齐整的管家从容礼貌地推开了店门,对老板道:“一杯芝士奶茶,加布丁,不要冰。”

老板笑着道:“福伯,又来啦?小少爷今天这么晚?”

“是的,麻烦您了。”

福伯笑得非常绅士,站姿也和普通人有着很大的区别。

在通常的情况下,他不会透露太多关于主家的信息,自然也就不会和老板太过寒暄,礼节性地答应一声便转头看向了在一旁盯着他看的男生。

这一看福伯便愣住了:“齐迹少爷?您怎么会在这里?”

齐迹没想到居然这么巧碰上了福伯,有些不好意思:“我……过来有点事,您忙。”

说完自己走到了一旁,等着老板给福伯做奶茶。

齐迹不想说,福伯便也不再追问,只是若有所思地远远看着齐迹。

他的目光很是和善,像一个可靠的长者。

奶茶很快做好了,福伯付了钱,向老板致谢后对齐迹颔首道:“齐迹少爷,我先走了。”

齐迹被他一口一个少爷喊得是真不习惯,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好的,福伯,您慢走。”

福伯走后,老板不解地问他:“小帅哥,你一富家的小少爷,还来我这儿打工呐?我这点儿工资你看在眼里吗?”

齐迹摆了摆手道:“不是,我不是什么少爷,具体情况等以后我再慢慢告诉您。”

老板:“……哦。”

这些有钱人家的少爷还真是奇怪,明明那么有钱还跑来打工,难不成是想来体验生活?

老板上下扫视了齐迹一眼,细皮嫩肉,养尊处优,确定他就是有钱人没跑了。

于是,当齐迹和老板商量预支一个月工资的时候,老板连证件都没要他的,直接把账转了:“你这样的小少爷,能吃得了咱们这儿的苦吗?可别干到一半哭鼻子啊。”

江亦喝了一口奶茶,眼睛微眯,脸上露出了这几天以来的第一个略微轻松的神色。

自大少爷去世之后,福伯就觉得小少爷脸上总是乌云笼罩,虽然在葬礼上一直表现得很坚强,但他相信那一定是为了不让夫人更加伤心才会如此。

一想到坚强的小少爷才不过15岁的年纪,说不定还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发呆,福伯就感到忍不住地心疼。

为了分散小少爷的注意力,福伯在后视镜里观察了很久,这才回头道:“少爷,刚才我在咖啡店里看见齐迹少爷了。”

江亦手里正在搅拌布丁的吸管顿了顿,漫不经心道:“是吗。”

少爷的态度并不十分热络,但福伯却能感觉到他对这个话题好像有点兴趣,于是继续道:“这个时间,寝室应该都已经熄灯了吧,齐迹少爷怎么会在那里?而且也不像是去买咖啡的。”

福伯顿了顿,继续道:“这么晚了,寝室也进不去,齐迹少爷一个人留在外面实在有些危险,我们要不要干脆接他回家住?”

齐迹的感觉是对的,这位老管家的确是对他充满了善意,而且一直在试图调解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毕竟在他的眼里看来,这两个孩子都是特别好的好孩子,从小就玩得到一块儿去,之所以会发生现在这样的矛盾,一定是因为两个人之间存在着什么误会。

“回……家?”

福伯在江家多年,劳苦功高,江亦也是他照顾着长大,平日里还是很尊重他的意见的。但一听见福伯想带齐迹回家,他一个不小心,捏扁了手里的奶茶。

延伸阅读

特丽达集成吊顶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solr.shtml
特丽达集成吊顶加盟_公司简介四川省特丽达实业有限公司是中国大型金属(铝幕墙、铝天花、

京典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d0q8.shtml
京典工艺品是工艺画、钻石画、十字绣、抱枕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万阳足疗机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gaki.shtml
万阳足疗机是主要生产数码感应垃圾桶、陶瓷电热水壶、厨房餐桌电器、按摩器、触控节能灯,

旺旺餐厅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bdxn.shtml
旺旺餐厅致力于餐饮领域地道赣菜连锁经营,不断推陈出新,优化产品结构,从新店评估、店面

秘特鼻炎康复中心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fhd.shtml
山东秘特鼻炎中医研究院,关于全国授权加盟分院和全国招生山东秘特鼻炎中医研究院面向全国

亨特曼先生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gpvq.shtml
美国SBI国内外连锁服务品牌国内外公司是一家拥有4个品牌1200多家特许加盟连锁店的

欧弗斯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ymvr.shtml
欧弗斯灯饰总部始建于2008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灯饰生产企业。深圳市

黎村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n3g9.shtml
黎村白酒饮消食去积,二饮生肌愈伤,数饮驻颜长寿”,享有“黎族土茅台”的盛誉!黎家米酒

鑫迪木门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bhpc.shtml
山东鑫迪家居装饰有限公司始创于2002年,是集实木工艺套装门、生态门、护墙板及木质家

花草坊化妆品加盟  http://www.florida-keys-pages.com/rzt.shtml
花草坊化妆品是广州养源化妆品有限公司为进军电子商务,在2011年创立全新日化线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极品晓菜茑在线阅读第3节

    应该就是这里吧!没错,就是这里。这张车应该就是雪儿的,快我们去崖底寻就。风铃焦急的叫道夫人,那我们赶紧下去找少爷吧!小英看到现场也是震惊了一下,于是赶紧对风雪的母亲和五十个保安说道好,那我们赶紧下崖底去寻找风雪,一定要把它找到了。风铃这时也醒悟过来,于是赶紧带着五十多名保安和小英前往崖底寻找风雪。五

  • 我的成语大明在线阅读第10节

    在这场短暂的风波过后,彭辉不想被置于风口浪尖上,所以他在一番思量后,终于咬牙消耗了一些珍宝,驱动这客栈进入了一片神秘空间。不得不说,正如雨漠所猜测的一样,这家客栈果然是一件圣器,不仅有上等的修炼室,还有隐秘而又令人心悸的杀阵,甚至还可以像现在一样带人一起隐藏到小世界中。开辟小世界,是至少要成为王者才

  • 影后今天还没承认恋情之私服系统【求收藏】

    “呼,我这是怎么了??”陈武捂着额头,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周围可以用家徒四壁形容,除了一台电脑,就只剩下一张床。“好晕啊!”陈武捂着脑袋,脑袋嗡嗡嗡的发响。【叮-私服系统启动完成,赠送宿主最火页游,大天使之剑一键端】【叮-检测到宿主身无分文,赠送宿主一台8G,四核服务器,系统赠送服务器,无需宽带,可

  • 贾母重生记搬家(2)

    衣服、鞋子、小猪存钱罐、仙人掌……她将东西有条理的分好类,任由搬家公司将家里的东西一点点搬上车。苏年年坐上车,驾驶位上坐着个中年男人,五官硬朗,眼神中时不时闪过一丝锐利的精光,看到楚素心略微缓了脸色,还向苏年年笑笑打招呼,“你好,我叫陈允华,叫我陈叔叔就好。”“叔叔好。”苏年年点点头,心中对陈允华多

  • 重生我还是大佬的童养媳第九章

    等电梯的时候,许潇霖回想着刚才分开前和柏翊的对话,想到他那理所当然的语气,不禁感到有些羞耻——明明只是约.炮后的一个寻常早晨,怎么搞的跟小夫妻新婚第二天似的......同时他又在心里默默对杨宇宁说了句对不起,毕竟杨宇宁是让他来看着柏翊的,不是要他睡了柏翊的。许潇霖比柏翊他们迟了差不多五分钟才上的车,

  • 沙漠里捞出个娇小姐第三章在线阅读

    被拒绝后,我看了看日历,离月十五还有几天,估算时间后,我坐上去临市的大巴车,换成其他时候,我可以不管,但这次关系到自己的小命,看着自己的命香,估计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我可以等着继续做生意等着去换哪少的可怜的十五天,也可以选择主动出击。临行的时候,心里阵阵编排每天可以看见那几十上百年的寿命,我自己却不能

  • 综琼瑶之本座很烦在线阅读首席大师兄

    第三章叶雾沉自六岁时与叶广寒学剑,风雨不改,寒暑照旧。这一学就是十年。正所谓是十年磨一剑,十年的时间足以让叶雾沉将上清宗的基础剑法断水剑练得如火纯青,并且还玩出花样来。如今的叶雾沉已有十六岁,从垂髫童子长成了青葱少年。他的修为早在两年前就停在了炼气十层,一直未再进。这倒不是他修为遇到瓶颈或者是怎样,

  • 我们不合适在线阅读第7节

    “死了人?北京东路?”常情的脸上写满了震惊,“我们这有北京东路,不是兰州东路吗?”“常哥你是在梦中吧,都一个学期了,还没有搞清楚我们这附近的路名。”胖子哼了一声,随即又小声嘀咕道,“一天天都不知道在干什么,感觉像丢了魂一般。”“怎么可能?我明明记得是兰州东路的。”就在这时宿舍的门被推开,陈玉峰骂骂咧

  • 真三国无双之绑架全地球在线阅读一起开房?

    很多年后,顾韬回忆起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就会忍不住歪着嘴,一脸坏笑道:“第一次见面我俩就跑去开房了,这就叫缘分!所以说我们就是命中注定,天生一对儿。”徐景涵早已对某人没脸没皮的样子完全免疫了,顶多丢给顾韬一个白眼,然后继续做自己的事。有人说爱情就像滤镜,能把故事的本来面目美化得模糊不清,到最后连当

  • 太虚第十章在线阅读

    路城看着视频里的小女孩一字不落,字字句句铿锵有力。没想到这个小傻子不但不傻,还挺厉害,路城移开视线心想。“看!路哥!我就说小仙女怎么可能那么笨,这叫什么?之前肯定有人嫉妒我们小学妹,瞎造谣,往后要是谁在叫她傻子,我第一个饶不了他!”张宙就像一个刚上战场的热血青年,情绪高涨,认准一个理,就往里钻。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