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生死劫(花千骨同人)之谜面?谜底

作者:后土难填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父亲评价曲轻的个性跳跃而冲动,好朋友眼中她是个一旦心动马上行动的潇洒派。这些评价真是中肯,生平第一次,她开始纠结自己未来的专业和学校问题。弃国外,考京华,弃管理,念考古,追沈明予。这念头压也压不住,一次比一次更强烈地折磨着她。

曲轻收拾起全部的玩心全扑在学习上,学生时代只要你好好学习,没有人在乎原因是什么。曲轻发了狠心好好读书,父母自然开心得不得了,只是老天给他们一家开的玩笑,他们竟然都后知后觉没有一个人发觉。

然后就没有然后,结果一旦解开,人生瞬间冰雪两重天。仗着先天聪明和后天勤奋以及从小到大无数补习班熏陶出来的知识细胞,最重要的是还有精神上深刻中下的“沈明予之毒”,曲轻的学习成果有目共睹。期间沈明予诚挚的建议她重新考虑高考志愿,原因一堆堆总结起来就是理想与现实是不一样的。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她当时只是胡诌的,他如此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此的真诚而无私地帮助她,她知道自己真是没救了。

就这样随着时间推移以及长期的借口和非借**流之后,她的“沈明予之毒”越来越深。她甚至不止一次的认定沈明予对她也是有感觉的,这种感觉往往会像激素一样赐予她无数动力。综合以上几点,结果就是在熬过了一段艰难岁月之后,顶着忤逆父母断绝财源的压力,终于等到沈明予依约来接她开学——不过录取她的并不是考古专业,她最终还是害怕自己会被各种古墓古物憋闷死,而是选择了相对自由和花哨的艺术学理论系文化产业管理专业。尽管这个专业比考古专业分数要求更高,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是这么任性也一样考上了京华大学。两人在晚霞漫天的傍晚相见,余晖照在身上,曲轻像披满金光的斗士,昂首走向凯旋之门,收获属于她的真人金像奖,哦,不,是金人真相奖。代价是她脱下了自己的公主贵冠,以一个灰姑娘的身份站在冰峰之上。

校园生活不紧不慢地展开它的步履,适应着这种节奏,曲轻和沈明予有时会在校园闲步,也会在教室读书,广泛的兴趣让他们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他们聊着谈着一如初相见时那般美好。曲轻也会问起沈明予压箱底的东西到底是何圣物,每次他都谈笑着撇开话题。曲轻没来由地觉得沈明予在敷衍自己,反而更激起了她的好奇。就这样,两人如同打哑谜般兜兜绕绕,曲轻靠近一步他就退让一步,曲轻*了气跑远了他偏又不放心似的跟上来。沈明予啊,他常常使曲轻摸不着头脑,他喜欢她吗?他似乎对身边每一个人都挺好,脸上挂着微笑。那么他不喜欢她吗?不,不,他明明是在乎她的,他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里含着的宠溺曲轻能感觉到。

让曲轻困惑而着迷的还有别的地方,沈明予无疑是优秀的,同任何别的一个高校大学生一样可以高谈阔论滔滔雄辩,也可以激情创作通宵达旦。可是有时候他的眼睛会无端地流露出谁也消不散的孤寂,他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几天同谁都不联系,或者一大群人狂欢时他掩也掩饰不住的疏远和隔离。每当这时曲轻就表现的格外明显,她太想抚平他眉心的痕抹去他脸上的忧,怔怔望着他时关切的眼神太直接,就这样关于她的心事,渐渐地似乎大家也都知道了。

即便做了灰姑娘,也要有穿水晶鞋的时候,曲轻下了决心要在不久以后的一次文艺汇演上独放异彩,为顺利拿下沈明予做临战前的最后准备。那天下午她认真准备了节目,精心的置办了行头,然后在大会后台细细描妆并且盘算着表白沈明予时的具体细节。她一心多用耳膜也没闲着,一边接收着舞台上音乐的洗礼一边听着同学们有的没的胡聊着各种各种小道消息和桃色新闻,不经意间一个神神秘秘又激动难抑的声音猛地朝她耳朵里灌:沈明予有女朋友啦!

曲轻内心狂跳,他有女朋友?那女孩是谁?会是自己吗?还是说沈明予已经被别人抢走了?主持人正在报幕,下一位表演者曲轻。

沈明予,沈明予,满脑子都是沈明予。

有同学来催她上台,按耐住内心狂跳,她甩甩脑袋什么都不要再想,她要做完美的自己。

曲轻的节目是独唱《爱,很简单》,网上说这首歌适合表白。里面有几句歌词这样唱的:

爱的地暗天黑都已无所谓”

是是非非无法抉择

没有后悔为爱日夜去跟随

那个疯狂的人是我

这歌词跟曲轻的心境很贴合。

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表演完节目的,她其实并不擅长细腻与温软。歌曲中间的小提琴独奏也只是为了舞台效果看起来更好看,要知道平常对她而言架子鼓打起来更顺手些。只是今天,她在舞台上显得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动人。她迷人的眼睛热切地搜索台下的每一张面孔,满含了期盼和深情;她美妙的歌声被胸中充盈的爱情滋润着,湿湿的抚慰着少男少女的心窝。此刻,曲轻唱出了每个人心底最柔软、最美好的缱绻。

校园里无数青春正盛的人儿啊,那个没有自己的故事,那个没有自己的执着。

这人这歌,注定要成为传说。

她把台下每个人脸都扫过,却没有搜索到自己想看到的那个。尽管这样她还是见到了他,在演出后台的狭小空间里,他帅气出场引人瞩目。手捧鲜花一步步走向她,脸似春风眼含微笑——款款而来的还有另外一名短**亮女生。

他和她一起祝贺曲轻演出成功,了解曲轻的同学们有的木有的呆,暗暗打量他们仨,然后在心底给出一个谁跟谁相配或者不配的评语来。曲轻没有傻也没有呆,她只是瞬间有些口干舌燥,然后咳嗽了一下比平时更礼貌更周全地同他们寒暄问好。沈明予介绍短**亮女生说是朋友,大家起哄问他是不是少说了一个“女”,他没有承认也不否认脸上笑意更盛。

更加盛开的是送给曲轻的那一大束的鲜花——大捧的马蹄莲简单的用编织麻绳系着,碰撞出淡淡的森系感,是曲轻最爱的那种风格,但是现在她从这束鲜花上读出来的只有两个字,碍眼。

女孩名叫林南冰,是外校转来不久的交换生。交换生往往意味着包含而不仅限于品学兼优,拥有某些特长也是必不可少的何况还长得这么漂亮,这样的交换生想不成为大家的焦点都难。她温柔地跟大家打招呼“很高兴认识你们”之后,就把目光集中在曲轻身上。她赞美她人美歌甜演出也很精彩,她微笑回应说感谢学姐照顾感谢学姐捧场学姐好时尚。沈明予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俩,直到林南冰有意无意碰了他一下,他才把一张她生日PARTY邀请函拿出来给了曲轻——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林南冰的生日邀请。曲轻此时却是有些搞不懂,因为她跟大家一样对林南冰的了解仅限于刚刚认识这般肤浅,两人之前完全没有什么交集或者交流。沈明予简明扼要的阐述了一下生日聚会吃饭交友的宗旨,林南冰真诚而热烈地表达着希望她能参加的诚恳,曲轻则一脸荣幸欢欣鼓舞地答应了邀请。

心底里早对这个邀请做了一千遍最坏的人心假设——林南冰是故意来宣示主权的吗?难道林南冰真的是沈明予女朋友?

见面寒暄礼貌告别,曲轻耐心地等到所有人都散掉,一直坚强撑到可以体面地离场那一刻。她知道周围人在想什么,不管是真关心还是假热情,那里面都有看好戏的成分。不管眼前这人是不是假想敌,她都没有半分乱了手脚的迹象。她的心其实一直如在沸水中煎熬,她的心事变心结,结在心里又成了果,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大大的笑果果。现在她只能小心护着它,除了自己谁也不让看见。

她失魂落魄地离开会场,想的念的挥之不去的满满都是沈明予林南冰、林南冰沈明予。好半天才想起来,对了,今天还有一件重要事情没做,她还没去表白呢,努力了那么久各种细节都考虑过了,这么重要的计划怎么能还没开始就死掉了呢。

“你都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呢,我那么喜欢你啊,沈明予,沈明予!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你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就成了别人男朋友啊!何况他也没说林南冰是他女朋友啊。”

她想起来要做事,立刻就计划要怎么做。她要见他,单独见他,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剖一颗滚烫的心捧给他。

她忍着直到傍晚打电话给他,请他在校院湖畔很有名的那个地震遗址见面,帮忙参谋她送给他林南冰同学的礼物是不是妥帖。那个地震遗址其实是幢危楼,平日里人都躲着走,但是因为四周风景优美不受人打扰,到成了情侣约会的好去处。她说的恳切而礼貌:“我想送一个惊喜给她,只有请你帮忙才能让效果最出色。”这样的理由让人怎能忍心拒绝,沈明予答应她晚上有时间在约定地点见面,还说他尽量配合正好他有事也要找她。

其实这个电话也是在试探沈明予,她多么希望他拒绝她,甚至笑话她,对她说你找错了人因为我沈明予对林南冰完全不了解。

可是沈明予答应了,还代表林南冰多谢她费心。这说明什么,傻子都听得出来,曲轻和林南冰在他眼里明明就是有距离有差别的。多么有眼无珠的帅小伙,完全无视空气里的爱情气息是那样单纯而浓烈,可怜的曲轻要靠多么顽强的心才能继续执着。

然而大学里有眼识珠的帅小伙还有更多,曲轻在离开会场不久就礼貌拒绝了一个送花者,理由是花太多抱不动了——她一直将沈明予的花放在臂弯仿佛挽着他胳膊。这么牵强的理由没有人会信,她是在用“名花有主”的气势直接把对方吓走。那个家伙果然是个不争气的,三言两语就被她打发了。曲轻叹一口气,果然放弃还是比较容易的。不过很快她又碰到了第二个送花的家伙,这个人送个花还要别人陪着,简直让人哭笑不得。送花的她不认识,前来陪他的那个人曲轻反倒认识。那个人还算识趣,他好像是帮忙鼓劲一样当胸锤了送花的家伙一拳,嘴里大概还念叨了一句加油。然后就远远的在一边站着,目送送花者战战兢兢的走到曲轻面前

这个人在学校也算风云人物,反正关于他的传闻不不少,有不少都是关于他家世卓绝为人豪爽的艳羡之词,当然也有更多涉及到他劣迹斑斑、思维怪异的负面传说。他叫易知舟,也是个外校交换生——要说有一点比较特殊的就是,这交换生交换的世间有点长,别人以月为单位,他以年为单位,来京华大学已有一年半了。人长得不黑不白不丑也不帅,简单来说没啥特点。如果勉强找个优点来充数的话,大概除了身材略高点就只有一双眼睛比别人格外犀利得多。奇怪的是,就是这么个人,混在人群中即便不说话也很难被埋没。他好像天生拥有一股压人于顶的气势,用通俗的话来说——霸气外露。据说他热衷于各项作死运动——跑酷、冲浪、赛车之类的,怪不得培育出这么奇怪的特质。还据说这个家伙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勤快的多,单凭这一点就让曲轻对他没有啥好感,那个女孩子会喜欢花心大萝卜呢?况且她还确凿地知道一件他过往不堪的经历——在夜店打架闹事被抓到警局。这中间掺和着点桃色事件,说是打架起因竟是为了争一个夜店公主,最后还要老师到警察局保释,据说这才是这个交换生被交换的真实原因。这个原因是曲轻的好朋友亲口告诉她的,因为不幸要去保人的那个老师是她好朋友的好朋友的好朋友她爸。这样的人竟然还被沈明予评价为是个让人敬佩的家伙。唉,沈明予啊,难不成你跟他走得太近以至于近墨者黑了不成?

哦,不会的,沈明予才不是花心大萝卜,曲轻你在瞎想什么。

“今天我命犯交换生”,带着点迁怒曲轻用目光恨恨地扫射易知舟,因此更加鄙视第二个送花者。

她对这个送花者不加掩饰的冷漠,任谁看了大概都会觉得残忍。男孩子实在羞涩,他好不容易走她到跟前把花猛地抛到胸前,冷不丁一下确实起到了吓人又挡道的效果。他结结巴巴地介绍自己,完了之后还说了些什么,曲轻一丁点也没听进耳朵。她因为刚刚给沈明予打过电话脸上还在激动地荡漾着红色光泽,这会子身心还在飞扬眼神还在流盼,亮闪闪的散发着致命诱惑。她断然拒绝了男孩子送来的花束,而随着嘴巴开合的小酒窝也在跟着一唱一和,无论是谁只要看过一眼就很难忘掉那精致的五官如何生动地演绎着主人的喜怒哀乐。送花的男孩沮丧到眼睛都快要溢出水来,他紧张地瞟了一眼几步之外的易知舟,对方回了他一个握紧拳头加油的动作。像是受到鼓励般这个男孩没有退却,反而更进一步的表白着自己想跟曲轻交朋友的真诚,以及愈加热切地邀请她一起吃个饭吧。他紧张到大概嘴巴都不利索了:“请你,呃,你给我个机会吧,让我把你和花一起送回去好吗”。

曲轻对跟沈明予表白这件事情还要再琢磨琢磨,很是恼怒这第二个送花人没完没了地啰嗦,对付起来就愈加不客气了。

“不好意思,我今天很忙,忙到没有时间吃饭,你不必麻烦了。我的花我自己会拿,至于你的就请自便吧,”说着调头迈步,直接走了。

送花的家伙实在是冒失的劲大,因为一看见曲轻要走,情急之下他选了一个下下策。他一下子拉住曲轻,硬是把自己的花塞给她。曲轻完全没留神他会这么做,惊叫一声打了个趔榷,怀里青青翠翠的一把马蹄莲,散乱地掉到地上立刻沾上了草屑和泥土。

她愤怒地推开男孩挣脱了拉扯,也是倒霉催的,那男孩子送什么花不好,偏偏选了新鲜欲滴刺儿多多的大捧玫瑰花,她胡乱这么一推根本没顾忌到双手立刻遭了殃,抬起来一看竟然被扎出了几个红点点,这下真是把她激怒了。

“你在干什么?”她大喊道,觉得仍不解气,一把抢过肇事的玫瑰花扔的不知道哪里去了,“你诚心骚扰是不是?”

这顶“骚扰”的帽子扣下来,男孩子已经囧到脸红到脖子里去。曲轻手上被扎他下意识想冲过去看看,接着又被抡起来的拳头吓得往后退了退,嘴上只顾着说:“对不起对不起。”

旁边的易知舟一看不对劲赶紧走了过来,横在两人中间。锋锐的眼神儿竟然透着点忍也忍不住的戏谑,不用猜就知道,他现在纯粹是在看热闹。

“南北啊,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眼睛长脑袋后面了,撞了人大美女还不赶紧道歉!这位同学,你可千万别生气,你伤在那里要不要紧?要不要去看医生?南北也真是的,太冒失了。不过曲轻同学,你看我们南北难过的那可怜样儿,我敢肯定他宁愿自个手废了也舍不得伤你的,你那顶‘骚扰’的帽子就别乱扣了。不管怎样你那花掉地上是我们南北的错,南北一定会将功补过再赔你一把新的,咱们去花店里随你挑好不好?挑完了呢顺便大家吃个饭交个朋友,就这么简单对不对?”

曲轻铁青着脸高昂着下巴,傲娇地像一只有毒的小龙虾:“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成为朋友的话,还需要努力干什么?”

她自己弯腰捡起马蹄莲,仍旧抱在怀里转身离去。两个大男人都没有再生出任何帮她捡花的念头。只是曲轻不知道,望着她离去的这两个人隐藏在眼底的,一个是深不见底的郁闷,另一个则是慢慢盛开的笑意。

延伸阅读

创优品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y8oc.shtml
创优品饰品配件是重庆创优品商贸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位于重庆巴南区渝南大道50号1栋

昆仑山牌和田玉枣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6uhj.shtml
昆仑山和田玉枣隶属于昆仑山和田玉枣业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创始于2001年。公司基地位

OPPO欧谱漆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xl0r.shtml
油漆涂料品牌油漆涂料油漆十大品牌涂料十大品牌国内外十大品牌油漆国内外十大油漆品牌中国

文午汽车美容培训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apvo.shtml
——汽车美容技师的摇篮座落于齐鲁大地的济南文午汽车美容装具培训中心,是中国汽车用品研

宝臣门窗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k02.shtml
宝臣门窗专业的团队配合个人专属的装修风格,设计出最自然、和谐的生活家居空间。在制作工

水木娃娃动漫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aqyu.shtml
常州水木数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水木数字”)由海外领军型人物胡博士于2008年4

艾思妮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xkbw.shtml
艾思妮内衣项目介绍:艾思妮内衣总部秉承“顾客至上、健康舒适”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服

优拉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dcir.shtml
优拉家用纺织品主营被子、冬被、被芯、蚕丝被、四件套、多件套、婚庆套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

天童美语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600e.shtml
在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传统式教学方式逐渐被新型的授课方式所替代,电子白板教学便是在众

喜士多便利店加盟  http://www.rublesfurniture.com/6y55.shtml
喜士多便利连锁店是润泰集团投资中国零售市场的两大零售系统之一(另一个是大润发)。喜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敌原始人在线阅读第9章

    余静凝眼尖的瞧见转身准备离开的闵思怡,故作惊讶的说:“哟,这不是二奶奶吗?”闵思怡悄无声息离开的想法,被这尖锐的声音给打住,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对着她,说:“余小姐,二小姐,你们也到这里赏花。”春天正是百花争艳的时候,风中摇曳的花朵卯足了劲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希望评得一个花中之王的称呼,惹人采摘。春天

  • 我的女友是女皇之李桃

    李桃,自幼与父亲狩猎为生,如今已是村里几个好手猎人之一。村口,李桃拖着一只将近200来斤的白毛云鹿,背上背着一张铁木弓,箭壶里插着几支羽箭,坚定的一步一步朝着村里走来,沉重的鹿身下,垫着一块不知名的兽皮,以防止破开血肉落得一路血迹,引来野兽。“老李,你家小子好俊的身手,白毛云鹿一箭封喉,箭还插在喉中

  • 在星际种菜后我暴富了之白山水之死(10)

    被困在五鬼阴煞阵内的姬寒雨等人不知道外面的人已经准备开始拯救行动,因为白山水的作死行为,让他们遇到了非常大的麻烦,不是□□爆炸而引起的麻烦。“啊切!”不知是因为被姬寒尘念叨还是鼻尖上的灰尘,姬寒雨大大的打了一个打喷嚏,然后才睁开眼睛查看起身边情况。如果说刚刚是一片漆黑看不见五指的世界,那现在映入眼里

  • 君临天下闭月之颜

    都说红颜祸水,演义中,貂蝉从小就被王允收养。这位生在在乱世中的绝世美人,犹如一朵风雨中的红玫瑰,几经摧残,仍然不改红颜色,无数英雄、狗熊为她竞折腰,而貂蝉自己,是否从一开始趟进这朝局,便打消了这世俗之念,早已没有了儿女私情?赵信只是觉得,貂蝉太过于可怜,被他人当做工具来达到某些目的。客栈内,赵信三人

  • 都市之败家系统演唱会(2)

    “落落,接下来好像是粉丝互动,你觉得会不会选到你?”许珎珎兴奋地摇了摇梁落音的肩膀,看着台上激动万分介绍的主持人,奇怪,她竟然都跟着梁落音变的越来越兴奋了!梁落音看着台上,随后叹了口气,看着一脸兴奋劲儿的许珎珎,无力道:“珎珎,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有这样的运气了吗?我看我的运气都在出生时耗光了!”许珎珎

  • 绝地求生之柯南来了在线阅读第8章

    我看到证明自己是非歹人的机会到了,马上对着大肚男的脑袋踢了一脚,顾不得胳膊的疼痛,拉起那个特警,躲到一块石碑的后面。喘了口粗气,看到那特警有些迷茫的眼神,我大道:TMD的,老子是良民!大肚男捂着脸,大声的骂着我,我估计他现在很想杀了我。在这混乱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那特警脚上虽然中了枪,可

  • 属于自己的忍道之第四章(4)

    韩蕊原来一直以为还珠格格只是一部美好纯爱的青春友情爱情故事来着,没有宫斗,没有阴谋。可是昨天御花园里发生的事情给了韩蕊一个警告,让她醒悟过来,也许还珠格格里的夏紫薇的处境并没有她小时候看电视剧是那么诗意美好,皇宫怎么可能没有宫斗呢?!韩蕊昨晚上一个人认真的想了很久,觉得那两个宫女背后的人最有可能是令

  • 都市之摸个红包之娘的小棉袄(5)

    千禧堂里,宋老太太面色灰败躺在床上,上半身衣裳褪尽,身边一个懂医的嬷嬷正拿着三寸长的金针给她扎针。一针下去针身没了一半,宋师竹鸡皮疙瘩伴着惶恐在身上一层层发作,在一旁看着都觉得疼。宋祯祯也过来了,她本就是住在正院的厢房,如今站在她身边,两姐妹双手交叉握着彼此打气,直撑到棉帘子有了动静,才不约而同松了

  • 龙回汉末一枪直接秒杀

    网吧中,赵小磊同样一脸懵逼,卧槽!什么狗屁内测玩家,老子就吹牛说说而已,你们还真信?技能?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他作为热爱**的骨灰级玩家,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习惯,那就是在玩每款**之前,都会先看一下攻略,对**有了充分的了解后,才能更好的体验**。但是问道内测的口风被官方抓的很严,公测至今都没有流出什

  • 洪荒之三教大弟子第六章

    林默很清楚他对兰斯特罗出言不逊只是在迁怒。是的,仅仅是在迁怒。那么多年过去,原以为那些往事早已被遗忘在脑后,甚至连午夜梦回都不曾重温过,可惜实际上,只要稍有风吹草动,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就会汹涌而出,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摆脱。因为彼此都有了先入为主不甚愉快的印象,林默和兰斯特罗的谈话很没有建设性。双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