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机动苍穹第四章在线阅读

作者:千里祥云2 来源:飞卢小说网

国庆节后,小叔一直在A城没走,在此介绍一下我小叔的情况——

小叔转业没多久就辞职出来注册了家小公司,在亲朋好友的支持下,公司这两年慢慢走上正轨,走上正轨的意思就是他很忙,忙得天南海北,连女朋友都没时间交,最近是因为跟余洁的事才常跑A城,我也不懂他到底打算怎么办?问他他嫌我烦,完了余洁不接他电话,他又来让我打,真不知道他贱还是我贱。

节后上班第二天,小叔来接我一块吃晚饭,本来说好某人来接我,因为他顺路,结果下午四点半小叔就来电话,说他就在我单位附近——真是一盏超级无敌探照灯!

何洛媳妇跟人合开了一间店,国庆开张,一众好友都送了贺礼,所以节后何洛攒了个局,就在她媳妇店里,本来我不想过去,怕再遇上那个姓丁的,结果不小心听说今晚有好几个女的过去,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怎么回事,何洛这家伙不当媒婆简直是屈才。

我跟小叔到场时,桌上的人已经坐了大半,某人还没来,见我们进来,角落里突然蹦出来一个人,毫不夸张,真得是蹿到小叔身上,一个劲喊连长,还把我当成了小叔的女朋友,叫了好两声嫂子,被小叔一巴掌拍出多远,说这是我亲侄女!结果我就莫名被叫了一晚的侄女,成了桌上辈分最小的那个。

那个姓丁的也在,小叔知道我不喜欢他,见他往我身边坐,故意拉他过去聊天,我趁机把包包放到隔壁的椅子上,私心是想把这位子留给某人,结果菜都上了,某人还没来,位子也莫名被个女的给占了。

他是快八点才到的,一身正装,帅到爆炸,弄得一桌人逮着他看了半天。

“你这是刚接见完外宾,还是顺便去结了个婚?”小叔打破宁静,取笑他。

“开了个会。”他顺手把外套递给服务员,朝我跟小叔这边过来,半路却被何洛拦住,非让他去他那边,本来他拉了凳子想往小叔和何洛中间坐,何洛偏让服务员把凳子放到他左手边,那边紧邻着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的——高冷那种,不过这会儿倒有点含羞带怯的样儿,我心里有丝不高兴。

好在他们这些人一碰上,聊天聊地,连饭都顾不上吃,所以那女的在他旁边做了一晚的摆设,若非何嫂硬拉着做介绍,他可能一句话都不跟人家说,不知道他是故意做给我看,还是平时就这样,反正我是挺受用。

饭局接近尾声时,小叔接了个电话,好像公司有批什么货在海关那边出了点问题,他赶着去看情况,很自然就把我托付给了某人,让他载我回去,跟我们同行的还有他旁边那个女的,好死不死也姓丁——我今年可能跟丁这个字八字犯冲。

这位丁女士看上去很斯文高冷,也很厉害,因为她主动要求坐前座,说自己喝了酒会晕车,而且说这话时,已经把车门打开,还回头问我一句:你不介意吧?

我介意,很介意!想坐前座你打车去!好想跟她这么说,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我跟他之间算不算开始还不确定,没有DISS的本钱。

他跟何洛他们聊了半天才上车,估计也没想到那位丁女士会坐副驾驶座,上车时下意识往后看了我一眼,但什么都没说,落座后,回身叫了句“烟烟”,顺手把胳膊上的外套递给我,那意思让我放到空位上。

认识这么久,他极少叫我名字,除了“丫头”就是“你”,偶尔一两次叫也都是连名带姓,“烟烟”两个字好像还是第一次喊。

我听了自然受用,愉快地接过他的外套,呃,盖到自己腿上——今天穿裙子,虽然穿了丝袜,但依旧冷得要命,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我是故意做给前座那女的看的。

女人多半都是敏感的,尤其在自己中意的男人面前,我能感觉到丁女士对我多了几分关注,尤其当我把他的外套盖到腿上时,她的视线在我和他之间悄悄打了个旋,别问我怎么知道,我就是知道。

然而,我不得不佩服这位女士的韧性,在发现苗头不对的情况下,她仍能镇定自若地侃侃而谈,还拐弯抹角地打听了一下我的身份,甚至年龄和工作,不愧何嫂在饭桌上对她的评价——人美,能力强。

当然,她的对手也不是三岁孩子,连我都能看出她的意图,身为当事人的他肯定也心知肚明,他的应对在我看来还比较满意,在聊到假期去哪儿出游时,他道:工作忙,没空出去,就陪媳妇儿在附近走了走。

媳妇儿……

*****

“你媳妇儿是谁呀?”目送丁女士进小区门后,我扒着副驾座的椅背问他。

他看着我笑而不语,示意我坐到前座,我摇头,他再示意,我继续摇头,他低头把座椅哗一声推到了最后,然后伸手就把我拉到了他腿上。

“咱俩好好谈谈。”他。

“谈什么?”我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脸红心跳,很没出息的低着眼,不敢看他。

“以后的事。”他低低叹口气,“既然发生了,就要好好处理,两边家里先放下不谈,咱们俩得先有个共识。”

我点下头,心里却很乱。

“你应该听邵峻提过我的过去,对于那段婚姻,我不想做什么评价,也不想拿年轻不懂事当借口,只能说都过去了,对方也有了自己的归宿,没必要再提,或者你想要知道什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他。

他这段话说得让我想起小叔骂他的话——玩战术的心都黑(他好像当过什么参谋),他这段话给我感觉像是丑话说在前头,杜绝我以后拿前任的事无理取闹,我该怎么回?在线等?“要是……真如你所说,我肯定不在乎,更不想知道。”想不出套路唯有实话实说,“那我呢?要不要交代?”

他笑得眉毛都弯了,“如果你非要说给我的听话。”

“想得到挺美。”鄙视他一下。

他轻抚着我的耳垂,用特别低特别低的那种低音对我道:“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我有很多缺点,将来你可能会后悔现在的选择。”抚耳垂的手缓缓移到我的脸颊上,“要不要再仔细考虑一下?”

“……”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我还有脑子考虑么?但我又不想直接表达意见,这是我的小心机,“你呢?你考虑好了?”他考虑的应该比我多吧?

他听言后往靠背上一靠,双目一闭,笑道:“我昨晚躺床上把你小叔的拳路给仔细梳理了一遍,争取能留个全尸,他当年可是我们几个人中比武成绩最好的。”

“不是有我么。”我平时是怂了点,但踩到尾巴时也是不饶人的。

两人相视一笑,也算是会心一笑吧。

接下来就又是静默,两人都暗自在心里酝酿着要不要来一些亲昵接触什么的,结果不等我们有动作,他的手机就响了,是何洛的电话。

他一只手扶着我,另一只拿手机,不方便接听,我探身帮他按下听筒,顺便还开了个免提,就听电话那头道:“你还真有女朋友啦?”

估计是刚才那位丁女士报的“喜讯”。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

“赶快带出来我们见见啊,也省得大家伙搜肠刮肚地帮你张罗。”何洛。

“行,过几天就带你们看看。”他这话是看着我说得。

“什么过几天,就明天,明晚带到你嫂子店里来。”何洛。

“明天不行,明天我的伤未必能好。”他笑道。

“什么伤?你跟人动手啦?为什么事?”何洛的语气有点急切。

我忍不住戳他一下,平白无故吓唬人做什么?

他含笑道:“开玩笑,等准备好了,我一定带她去。”

又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后,那边才挂电话。

我从他手里接过手机,胡乱浏览了一番后,点开微信——想这么做很久了,半年前我就加了他微信,偷偷观察了他很久,就没见他发过一条朋友圈,“还真是一条都没有。”相册里空空如也,“你平时都不看微信吗”

“偶尔,习惯看屏幕大点的,或者报纸。”他。

“环保意识薄弱,现在都看电子版的,爷爷奶奶都不爱看报纸了。”点一下搜索键,输了几个订阅号,猜测着他八成会喜欢,凑到他脸前,“帮你订阅了啊。”

他探头过来看看,笑道,“你还看时事?”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我小小嘚瑟一下,其实只是偶尔看一点,“对了,上次你们不是聊到局座了嘛,我搜了一下,还真有他的公众号,呐——”点开给他看。

他示意我继续鼓捣。

我蹬鼻子上脸地帮他关注了一堆有的没的,其实主要目的是为了让他可以经常……呃,关注我。

这算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吧?

我坐在他膝上,他倚着靠背,车停在深夜的路灯下,两人窃窃地聊着,聊他平时爱看什么书,聊我闲暇时爱追什么剧,除了搂腰,我们什么亲密动作也没做。

睡前,我在电话里开玩笑问他:你确定对我有男女之情?(别怪我直白,因为我对他有,他靠近我,我真的会心跳加快,我希望我们俩能有同样的感觉,这是恋爱的基本要素。)

他说:要不我现在下楼,你感受下?

我笑着回他:晚安。

我知道他是在给我回旋的时间。

第二天早上,洗漱过后,我一边做早餐一边刷手机,惊喜地发现他半夜三点时居然发了一条朋友圈,就两个字:夜跑,下面还配了张路灯的照片,应该就是我们楼下那盏。

下面一大排回复、点赞,我只能看到我们共同好友的留言,比如何洛——老树开花真可怕。小叔最简单,就打了个“”,他谁也没回复。

我边做早餐边写了个评论:好早。

刚发出去不到一分钟,他的电话就过来了:起来了?

我瞅着抽烟烟机显示屏里那个笑得傻子样的自己:要吃早饭吗?

一分钟后,他坐到了我家餐桌前,我把煎好的荷包蛋放到他面前,拾起他的手机,刚挨着他坐下身。

只听门锁啪啦一声,小叔顶着一对熊猫眼开门进来——

延伸阅读

期源网-专注国内期货配资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gfke.shtml
暂无

缤纷童年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d3dd.shtml
缤纷童年童装选择放弃浮华的装饰,注重内在的品质,以精致的细节体现品牌的内涵,以好材料

zctx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x56b.shtml
zctx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科恩保罗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agxb.shtml
是一家经营家用纺织品,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纺织品企业,国内外品牌“COH

红升发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dc5b.shtml
红升发不锈钢主营2/3/4系列不锈钢、不锈钢板材、不锈钢管材、不锈钢线材等。在冶金矿

写乐文具店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bfvt.shtml
写乐文具店加盟详情写乐钢笔株式会社自1911年至今,百年的历史恰好见证了日本钢笔的国

忽米国际无人售货机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c8s.shtml
忽米国际无人售货机的出现有着积极的社会意义。未婚青年、外来民工、长期单身外出工作者、

谷林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a3b7.shtml
谷林蜂蜜总部是枸杞蜂蜜、油菜蜂蜜、野山花蜂蜜、苜蓿蜂蜜、蜂花粉、蜂皇浆等产品生产加工

祖山二锅头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pg6c.shtml
祖山二锅头以好红高粱和小麦为主要原料,承袭金代酿酒遗方,沿用老五甑酿造工艺和现代微生

乐易英语加盟  http://www.sellbinders.com/bptl.shtml
乐易英语是东方沸点引进或者紧密合作的多个知名教育品牌之一。东方沸点乐意突破英语共分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史上最硬神皇在线阅读第6章

    赵老二还在那里用双手捧血来喝,那穿着红衣服的女人迈着步子往我这边缓缓走来。一阵阴风吹过,带过来的是阵阵寒冷的气流,这种感觉就仿佛置身于冰窖里头。本能反应让我一骨碌爬起来就要跑,忽然脚脖子被勾住,和昨晚一样的粗大黑红色藤蔓死死的缠着。那藤蔓勒的我脚脖子生疼,解又解不开,那浑身是血的女人越来越近,当距离

  • 仙欲成妃在线阅读第10节

    金陵当然知道如果这样就能洗白的话,那也太简单了些,但是她却不得不这么做,尽管刻意了些,却是不得不做的铺垫。随着好的坏的流言四起,皇上病重,久日不需要上朝的大臣们纷纷蠢蠢欲动,好些只看到表面假象的大臣开始重新为自己的仕途考虑,这个时候便掀起了一阵京官串门热潮,他们昼伏夜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与自己的

  • 神魔三国之绝世人皇在线阅读第10章

    “寒夏?寒夏?”“嗯?”她惊觉,从电脑前抬起头,就见部门的张姐,站在桌前,在望着她笑。“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张姐问。“哦,在处理一些数据。”木寒夏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其实她刚才是发呆走神了,“张姐,有什么事?”张姐笑得格外得体亲切,一指身后。木寒夏这才看到,孟刚和经理正站在市场部门口,在说什么。木寒

  • 沐林剑雨在线阅读第10节

    几天后。宇智波斑正泰然自若地泡在温泉之中。温泉壁以石头制成,被打磨成舒适的弧度,以宇智波斑的眼光,可以看出,这种石头虽然符合大名的身份,却并不是什么珍贵的石头。若是一个小国的大名,用这样的温泉招待客人,还情有可原,可是,面前这位是火之国的大名……宇智波斑打量着面前那位传言中雄才伟略的火之国大名天羽生

  • 子夜鸮十年出关【第五更!求收藏!】

    十年间,慕容天几乎是没有出过自己的小院,一是担心慕容复会耍些阴谋诡计来陷害自己,二是他要专心修炼金刚不坏神功,没时间出门。这十年里,他陆陆续续的完成了系统颁布的任务,获得了不少逆天点,可还是有些捉襟见肘,因为他用逆天点来升级了《金刚不坏神功》残卷,得到了全部的《金刚不坏神功》。金刚不坏神功全卷一共九

  • 仙武不朽之第十章

    10.谢律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对话,他中规中矩的活了快要三十年,也只谈了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也无法分辨来自别人的话语背后的意义。爱情好像总是始于夏日,绿荫联合阳光织成一张大网,诱导他不知不觉的陷入其中,随着这热度一同融化。他记得牵手时的悸动,嘴唇一相触碰就隔绝了周遭一切,他在这张网里忘却了烦恼,连空气都

  • 浊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听罢王宽一愣,从小参知大人对他是严父,但同时更是慈父,循循善诱,从未有过这种愤怒到极致的表情。他在心中犹豫片刻,想着心中的那个少女,想着她微笑时如新月一般的唇角,想着她全然信赖的眼神,想着那天巷尾她抱着自己的瞬间,想着自己曾许下再不让任何人欺辱她的誓言。有些犹豫的心,又霎时间变得坚定了起来。他忽地低

  • 我的剑仙女友第十章

    马车一路出了城,在城郊一片农舍停了下来,因着夕月城繁华,这儿又环境好,这一片时常有往来的旅人要求投宿,久而久之,不少农户就做起了类似客栈的生意。薛陈瑞做主选了一家相对偏僻的,这一户家中就住着一对母女,却坐拥几个相连的别致小院儿,院中种着几株深山含笑,此时,已经结出一串串红色的果子。亓司羽还在昏迷,薛

  • 仙剑奇侠传之剑饮星河第五章

    赵受益跟着刘娥回了寝宫,有点担心地问:“阿娘,爹爹怎么了,为什么生气?”他虽然大体能猜到刘娥和寇准联手对宋真宗做了什么,但作为一个萌萌的好奇宝宝,问还是要问一句的。刘娥摸了摸他的头:“受益别怕,爹爹没有生气。”赵受益歪着头,用狗狗眼看她。刘娥吩咐宫娥端上来赵受益喜欢吃的点心:“受益,你就要当太子了。

  • 海贼王之神树降诞你没有病

    “滚!你这个疯女人!”靳晨阳连忙上前将白云朵从地上捞了起来,护在了身后。白云舒见到靳晨阳护着白云朵的架势,像保护心爱的稀世珍宝的架势,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和悲凉。像是一个掉在海里的人想要抓住什么,最后得到的竟是对方无情的将自己推到万劫不复之地。“朵朵,你怎么样?”靳晨阳吼了白云舒之后,连忙回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