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霍太太她千娇百媚第7章在线阅读

作者:沈欢欢 来源:言情小说吧

那个叫骆烙的老师,像是没有感觉到屋内气氛的诡异,继续笑脸对着乔北染,十分诚恳的自说自话:“小乔同学,首先我作为杨钦舟的班主任,真的很感激你!其次我作为学校的老师,对于学校有你这样乐于助人的好学生,真的很欣慰!然后.......”

“收!”乔北染挣扎的拽出被骆烙紧扯住的双手,抗拒的撤脚后退 一大步道,“骆老师,你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怎么会是误会?不会有误会的!”骆烙朝着杨钦舟招招手,“小舟,你来,你把昨天的恶□□情和各位老师说一下!坐下说!”

因为天气还不算凉爽,学校默认学生进班级后可以不穿校服。此刻杨钦舟上身只穿着见白色体恤,纤瘦白皙的两条胳膊上青红交加,配着伤痕遍布的纯良脸,一副小可怜十足的样子。

“事情是这样的,我家和我们班秦依爱同学家一直关系比较好。前段时间校内有些同学总是私下来找秦同学......”

乔北染听着杨钦舟磕磕巴巴的叙述,瞅着对方的眼神涌起了零星半点的同情。感情就是李峰那小子追小姑娘不成,迁怒到关系比较好的世家哥哥身上啊!可真够不要脸的。

“昨天我妈要回B市,所以我特意向骆老师请了一节晚自习的假,回家送送她。结果刚到校门口老街,就被李峰同学和他的朋友堵住了。”杨钦舟说着顿了顿,抬头看了眼乔北染,才像是有了勇气继续说下去,“后来乔学长路过,才吓走了他们。”

王主任听完,脸色不大好看。李峰是那个?是他妹妹的儿子,亲的外甥!

外甥未成年就追小姑娘,追不到还找人殴打同学,可真是太给他找个当主任的舅舅张脸了!

王主任歉疚的抬手想拍拍杨钦舟的肩膀,却发现实在不好下手,生怕这衣料覆盖的地方还有什么伤,这么一安慰,很有可能大事不妙起来。只能扯了扯嘴角道:“杨同学,这次的事情老师一定给你一个交代。待会儿老师亲自开车送你去医院再检查检查,你这么聪明、成绩又好,老师们都很看重你的啊!”

“谢谢主任!”杨钦舟脸色没怎么变,继续说道,“但是我希望可以隐瞒关于秦依爱同学的部分,秦叔叔在机关单位工作很辛苦,小依和阿姨都不太想让这件事去惹他生气。”

杨钦舟既顾忌到秦依爱往后的面子;又不轻不重的点出女主角父亲的身份,好让王主任彻底不能徇私。当场几个老师都憋着笑看日常压榨他们的主任吃瘪,只有乔北染还在云里雾里的继续等着看戏吃瓜。

“报告!”几声敲门声后,秦依爱伸了个脑袋挤了进来,“老师,我是高一(一)的秦依爱。”

“咦?你不是请假休息么?”骆烙盯着门口茫然问道。

“我和妈妈都很担心小舟。”

在场的老师都是男性,碍于男女有别,只是简单的和秦依爱确认李峰是否骚扰过她,就挥挥手让他们三个学生出去了。

乔北染这个吃瓜群众当然没有异议,懵逼地跟在两人身后走了好大一段路。

“小舟,你昨天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怎么没说伤的这么重啊?李峰那个混混,真的坏死了!”

乔北染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明明昨天分开的时候还没有这么惨烈。

“我是疤痕体质,就看着严重。”杨钦舟毫不在意地说着,“待会儿回班级,你不要乱说话。”

秦依爱还是有些歉疚,毕竟事情是因她而起的:“你放心,我都按照你说的办!我来的时候路过九班,看李峰他们好像还没来。要是见到他,我真的要哭么?要是哭不出来怎么办?”

秦依爱想了想,觉得李峰除了天天跟着她,骚扰骚扰她以外,并没有做什么让她害怕的哭出来的事情。

“你说呢?”杨钦舟淡淡地瞥了眼秦依爱,“我这一身可是为你伤的吧?现在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了,你不止要哭,还有哭的很害怕!”

乔北染:“......”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真相!!!

秦依爱吃瘪地瞪了几眼杨钦舟,有点拉同盟的意思地和乔北染搭话:“乔学长你也和我们一国了?你之前不是还当众调戏我们小舟么?”

“......”乔北染大惊,整好对上杨钦舟意味不明的眼神,梗着脖子道,“谁调戏他了?卧槽,我那是......我那是揍他,揍他你懂么!”

“......噎~乔学长你这个样子好做作哦,说话就说话,脸红什么鬼!”

“我是气红的!我肾上腺素旺盛不行啊?!”

秦依爱嫌弃的撇撇嘴,语不惊人道:“那你还给小舟写情书?”

“唔......”乔北染立刻消了声,只能硬着头皮死瞪着杨钦舟,这货该不会把那遭了瘟的东西,随手传阅,人手一本了吧!!!

秦依爱还想继续掰饬,人也跃跃欲试地往乔北染那边移过去,却被杨钦舟伸长胳膊挡在中间:“你们这传播速度不够啊,要给你们一个人来个大喇叭么?!”

秦依爱接受到杨钦舟不善的眼神,立刻磨叽着脚后跟迅速撤离:“.......再见!”

“.......”乔北染羞愤难当,揪着杨钦舟的衣领往厕所拽,“你是不是把我给你的......那个给别人看了?”

“你不要脸,难道我也不要了么?”厕所的气味让杨钦舟轻微地蹙起眉鼻,“不知道厕所才是秘密,最没有保障的地方么!”

乔北染听了话,四下瞥了几眼,压低了声音委婉说道:“你不说,她怎么知道?”

“粉红色的、信封纸、让人悄悄递给我,不猜情书猜什么?”杨钦舟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揶揄道,“但也不能知道是你写的啊?谁让你这么不经诈。”

“......别给我提那两个字!”

“哦,”杨钦舟会意的点点头,“话说,你真的差点叫——‘乔梦花’啊?比你现在的名字别致不少啊。”

“......”乔北染现在只觉得杨钦舟的脑袋,和小便池很配,真想给他手动洗个头啊!

乔北染:“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打你啊?”

杨钦舟冷笑一声:“你昨晚不是站着看我被打,很久么?”

“......”

乔北染想说,那我最后也救了你!可还没说出口,就听杨钦舟接着说道。

“你如果不是那封信,你会救我么?”杨钦舟踱着步子,一扇一扇推开厕所隔间的门。最后挑了个靠窗的位置,才缓缓说道,“可是无论如何,被人搭救都是一种运气。如果没有你,我可能需要爬着回去了。”

“......所以你是要报复,要把事情闹大。”

“那我应该忍着?”杨钦舟反问道,“这些伤都在明面上,不可能遮的完全看不出来。既然一件事情必然要发生,那么我为什么不把握住时机,达到最好的效果?”

乔北染也是个成天惹是生非的差生,他也有压不住火气上手揍人的情况。他能够理解杨钦舟,但是也能明白李峰。可是他面对杨钦舟,突然有点庆幸,庆幸从前从来没有不分黑白的开打,更庆幸被打的对象没有一个人像杨钦舟。

杨钦舟看乔北染的神色,没好气问道:“你有必要这么担心他么?”

“也不是......就是觉得,嗯...反正就是烦!”

“这件事情最坏的结果就是他被开除,不在二中念书还有别的高中,市里不行还有县里。而且这件事情出了,将来他还能少吃一点亏。”

乔北染朝着杨钦舟翻了个白眼:“那他还要谢谢你?你就不怕他们打击报复你?”

杨钦舟明显没想到乔北染会这么问,望着对方还未消退完红晕的脸,一双眼睛咕溜溜盯着自己的样子,倒真像是担心。

“唔?不是还有你么?救命恩人。”

乔北染这几日更加不得劲起来了,一到学校除了上厕所,就窝在班级里哪里也不去了。终于等到周一早操时间,李峰等人的处分也下来了。

除了带头的李峰开除,其他人都记了大过。

在二中打架时间不说很多,但是每学期至少有那么几场。基本都是各个班级老师批评批评,请请家长,真正开除的几乎没有。因为哪个学校都不希望因为这些事情影响到校风,校领导的处事风格,大都归结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乔北染站在班级末尾,像是没听见身边冯召和何有言一惊一乍的说话声,无意识地将头转向了高二年级的队伍里。

也不知道最终结果,杨钦舟那蔫坏出了多少力!

“卧槽!”乔北染刚刚神游回来,就眼前的一幕吓尿了,连忙撇开头钻进冯召这个胖墩的身后,“帮我挡着点啊,大眼你也站过来!卧槽,没看见我,没看见我......”

“染哥你这又是抽什么疯?猫抓老鼠?有必要在这种时候表现童真么?”

“我才不要和小肥召站一起,热死了!”何有言嫌弃地恨不得移出八丈远,侧头就瞅见个斯斯文文小老师,咧着如沐春风的笑朝着他们这个方位奔过来。

“小乔同学,我看你之前在看我,我就过来了。”骆烙不要钱的朝着乔北染撒发热情,“你不要害羞,我知道你也很喜欢老师!”

“......”我没有,我不是,别乱说!

“听说你在考虑留级,是不是想来我们班?哈哈哈”

延伸阅读

小乔食品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xcyr.shtml
小乔食品成立于2012年5月22日,是一家经省、市、县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批准登记的集团

奇基达服饰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9fy.shtml
奇基达服饰打造都市商务范,典雅的版型设计,居中的价格定位让大众消费者爱不释手,成为品

吾说味便当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ubg5.shtml
吾说味是美国上市公司——龙运国际旗下知名品牌,是企业全力打造的一个年轻、时尚、健康、

馨而乐BRAVO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p3ok.shtml
馨而乐BRAVO家纺创立于2006年3月,是一家集出众的研发设计中心、现代化的生产基

索米客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2pk.shtml
索米客便利店—新零售下的新物种!新模式中的获利“战斗机”!利用小小的社区,通过综合服

方媚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a40x.shtml
方媚护肤品总部主营的是面膜、原液、面部膏霜、效果护肤品、化妆品生产加工等产品生产加工

沪江网校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uqth.shtml
沪江网校是沪江旗下的海量优质课程平台,以社群学习为核心,致力于为亿万用户提供丰富、系

老板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njwj.shtml
老板抽油烟机是油烟机、燃气灶、消毒柜、微波炉、烤箱等产品生产加工的,老板抽油烟机拥有

feixengchi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nq6t.shtml
feixengchi童车是永康市瑞思琛工贸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儿童自行车、儿童车

滇红佳瑶加盟  http://www.cavello-shop.com/pxju.shtml
志强药以“诚实守信、强化管理、持续发展”为管理理念;以法律法规及GMP、GSP的有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楚楚未央风云2·第三章·摩诃无量

    聂风看着眼前这有点不好意思的第二梦,温声细语的说道:“我们终于见面了!”。第二梦依旧低着的点了点,似乎有点不敢看聂风。“你写给我的信,我一直带在身边,绮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聂风念出两人互相往来的书信之中写着的诗句,眼神及其温柔的伸出手,想要去抚摸第二梦的脸颊,那正是第二梦的胎记所在之处。第二梦有点

  • 重生在综漫里的哥谭我只是个一品小白菜

    此时龙国昱似乎已经意识到黑白前辈对自己拥有这个特质技能后情绪变化没有太大,然后轻咳两声,故作镇定,但他的内心还是有一些小激动。毕竟那可是特质啊!多少修士梦寐以求的玩意儿,虽然是最庸俗的金来,但最起码有个特质。不过话说回来其实龙国昱还隐瞒了一下,这一次冲窍在冲嘴窍和舌窍的同时两者产生共鸣,还多了一个入

  • 海贼世界的斩龙武士第2章在线阅读

    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宿舍。三个舍友已经回来,在宿舍里围着坐,正疯狂地讨论叶晨。今晚她们翘了景翊的课,就是为了看叶晨在学校的歌友会。叶晨是去年忽然出现在微博的明星,其实他这个明星,不算很有名,但至少他戴着明星的头衔,这样的头衔来到大学里,必定要惊起一阵惊涛骇浪的,毕竟人家从电视手机里爬出来了。虽然单看

  • [德云社]锦瑟在线阅读第一章

    晚秋,晨。申城市,城南球场。这是一座公众球场。两个身材高大的少年,迎面对峙。秋风起,落叶纷飞,天地间一片萧条!戈锋冷冷地看着面前的对手,长发在风中狂乱地飞舞,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只有在篮球场上,他才能体会到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戈锋两只手娴熟地在**倒着球,脚步快速地移动。面前的对手弓着身子,

  • 佛念之三生剑斩情在线阅读第1节

    雷惊云长长叹息一声,醒了过来,只觉得周身骨痛欲裂,四周shen手不见五指,眼睛慢慢的适应,才见到微微的光线从破旧的古典木窗渗透进来,照在中央一张古旧而极有气势的大chuang上,只是chuang上散乱堆放着被褥,散发着陈旧的气息。雷惊云注意到自己看大chuang高高在上的奇怪的角度,艰难的转动着脖子

  • 漫威:开局扮演黄猿第一位野蛮人之死

    杨天尽力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翻到那一页。只见上面只有寥寥几行字。杨天缓慢的看着,深怕漏过一个字。张管事看杨天看的怎么入神,就在一旁等待。很快,杨天就看完了。知道了这些所谓的圣水族和暗黑族就是部落冲突中的兵种,圣水族活跃在5万年前到三千年前,统领着这片大陆长达4万7000年,这段时期被称为上古时代。但

  • [综武侠]全世界都怕我唱歌在线阅读第二章

    可是她还是乖乖地背上自己的行李包重新整理着心情原地出发!刚走了一步的莫紫黛刚想到一件事情还是回头笑的尴尬的问着哪边是离这个国家最中心的地方,相当于首都的地方。因为他们事前有说好,如果彼此走丢的话就到哪个国家最繁盛的地方,现在莫紫黛就要去这样的地方碰碰运气!得到一个大概方向的莫紫黛开始朝着哪个方向出发

  • 魔逆贰初遇

    霓漫天来到莲花村,发现村外的房子火光冲天,村民们拿着火把,嘴里喊着:“烧死她,烧死这个怪物。”屋内花千骨向白子画求到:“墨大哥,帮我救救爹爹。村民们要烧死我们。”白子画本想用法术,却想起长留的规矩,只得作罢,只能拿着簑衣扑火。霓漫天越过众人,飞身进屋,扶起花父“我带你们出去。”却不想这是,火却被扑灭

  • 无敌从神级手游开始女人的战争(求收藏)

    考完试后,业务部安排了工程师给他们讲课,萧天逸也亲自给他们讲授了业务技巧和拜访客户攻略。佟莉佳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才能,他确实很有成功男人的魅力。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她慢悠悠地走到员工饭堂。她来的时间还好,还剩一个鸡腿。“阿姨,我要这个鸡腿,还要这个和那个菜。”佟莉佳边说边指着自己想吃的菜。“王姨,

  • 我靠美貌成仙(快穿)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一章命丧断魂华夏有名的一处绝地,断魂崖。原本人迹罕至的地方此刻却聚集了一大批身穿长袍的武林人士。“紫天宇,快将手中的宝盒交出了,我们可以饶你不死!”崆峒派掌派人飞丰子喊道。紫天宇扫视着这些曾经自语名门正派的脸。“戒思方丈和清风道长也是此意么?”紫天宇最终将视线停在了一个和尚和道士身上。两人分别是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