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都市之炉石神抽狗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冰雪魔法 来源:飞卢小说网

乐小义登时怒不可遏,哪怕何云露再三纠缠,她也没有如此愤怒,但来人夺她的剑,她必要豁出命去与之一搏!

她毫不顾忌双方实力差距,哪管对方是何身份,什么修为,不等对方落地,她便猛地飞扑过去,就算拼着受伤,也要把剑夺回来!

可她还未沾着对方衣角,也没看清来人如何出招,不知怎地就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仰面倒在地上。

黑衣蒙面的女人伏在乐小义身上,修长若葱玉的五指牢牢扣住乐小义两个手腕,另一只手持着出鞘的旧剑,将剑身横在乐小义和她之间,似在仔细观察剑上的纹路。

这剑有些年头了,但从材质来看,是把上好的寒铁剑,剑身玄黑发亮,覆着一层冷光,因日久失修,虽保护得当,还是有了损痕,剑脊根部一寸的位置,暗刻一个“泫”字。

乐小义越过剑刃看见对方的眼睛,那是一双非常好看的黑瞳,眼尾上悬,长睫如羽,眸光幽冷深邃,清寒如高岭之花,虽蒙着一层似笑非笑的邪诡,但笑意不达眼底,透着彻骨的冷冽。

“这把剑是哪儿来的?”声如箫竹,泠泠似水。

乐小义闻言,顿时心中一沉,暗道是祸躲不过,她还没找到姬玉泫,就先遇上了姬家的仇人。

她蹙起眉,也跟着冷了脸,回瞪眼前的藏头露尾的黑衣女人,虽然修为不及对方,但她态度分毫不让:“与尔何干?”

黑衣女人眸光微沉,鼻间溢出一声轻嗤,剑身下压,抵住乐小义的喉咙:“不说就死。”冰寒的剑刃贴着乐小义的肌肤,泛着森冷的寒意。

乐小义干脆两眼一闭,不做挣扎,任对方如何逼问,断不开口。

只怪她命数不好,或许姬玉泫早就死了,她一个人狼狈难堪地活着也没意思,死在这把剑下,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归宿。

可意料之内的疼痛没有出现,寒铁剑锃的一声插进乐小义耳边的泥地,女人松开禁锢乐小义的那只手,不由分说,飞快扒开乐小义的衣襟。

乐小义心里一惊,破口大骂:“王八蛋!你干什么?!”

她试图抵抗黑衣人的轻薄,心中惊惧不已,还以为这是下流无耻的拷问方式,一时间心生绝望,满目骇然,红彤彤的双眼竟急出两蓬清泪。

可对方修为远高于她,她的反抗如蜉蝣撼树,微不足道。

蒙面女人轻易扯开她的衣领,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上缠绕的一圈红线。

红线下坠着一枚紫色的玉,葫芦造型,长约半寸,玉内藏刻了一个蚊蝇大小的“义”字,月光下隐泛暗金,此玉不论做工还是质地,都颇为讲究,价值不菲,旁人仿造不得。

女人瞳孔一缩,冷锐的瞳孔中寒霜消融,惊愣间未觉眼神失控,竟流露出不加掩饰的错愕。

但这惊诧一闪即逝,乐小义泪眼朦胧,没能发觉对方异样。

随即女人双手捧起乐小义的脸颊,一双好看的眼睛隐隐泛起薄红,可惜天光晦暗,不可得见。她的视线死死盯着乐小义的脸,比刚才打量寒铁剑时更加认真仔细。

女人的呼吸透过面罩喷薄在乐小义的脸上,空气中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乐小义被她灼热的视线盯得头皮发麻,心跳一下快过一下,羞愤难堪的情绪左右着她,令她险些窒息而亡。

“放开我!”她用力抓住蒙面人的手腕,试图将女人铁钳般的手从自己脸上扒开,然而无论她用多大力气,对方看似纤细,盈盈一握的手腕竟然纹丝不动。

忽然,蒙面人自己松了手,然后一把扯下面巾,露出一张如画娇颜。

乐小义一怔,纵然天色已晚,看不真切,但凭朦朦胧胧的视线,也能看出眼前这个女人生得一副好看的皮囊,眼中冷芒冰消雪融,敛了眉间邪魅,端的是天上有地下无的人间绝色。

“几时受的伤?”女人红唇轻启,吐出的字句却令乐小义觉得不可思议。

乐小义愣神间,女人蹙了蹙眉,神情隐有不耐。

她抬眸,四下一望,确认追兵未至,忽的俯身,淡淡的馨香萦绕在乐小义的鼻间。

乐小义眼前一暗,唇上湿软,竟是被对方猝不及防之下吻住了嘴唇!

“!”乐小义喉头闷哼一声,随即两眼圆睁,目眦欲裂,爆发了比刚才更加激烈的挣扎。

她胡乱踢打身前的人,内心满是羞愤绝望,今日之后,就算蒙面人留她性命,她也没脸继续苟活。

然而轻薄她的女人不为所动,五指轻易捏开她的下颌,一条柔软湿滑的小舌挤进牙关,舌尖卷着一枚丹药送进乐小义的喉咙。

乐小义被迫咽下丹药,反击似的咬破了女人的舌尖,女人吃痛,秀眉微敛,终于放开她。

迎着乐小义几欲杀人的可怖目光,女人眼里竟划过一抹轻柔的笑意,这笑容与先前清冷的淡笑不同,似有几分真心。

乐小义险些以为自己眼花了,哪怕她恨极了这个人,仍不得不承认,她笑起来好看极了。

女人脸上神情淡然,笑容只一闪即逝。

在乐小义看不见的眸底深渊中,盘旋着久别重逢的眷恋和相见即别的遗憾。

葱白指尖轻轻按住乐小义胸前的玉坠,女人俯身下压,嘴唇贴着乐小义柔软的耳廓,喃喃细语:“小义,别来无恙。”

乐小义猛地一怔,湿热的气息拂过乐小义的脖颈,自她耳后激起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

女人又侧头亲吻了乐小义的脸颊,一触即走。

不等乐小义从那张出尘谪仙般的面孔上找到一点熟悉的痕迹,女人已起身,拢了拢乐小义的衣襟,一把抽走了乐小义脖颈间的玉葫芦,笑容恢复了初见时的邪诡:“后会有期。”

她来去如风,像一场肆意狷狂的梦,顷刻间没了影踪,唯有淡淡的花香萦绕鼻间,回环萦绕,经久不散。

黑暗的树林重回寂静,只余沙沙风动与叶落的声音。

一滴温热的水珠滴在手背,碎散开来,迸溅成透亮的水花。

乐小义恍惚发觉自己脸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两道泪痕,眼泪汩汩流淌,抬手去抹,却越拂越多,半晌不能止歇。

她深吸一口气,待呼出时,双肩垂落,像同时呼走了浑身力气似的,喉咙里漏出两个朦胧的字眼:“小泫……”

十年未见,别来无恙。

乐小义闭上双眼,黑暗中亮起一蓬朦胧的柔光,一幕幕经年景象自她脑海中闪过,记忆中的人儿一颦一笑历历在目,明眸皓齿,璀璨有如万顷星河。

她幼时被身生父母遗弃在农户牛车中,身上只得一枚上好的紫玉葫芦可以辨识身份,襁褓内藏了一页纸,写着她的名字和生辰。幸得六旬老妇垂怜,将她养至七岁,老人身染重疾,不久于人世,亡故前留了遗言,告知乐小义她的父母另有其人。

寒冬腊月,天寒地冻,她长跪街头,手脚都被冻麻了,仍固执地守着老妇尸身,一下一下磕着头,祈求好心人为老妇出一具棺材钱,她愿为其当牛做马,还一世恩情。

姬氏夫妻携幼女自街上过,年仅八岁的姬玉泫生得粉雕玉琢,穿了一件红红的锦帛夹袄,圆脸下边围了一圈白狐毛,好看得有如天上掉下来的瓷娃娃。

她临街驻足,水盈盈的黑眸瞅着乐小义,小手拉扯姬千城的衣袖,恳请父亲出手相助。

后来,乐小义在姬家府上住了六年,姬家人从不将她当下人对待,姬千城偶然得见乐小义胸前玉佩,道是有缘,此应故人之物,更将乐小义视若己出。

不仅允许乐小义跟随姬玉泫在教书先生的指导下读书识字,更亲自教导乐小义和姬玉泫修炼。

乐小义幼年在修炼一道上展现出惊人的天赋,七岁开始纳气,不过十三岁的年纪,便已修至体元境三层,即便放在世家宗门内,也是千载难逢的天纵英才。

即便如此,比之姬玉泫,却还是略逊一筹。

那时候童稚无知,乐小义与姬玉泫感情甚笃,两小无猜,本以为一辈子就该是这样,平平淡淡,无忧无愁。

她从不执着于自己的身世,即便姬千城告诉她她的父亲叫乐君皓,是一方豪杰,她也不曾向往,更不曾寻根究底,查明当初自己被遗弃的真相。

她只愿这辈子都守着姬玉泫。

岂料一朝祸事临门,万般繁华毁于一旦。

乐小义睁开水雾弥漫的双眼,一侧首,见身旁立着那柄寒铁剑。

自当初分别,她便管此剑唤思泫。

她后知后觉地想起,认识这把剑的人并不多,除了姬家的仇敌之外,还有姬玉泫。

乐小义翻身坐起,拉开衣襟,拇指抚过空荡荡的脖颈。

坠在锁骨间的那枚紫玉自她出生起便戴在脖子上,从未离身,如今被姬玉泫蛮不讲理地夺去,她心里半分恼恨也没有,甚至暗暗高兴,哭得泪眼婆娑的小脸儿上又浮现出一抹笑意。

姬玉泫还活着,没什么比这件事更让她欢喜。

想到刚才……那个吻。

乐小义情不自禁地回味了一下,顿时面庞一热,耳根通红,心里暗嗤了一声不知羞。

姬玉泫只是为了给她喂药!

延伸阅读

穿成年代文里的男炮灰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woniutianshi.cn/nu4c.shtml
“咚…”特制的盾牌挡住了铁棍的敲打,随之而来的警棍快速冲击向敌方的腹部。“唔…”警察

影后小姐哄哄我他也逃婚了  http://www.woniutianshi.cn/uirq.shtml
走到寺庙门口,见大雨已停,整片山林都散发着浓浓的绿色气息。离冥雪微微抬头,深吸一口气

九重人间界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woniutianshi.cn/b4kj.shtml
驾驾驾!吴明;大哥你可那是不是个死人。吴昊;回去和圣女说。吴明;喂。驾驾驾。///大

刀剑神域我的明日奈之斗士(3)  http://www.woniutianshi.cn/b1ix.shtml
原始古林沦陷,一个浑身被泥巴包裹的人从地里头冲了出来,站在一棵腐树下。源北抱着林芸儿

送你一只小团子之无力反驳(10)  http://www.woniutianshi.cn/95d.shtml
“好,我不动就是了,任凭他们怎么开放。”陆凉川微笑着说道,他摸了摸夜汐沫的头发,将她

[棋魂]惜时东方昊天  http://www.woniutianshi.cn/s6xy.shtml
“杀!”随着昊辉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十多名壮汉便挥舞着手中的菜刀和铁棍,向那还站着的众

地球狠忙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niutianshi.cn/6mzh.shtml
说实话,对尚希而言,古代这晚上的实在是难熬。天一黑,什么都干不了。更悲惨的是,家里连

重生之嫡女弃妃之雕宝宝下山山啦(1)  http://www.woniutianshi.cn/gcyi.shtml
西藏雪原,一处人迹罕至的小山洞里。昏黑的洞穴中,一抹白光乍现,一只白毛团子便凭空滚出

国风美少年之七个姐姐是大佬惊变!  http://www.woniutianshi.cn/xitj.shtml
闻得此言,高玉楼不用想也知道她要说什么,可此刻别无他法,他也只能继续的昧着良心,露出

奥特曼:从高斯开始无限融合!在线阅读绿色灵元  http://www.woniutianshi.cn/xouy.shtml
一块足足一人高的大石头被人抬到了广场的正中央,整块石头都很普通,看不出有什么异常。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门弟子混都市第三章

    【眼前的人是心上人】“走吧,去你家。”宫阙很自然的挽住了何年:“小何年,别害羞啊,随性一点,说不定有助于记忆恢复啊。”“那你没有家吗,为什么去我家啊?”何年突然想起家里散乱的衣服,完了完了,良好形象可能会破灭:“该不会是你家有别的男人吧?”“我怕你不敢去。”宫阙想了想,这个年代没有那么先进的家具,算

  • 为师不做虐文女主[基建]第2章在线阅读

    “嗯?”秦维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面色惊慌的女孩。不过还没等他说什么,那女孩突然改口道:“不好意思,我人认错人了。”她虽然在笑,但是秦维却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仿徨。“你……”他迟疑着想开口,但那女孩却已经有些慌不择路的离开了。“林思涵?”他看到女孩听到他的呼喊后明显颤抖了一下,但却没有回头。“还真的是她?

  • 道缘大陆在线阅读第6节

    唐心觉得自己好丢脸。结果没想到……任务居然完成了。【叮,由于本次任务为惩罚,所以没有奖励。】邵以泽嘴上说着她不矜持,结果内心里偷偷对她有好感??看来他是个傲娇。唐心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可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有人倒地的声音。转头一看,是邵路明。他这副油尽灯枯的身体,早就该解脱了,只是一直在硬撑而已。那一瞬

  • 白云客在线阅读第九章

    药剂生效很快。苏鹏眨了眨眼,孕妇的肚皮变得半透明。透视药剂的透视效果很克制,他只能隐约看到孕妇出问题的部位。苏鹏摸了摸孕妇的肚皮,硬邦邦的。按下去再松开,孕妇明显感到疼痛。“急性肠穿孔!”苏鹏脱口而出。江晓琪点点头,这正是她要说的。这个她自己选来的实习生貌似有些特别。“告病危!急性肠穿孔合并感染性休

  • 星空之甲第一章在线阅读

    安希王朝元和十五年甄府“甄姑娘,请吧。王爷的时间很金贵,耽误不得。”一名侍卫装扮的年轻男子脸上毫无表情,如面瘫一般,冷冷地说。这位甄姑娘长相一般,家世不行,粗枝大叶,凭什么进王府的门?他打心底鄙视。“会儿,到了王府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一定要收敛性子,谨言慎行。”甄作为语重心长地说。“知道了,爹放心吧

  • 每晚都会穿成顶流家猫在线阅读第五章

    “谁!”储物袋刚被苏轻默拿到了手里,少年便倏然睁开了双眼。苏轻默心下一惊,为了能尽快拿到储物袋,她甚至冒着经脉彻底被废的危险使用了灵诀,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少年发丝凌乱,肤色莹白,朗眉星目中透着寒到骨子里的冷冽,经过刚才一番打斗,那银白色锦袍上竟然连灰尘都没有沾染。苏轻默手上短剑一个旋转,迅速的架

  • 关于尹唯唯的浪漫传说之低到可怜的神芒(9)

    嗯哼哼~~~这个契约者修为明显高沐泞很多,魂力纯度非常高。一个字。~~~爽~~~无数魂力冲入他的灵魂,让他有一种轻飘飘的感受。里面纯度非常高,灰烬可以直接吸收,但是会感受到很明显的上限。他轻轻吸收一丁丁就把魂徒的魂海瞬间填满,然后就是压缩。“逝流之烬的吸收速度非常慢,在这里这里大概提升有一点五倍。”

  • 缘是最初的六年第六章在线阅读

    士农工商,读书为首,农民次之,工匠其后,商人居末。前朝重农抑商,上至高官下到百姓无一不视工艺为奇技淫巧。而自从本朝建立以来,朝廷放松了对商贸的管制,民间手工业主得益,经济发展一派欣欣向荣之景,商人和工匠的地位也随之提高。在这样的政策下,长安同洛阳的贸易往来尤为密切。泾枫镇虽然是一个小镇,但因其恰巧处

  • 我有一个修真戒新居

    罗马尼亚北连乌克兰,南接保加利亚。巴基和莉齐一路从美国到匈牙利,再从布达佩斯搭车去的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不是什么富裕地方,车子颠进城里,感觉身至美国郊区。但欧洲城市自有它的好处,街道常年被鲜花绿草簇拥,十有八九的店铺都窗明几净,廊上吊一排姹紫嫣红的盆栽花。他们要在这定居一段时间,得先租一个两人住的小

  • 他们都说我遇到了未知生物在线阅读第5章

    先天之下皆是蝼蚁!在江湖之中那些炮灰往往便是那些所谓的一流二流乃至于后天高手。要想有掌控自己命运的权利,那么成为先天便是唯一脱离蝼蚁的办法!可惜……自江湖经历无数的风雨以来,先天这道巨大的门槛拦住了无数的武林中人。其中较为出名的便是由日榜当中三花聚顶王重阳跟武当张三丰的……全真七子跟武当七侠。全真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