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永不磨灭的番号之工程大师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玉芒熟了就变黄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上午七八点,S市的堵车高峰期。

宽阔的马路上来来往往堵成了一条看不到头的长龙,正在一点点的缓慢爬动。

晋姝坐在出租车里翘着二郎腿打**,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局**结束,车子往前拱了一下,半步的距离。

她不耐烦的抬头看了眼前方,密密麻麻的车堵的人心烦意乱。

车子又往前一拱,坐在车里的人像是被颠了一下,晋姝往副驾驶座看去,言望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闭着眼靠着座椅,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晋姝抖了抖腿,车子继续往前拱,她转了转手里的手机,忽然身子前倾,左手胳膊搭上司机的椅背,吹着泡泡很是不爽的开口,“我说这位司机大哥,您这是开碰碰车呢,刹车动作能小点不?这一走一停颠的我早饭都要吐出来了。”

司机觉得很冤,“你看看这路堵的,车子根本没法开啊。”

晋姝在路上堵了半个小时,脾气有点上来,她使劲嚼着口香糖,神色多了些不耐,“行了,这就这里打卡吧,我们要下车。”

言望睁开眼,漠然无声的看着她。

晋姝付了钱,冲言望晃自己手里的钱包,“言队长,打车费回去报销啊。”

“嗯。”他表情冷淡,转头开门下车。

两个人下了车,言望看了眼周围熙攘的车流,对面商业街人头攒动,他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站在路边低头按捏着鼻梁。

晋姝蹲在马路牙子边静静地感受了会儿八月的温度,晒了没一会儿后背就出了汗,她站起来扇扇风,有些烦躁,“还去不去酒吧了?”

言望手顿了下,有些莫名的看着她,“你蹲在这儿,我以为你是想等一会儿再走。”

晋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妈的她要不是看他脸色跟鬼似的她会蹲在这里被烈日暴晒?

言望面色好了些,见她瞪着自己,坦言道:“我刚调回S市,对这里不太熟悉,不认识路。”

“……”

她发现自己气着气着把脾气给气没了,甚至还能心平气和的冲言望竖起大拇指。

晋姝带着言望走到商业街那边,没好气的说道:“带手机没?扫辆共享单车骑着过去,这里离那边还有一大截路。”

说完也不管言望,径自掏出手机开始扫二维码。

言望看着她动作利落的扫了辆车,然后一脸不耐烦的踩着脚踏等自己。

脑袋上的头发依旧四处乱翘,配上她气冲冲的脸,莫名有些滑稽。

他轻笑一声,日光下帅气的晃眼,把扫好的车提出来,说道:“走吧。”

两个人骑了半个多小时,晋姝带着他抄近路到了那条酒吧街。

酒吧白天不营业,两个人去的太早,酒吧也刚刚开门,只有一个服务生打着呵欠在打扫。

服务生倒了垃圾回来,发现酒吧门口杵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瞅着他们酒吧的招牌在那兴致勃勃的吐槽,“帅吧?这酒吧的名字跟我一样自恋。”

服务生:“……”

“二位……”他有些迟疑的喊道,这个时辰出现在酒吧门口,多少让他有些迷惑,“二位来找人?”

晋姝回头,瞅见一个年轻的男生正看着他们俩,穿着制服,模样还很青涩,她问:“你是这个酒吧的服务员?”

“是、是啊。”男生点头,奇怪的看着他们。

言望把四周看了一遍,出声道:“进去说。”

说完径自进了酒吧。

服务生瞠目结舌的看着走进酒吧里的两个人,他愣了一会儿,赶忙跟进去。

“你们到底来做什么?”服务生有些急道。

言望没理他,他进来后便开始四处走,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晋姝笑眯眯的对服务生招手,“小帅哥,来,过来,姐姐问你几句话。”

言望脚步一顿。

服务生被她两句话说的脸颊通红,他站在那里不动,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再不说我报警了啊。”

晋姝觉得这个小伙子太实在了,哈哈大笑道:“小帅哥报警干什么呀,我们就是警察啊。”

服务生:“……”

你在逗我?

她说完,服务生的眼神愈发警惕起来。

言望走过来,掏出工作证给他看,服务生脸色变了几变,终是慢吞吞的走过来。

“你、你们……来这里,有、有事?”

“别怕啊。”晋姝乐呵的不行,“我们就是过来问你几个问题。”

“什、什么问题?”服务生吞了口口水,十分紧张的问道:“这里这么多酒吧,为什么要问、问我们家?”

晋姝摊手,“来得太早,只有这个酒吧开门了,你是这里的服务生,全职还是兼职?”

“兼职。”服务生看了眼言望,小声说道:“我是附近大学的大二学生,早晚来这里兼职,打点零工。”

“哦。”晋姝点头。

言望忽然说道:“那个门通向哪边?”

他手指着一扇不起眼的铁门,门上全是色彩怪异的图案。

服务生老实回答:“那是酒吧的后门,顾客们有时候会从那里出去接电话或者抽烟。”

晋姝:“昨天晚上你在酒吧里吗?”

服务生,“在的,我昨晚在酒吧里待到十点,然后交班回去的。”

“十点?”晋姝啧了下嘴,“那后面的时间换了哪个来上班?”

服务生想了一下,说道:“没有,昨晚白总在这边办party,服务生比平常多了好几个,我下班后这边还有五个服务生,不需要再加人了。”

言望眼神敏锐的投向服务生,“白总?叫什么名字?”

晋姝也眯起眼,“这个酒吧老板是谁?”

服务生有些不太敢直视言望的气势,便看着晋姝说道:“我们酒吧的老板叫白帅,也就是昨晚办Party的白总。”

两个人对视一眼,言望抬头扫了眼墙上的摄像头,声音冷肃,“昨晚监控摄像有没有开?”

服务员被他的神情吓了一跳,赶忙说道:“开、开了。”

“把监控调出来。”言望转头看着晋姝,“你仔细看一下监控,我去后门看看。”

晋姝点头。

言望打开那扇门,入目的便是两栋老旧的居民楼。居民楼应该有些年头,墙皮斑驳脱落,底下爬满了青苔,两边阳台上的栏杆锈迹斑斑。

他仔细扫了一圈,最后把目光投向两栋楼中间的那条窄巷。

巷子不深,最多容三个人并排行走,他独自走过去,视野开阔的那一瞬,他看到了那条桑树河。

白天的人工河比晚上看上去更清楚,河岸两边栽种着桑树,河水沉寂,泛出一种脏污的青黑色,岸边稀稀拉拉扔到都是烟头。

这条巷子他三分钟内便能走出来,言望站在河边,目光在酒吧和河之间这条巷子里来回逡巡。

等他回到酒吧,晋姝正凑在电脑面前看监控,见他回来,晋姝哎了一声,说道:“你快过来看。”

言望走了过去。

晋姝拖着鼠标往后挪,挪到一个位置点开,指着屏幕给他看,“这上面显示时间为昨晚22:48分,你看这边这个人,刚才我问了服务生,这个穿花衬衫的男人就是白帅,22:55分时他一个人去了二楼。”

言望眉心一皱,看向站在一旁的服务生,“二楼是干什么的?”

“二楼是休息区,有几个老板跟白总玩的好,在上面都有自己的房间,我们老板也有一间,他有时候会在二楼住一晚。”

“后面就没有什么了。”晋姝耸了耸肩,说道:“酒吧歇业的时候监控摄像就关了,这个视频并没有拍到白帅是怎么离开的。”

言望听出了不对劲,他沉声问道:“酒吧一般到凌晨两点关门,你们十一点就关门歇业?”

服务生摇头,“不是,我们酒吧也是凌晨两点结束,昨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十一点就结束了,我十点钟就走了。”

言望沉了眸子,半晌没有说话。

晋姝捏了捏手指,“二楼没有摄像头?”

“没有。”服务生小声说道:“二楼是那些老板们休息的地方,出于隐私并没有装摄像头。”

“上去看看。”言望发话。

晋姝点头,跟着他便要往二楼去。

服务生有些急了,一时间忘记了害怕,跑过去伸手拦住两个人,“两位……,不是我不让你们上去,我们白总说了,除了在上面有房间的那几位,其他人没有允许都不能上去。”

“这是你们白总说的?”晋姝好笑的问道。

“是啊。”

晋姝翻了个白眼,“知道你们白总现在在哪儿吗?”

“在……在哪?”服务生有些迟疑的问道。

晋姝勾唇一笑,眉眼间冷意四射,“在警局,还要拦着我们吗?”

这句话把服务生吓傻了,他不知道白帅出了什么事,一听晋姝说人在警局,立马想到是不是犯了罪被扣押了,当下也不敢再拦着他们。

两个人上了楼,服务生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晋姝看了眼几个房间,问他,“哪一间是你们白总的?”

服务生抬手指了指左边靠近里侧的一间房。

言望掏出手套和脚套戴上,又一样扔了一副给晋姝,拧开门打开灯走了进去。

他最先走进去,也是最先看到里面的情况。

晋姝见他走了一半忽然停下来,有些奇怪的从他身后探出脑袋,“你看到了什……么……”

两个人站在门口,一齐沉默的看着这间充满了玫瑰花和气球的房间。

延伸阅读

冠泰水斧洗车设备加盟  http://www.sonipet.com/6huz.shtml
冠泰水斧洗车设备开端研发并在2005年投入消费销售到市场的!拥有20多新型适用专利!

牧世家加盟  http://www.sonipet.com/yqpg.shtml
牧世家儿童安全椅是汽车坐垫、洗车工具、车内饰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山水厨卫电器加盟  http://www.sonipet.com/ux74.shtml
山水电子(中国)成立于1944年,多年的成功运作使它成为国际电子电器制造方面的杰出典

蔓姿加盟  http://www.sonipet.com/xb53.shtml
蔓姿女装总部是女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桐乡市蔓姿服装

悦读书桥加盟  http://www.sonipet.com/ghx.shtml
“得语文者得天下”,悦读书桥致力于0-15岁儿童的语文素养的提升,全面培养孩子阅读和

天敏加盟  http://www.sonipet.com/xfwo.shtml
惠州市天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前生是深圳市天敏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世纪90年代,是

博雅保温袋加盟  http://www.sonipet.com/bera.shtml
我们信奉“工匠精神”,追求完美和极致,为您精品定制!专一才能更专业!价格与质量二者兼

克塞号加盟  http://www.sonipet.com/go0i.shtml
克塞号童车总部是集儿童自行车、自行车脚蹬、中轴开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企业,我厂主要

领跑者早教加盟  http://www.sonipet.com/uq0n.shtml
北京领跑者早教加盟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是弘正教育集团的母公司。公司以“高品

隆众加盟  http://www.sonipet.com/aav0.shtml
隆众橡胶制品主营高压、低压胶管、胶管接头、止水带、液压器材等。隆众橡胶制品生产的高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冷傲三公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冰仍然爱穿黑色,比如今天,她穿了一条黑色的长裙,长至脚踝,黑色的细高跟显得她更加窈窕,不得不承认,虽然已经年届四十,她仍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吴语见着她倒并不怎样,可是她旁边的那位,令吴语此刻有想冲出贵宾室的冲动。那位女士和吴语看上去一般年纪,打扮入时,衣服一看就是纪梵希今年的新款,纪梵希果然很适合

  • 穿成反派大佬的恶毒师姐第一章在线阅读

    明明都已经到了四月,可萧桓眼前的这一片戈壁滩,看起来却还是那么的荒凉。简直就像是被这世上的所有春色给抛弃了一般。新一年的春风尚且还未来得及吹到这儿,上一年所积攒下的生命便早已经被耗到了干涸,如今所余下的,还能找到点活气儿的,大概也就是那些在黄沙之中埋了一半的轻甲了。这些甲胄不知名姓,沾染上的血却自始

  • 逆天帝第3章在线阅读

    对于离开奶奶这件事,我内心中是充满恐惧的。我从小跟着奶奶长大,跟父母的接触只有每年的寒暑假,所以对当时的我来说,父母和姐姐都是陌生人,对他们充满惧怕,一开始的时候,小心翼翼的不敢靠近。母亲还好一些,毕竟是自己亲娘,母子间有很强烈的亲情感应,我在别扭的哭了几次后,慢慢的感受到了母亲对我的母爱,很快就不

  • 白娘子新说第一章在线阅读

    大都城,六水街,礼部侍郎府门前,一个穿着大红色配绿的衣裳,嘴角带着痣的媒婆,手里拿着帕子,领着身后一堆抬着箱子的仆人,满脸堆笑扯着高嗓子对着楚府大门喊道:“楚大人!安宁候府来提亲了!”红日高照,媒婆的汗止不住的滚下来,她这一嗓子却尖锐到不禁让人冷颤,但也挡不住来看热闹的百姓。这礼部侍郎楚远之当年可是

  • 穿越之柯南世界(原剧情)还是白色最衬你

    “夫人,该回府了。”于同经过两日同梦华月辞相处下来,除了喜欢往外跑,其他还不错。“于叔,难道,这是丞相大人定的规矩。”梦华月辞有些许不开心。“夫人,还请不要为难。”于同还是第一次见她微怒。哪怕是当日拜堂,也是一脸笑意。“我只是嫁入丞相府,并不是卖身于此,连自由出入都不允许。若是有什么事,让司空梦华亲

  • 大唐:我的穿越生活在线阅读消失的发球!【3更】

    负重,被柳莲二一把扯下,随即丢向了场外。砰!护腕里的铅片,砸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毛利见状,也是把身上的负重给直接卸了下来。吱嘎嘎!他扭了扭脖子,对着对面有些吃惊的橘桔平和千岁笑了笑:“喂,你们还真以为……我们立海大就这点实力么?”“呵……负重?”橘桔平眉头皱了皱:“哪怕卸下负重,你们也不会

  • 眯眯眼微笑之以血立誓(3)

    君慕倾冰冷的目光扫过地上昏迷过去的三人,出现了一丝波动,她冷冷将目光移向雷逊,双手环胸,脸上扬起笑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慵懒,“哦?是吗?”死?死的还不知道是谁呢,在她君慕倾的面前,敢说死字,那后果嘛……想当严重!“现在,本少爷就送你去见祖宗!”哼!死到临头了,还敢说这样的话,去了一趟狼群,她君慕倾的

  • 穿越后,我拒绝被渣不做圣母婊!【跪求鲜花评价票】

    汤晨重生了,来到了蓝星球——一个和地球相差无几的平行世界。……今日,晴。私人医院内。“医生,快救人,快救人。”一位壮汉抱着一名大帅哥,急忙的闯入医院。小护士迎面走来,脸霎时变的惊恐,“快,跟我来这边。”在小护士的带路下,壮汉连爬带滚似的带着汤晨进入了急症室。把人交给医生之后,壮汉走到长椅边,一颗心仿

  • DNF:增幅太上皇在线阅读第二章

    01莫良是灵界网文监察部下属一个组的工作人员。全称是:灵界网络文学监理纠察部暨针对遗弃未完成作品量化评估并完善特别行动小组,二组。看到全称感到头疼的,请不要怀疑,这是正确表现。小组成员中,能够以正常语速背诵组全称人数统计:0人。小组成员中,能够照着纸张伶俐诵读而不会咬到舌头人数统计:2人。其中一人已

  • 这个侍女有点怪第七章在线阅读

    希羽有几千次和玄奥共鸣的经验,自然也认出了这种玄奥。这是一种极为普通的玄奥,名为——力量。与名字相符,该玄奥只能增加攻击时自身的力度。闪身躲过,希羽两手在胸前一拍一张,一个手掌大小的能量球出现在手中,在腿部的控制下将身一旋,顺势将手向白猩猩一推,能量球带着雄浑的空间之力,冲击在白猩猩的身上,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