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NBA:每日一签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千订日两万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张筱烛介绍说:“这位是葛大爷,计算机程序控,整天就知道龟缩在寝室里编程。这小子见色起意,一听说我们要介绍小学妹给他认识,他立马就冲出来了,十头牛都拉不住呢!”

“小猪,就你话多是不是?什么大爷不大爷的?”葛函斜了他一眼,脸有点红,他对舒莺漫说:“这小子就爱乱说话,你别见怪,上次的事……真是……不好意思呢。”

“没事。”舒莺漫摇摇头,“反正你也不是故意的。”

小猪见葛大爷脸红了,怎么能放过这个打趣他的大好机会?他摆出一副看热闹的嘴脸,趁机煽风点火道:“葛大爷一对女生说话就脸红,这次怎么连话都说不清楚了,难道被小学妹的曼妙风姿给迷住了?哈哈……”

最后一个“哈”字哽在喉咙里,就有人打断了小猪的话。

“说清楚,谁是你的小学妹?”

茂思夜手上拿着三杯奶茶,却一点也不局促,他人高手长,大大方方地放到了小圆桌上的三个女生面前,“来,先喝点东西。”

丁叮和猴娃顿时冒出星星眼。

“老大,我和葛大爷怎么没有?”张筱烛不服气,葛大爷重色轻友也就罢了,老大怎么也这样?

“女生喝的东西,你也要吗?”茂思夜白了他一眼,“要喝自己买去。”

张筱烛有小情绪了。

丁叮很开心,“茂大帅哥请我们喝东西耶,那就不客气了!”在她的印象中,一般长得越帅得就越高冷,没想到茂思夜长得这么帅,对女生也这么体贴!

其实丁叮忽略了一点,她们,是舒莺漫的室友。

从辈分上来说,张筱烛叫她们学妹并没有什么问题,他们是大四的,而她们是大二的,可是茂思夜总觉得一个男生叫女生“小学妹”就会往一些不可控的地方遐想,总之及时把这些遐想扼杀到摇篮里才是良策。

“我去买一些旅行的零食,大家有什么想吃的吗?”舒莺漫看了看时间,那两位还没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随便地问了一句。

“我和你一起去。”茂思夜起身,很自然地走到了舒莺漫跟前。

***

琳琅满目地货架前,舒莺漫和茂思夜正在挑选零食。

丁叮花痴地看着茂思夜,两手托着腮说:“我家舒舒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有这么一个完美的小叔?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叔和侄女站在一起这么养眼的呢!”

要知道,舒舒身高是170,茂思夜怎么说也是185以上,光个子就很养眼了。

张筱烛有些神秘地凑过脑袋,问丁叮:“喂,你家舒舒真像论坛爆出的照片那么好看吗?那照片是不是P图过度了?恕我直言,她的打扮……实在是太“复古”了,就像从旧货市场的底柜里刨出来的衣服。”

猴娃插话道:“是好奇怪啦,听说她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你们别瞎议论了!我家舒舒就是很低调,她的脸都被刘海和黑框眼镜挡住一大半,衣服又那么宽松,哎,白瞎了这好身段。”

丁叮长叹一口气,望向货架前的两人。

此时,茂思夜已经拿了很多零食,他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了舒莺漫一句:“听说黎澈也要来?”

“我也是听猴娃说的。”舒莺漫从零食架上拿了几包鳗鱼饭团,一想到要见到那个人,她的心里竟然有些紧张。如果一开始她就知道怎么面对他,也不会这样狼狈地躲避了五年,该来的总是会来,无论过去多长时间。

“不是我说你,做人还是冷情冷心一点比较好,你没有责任为他人的过错买单,太过看重感情,最后打碎牙齿往肚里咽的还是你自己。”

“冷清冷心,就像你吗?”舒莺漫苦笑了一下,“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我可做不到像小叔你那么潇洒。”舒莺漫曾亲眼看过一个女孩在他们家楼下闹了三天三夜,可是茂思夜倒好,任那女孩怎么哭闹他就是不开门,也许他对感情从来都只是玩玩而已吧,又怎么能体会别人的肝肠寸断?不爱了就彻底划清界限,人家别说哭,就连死了都和他没关系。茂思夜就是一个这样冷漠至极的人。

***

结完账后,门铃响了一声,舒莺漫的心突然就跳到了嗓子眼,她慢慢地转过身子,只觉得眼前闪过了好多模糊的影子,那个人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像穿过了岁月的尘埃。他的眉眼明明是那么熟悉,却染上了陌生的气息,舒莺漫怔怔地望着他,就像望着那个过去的自己。

“不好意思各位,我们来晚了。”乔冰跟众人打了个招呼,在她身旁的黎澈只是朝众人淡淡地点了点头。

其实以前,大家一直都听过黎澈的大名。

这个男生不光长相出众,还是昌海大学医学院的天才资优生,有次和舞阳大学打辩论的时候,黎澈作为昌海大学的四辩在局势很不利于己方的情况下硬生生地将战果反转了,这件功绩一直在同学们之间口口相传,到如今,黎澈在同学们心中已经成为大神一般的存在了。

“Hi,黎澈你好,我叫丁叮。”

“我是小猪呢。”

“猴娃就是我!”

“你就叫我葛大爷吧。”

男生的目光很清冽,可是总是淡淡的,就像怎么都不能让他上心。轮到舒莺漫时,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指甲不自觉地扣到了肉里。过了很长时间,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一分钟,当空气似乎都已经凝固时,她才像做梦一般,喃喃道:“你好,我是舒莺漫。”

“……”

久久得不到回音。

从表面上看,黎澈的眼眸平静无波,可是眸子的深处却翻涌了一下,他的音线很低,缓缓地,一点一点地伸出了手。

“好久不见。”

舒莺漫抬头,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她咬了咬嘴唇,最终,也伸出了手。

黎澈的手指很冰凉,冰凉到陌生,就像五年的时光硬生生地在二人间隔出了一段看不见的城墙,城墙上长满了青苔,还有散不去的潮气。可是那些看似腐朽的、磨人的、一眼望不到底的时光,真的可以再来吗?舒莺漫手指刚碰到一秒,就下意识地弹了回来,黎澈却抓紧了她的手指,渐渐地,像认命般的,又一点一点地松开了。

“黎澈哥哥。”舒莺漫有些躲闪,她终于,还是放手了,抬头,似乎鼓起所有勇气地回答道:“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那些回不去的旧时光。

***

坐火车到基隆站又转了一趟巴士才到九份,夜灯渐渐地亮了,像无数波光荡漾的灯河同时被点燃。上山的过程中,他们已经感到游人众多,狭窄的商业街像数条四通八达的绸缎,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

那些粉色的,红色的,橘色的灯笼在街边高高地挂起,像织起了一个个旖旎的梦境。

到达山顶的时候,女生们人手一杯冬瓜茶,猴娃已经换上了cosplay的衣服,正吆喝着让小猪替自己拍照,舒莺漫正在给丁叮买蚵仔煎,一转头认识的人竟然都不见了。她有些焦急地走到人群中央,喊了一声,“茂思夜,你们在哪里?”

人群中似是有人回应了一声,“这!”

舒莺漫回头,只见茂思夜高大的身形就在她身后,“怎么这么不小心?”茂思夜抓住她的手腕,他的手很温暖,带着一种男生特有的力气,舒莺漫原本纷乱的心绪在这一瞬间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安定住了,这是来自茂思夜的力量。

小时候,人多的时候爸爸总是牵着她的手,有爸爸在,舒莺漫觉得什么都不可怕,可是自从爸爸引咎辞职后,家里的气氛就总是在冰点徘徊,看到爸爸颓废地躲在卧房里抽烟,舒莺漫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长大了。

可是,这男人和爸爸怎么能比呢?舒莺漫摇了摇头,赶走了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遐思。

他们终于挤出了人群,来到一家茶馆旁边。

“怎么办?好像和他们走散了。”舒莺漫试着打了一下丁叮和猴娃的手机,没有人接,可能是人太多了,她们没有听到。

茂思夜提议道:“我们先进去坐一下,说不定等下他们就会来电话了。”

“你的……手?”舒莺漫低头。

茂思夜轻咳了一声,他这才发现他是一直抓着她的手腕的。

“不好意思。”茂思夜松开了手,理所应当地说:“小叔有义务对侄女的安全负责。”

“侄女有权力拒绝小叔的照顾。”舒莺漫留下这句话,就上了楼梯。她像在生闷气,不想跟任何人一个人说话。

臭丫头,怎么阴情不定的?还因为刚才的一句话跟他置气吗?茂思夜拿她没办法,他这个侄女,就是被人宠坏了吧。

***

茶馆的二楼可以俯瞰九份的夜景。

远处衔接着一片淡蓝色的海,随光影的加深一点一点变成深蓝色,街灯像无数条蜿蜒着的龙,静静地横亘在下方,壮观无比。舒莺漫点了一壶乌龙茶,是很古朴的浅棕色的茶壶和青瓷茶杯,二人看着窗外的景色,竟有些相对无言。

“喵呜~”

这时,从暗处踱步走来一只白猫,在茂思夜的脚边蹭,很是亲昵的样子。

他揉了揉它的脑袋,很自然地把这猫抱起来,茶馆的主人连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当茶馆的主人看到茂思夜的脸时,很惊讶地叫了一声,“小茂,你从法国回来了?”

“是我,没错。”茂思夜慵懒地笑了笑。

延伸阅读

福雅珠宝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pkmy.shtml
企业简介福雅珠宝公司是香港雅发珠宝饰有限公司在中国的重点发展公司,雅发珠宝饰有限公司

奇星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psca.shtml
奇星车载用品总部是一家从事安防看护领域微型摄像机、小型录像机、行车记录仪等的研发、制

皮皮侠凉皮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bgwn.shtml
皮皮侠凉皮是青岛王小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美食,公司始终贯彻科学管理、创新发展的方

奥丹姆智能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htr.shtml
奥丹姆智能汽车用品隶属于宏瑞盛新(武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汽车环保节能

良宵家纺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7o0.shtml
良宵家纺隶属于南京大同床上用品有限公司,南京大同床上用品有限公司,其前身是南京大同被

圣尼亚木业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bihj.shtml
圣尼亚木业加盟详情成都圣尼亚木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木地板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

伶俐饰品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sqvr.shtml
凯蓝(中国)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座落于中国东南沿海、为中国八大古都之一的天堂之城-杭州,

LLF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b1f3.shtml
东莞茶叶铁盒厂家生产厂家-亮绿方包装制品,10年东莞茶叶铁盒厂家定制经验,免费取样,

清大美博茶杯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gbra.shtml
“百年茶香”隐茶杯——将各种有机茶或固体饮料咖啡置于纸质茶杯底部,用特殊工艺把滤纸固

雪妃雅加盟  http://www.houstoncharterboat.com/dsma.shtml
雪妃雅化妆品始终坚持“以爱铸就品牌以海纳成就未来”的精神理念“不做只做”是创始人永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袭唐末之枫羽帝国在线阅读第5节

    喝完热牛奶之后,洪浩直接躺在了床、上休息。这个晚上洪浩连续做了好几个梦,这几个梦都是关于他与他老爸和老妈的。他梦见了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歌星,而他爸妈则享受着他给他们带来的光环,第二天,洪浩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的八点钟了。他先是去洗手间洗漱,从洗手间洗漱回来,随后他与他老爸洪滔还

  • 一笑倾城之朗贝不为坚第四章在线阅读

    清晨,润润的风轻轻地扫着,从破着的玻璃窗外穿了进来,微微地拂着一切,又悄悄地走了。淡白天光,也占据着每个角落,给房门涂上了一层幻梦的白颜色。但,璃樱家却很不好。璃樱一早就起来了,趴在了窗台上,因为一大早就听见了爸爸妈妈的吵声。璃樱的爸爸狠狠地给了璃樱的妈妈一耳光,说道:“我受够你了,你快给我滚!”璃

  • 影视:开局A计划在线阅读第9节

    薄叶此方一口气冲出去了好远,周围人怪异地盯着他的眼神他也只能忽略不计,山南先生这个性格,对自己人来说是如沐春风,但作为非法入侵者时,就有些恐怖了。那种洞察一切的眼神,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不想这么快被找到。话是这么说,但此方很怀疑自己现在究竟能不能被找到,如果可以的话,早就碰见他们了。狐之助说目的地是

  • 赛尔号雷缪永恒在线阅读序章

    一颗体表灰暗的行星,外围停留着大量的人类战舰。“导航员,将我们送出星际轨道。”最为中心的母舰之上,穿着华丽绸缎的元首大人点燃了一支卷烟,缓缓地吸了一口,“顺便通知各位舰长,准备开炮,毁灭这颗星球上的虫群。”“元首大人,我们还有战士正在地表和虫群战斗,我们要不要把他们接上来?”一位军官斗胆发言。元首冷

  • 读条时间被我吃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慕容九两天前离开忘忧谷采药,本来和往常一样。只是,今日清晨微亮时,一只外出觅食的雪狐,被刚好醒来的慕容九发现。慕容九见它可爱精灵的样子,忍不住上前想要抚摸。不想,却是惊了它。雪貂迅速一窜,逃了开去。嘿,慕容九见它动作轻巧,速度极快,兴起了兴致。于是,便提气运起轻功,追了上去。起先只是想要逗弄逗弄那雪

  • 撒旦总裁晚上见绑定

    “叮,宇宙最聪明最先进的蓝卡系统,成功绑定卡主”“这是…?”“恭喜卡主成功开启宇红初级一等卡,请卡主认真听本卡所说的内容。”杨茂彦没有问,他静静听着。“初级一等卡,要想升上初级二等卡,要完成以下的任务,一:任务目标,在有限时间内要花光卡内的十万现金,注意,不能用于卡主之前所欠的款,二:任务目标,在一

  • 君临九天之赤焰王朝之韩服双排屠杀(第一更!求收藏,求鲜花!)

    “小凡,上线,我要屠杀!”当着直播的面,张衡霸气的打了一个电话。很快,YY语音里冒出来了一个有些软软的声音。这就是和张衡一起在韩服双排的ADC,韩服王者第三的年轻国手甘小凡。“衡哥,怎么了,今天火气这么大。”“没啥,有个傻逼说我开挂,还做了个视频怼我。”话音一落,弹幕就像是说好了一样,一条接着一条涌

  • 末世之最强村霸在线阅读第4章

    我仇富。尤其是雷拓宇他们家这么富的富人。这也是我一直不跟雷拓宇靠太近的原因之一。基本上而言,我跟雷拓宇从兴趣到智商都比较合拍,如果抛开年龄不谈,应该能成为非常好的好朋友。但我总感觉这种有钱人家的小孩跟我决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靠得太近了最后难受的肯定是我。我讨厌他们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你可以说我自我保

  • 勇往直前的信念寻找救命恩人

    南宫城面色冷然的应对着大臣们的阿谀奉承。也亏他一向如此,看在这些人眼里都觉得这是他铁血军人的本色。宴会过半,南宫城正意兴阑珊之时,又有那恬不知耻的大臣奏请梁王,请求让将士们休养生息。南宫城气得瞪了那个米虫一眼。他现在刚刚攻克鲁国,马上就可以畅通无阻的直捣洛国。洛侯也称得上是一代明君,为人谦和谨慎,凡

  • 异曲魔章在线阅读第5章

    林龙把史盈送回家,自己也回到了家。“林龙,你傻了?干笑什么?”项羽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呢,他看林龙一直傻笑,不由得觉得很逗。“我爸妈呢?”林龙小声地问道。项羽指了指一间卧室,说:“叔叔阿姨已经睡了,他们叫我等你回来。”林龙这才坐在项羽跟前,小声说道:“我和史盈,假戏真做了!”“真的吗?我就说吧,你俩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