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小珍珠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宴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故事的开始,是要说起一位少年。

花谢会有重开日,可是人,却是再无少年时。又或许,这个少年的出现,一开始便是个错误。

在这个少年从记事的时候起,就常常看会到母亲在无人的夜里,不停地叹息着。日日夜夜,对着窗前的月光,对着窗外的星辉。

有时,洒在母亲身上的星屑都会积得很深很深,但母亲却极少拂去,只是任由窗外那些深深的星光濡湿了衣袖,很久,很久。

彼时少年并不能够理解母亲时常的叹息,也不明白她所有的愁绪和哀伤。因为在那时的他,不过还尚是个穿着短衣,喜欢到处胡乱跑闹的青稚孩童。

只是知道每一个夜晚对他来说,或许都是十分美的。无论是晴是阴,是圆月还是云翳,他都喜欢。于是他便误以为,母亲经常站在窗下,是因为喜欢星辰与月亮喜欢得不得了,就像自己那样。

少年为了给母亲一个惊喜,曾在许多个就像天上繁星那样数不清的夜里,偷偷溜出过巡天司。只为将天上那闪着光辉的花朵摘下来,送给他最喜欢的母亲。

所以,他需要找一个离星辰最近的地方,把北斗七宿中,最亮的玉衡摘下来。

就这样,少年不停地跑呀,跑呀。像是新生初长的小兽,未尝人间疾苦,只知浮生是甜。

他就像这样,不知疲倦为何物地跑着。

迎接他是青翠的夜风,与辽远的月光,不知是什么缘故,它们都像是酿成了一碗父亲在庆节会喝的清酒,有着醉人的迷香和清冽的芬芳。

尽管父亲一直都坚决反对他饮酒,哪怕他也很多次都皱着鼻子反驳过父亲,他已经是一个可以保护母亲,能够肩负起巡天司未来,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即便如此,虽然父亲没有批驳反对他说的话,但依旧仍是固执地不愿让他沾酒分毫。因此,他也是从未尝过酒的滋味的。

但是在他踏过的很多个夜晚,在挥洒洋溢着自由与背井离乡的味道中,那碗他一直都想尝一尝的清酒,却时常闪着好看的光泽。

与星辉与草屑,难舍难分地杂糅在一起,就像是一段不愿醒来的美梦。

……

又做梦了吗。

诸葛涣轻轻抚了抚被沾湿的额发,看向了那本该洋溢着漫天星芒的窗外。

如今却不过只是残存了几点黯淡的微光,像是几乎要就此泯灭了光迹。

是的,那时的他,不会明白母亲在深夜的窗前,反反复复,提起的那句话——

“应天氏不过百年,诸葛家也不过数十载,便已然不再受到文曲星曜的庇佑了吗。”

就在此刻,诸葛涣忽然记起了在更早一些的时候,或许是提及自己将来的命数罢,祖父指着北斗星宿最末的那一颗,轻轻叹了口气。

那时的父亲只是沉默着,而母亲却已然开始小声啜泣。

祖父是当年应天南朝的开国功臣,通文达理不甚意气风发,数次观星献策平定了赤明之变以后的诸多别乱,凡是出自他之口的预言,无一不发,无有不测。

正是缘于祖父几乎是天衣无缝的神机妙算,先君也由是也开始称他为,“星辰之子”。

星辰之子啊。

诸葛涣心下默念了几声,念着念着,只觉愈发不是滋味。

不过诸葛涣其实对这位有着传奇事迹的祖父,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只是当年在祖父下葬之时,他仍然记得那时的他,甚至和几个青梅竹马的玩伴在山腰间的柿子树下徘徊。

而他因为太小也不够高,没有办法摘到树上的柿子,却仍然不愿拾起地上没有烂掉的果子吃时候的样子。

当然,尚且年幼的他懵懵懂懂的,只是跪在母亲身后低着头行拜礼,并不明白什么叫做“离开”。但在他真正明白之时,祖父却已经永远的离开他了。

到了如今,便是当年的星辰之人再也不复,而星辰之名却仍然名震世间。

而终有一日,当这象征着尊荣与光耀的名号,真正绶于自己身上之时,又会成了什么呢。

是不是,就像书上看到的沐猴而冠那样可笑呢。诸葛涣自嘲般地笑了笑,摊开了苍白的掌心有些出神。

诸葛涣从小便羸弱多病,因此在整个巡天司也时常会流动着草药的味道。

不过在他看来,那种味道就像是草木的灵魂通通都烧焦了的味道,他一点都不喜欢。

“不,我不愿意就这么死在你口下,这太浪费了,简直是暴殄天物。”

诸葛涣时常会想,当那些千金难求的汤药在某一天忽然有了自己的意识,有了灵知之后,得知了自己只能像这样,被他如同寻常白水一般灌下的悲惨命运时,会不会像这样对他说呢。

“涣涣,快吃饭呀,若是迟到了,倒是要教先生骂了。”

这时的诸葛涣方才回过神来,抬眸间,恰巧对上了母亲那双温柔注视着他的弯弯笑眼。

他却不知为何一时间忽然有些心虚了,眼神也不由自主地游离起来,甚至有些微微低了低头。

诸葛涣看着桌上几碟精致好看的菜色,虽不比山珍海味那般佳肴珍馐,却也称得上是种类纷繁样样俱全的。

可他只能勉强对母亲笑笑,应声道了句好。

他的母亲,是赫赫有名的白下将军,曾为应天立下过赫赫战功。

但自从有了他以后,便逐渐被杯酒释了实权,现如今只是个挂有虚衔的名誉将军了。

尽管他知道母亲的为人,是根本不在乎这些好比繁文缛节一般绊身的名号的,但母亲当年的意气风发,他也还是有一些印象的。

虽然诸葛涣没法亲眼看到母亲是他人口中怎样传言的那般,是一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但他在心里却是有暗暗描摹过的。

而他小时候的梦想,一直都是成为像母亲一样厉害的大将军。

“娘亲,娘亲,我想要这个……”

“白下将军,您看这军令状……”

“吵什么吵,什么白下将军?你要是再在这里喊一声白下将军,信不信我立马砍了你的狗头丟去喂穷奇。”

母亲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身边牵着的,那个不过总角之年的小娃娃,一边只得压低声音,对着身侧的一位将士低声耳语。

不过可惜的是在军中多年,练就了一副洪亮的好嗓子还是出卖了她,以至于五步之内的耳朵都能听得十分真切了,这也自然逃不过她身畔的那个小娃娃的耳朵了。

而那娃娃,却与豪气犷然的女将军不同,生得清秀标志得很,如果不是穿着素蓝的袄子,倒是要教人以为是个女娃娃了。

捏着军令状有些不知所措的将士,只得自觉闭嘴然后退到一边,倒像是晚一点就会被怒起拔刀的将军削苹果一般被削皮,然后毫不留情地丢出去喂穷奇了。

诸葛涣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名将士窘迫的样子。

或许只有在想起这些陈年旧事的时候,他才偶尔会忘却那些时常伴随着他的疾苦,只记得浮生是蜜一般的甜。

尽管这件几乎是微乎其微的小事在他人眼中,或许并不会有多么的有趣,但诸葛涣却是一直都记得的。

不过母亲一直却不喜欢在他面前展现自己的傲气英威,也是因为不喜欢他看到她认为那是很“失礼”的一面。

至于“失礼”一说,诸葛涣却是能够理解缘故的。

因为母亲在平日里,时常教导他为人做事都要谦虚温和,待之以礼,而她自己却因为是武将出身有时候可能并不能够很好地践行,因此才会觉得自己很“失礼”罢。

但即便如此,诸葛涣也一直都是敬重并且仰慕着母亲的。

因为那般张扬放肆的母亲,一直都是在以她的方式独立地成全着自我,从不屈服,不肯求全。

母亲还曾经跟他说过,传说在与天宫的尘世井相连的地方,有一条逆流的叹息之河,从他家的后院庭,一直通到遥远的云端天上。

小时候,每当诸葛涣喝不下那几乎是令他痛苦的汤药的时候,偶尔的一两眼,能够借着星辉的锋芒,看到这条悲伤的河流,一直通向未知的彼方。

那时他便想着,若是乘着小舟溯游上寻,是否可以见到极北的七辰,见到彼端云仙,从此远离一切苦苦的汤药,逃离一切苦苦的烦恼了呢?

在用完早膳后,去往成学府的路上,他总觉得一切或许都不该是这样的。

不该是这样的轨迹,不该成这样的沉沦,不该说这样的话,不该像这样地——活着。

因为这一切,都并不是以自己设想的那样进行着,也不会因自己的设想而发生了任何改变。唯一因他而改变的,或许就只有每况日下的巡天司了。

那年在祖父走后,诸葛涣便生了一场大病。

依稀记得,那夜,他似乎在梦里或是床头见到了一位周身环着玄黑元炁的神君。

白衣神君不言一辞,只是对诸葛涣温柔地笑着。那慈祥的笑容,一时间竟是像极了如同母亲一般的宠溺。

那应是一个漆黑黯淡,几乎窥不到尽头的长夜。

父亲请来了全应天所有的天师,希望让他们通过催动元炁来为他治病,而那些天师几乎全都只是看了一眼便跪倒在了父亲脚边,一言不发地颤抖着。

“已是回身乏术,请星司节哀。”

他们其中有一个胆子大的如是说着,说完便长拜不起。

延伸阅读

母语桥教育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mks.shtml
母语桥教育培训中心于2009年2月成立,机构致力于打造长春语文培训品牌,将创造社会效

程力集团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g9yo.shtml
程力专门设计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销售五分公司,发改委定点生产各类专门设计汽车的专职厂家,

鹏亮工贸劳保用品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6hdq.shtml
鹏亮工贸劳保用品隶属于深圳市鹏亮工贸有限公司,前身是深圳市鹏亮劳保用品有限公司(简称

英氏儿童家居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u2ki.shtml
一直以来,英氏人时刻谨记“呵护宝宝,关爱妈妈”的品牌口号,以及“环保·健康”的核心理

千恵超市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awm.shtml
湖南千惠商贸连锁有限公司是经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长沙市商务局批准的民营企业,公

汝宇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nopn.shtml
汝宇女装主营的是连衣裙、t恤、雪纺衫、蕾丝衫、衬衫、打底裤、休闲裤、牛仔裤、牛仔衣、

金吉卫浴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yni9.shtml
金吉卫浴项目介绍:时尚的设计,彰显生活品味,金吉卫浴为广大消费者带来高品质的卫浴产品

韩式金达莱石锅拌饭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65c0.shtml
韩式金达莱石锅拌饭是隶属于广东金达莱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韩式金达莱石

之宝玉器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63do.shtml
缅甸翡翠诚招代理[免任何费用,保证你月入上万],一手货源,微信每天更新,欢迎抢购。公

美卡会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poleonplastering.com/ux9n.shtml
美卡会汽车美容是广州市威士洁清洁用品有限公司旗下品牌,运营多年将多年成功的经营管理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暗月在线阅读第九节

    果然,第二天上朝的时候,我就被报复了。一会儿喊我发表意见,一会儿问我这件事怎么看。此时的我,活得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水军机器人,只会卑微加一,怎么不得罪人怎么说。朝堂上季侍郎犯的怂,和我季亦白有什么关系。但凡我有个爹在场,我能怂成这样?丞相虽然是我学术上的师父,然而这次的事情大概也影响到了他的生意,所

  • 荒野求生之明星榜在线阅读第2章

    周日午后灿烂的阳光+街角咖啡店+两个女人=一段悠闲的时光=一段超长的八卦=一份让人歆羡的友情。驼色的长款风衣看起来简洁大方,奶白色的长款薄衫,宽松的罩住了不错的身材,藏青色的打底裤配一双有流苏的黑色短筒靴,长长的发垂在肩头,许浅羽那张秀气的脸上是一副常年不变的淡然表情。跟她比起来,坐在对面的那个女人

  • 无限之无忧纵横记第8章在线阅读

    众罪犯见此,相视一眼,立即紧随秦耀脚步,一个个面带兴奋之色冲向大门。“哈哈哈,老子终于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大海,迎接老子的归来吧!”“什么狗屁推进城,最后还不是让老子逃出来了!哈哈哈哈!”来到大门前,一名海贼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直接论起拳头狠狠砸去!轰!碎石纷飞,尘土飞扬,那扇坚固大门在这一拳之

  • 无限加点共生体在线阅读第2节

    “香克斯,起chuang啦,今天要去学校报道咯。”门外响起一声河东狮吼,不过是个男性,黑直长千手柱间一大早就抱着小纲手在木叶遛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了个孙女,火之国大名这几天已经封小纲手为火之国大公主,前几天木叶初代火影忍者之神意外失踪估计就跟这件事有关。香吉斯猜测以千手柱间的尿性前几天肯定去找火之

  • 魔魂录之楼兰黄昏在线阅读第一章 印现江湖(6)各位哥哥,求鲜花求收藏啊1

    楚天舒只得无奈笑了笑,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呢?”粉面书生道:“原来如此,输在楚天舒的手下也不丢人!看来我今天若不说,肯定是走不了了。”楚天舒笑了笑。粉面书生道:“那个女的服用两颗,其他的人每个人只需服用半颗就可以。”楚天舒道:“哦!那你要服用几颗啊?”粉面书生道:“我已经不再需要了,因为刚才我已经把

  • 死亡摆渡人之前世今生第五章

    “鱼唇的女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阴沉着脸的彭晴,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自打她跟了刘阳坤之后,什么时候受到这样的气。走到哪里,羡慕的眼神跟殷切的奉承都市每次出行的标配。易若然开始同情这个看不清楚自己位置的女人,她上辈子能跟了刘阳坤那么多年,靠的就是认清自己的位置。虽然很多时候她会迷失自己,当

  • 网游:我只是个肉之遗忘在壁炉里的阴谋2(9)

    老宅尸守车子仍旧艰难地在山路上行驶着,关水打开音响,希望借以音乐的声音来打破车内那股沉重的气氛,却不得效果。一旁的戎雅则不时地瞄向车身上那只不断跳跃的鞋子,眼神中竟似隐藏着冰冷,让关水直发毛。戎雅的父亲是某集团董事,她刚出生的时候正好赶上了父亲的创业期,于是,父母就把她从S市送回老家交由奶奶照顾,别

  • 大唐平阳传之涤魂:入门

    阴间的天亮就算是李白复生,怕是也写不出慷慨激昂。同样的,李清照也写不出那些诗情画意。熬过了一天,起码我现在还活着,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而这高兴只维持了几秒,因为我还要熬过不知道多少天,而再想到涤魂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没有半点高兴的感觉。“总得活着。”我微微的抬起手掌,慢慢的握了几次,手心里依然没有半点

  • 晓之阴阳师第九章在线阅读

    正当阿琨骄傲的骑着飞艇,在人烟稀少,弥漫着淡淡晨香的大街上飞驰,突然眼前的十字路口出现一个女孩子,阿琨来不及刹车,一个飘逸飞了出去!阿琨还好有软甲护身,没有过大的伤害,连忙起身看看身边的那个女孩子。女孩子被飞艇高强度的烈焰尾气呲到了,现在那娇小的右臂上有着明显的红印。“你没事吧?真对不起。”阿琨不知

  • 粉妆夺谋第2章在线阅读

    两行热泪在那张秀丽端庄的脸上流淌不止,谢元良手足无措,只得上前用衣角轻轻替女儿擦拭眼泪。谢童鸢自小没了母亲,十二岁以前跟着谢元良在军中长大,整日舞刀弄枪,性子堪比男子,即便之后在宋铭的调.教下,逐渐往京都贵小姐温软性格发展,可刚毅的性子已经根深蒂固。就拿方才荆家来谢府下聘来说,哪怕闹着不愿嫁、急到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