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锦鲤学霸是大神[重生]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简绾 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芷的确被怄得不轻。

自从紫苏处得了侯爷午后回府的消息,她便回来计划了一番时辰,特意挑了侯爷回府的时候斥责那两个奴才,把他们推到风口浪尖上去。

不是与世无争吗?她就偏要把他拉到侯爷面前来,这下看他还躲不躲得过!

可她没想到的是,侯爷竟那般轻巧地放过了他们。虽说自己确实有无理取闹的嫌疑,可她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侯爷制造一个处罚那两个奴才的借口罢了,有何不可?

她本以为,以侯爷那般骄傲的性子,知道皇上塞了人来他府上,哪怕面上不说,心里对那二人也定是愤恨厌恶。所以她胜券在握,甚至都已想象出那故作清高的人被侯爷罚得奄奄一息的可怜模样,却不料竟是这样的结果。

她不明白,侯爷为何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他们?要说侯爷有心回护那是绝无可能,可若是他半点也不将这事放在心上,那自己这一出戏演得又有何价值?

白芷气得连晚饭都没能吃下几口,满心满眼都燃烧着怒火,恨不能将那两个碍眼的东西撕成碎片。

正在屋子里烦躁着,忽听门外一阵脚步声,那人似乎在门口犹豫了一番,随后响起极轻的敲门声:“白芷姐姐?”

她以为是先前送吃食来的小厮,想也不想就大声喝道:“我都说了不吃,还来烦我做什么?拿走!”

门外那人愣了愣,硬着头皮说道:“白芷姐姐,紫苏姑娘派人来传话了。”

紫苏?这么晚了,难道出了什么事不成?

白芷勉强压住怒火,问道:“什么事?”

“紫苏姑娘说,方才柳夫人传话下来,说今晚邀了侯爷过去用饭,要咱们拨个人将前几日放在咱们这儿的花送去。”那人顿了顿,似乎有些忌惮,“柳夫人说按着咱们的法子养花出了问题,估计是要问话。”

白芷此时哪里有闲心管这许多,左右问不到她身上,旁人如何与她何干?刚想随便将他打发走,忽然脑子里闪过什么,斟酌着问道:“你是说,柳夫人问咱们要人?”

门外的人不知所以,挠了挠头应道:“是啊。”

白芷眼中闪过一丝冷然,随即呵呵冷笑起来。柳夫人的手段,那是连她都要畏惧几分的。

这位夫人虽说只是侯爷的一个侍妾,但因着侯府里没有正室,又只有这一个侍妾,长此以往便愈加得意,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别说是勾引侯爷了,就是哪个长得标致些的丫头小厮多看了侯爷一眼,那都是要在她手里掉一层皮的。

若是落到她手里……

白芷敛起笑容,朝门外吩咐道:“你将谢临派去吧。就是新来的那个。”

门外的人应了声是,便离开了。

白芷在床上坐了半晌,嘴角再度扯开一个阴森森的笑。这可是老天要你犯在我手里的。不是长得好吗,可别白瞎了那张脸!

谢临听到传话的时候,已是劳累了一天未曾进食。虽说没什么饿的感觉,可从未这样做过活的身子的确是疲惫不堪。

小九儿听了这话更是直接跳了起来,好说歹说要替他去,谢临哪敢放他一个人出去惹事,便只淡淡应下,独自抬着花盆往杨柳轩去了。

临走时传话的小厮还特意问过他是否知道具体位置,看谢临点了头才放心些许,又千叮万嘱万不可送错了地方或是误了时辰,这才放他离开。

看那小厮诚惶诚恐的模样,谢临心中便落实了这位柳夫人不是个好相与的。但他也没太放在心上。自己左不过是去送盆花,再不济便是被使唤着做些杂务,想来也不至被挑到什么错处。

即便是故意为难,他也自问不至于败在一个女人手上。

刚一转过弯来,便看到一个灰衣小厮站在门口朝来路张望着,待见了他,便急匆匆跑了过来,一边拉着他往里走一边道:“哎哟,可算是来了,我们夫人都在里头发好一通脾气了。”

谢临小心地护好怀中花盆,不解道:“夫人为何生气?”

小厮道:“还不是因为养花的事儿?”

“养花?”

“咱们夫人平日里也没别的爱好,只养花这一样。前些日子夫人从江南弄来几盆牡丹,据说名贵得很,夫人宝贝得不得了,可怎么也养不好……唉不说了,待会儿你进去说话小心些。”

小厮将他带到夫人门前便急急退下了,谢临站在门前,想了想将花盆放下,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忽听身后有人唤道:“你是洒扫处的人?”

谢临转过身来,低头应答:“是。”

唤他的丫头瞥了他一眼,见他态度还算恭顺,也就只轻哼一声,说道:“跟我进来吧,夫人有话问你呢。”

谢临眉心一动,眼中浮起一丝莫名的微光,跟在她身后进了门内。

果然如那小厮所言,这位柳夫人是个极其爱花的主,对养花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一进房门,一阵馥郁淡雅的花香就扑面而来。

谢临四下里看了一圈,各类花卉或深或浅、或紫或红地缀得到处都是,开得极为浓烈,倒将这满屋金银玉器都比了下去。

正赞叹着,便见水晶帘子被侍女掀开,一盛装女子自内室袅袅婷婷走了出来。女子披着一袭红至妖艳的长袍,将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更衬她肌肤胜雪。

女子懒懒将手一挥,两个侍女便福身退下,屋子里除了他二人,便只剩了方才引着谢临进屋的大丫鬟。

“夫人,洒扫处的人带来了。”大丫鬟说道,顺带看了谢临一眼,本想用眼神示意他上前行礼,可他却只垂着头,并没有看她。

柳依依行至桌旁坐下,并未看他,只问:“小厨房那边准备得如何了?侯爷可马上要过来了。”

大丫鬟往前两步,答道:“先前已经吩咐下去了,奴婢这就去催催。”

说着,她后退两步,转身出了门,但为避嫌并未将门关上。

待她出了门,柳依依才将懒散的目光挪到谢临身上。待看清此人的眉眼,她忽而秀眉微蹙。

府上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个标致的小厮?

为何偏偏是今日侯爷要来时才见着他?

她玉白的手指在桌上轻轻一握,顿时明白了眼前此人的用心,心中一股怒火冲了上来,她冷冷道:“你可知今日我为何唤你来?”

谢临低垂着眼睫,并不看她:“送花。”

“那只是其中一桩罢了。”柳依依抬手撑着头,狭长的凤眸里寒光凛然,“我且问你,上回你们说的法子,是不是随意拿来糊弄我的?怎么我的丫头按着你们那法子养,却没一株成活?”

谢临如实道:“夫人,我初来乍到,并不知晓什么法子。”

柳依依眯起眼:“你不知道?”

“是。”

柳依依忽然伸手重重在桌上一拍,桌上茶水都被这一震洒出些许。只听她怒道:“洒扫处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随便找个人就来打发我了么?还是这只是你的托词?”

谢临道:“夫人如若不信,可派人往洒扫处查证,谢临无半句虚言。”

柳依依哼了一声:“本夫人可没那个闲功夫。如今侯爷马上要来了,你就直接领罚吧。”

谢临终于抬起头,淡淡看着桌前那女子。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女人根本同白芷是一伙的,今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针对他。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早便料到来容安侯府的日子不会好过,却也没想到竟艰难到如此境地,这才第一日,便有人争着抢着要罚他。

“夫人莫急,可否让在下看看那些花?或许在下有法子让它们成活。”谢临直直迎上眼前女子的视线。

他声音不大,却透着一种莫名的自信,叫人忍不住便想相信,尽管知道这不过是个寻常奴才,兴许只是他的缓兵之计,却也忍不住想给他这个机会。

柳依依眸中神色闪了闪,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你不是诓我吧?”

“是与不是,夫人让在下一看便知。”

柳依依在心里琢磨着,若这人真有什么法子,且先将话套出来来说,毕竟那些花她也是真的心疼。

“那好,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说着,她起身走到窗边,指着其中一盆半开半闭的牡丹,道:“你仔细看看,这摆放的方位、浇水的间隔,我可都完全照你们的法子来的,为何却是如今这般模样?”

那牡丹花苞紫红,安静地立在小巧的青花缠枝白瓷盆中,如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美则美矣,却如覆了层砂纸般干枯暗淡,毫无生气。谢临看了片刻,心中便有了计较。

“夫人养花,为何选用白瓷做底?”

“自然是白瓷衬红花,好看得紧。”柳依依斜他一眼,似是不信他能看出什么门道。

谢临目光状若无意往窗外一瞥,问:“那夫人是想看盆,还是想看花?”

柳依依哼道:“这还用说么?自然是要看花!”

“那就好办了,”谢临微微一笑,“夫人换做陶盆便可。”

柳依依不明所以:“我养花和用什么盆有何关系?”

谢临道:“在下听闻,这牡丹是夫人从江南移植过来的名贵品种,对透气要求最是严苛。白瓷虽美,却不能满足它的生长要求,故而奄奄一息。若代之以透气良好的白陶,还可挽救一二。夫人须知,这赏花人赏的是花,若花呈颓败之势,那盆便是再华贵绮丽,也不过是扬汤止沸,不足一看。”

柳依依神色晦明不定地看着他,缓缓扯出一个笑容:“你懂的倒是不少。”

谢临颔首:“夫人谬赞。”

空气间一时静默下来,只有细小的浮尘在二人间缓缓流动。

过了许久,柳依依才眯起凤眸,眼里带起一丝狠戾。

“你的意思,是让本夫人管好自己分内之事,莫要白费心机对付旁人,是么?”

谢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夫人言重,在下岂敢。”

他低垂着头站在窗边,月华自窗外探入,轻盈地洒在他半边侧脸,竟于那清隽间平添一份妩媚,美得动人心魄。

柳依依就这么直直看着他,不自觉将贝齿咬得咯咯作响。她似乎已能预见,这半路杀出的美貌小厮凭着一张妖孽似的脸和一副伶牙俐齿,将侯爷迷得晕头转向,从此一步登天荣宠无限,将她也踩在脚底。

不,不可能。侯爷是她的,只能是她的!

“说吧,谁教你的?”柳依依几乎从牙关里挤出这么一句来。

谢临不明所以地抬头:“什么?”

“既然不是旁人教你,那就是你自己一手策划的了。”柳依依冷笑一声,“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谢临半晌无言。

“来人!”柳依依并不理会他,只是拔高了声音喊道。

很快,门外便进来两个小厮,看这屋里的架势,对视一眼,道:“夫人有何吩咐?”

柳依依指着谢临道:“把他弄到柴房,再找几个小厮过去,就说这人本夫人赏他们了,随他们怎么玩。”

两个小厮各自在心里为这美貌少年惋惜一番,却也不敢违背这位夫人的意思,不得不应了声“是”,便上前拉着谢临要往外走。

谢临脸上自始至终的淡然终于裂开一条缝,他浑身微微发颤,一边躲避着那两人的触碰一边道:“夫人,谢临不知哪里说错,夫人为何罚我?”

柳依依无甚感情地笑了,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他:“本夫人罚你,还需要理由吗?”

谢临手心冰凉得可怕,却仍旧紧紧盯住她的眼睛:“夫人,侯爷马上就要来了,你也不想他看到你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对付一个奴才吧?”

柳依依经他这一提醒,忍不住皱起眉,有些急躁地冲那两人摆摆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拖下去!”

谢临拼尽全力挣扎,却到底身无武功,怎么挣扎得过那身强力壮的两人,很快便被制住,架着胳膊往外拖去。

正在此时,忽听门外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发生了何事?”

延伸阅读

恶魔之旅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cqdrc.cn/ydz6.shtml
对于出身商人世家的范小曼来说,察言观色,自降身份,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所以面对这位贵客

向氪金势力低头买衣裳  http://www.cqdrc.cn/b9ki.shtml
“你的相机。”“谢谢。”“你都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景笙。”景

特殊案件调查组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cqdrc.cn/a9x8.shtml
江歇到达医院的时间比平时晚,今天他并没有拿公文包。穿着蓝色衬衫和灰色西裤的他,袖口罕

天机剑曲恶魔果实?成长武器?隐藏职业?  http://www.cqdrc.cn/ns4y.shtml
“我槽,开服半小时不到,有人自创技能了?喂!没带这么开挂的把?”“我个蛋蛋,这不是开

[综]狐妖复仇记之第八章 校领导都是纸老虎(6)  http://www.cqdrc.cn/bvhu.shtml
陈博故意等贾队长布置了一会儿,把花都摆得差不多了,才从值班室出来。“同学,你这是干什

我在异界当城主之小龙哥,没想到你也成神了(10)  http://www.cqdrc.cn/nkzt.shtml
第十章借着月光,陈独秀看到一条穿着运动短裤的大腿缓缓收了回去,然后从拐角走出来一个人

蕾吉娜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cqdrc.cn/53x.shtml
景帝后元三年,汉景帝卒。公元前140年,皇太子刘彻正式登基,即为汉武大帝。经过六七十

堕入沦落第六章  http://www.cqdrc.cn/a8t8.shtml
程岳看颜依依看着湖里莲蓬,笑眯眯样子,猜这小吃货馋莲蓬,心里好笑,他以前就听说过宠一

护墓使者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cqdrc.cn/bla3.shtml
斐文静吃过午膳,又睡了半个时辰,这才慢悠悠地又去了拾翠宫。“太后娘娘还剩下四组。”尚

情深予白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cqdrc.cn/b6fv.shtml
青栀回复她自己知道了,然后就开始思考自己要怎么打扮。她很明白自己的外貌优势,是那种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逗逼大魔神之突破(10)

    “太好了,没想到真的可以”,凌天松了一口气惊喜道,随后拿起了乾坤袋。“没想到这股红色能量竟对魔族如此克制”,凌天拼尽全力凝炼出一丝红色能量,将其对准乾坤袋,只见乾坤袋上的魔族封印瞬间便消失不见。“我倒要看看这乾坤袋究竟有什么?”凌天咬破手指,滴血认主。乾坤袋身为空间法器价值极为珍贵,而且这种法器还需

  • 英雄联盟之疾风剑豪亚索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朋友的生日聚会夕阳褪去,天色慢慢暗下的时候唐妍之才回到家。“你这孩子,叫你去买菜,怎么现在才回来?”唐妈上前接过菜,一阵数落,“还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快去洗个澡!”说完拎着菜又回厨房去了。唐妍之伸手望着妈妈的背影,委屈的咬着下嘴唇。回到客厅她从水果盘里抓了一个苹果站在冷气前狂吹。唐弦北从自己的

  • 神图师在线阅读第5章

    凝绚又转回北冥,在北冥入口的冥石前坐下。等了大约半个时辰,闫小旺窜了出来,“我查过了,最近几月并无你所说钟离志浩的魂魄前来。他的寿数未尽,而且,平生未犯十恶不赦可杀可剐那样的错,按理,最后是要到北冥的。”“那个,刚才笑嘻嘻的那个小白脸,他没有把钟离志浩的魂魄抢走吧。”“魔君吕约,我已经从他手下探知,

  • 流氓刀与君子剑在线阅读青丘岭奇遇(二)

    二人转头,看到阿婆站在里间门口,表情不悦的看着他们。春归看到阿婆,连忙站起身:“阿婆,醒了。”用手指了指穆宴溪。“嗯。”阿婆应了一声,走到穆宴溪面前:“依我看,这位军爷伤情无碍了。既是无碍,明儿一早收拾东西便走吧!”穆宴溪好巧不巧,此时捂着自己的伤口痛苦的哼了一声,额前渗出大滴的汗珠。“阿婆,他没好

  • 人类世界之神域之变赚大钱养大胖子

    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管少宁心塞,没好气的把帕子捂他脸上,“给你,回头记得罩着我!”不能抢你一个小孩儿的东西,那就以身抵债当保镖。见她凶巴巴的,双手叉腰扎着冲天啾的样子,石旦心里高兴了起来,其实宁宝儿小时候还是挺好看的,他也不亏。鼻子抽了抽,多穿两件衣服把自己裹好。他现在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不是一

  • 武侠之无敌宝箱系统第4章在线阅读

    看着那递到眼前的芊芊素手,阳炎虚眯了眯眼,当眼睛适应了眼前的强光的时候,一道清丽的身影便是缓慢的浮现在了眼前,一身兽皮裹胸,精巧的柳腰,精致的皮裙以及那一双令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修长美腿。不是那五箭连发的女汉子是谁?!阳炎心里一个惊讶,真是没想到,这能够拉开那等巨弓的弓弦的人,竟然是一位长得如此精巧

  • 诛邪战魔温柔

    谁说过成长的道路必定是坎坷而充满荆棘的,现在的Dysis想向那个人顶礼膜拜,这人真相了。但是再苦再累不也得坚持下来,Dysis拖着白天训练过度的身体回到了彭格列城堡中属于她的房间中。没有形象的倒在了米兰色的大床上,整个人陷入柔软的床中,她金色的长发散乱在她身体的四周,即使这样她却显出别样神采。从答应

  • 综漫:究极进化这么不经打?

    袁瑾宁眯眸,抬手拍掉他的爪子,站到一边,冷眸打量他道:“陛下亲自赐婚,你我已拜过天地,你说我配不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竟然也听信市井流言,可笑至极。”天煞孤星?硬扣的屎盆子,她不接。虽说嫁他非自己意愿,但是也用不着上来就人身攻击吧,他以为自己很想当这个摄政王妃?他以为他是谁。闻言,秦渊奕凤眸微眯,一瞬

  • 破茧成猪在线阅读第六章

    从小吃街回到客栈,正常车程是三十分钟,但他们上车没多久,客栈所在的小巷竟然已在眼前?车程怎么可能缩得这么短?这时候,易忒岛刚吸完最后的鸡块,还在扣扣索索地在打包饭盒里找最后的一丝肉香。李杭之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手机,瞳孔骤然放大——时间静止了!车在小巷中却越开越快,客栈已经近在眼前,仿佛下一秒就能触到

  • 四方神域在线阅读第七节

    美好的周六到了,早上睡到11点才醒,我最喜欢的是周六下午的时光。我为了不接王瑞的电话,特地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我醒后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有很多的未接和信息当然都是王瑞的。等等,还有一个信息。这是沐云帆来的信息。他说今晚来我家吃饭。‘什么?沐云帆晚上来我家吃饭,怎么搞的。’我惊讶的大喊一声。叮咚,叮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