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千面之王谁忍谁是猪鳖蛋

作者:天上的蜻蜓 来源:飞卢小说网

薛芒安才不信他,径自往后院走。里面的人已经聊上了。

顾承问:“你们这里有哪里拍照比较好看?”

姜雨安说:“前头有座山,据说上面拍朝阳很漂亮,不过我没上去过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诶,芒安你不是去那里写过生吗?”

薛芒安本来带姜雨安来是希望她帮自己挡挡,让陆岸不要乱来,没想到这一来就先把她坑了。

果然陆岸连忙说:“那你带我们去吧。”

薛芒安:“......”

顾承也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姜雨安说:“难得你朋友来,你就带着他们逛逛吧,也算尽**之谊。”

“我得看店,今天一天都没在,哪能一直让你一个人辛苦。”

“没事,我也不辛苦,店里人手挺多的,这两天也不忙。你就该玩玩,不要顾虑那么多。你也不要把自己绷得太紧,多跟朋友出去走走,店里我在呢,你别担心。”

薛芒安一时无语反驳。

陆岸却嗅出了些蹊跷,他试探问:“姐姐,芒安经常带朋友来民宿吗?”

姜雨安摇头:“没,你们是第一批,我以前没有见过她的朋友。”

哦,高冷到没朋友。

那难怪她突然碰上一个像自己这么热情的朋友会有些排斥和不适应。

陆岸继续打听:“那她交过男朋友吗?”

薛芒安说:“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雨安叹息:“没有,也二十岁马上二十一岁的人了,我们总说她高冷,而且自身条件又不差,一般的男生她也瞧不上,别人又不敢追她,就一直单着。”

“谁说没人敢追她了?我这不是就在追嘛,只是还没有成功。”

姜雨安笑了:“那你加油,你要是成功了,我给你包红包奖励。”

“姐姐说话算话啊。”

烧烤派对正式开始,季昭明开了几瓶啤酒,给每个人倒了一杯,然后自己单独抱着一瓶就对嘴吹。拿起一根羊肉串就撸。

顾承在那边烤肉,陆岸就把他烤好的肉往薛芒安碗里夹。

薛芒安说:“够了。”

陆岸继续夹。

顾承怒不可遏:“够了啊!”

陆岸继续夹。

季昭明吃不到肉了,也喊:“陆岸你夹够了没?给老子留两块。”

陆岸闻言,留了两块下来,其它的又夹到薛芒安碗里:“多吃点,你看你瘦的,摸起来都没有肉感,硌手。”

然后又开始给姜雨安夹:“姐姐你也多吃一点,不要客气。”

季昭明气得摔筷。

烧烤吃得热火朝天,那三个又都是会聊的主儿,整体的氛围还算不错,整个院子里暖融融的,盖过了夜晚山里的凉气。

季昭明已经一个人吹了三瓶啤酒了,薛芒安杯子里的却还丝毫没动。

陆岸看见了,问:“你不喝酒?”

薛芒安说:“不好喝,喝不惯。”

陆岸坏心思来了,举起杯子就劝她:“尝尝嘛,这个不难喝。”

薛芒安不为所动。

“你看,大家都喝酒,就你一个不喝多扫兴啊,而且啤酒又不醉人。”

薛芒安吃肉。

“人总要学会喝酒的嘛,迈出一小步成功一大步。”

陆岸真的是,不去搞传销可惜了。

薛芒安说:“我不是不会喝,是不喜欢喝。”

“为什么?”

“苦。”

陆岸笑得趴桌:“怕苦啊?哥哥给你加点糖进去好不好?”

薛芒安说:“有时候我也搞不懂你们,牛奶也好茶也好,哪个不比酒好喝?”

季昭明第一个不同意:“Nonono,妹妹,这个就是你错了。酒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喝的东西,尤其是夜店里的酒,更好喝。”

陆岸骂他:“滚,妹妹也是你叫的?又喝上头了开始胡言乱语。”

“这才哪儿到哪儿,我海量。”

顾承却还想着拍照的事,跟薛芒安说:“那山头偏不偏,如果你不去,我们自己能开车上去吗?”

“那山是野山,没有公路,只能爬上去。”薛芒安说,“等明后天我带你们去吧,你们自己去不太安全。”

照这三个人的撒野程度,爬哪座山不安全。

“真的?太好了!”顾承道谢,“谢谢谢谢谢!”

说罢举起酒杯:“都在酒里。”然后一口干了。

陆岸说:“你看,人家都干了,你好歹抿一口意思意思。”

薛芒安非不理他。

姜雨安出来解围:“芒安的确是不太喝酒,她不喜欢喝。那我就替她喝吧。”说完也干了。

季昭明竖拇指:“姐姐豪爽。”

“那我们是明早去吗?”顾承问。

“今天玩得太累了,晚上又搞烧烤。明天不一定爬得起来,后天早上吧。不过要是想看日出的话,可能得半夜就出发了。爬上最顶端的话还是要些时间的。”

姜雨安提建议:“那要不就明天下午上山,睡一晚,早上直接拍就好了。民宿里有两个帐篷,正好可以用。”

薛芒安刚要拒绝。陆岸抢着说:“好啊,这最好不过了。”

薛芒安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话,她刚刚才答应了人家,现在又中途变卦好像不太好。但是心里又气不过,就手上用力,暗暗在陆岸胳膊上掐了他一把。

陆岸疼得一咧嘴,却高兴得很,哟,还会动手,真可爱。

不过陆岸现在觉得叫姜雨安来真的是太正确了,江湖第一好助攻。

饭饱酒足后,一片杯盘狼藉。姜雨安和陆岸闲聊:“那你是昆山人?我老家在扬州。”

“扬州是个好地方,淮左名都,竹西佳处,专门出美女。”

姜雨安点头:“虽然城市小是小了点,但是是个好地方。只是我很久没回去了,自从跟着姨妈来到浙江就很少回去了。”

薛芒安说:“你有空也回去看看,外公外婆年纪也大了,现在老是忘事,你再不回去他们连你是谁都不记得了。”

姜雨安有些尴尬:“当着外人说这些干什么......我知道了,有空我会回去的。”

陆岸对他们的家事没有兴趣,他目前只对薛芒安感兴趣,他问:“你回扬州的话,是住在你外公外婆家?”

“不是,我住我爸爸那儿。”

“你爸爸妈妈不在住在杭州吗?”陆岸疑惑。

薛芒安没说话,静静地看着他。陆岸聪明,知道问到不该问的了,越轨了。罢了,他也不爱听这些家长里短。

又坐了一会儿,姜雨安和薛芒安就回去了。

陆岸躺在顾承床上玩手机,翻来覆去还是压抑不住好奇,他踢了踢顾承:“你知道薛芒安家什么情况吗?”

“我也记不清了,”顾承说,“我记得好像是重组家庭,现在这个是她的继父。她说住在扬州爸爸家,那个应该是她的亲生父亲。”

“继父啊......”陆岸脑洞大开,“你说她家会不会她继父对她不好,然后她只好躲到生父那里,受尽了委屈需要我去安慰安慰。”

“瞎想什么呢。人家继父挺好的,我们那时候家长会都是她继父去,我见过两面,挺慈祥的。而且要是关系不好,她会跑来这里替她爸爸看店吗?她不是一直说这是她爸爸的民宿,也没说是叔叔的。说明她是认这个继父的。”

“诶——”陆岸怅然若失。

“而且她原来不姓薛,初一的时候还叫赵芒安呢,后来就跟继父姓,改姓薛了。”

“哦,那难怪她在杭州念书又回扬州去呢。你还知道其它什么故事吗?”

顾承摇头:“薛芒安几乎不说任何关于她自己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就是这件事情还是因为她当时改名,老师说了我们才知道的原因。”

陆岸点开微信刷朋友圈,季昭明已经开始发照片了,做作得不行。他切换到小号上,点开薛芒安的朋友圈开始翻。薛芒安开的是半年可见,也就两条朋友圈,没什么特别的,无非就是画画。她的画功的确是不错,最近晒了一幅山水油画,陆岸认了一下,好像就是民宿附近。附近竟然有小河,陆岸来了兴致,保存了这张图给薛芒安发微信。

海绵宝里宝气:这是民宿附近吗?

吃芒果吗:是。

海绵宝里宝气:远吗?

吃芒果吗:走十几分钟吧,你要去拍照吗?

拍照?陆岸愣了一下,哦,拿他当顾承呢。

海绵宝里宝气:嗯,打算明天上山前去逛逛。

陆岸的手指在键盘上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打下了一行字。

海绵宝里宝气:今天不好意思啊,陆岸他不知道你的家庭情况,不是故意的。

吃芒果吗:没事。

吃芒果吗:他也没说什么。

陆岸舒了一口气,继续偷摸打探。

海绵宝里宝气:那你对他是什么态度哦?

吃芒果吗:没什么态度。

陆岸不服气,就算是没有到喜欢的程度,那好歹也评价一句老子很帅吧。

海绵宝里宝气:没有态度是什么态度,你讨厌他吗?

吃芒果吗:不讨厌。

“YES!”陆岸欢呼。

顾承瞪他:“咋咋呼呼的,干什么。”

海绵宝里宝气:他其实真的挺喜欢你的。

哎,人生不易,还得自己给自己打助攻。

吃芒果吗:他是客人,我是主人,他住在这里我招待他。等他离开了,我们就没什么交集了,谈不上喜欢。他离开这里也就不会记得我了。

陆岸心里一沉。不知道是被戳破后的尴尬还是听到这番话的失意,总之心里有种说不上的感觉。薛芒安说的的确是事实,他也一直是这么干的。

不过他还没想过马上离开这里了会怎么样呢,忘记她还是继续撩拨,他自己都没有做决定,人家就先预设好一切了。他知道薛芒安是太过冷静理性,而且对他没有半点信任。

陆岸向来是奉行享乐主义,贪恋当下的欢愉,至于以后,想那么多干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以后自有以后的活法。

海绵宝里宝气:所以你不是不喜欢他,只是怕他一走就把你给忘了?

吃芒果吗:我不怕他把我忘了,他本来就没有要记住我的义务,反正以后我也会忘记他,大家都是公平的。而且我就是不喜欢他,不是讨厌,也没有喜欢。

陆岸一看这话,心里开始蹿火,什么叫反正以后也会忘记他?日,老子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你要忘记是吧?那我就让你一辈子忘不了。

我可以忘记你,你也可以忘记我,我没有意见。

但是在我才刚认识你时,你就笃定地通知我说以后会忘了我,那我就忍不了了。

谁忍谁是猪鳖蛋。

海绵宝里宝气:那你为什么不同意加他微信?

手机那头沉默了会儿。

陆岸暗自得意,看吧,说得那么清冷,拿我当陌生人一样,其实还在在搞特殊待遇。

吃芒果吗:……我承认一开始的确有点讨厌他。

“哈哈哈哈承认了吧!”陆岸在床上打滚,“让你嘴犟,明明就讨厌我还不承认!”

“神经病吧你?谁啊,谁讨厌你你还这么开心?”顾承嫌恶。

陆岸说:“你不懂,讨厌总比冷淡好。一开始讨厌你,后来到不讨厌,再后来就该喜欢上了。而且我有经验,女孩说的讨厌,大多数情况下就是喜欢。”

“你说薛芒安?你拿我的身份跟人家聊什么了?我看看!”顾承上手就抢。

陆岸把手机举高:“滚开,我聊什么是我的自由,管得着吗你?”

“你他妈好意思说?你用的是我的名义!我得保护我的形象不受损害,否则告你侵犯我的肖像权。”

“我又没拿你的照片出去行骗,哪来的肖像权?”

“形象损害。”

陆岸把他推开:“放心放心,我能干什么坏事?”

“你他妈尽会干坏事。”顾承警告他,“你最好给我安分点,不然我就揭发你用马甲。”

陆岸不理他,接着跟薛芒安聊天。

海绵宝里宝气:那他现在加你你会同意吗?

薛芒安没有直接回复,而是说:你为什么一直在问陆岸的事情,是不是他指使你干的?

海绵宝里宝气:没有,只是他不停在我边上唉声叹气说你不肯加他微信,我要被他搞烦死了。要不你就加他一下?

薛芒安似乎就喜欢跟陆岸对着干:算了吧,我怕他天天骚扰我。

靠,哥哥我是这种人吗?

陆岸自己沉默了会儿......好像还真是。

延伸阅读

与银行高管那些事之做个小生意(10)  http://www.jiajiakeji.cn/p0xn.shtml
古语有云:一封耕耘,一分收获。这话用在萧平之身上再合适不过,在他这些日子的刻苦修行下

无赖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jiajiakeji.cn/b7wa.shtml
吴慕凰愣住了,却见到黄义向着远处看去,那里两个男人在跺着脚步,仿佛在散步,看到黄义看

诡牙之第五章  http://www.jiajiakeji.cn/gl9h.shtml
华国和西国两大国因为社会制度的不同和资源利益的相冲本就不和,而且其中自己阵营的国与国

大道邪君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jiajiakeji.cn/pkvk.shtml
楚森把佩剑卸了下来,给了一旁的侍卫,又把头盔摘了下来端在手上。面带疑惑的走向了司马邪

猎师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jiajiakeji.cn/b3vw.shtml
夜晚,三杉欣欣家园工地上灯火通明,一排排电钨灯凌空高照,让黑夜俨如白昼。远远地看去,

[楚留香手游同人]孤星(我X蔡居诚)第八章  http://www.jiajiakeji.cn/yxvn.shtml
路疑老是照顾自己,向阳注意到了。但他不知道怎么告诉路疑别去照顾自己了。他怕说了让路疑

武侠之无限功德掠夺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jiajiakeji.cn/gx71.shtml
江苏电台,领导会议室。此刻这里正在进行一场异常激烈的会议。“老王,你们《最强大脑》栏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jiajiakeji.cn/npep.shtml
“我记得他今日护你护的很及时。”“他是我哥哥。”楠初笑的甜蜜。若是让青筠听着这话,只

洪荒之主在线阅读初入幻剑宗  http://www.jiajiakeji.cn/ggv6.shtml
第二天一早,林沐风打开窗户呼吸着新鲜空气,忽然耳边传来了救命声,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三

深海利剑之我是卢一涛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jiajiakeji.cn/grf0.shtml
世界那一刻就开始远离她,仿佛有什么传染的病菌迫不及待。钟布德喘不过气来,明明浑身都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们玩科技我修仙之第二章(2)

    福气有多大,芍药不敢乱猜。不过,就眼下来看,整个京城,没有比得过她们家姑娘的名门闺秀。论尊贵,谁能尊贵过她们家大小姐?皇后娘娘和她们家太太是同胞姐妹,出身清河崔家。当今陛下和娘娘无子,把她们小姐捧在手心似的疼。皇后住的坤宁宫,有大半个宫室都留给她们姑娘,每次去了,非得住上半个月才肯放人。再说外祖崔家

  • 人世间正偏路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枚黄中里,足以让普通人晋升到大罗金仙。熬风从地仙,天仙,真仙,到玄仙,停了下来。黄中里蕴含的庞大能量,足够让熬风晋升到大罗金仙,但熬风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虽然依靠黄中里果成为大罗金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但那始终都是外力,不是自己修来的东西,会根基不稳。因此,熬风准备慢慢修上去。姓名:熬风。血脉:lv

  • 越过时间拥抱你第四章

    3.许檐月看着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的行宫,近处的飞檐上有几串雪雁的脚印子,答非所问:“我忽然觉得你儿子刚才还有可能是在拖延时间,他应该有同谋。”真是见了鬼了,下雪也就算了,居然还有雪雁。明霄见他还在纠结陆禹轩的事,不大想搭理他。“或许不止一个。”他寻思着这篇儿是翻不过去了:“你知道是谁了?”许檐月摇头,

  • 可爱的旅行第10章在线阅读

    安塞蛮夷本来就是瞅准寒冬天鸿边境无兵无粮,趁火打劫,有点儿空手套白狼的意思,是以他们自个儿也是没有足够粮草后援的。孰料司马战非等闲之辈,骁勇善战,用兵如神还得了粮饷支援。果不其然,还没熬到第二年春天,安塞大军死伤惨重,只得灰溜溜地滚回老窝。两国停息了战事,朝廷那边的皇位之争也有了眉目,陈王和忠王败落

  • 重生之侯门盛宠在线阅读学猪叫(求鲜花,求评价票)

    “彭彭这是对凡哥太佩服了,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啊。”“彭彭啊,现在还没到过年呢,这么早就行礼要压岁钱了吗?”“哈哈哈,求彭彭的心理阴影面积。”......直播间内的观众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忍不住大笑起来。张子风捂着嘴发出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林凡也并没有第一时间过去拉起彭彭,而是露出一脸的警惕,退后几步,和

  • 我发现了世界bug在线阅读第二节

    郑娟鼻子一抽,找到了清香的来源——正是她手里捧着的那碗看着糟心的黑汤。郑娟把碗捧到嘴边,小心闻了闻,轻轻咂一口,随即发出一声惊呼:“林锐,这是谁做的?”林锐没有做手脚,那黑汤的味道,和她刚刚闭眼入口的味道一模一样,醇厚清爽,这是上品岩茶!“我姐!”“你哪来的姐?哦,是那个山里丫头吧,她会做茶?”郑娟

  • 最后是你第五章在线阅读

    顾寻是做美梦起来的。起来后发现她的手还挂着输液瓶,肚子绞肉似的疼痛,她决定吃了这次教训,下次碰瓷再也不敢乱吃真药,好痛好痛。顾寻想喝水缓解疼痛,床头柜有保温壶,刚想动手拿保温壶就听到一声不轻不重的呵斥传来。声音略熟悉。顾寻扭过头:“默默?”顾寻此时脸色苍白的像易碎的瓷娃娃,一双眼眸水汪汪,就像陈默以

  • 疼爱那个厉鬼[穿书]之第六章

    二十四点整,还差十分钟。舒可妍和邵宇轩走出公安厅。她曾经在一个法制节目里看过,盘问的时限一般为十二小时,对在十二小时以内确实难以证实或者排除其违法犯罪嫌疑的,可以延长至二十四小时。对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且在二十四小时以内仍不能证实或者排除其违法犯罪嫌疑的,可以延长至四十八小时。这些规定的时限是

  • 北顾在线阅读第2章

    路南城。开元国齐天郡辖下一个偏远的小城,人口不多,只有几十万,相比那些有几百上千万,甚至上亿人口的大城来说,路南城只能算是个小芝麻。城虽小,但这里的势力错综复杂,大大小小的势力有十几个,其中明家、宁家、飞龙堂是路南城最具代表性的,是最大的三个势力,还有就是城主府,城主府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能管理一个

  • 不良偏爱爬也要爬上去

    “邪教分子,到底还有多远?你不要告诉我你个办事的连路都不知道,那可太不专业了!”走得久了,陆羽一路上说个不停,搞得石杉父子更烦了,现在还一番嘲讽,更是让石杉冒火,但又打不得。他怕一不小心收不住,就把他给打死了,这小子着实招人烦。“什么邪教分子,前朝我们可是国教!这路我天天走还不知道吗?快到了就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