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诸天最强农药系统第十章

作者:谪星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忽然被凶了盛耀也委屈,他只是正常地打了招呼,吓到人能怪他吗?

简星允问道:“门口是不是你搞的鬼?”

盛耀摇头,“是芷秋,吓吓他们,人太多不好办事。”

“然后这一带就彻底成灵异场所了。”简星允说着跟盛耀一起从墙角出来往花坛走。

全梓的尸体已经被收走了,现场就留了个浅浅的坑。简星允走近了才发现,原本放着尸体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人形痕迹,看样子应该是全梓的尸体留下的。

简星允蹲下身想碰,却被盛耀伸手按住了:“别动,危险。”

“你知道是什么?”

盛耀点头:“是怨,从尸体里流出来的,阴邪得很。一般人看不到,不小心碰到的话很容易沾上,会生病的。”

简星允闻言笑笑,有些不以为意地推开盛耀的手,“这种东西……”她说着换了只手过去在地上抓了把土,盛耀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那抔黑色的土在她手里冒出黑色的烟,好像烧焦了似的,不一会就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简星允手一翻,把土都倒到地上,拍干净手,笑道:“我要是能阴邪入体,这人间就要变地府了。

盛耀:“……”

盛耀一直都知道简星允的阳气很重,他最早会注意到她也是这个原因,只是不曾想会到这个程度,他忽然有点好奇,问道:“你长这么大,就没碰到过什么解决不了的怪事,或者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

简星允摇头,说:“上一个想试着接近我的,坟头连草都不长了,不怕我的,你是头一个。”她还在纠结地上的怨,绕了几圈,有点苦恼,“我本来以为来这边应该可以见到全梓,现在看是不是太天真了?”

盛耀问道:“你找全梓做什么?”

“那还用问,当然是为了解决这件事啊。”简星允伸出食指在自己脖子上横向轻轻一抹,“她报仇我不管,但是残害无辜就不行。”

盛耀在简星允头上揉了一把:“你也断太快了,说不定席俊明其实不无辜呢?”

简星允耸耸肩,说:“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她还是得解释清楚,不然我肯定不饶她。”她说着看了一眼站在委屈巴巴不敢走近的盛芷秋,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赵旭衡打了个电话,叫他拎上昌宇一起过来。

听见通话内容,盛芷秋眼睛都亮了,简星允见状用手指指了她一下,算是个小警告,盛芷秋见状立刻竖起三个手指在耳边,又指了指自己以证清白立场,浑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简星允交代完挂了电话后,盛耀问道:“你对全梓的处置,就没情讲了?”

“讲什么,你跟她很熟吗?她是你谁呢你就讲,没有的事。”简星允睨了盛耀一眼,“人鬼两不相犯,她想自己动手报仇那是她的事,但是快意恩仇这种事哪有那么多,反正到下面去报道的时候自然会清算功过,这些事我不管,也管不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的事,但滥杀无辜就另当别论了,尤其还杀到我身边来,我不拆了她算客气的。”

盛耀闻言无奈:“你这样要是碰上太厉害的怎么办?”

简星允微抬起头看着盛耀,秀眉一挑:“试试?”她说完便见盛耀脸上的无奈加深,乐了起来,“在这等着。”

盛耀闻言就真的乖乖等在了原地,等了好半天简星允才回来,手里还搬着挺大一张折叠桌。他见状赶紧上去帮忙,嘴上还有点不满:“这么重的东西让我来就好了。”

“不重啊。”简星允有点不以为然,“就一张桌子,能花多大力气。”

盛耀“唔”了一声:“那我换个说法,给我个机会让我表现一下。”

“那还差不多。”简星允朝放好桌子的盛耀勾勾手指,“那就来吧,当回苦力。”

说完她便领着人离开了戴正志家,到附近的小卖部又拎了几张塑料椅子回去围着桌子摆好,然后就安静地等赵旭衡把人带来。

昌宇可以说是赵旭衡连哄带骗、连拖带拽愣是带过来的,要不是赵旭衡骗他说简阳承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他是连门都不想出的。

在车上的时候他就察觉方向不太对头了,奈何赵旭衡车速快,他一不敢跳车二也不敢去动方向盘,只能坐在后座干嚎,然而这招对赵旭衡也没什么作用,他现在只好整个人扒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肯进去。

简星允趴在桌上,脸贴在上面动都不想动,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盛耀,说:“去帮忙把人抓进来呗。”

盛耀应了一声,却没动,朝站在远处的盛芷秋扬了扬下巴,盛芷秋立刻会意地往门边蹦跶了过去。

看见盛芷秋过来,赵旭衡吓得直接松开了抓着昌宇的手,以光速退到了角落里。昌宇只觉着拉着自己的力道松了,面上一喜,还没来得及跑,就拎鸡仔似的被人提起来往院子里走,引得昌宇嘴里不住地求饶惨叫,甚至开始叫赵旭衡的名字,完全忘了刚刚自己就是被他硬拖过来的。

赵旭衡远远地跟在后面,心里对昌宇冒出了点同情的味道来,但也仅仅是如此,要他过去救人,那门都没有。

等盛芷秋把人扔在桌旁了,简星允才一脸绝望地勾勾手指,把怂在远处的赵旭衡叫了过来。赵旭衡这才不情不愿地走近了,在几人的位置中犹豫了一下,愣是把自己塞进了简星允跟昌宇中间,提在手里的袋子往桌上一甩,缩过去小声问简星允:“这男的谁?你朋友?”

简星允淡淡地扫了赵旭衡一眼,答道:“他姓盛。”她说完看赵旭衡脸色变了变,补充道,“芷秋是他妹妹,还不快叫大舅子。”

赵旭衡:“……”

盛耀闻言掀起眼皮淡淡看了赵旭衡一眼,没说话。

赵旭衡被看得缩了一下脖子,往简星允的方向又缩了一点,又被扫了一下,只好识趣地坐远了些,才继续问道:“你让我带这些工具来真的想……”

简星允点了一下头,划出一个自认阴森森的笑容,一字一顿道:“对,我们来玩,玩碟仙。”

听到碟仙昌宇就不干了,嘴里呜哩哇啦地吐了一堆拒绝的话就想走,被盛耀一把按回了椅子上。

昌宇还在挣扎,赵旭衡在旁边看得快哭了,小声劝道:“你还是坐下吧,不然更惨。”

昌宇没明白赵旭衡话里的意思,还不消停,嘴里骂骂咧咧的。忽然察觉到肩上的力道松了,他脸上一喜,立刻朝门口奔去。

看着昌宇远去的背影,赵旭衡有点发怯地看着简星允。简星允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没起身,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盛耀:“不是想要表现的机会?”

盛耀嘴角微弯,两只手交叠在桌上,手指在手背上一下一下点着。

昌宇才跑出门口没几秒,立刻就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两人就见他慌慌张张从外头回来了,整个人趴到桌上,惨白着脸,嘴里还不住地求救:“外面、外面有、有好多鬼鬼、鬼鬼鬼……”

“鬼鬼鬼鬼鬼。”简星允学着他重复了一遍,抿着嘴把笑意全含进嘴里,摆出一张还算严肃的脸,“走呢,你是走不掉了,这地方最安全的就是我们这了,但是我们接下来要玩碟仙,你要是不想呢,就趁早走吧,就别在这碍手碍脚的。”

昌宇闻言脸上浮出绝望之色,这不就是两条死路选一条吗?

“没事的。”赵旭衡拍了拍昌宇的肩膀,安慰道,“星姐命硬,是出了名的鬼见愁,有她在,什么灵异**都玩不成的。”

昌宇脸色稍缓,结果放下的心又被简星允一句话提了起来:“也不一定啊,咱们这有三个阴气重的,抵消一下就平衡了嘛,毕竟我也不是万能的是吧。”更何况全梓的目标也在这呢,成功率还是很大的……当然后面这句话简星允没说出来,昌宇现在已经被吓得快昏过去了,一会真不省人事了她就白来了。

“旭衡,东西拿出来。”

简星允朝赵旭衡点了一下头,赵旭衡便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玩碟仙的纸,一个碟子,还有一只红色的记号笔。

简星允拿过笔拔掉盖子,在碟子边缘画了一小道充当箭头,等赵旭衡把纸摊好了,便把碟子倒扣在中奖,玩碟仙最基本的的准备就算完成了。

“来吧。”简星允率先伸出一根食指放到碟子上,盛耀跟盛芷秋也跟着做,赵旭衡还有点犹豫,被催了一下才不情不愿地跟着放了上去。四人一起看向昌宇时他脖子一缩,眼睛死死地盯着简星允的手。

简星允皮肤很白,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被衬得很是漂亮,但是昌宇却欣赏不来,因为全梓也喜欢涂红色的指甲油,她死的时候手上涂的就是这个颜色。

“嗒——”

涂着红色甲油的手指在碟子上不耐烦地敲了一下,简星允催促道:“快点,磨叽什么呢。”

昌宇愣了一下,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嘴里不停的喊“不”,大有再离开位子往外跑的意思。

然而这次他却没那么幸运了,退意刚萌生上出来,就感到肩头一重,紧接着手便不听使唤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右手手腕像被什么捉住了,一直将他往碟子的方向拉,那力气极大,无论他怎么努力抽回手都无济于事,只能向其他人投去求救的目光。

然而和他同桌的四人,三个是不想管,还有一个是不敢管。

简星允面上没什么表情,眼睛却一直仔细地打量着盛芷秋的神色。

换做之前,她是绝不会同意盛芷秋跟赵旭衡一起玩这种灵异**的,但是盛耀之前的话让她有点在意,这才没说什么任由她一起玩。而盛芷秋的情况也跟她料想的有点相似,看到全梓时她的表情非常地震惊,后面再看向昌宇时脸上的表情尽是愤怒,甚至到了有些扭曲的地步了。

然而赵旭衡现在却没心思去注意那么多,身上抖得比昌宇还厉害。他可以清楚地看到此时垂在昌宇两侧的头发,和那只紧紧钳着他的纸一样白的手,红色的指甲油像血一样,刺得他眼睛生疼。而手的主人此时正跪在昌宇肩上,弯着腰,抬起头时两只空洞洞的眼睛看着围在桌旁的人,嘴角勾着一抹阴恻恻的笑,看得人心里生寒。

见其他人无动于衷,昌宇只好用左手抓着自己的右手,试图把手抽回来。然而这个动作毫无用功,甚至连减缓一点点速度都做不到,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伸到碟子旁,又被掰起食指,最后敲在了碟子上。

“嗒——”

五根手指都按在了碟子上,简星允道:“开始了。”

昌宇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发白的唇抖个不停,好像下一秒就会厥过去一般。耳边传来其他四人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明显,低沉又整齐,就像索命的咒语一般。

“碟仙碟仙,请你出来。”

“碟仙碟仙,请你出来。”

“碟仙碟仙,请你出来。”

第三句话音刚落下,所有人都感觉碟子明显动了一下。简星允看了一眼按在上面的第六根手指,同样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却比她的皮肤要更加白,透着活人不应该有的死色。

“是全梓吗?”

听到简星允的提问昌宇浑身一僵,接着碟子便缓缓移动起来,一点一点的,就好像移动这件事对于操纵的人来说有些困难一样。红色的记号掠过无数的字,最后落在一个“是”字上时,他简直要疯了,下意识就想抽回自己的手。

“手别动。”盛耀忽然出声喝住了昌宇即将收回的手,“会死的。”

他后面三个字说得极轻,像是小声的嘟囔,但落到昌宇耳边却像一声轰鸣的雷,一下就把他的理智拉了回来,想起碟仙的禁忌,手指死死地抵在碟子上不敢再动。

见昌宇安分了,简星允才继续开口问道:“你跟着昌宇,是不是想杀他?”

碟子转了一圈,最后再一次落在了“是”上面,昌宇身上瞬间就被冷汗打湿了。

“为什么?”简星允问道,“因为他是凶手吗?”

“我没杀她!”

听到提问昌宇忽然大声吼了起来,碟子也像要回应他似的,又动起来,最后落在了“否”字上。

昌宇刚松了一口气,简星允下一个问题又戳到他痛处上:“那是因为你的眼睛吗?”

碟子又缓慢地转了一圈,然后一次落在了“是”上面。

“那如果我能让他去蹲大牢,你能就此收手吗?”

“否。”

得到这个答案,简星允并不意外,但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说话也带上了劝诫的意味:“害死你的人你自己已经亲手杀了,你这样做只会加重自己的罪孽,将来清算功过的时候你也不会好过的,何必呢?你要怎么样才肯收手?”

她话音刚落,碟子忽然拉着所有人的手在纸上转起圈来,速度极快,力道也极大,昌宇几次都差点脱手,想到松手的下场,他还是咬着牙愣是撑了下来。

就在他觉得自己快撑不住的时候,碟子忽然停了下来,除了他以外的四个人的手全像被弹开一般松了手,愣在原地看着他手上的碟子。

手边传来“啪”一声,像是瓷器裂开的声音。昌宇此时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连吞口水的动作都变得小心翼翼,眼球微微动了动,在眼眶里小幅度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没忍住往下瞥去。

白色的碟子裂开了一条细细的缝,和红色的记号重叠在一起,指向了一个字。“死。”

看到箭头指向字的时候昌宇简直要疯了,手抽了抽,抽不回来,整个人抖得跟筛糠似的,嘴里不住地求救。

全梓跪在她肩上,弯下腰慢慢地圈上昌宇的脑袋,手慢慢收紧。感受到脸上似乎贴了什么昌宇吓得更厉害了,嘴里全是惨叫,然而手指却好像黏在碟子上似的怎么都拿不下来。

简星允在一边看得直摇头,劝道:“你不要太害怕了,你越怕她越吓你。”

全梓好像要回应简星允似的,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写,勾得他脸憋得通红。

“救、救救命……”

简星允叹了口气,劝道:“全梓,算了吧,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客客气气说话,如果你还是要杀人,那我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

“你少管闲事。”

全梓说着手一挥,骤然刮起一阵大风将桌子掀了起来,整张桌子都往简星允的方向翻了过去。她没想到全梓会忽然发难,没来得及反应,盛耀先出了手。他一把按住飞过来的桌子摔回地上,微微蹙起眉:“星允说的你最好想清楚,不然吃苦的是你自己。”

全梓只是阴恻恻笑起来,又收紧了力道,简星允看昌宇脸憋得都开始发紫了,叹了口气,走了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稍一用力就掰动了一些。

全梓手上被简星允的阳气烧出一个重重的印子,“滋滋”地往外冒阴气,一股难闻的臭味随着飘了出来。她痛苦得一直惨叫,另一只手却死死地掐着昌宇的脖子不放,无论简星允手上多用力都无动于衷。

看昌宇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简星允立刻去掰全梓另一只手。她却剧烈挣扎起来,简星允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有点生气了,手上一用力,直接她把她的手扭到了后面,这个动作本身杀伤力就大,然而对全梓来说最痛苦的还是简星允本身对她造成的伤害。

见全梓准备还不死心地想去掐昌宇的脖子,简星允又加重了力道,但全梓却下了死劲,大有要跟她较劲到底的气势。盛耀见状绕到全梓身后,手掐上她的后颈,简星允手一松他立刻往后用力一拉,全梓便整个人被扯开来。

盛耀松了手后她还捂着脖子在不断惨叫:“你们为什么要管我的闲事!!难道他不该死吗!!!”

“该,该死。”一直沉默着的盛芷秋忽然开了口,接着将目光投到盛耀身上,语气带了点哀求的味道,“哥,咱们不要管这件事了好不好?”

盛耀没答,目光落在简星允身上,她只是淡淡看了盛芷秋一眼,随即便走过去检查了一下昌宇的情况,确定人还活着后,说:“他顶多就是破坏尸体,你杀了他,太过了。”

全梓怒道:“那要我咽下这口气吗?!不可能!!!”

盛耀淡淡道:“我也不可能让你杀人的,你想怎么样才肯收手,你说吧。”

“哥!”

“盛耀!”

盛耀抬手打断了两人,朝她们微微一笑,简星允嘴一撇,拖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盛芷秋也不好再说什么,在旁边苦着脸,闹起脾气来。

全梓却没有和声和气商量的打算,“不可能,我一定要他死!!”

盛耀闻言眉毛一挑,问道:“不惜一切代价?”

“不惜一切代价!!!”

看全梓双眼泛着血腥气,盛耀笑道:“可以,我给你个机会。”他说着指向还奄奄一息坐在地上的昌宇,“你杀人,我救人。你成功了,我保证不动你,还保你减罪,你失败了,魂飞魄散,机会只有一次。”

“还有我。”简星允举起手,“算我一个。”

“二对一不公平!”盛芷秋也说道,“我帮她!”

全梓冷了一声:“行。”她话刚说完没等其他人反应,便风一样蹿了出去,手朝着昌宇的脖子伸过去,看到昌宇脸上的惊恐时笑容盛得都要溢出来。

盛耀见状冷哼了一声,只迈了小步出去,身形却已经闪到全梓面前,在她惊恐的眼神里伸过手去,手上绕上煞气直接掐上了全梓的脖子。

全梓的动作瞬间就被制住了,煞气直接钻进她体内像毒药一样把她的魂魄从里开始捣得稀烂,她嘴里发出痛苦的“嗬嗬”声,盛芷秋见状想上去帮忙,两只手伸出去,还没抓上盛耀的手,简星允率先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一巴掌直接拍到了全梓背上。

整个过程不过数秒的时间,站在一旁的赵旭衡直接傻眼了,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事情就结束了。

全梓被掐住脖子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简星允一掌打得太重把她本来就受伤的魂魄打得差点散了。

简星允吓得也是手一缩,有点不好意思:“呃——不好意思啊,我只想推开你的,第一次干这个,业务不熟练,没收住力道,真的……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散不了。”盛耀掐着全梓的手往旁边让了一点,另一只手抓过简星允的手查看了一下,“没伤着吧?”

简星允摆摆手,“没呢。”

还被掐着脖子的全梓简直苦,她都这样了这两个人还有心思打情骂俏,然而她没想到的是盛耀还不打算把她放下来了。

看着吓晕在地上的昌宇,简星允非常绝情地无视了他,把事情的大致经过发了个消息给简月咏,末了问盛耀:“全梓你准备怎么办?”

“带回去,有人会处理的。”看简星允会意地点头,一副要走的样子,盛耀又拉住了她,“送我一趟?”

简星允闻言蹙起眉,“你是鬼哎,也要人送?”

“要。”

听盛耀答得得斩钉截铁的,简星允也只好应了下来,上车时看着被他掐在手里的全梓,还嫌她有点碍事,“啧”了一声坐到了后座。

全梓:“……”委屈。

赵旭衡倒是自己开车过来了,但是盛芷秋一直想让他一起过去,还想搭他的车,简星允又是一副不打算管的样子,为了避免引鬼入室这种惨剧,他最后还是明智地选择了给简星允当司机,并强烈要求简星允坐到副驾驶去。

盛耀报了个地址,赵旭衡导航之后就直接开车离开了戴正志家。

盛耀给的地址很是偏僻,按他自己说的那里是他家,开到荒郊野外时赵旭衡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会开到坟场去。

最后车子停在了一栋宅子前,简星允狐疑地打量了半天,盛耀看她那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样子不禁失笑,说:“不用看了,是真的,人住的那种,进去吗。”

简星允这才下了车,跟着盛耀进了屋子,但眼睛还是忍不住四处看,甚至动手戳了墙壁几下,避免自己又鬼遮眼。

赵旭衡跟在后面,一直小声地提醒简星允赶快走了,说了几遍被盛耀瞪了一眼才无辜地闭了嘴,缩在她身后被迫乖巧。

元忠见人回来立刻迎了上去,盛耀便把全梓交给他,说:“全梓,直接丢给下面,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元忠应下了,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两人,问道:“那王妃今晚住下吗?”

“什么王妃?”简星允还在摸墙壁,想了一下发现好像是在说自己,转回头去,“谁是她的王妃啊。”

盛耀把人打发走了,走过去捏了一下简星允的脸,柔声道:“当然是你了,住下来?”

简星允脸上泛红,往后退了半步:“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自然。”盛耀答得坦荡,“夫妻之间应该互相了解,何况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

像是为了应和他的的话,客厅的大钟此时“当当当”地响了起来,不急不缓的十二下,昭示着此时已经是午夜的事实。

“我又不怕这个,何况我也不是一个人。”简星允说着看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瑟瑟发抖的赵旭衡,又看了一眼两眼放光看着自己的盛芷秋,心里的算盘又打了起来,犹豫再三后在赵旭衡绝望的目光中点了点头,“只要你能保证我们的安全,我们就住一晚吧。”

延伸阅读

[忘羡]拥有金手指,就是这么爽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201805.cn/uh6o.shtml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徐大娘一家已经在柚子村对面的大磨坊呆了有接近半年的时间了,这是一个

LOL:但求一败灰灵白鼠  http://www.201805.cn/nukx.shtml
各家族的长老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既然桃大人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听桃大人的好了。”

青涩少年成长记我  http://www.201805.cn/yw1w.shtml
“夫……夫君。”眼前的素衣女子轻声唤他。应天台上。被束于天柱上的君无为久久的没有反应

浮生怪志浆糊  http://www.201805.cn/uvzn.shtml
初三化学课是新课,葛老师是化学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是男老师,对5班学生陈词老调了一

追爱铁拳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201805.cn/6g7x.shtml
孟清眇杏色的眸子映着殿内的昏暗,明明里面有惊涛骇浪,却直直看着他不肯躲开,“这种关系

穿书后我收养了幼年期的反派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201805.cn/n654.shtml
正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不对,偷鸡摸狗时!两人迅速回到祖山上那个记住的位置,陈峰率

天锁炼心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201805.cn/nw0t.shtml
幸亏南宫筠及时赶回到家里,把事情说给了南宫梦琪听。南宫梦琪嚣张的指着御寒,说道:“爸

今天系统又报废了吗?回到地球的第一次邂逅  http://www.201805.cn/az9q.shtml
2020夏天的某个夜晚在龙市中央花园的花丛中躺着一位身着黑色古式服装的青涩少年。魏子

我囚禁了漫天神佛小马屁精  http://www.201805.cn/pnqr.shtml
其实王翠花也想带着孩子去大姑姐家蹭饭,大姑姐男人是公社食堂的厨子,家里经常有荤腥,但

斗魂大陆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201805.cn/gmgu.shtml
裴千里转头看着他,无奈的笑了出来。“话说那个东西真的这么值钱吗?”她真的不知道那个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养成了一个纸片爱豆第7章在线阅读

    当齐耳的精神专注到了极致,世界变得特别安静,因为齐耳已经听不见其他声音,只剩沉重的心跳声和刻意放缓的呼吸声。不知道是否他精神上也悄悄突破了一个极限,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狗系统也没详细的给他说明,真是有毒!反正齐耳明确感觉这次进入绝对专注的状态,是比以往更强大了,那种前所未有的掌控力和冷静度,填满了齐

  • 嚣张一万遍第七章在线阅读

    人究竟有多少副面具呢?是不是一个面具下就是一个角色?季仲月想着她对郑晓的两次初次映像,都是同样的感官,腼腆,干净。可惜的是,没有多久他就自动打破了这个映像。把那个在她眼里认为含蓄害羞的少年形象毁坏的干干净净!季仲月想,也许,他本来就是如今的样子,只不过是她自己想当然的把害羞的面具戴到了郑晓身上。所以

  • 你温柔了时光在线阅读第2章

    联盟历357年五月的某一天,人类联盟青龙基地天玑市第五中学高中部,关鸿羽坐在教室后排,百无聊赖的听着老师上课。这是一堂战技理论课,本应是大家都热爱的课程,可是这些理论,像关鸿羽这些梦想成为英雄的热血少年早就自学过了,对于人类战技的发展历史和分级早就一清二楚,老师还要一五一十的讲,听得就有些索然无味。

  • [综英美]我已经是条废龙了在线阅读楔子

    暮色沉沉,残阳似血。赤苍关城关下的草原上,一群人影攒动,俯着身子悄悄前行,黑压压的一片,逆着背后的血红残阳,如同一群鬼魅一般俯身闪过,无声无息。城关草原边界上,龙权帝国的边防巡逻队正在边界上巡游。领头的是个校尉,骑着骏马,带着百来个士兵,在边城赤苍关的周围,来回巡视,防止古休汗国的草原狼骑又来偷袭。

  • 花家姐妹娇宠日常好吃的

    她也不想数自己究竟听了多少首曲子,只知道每一首都极其动听,就是时间实在太短,好像没有几个超过了三秒。这一首结束她还在想接下来应该听什么时,门外却传来几声敲门声,接着老哥推门走了进来,“出来吃饭吧,哟,你在弹钢琴啊。”他看到了坐在钢琴后面的人。韦灵悦被吓了一跳,他们在这才待这么一会老妈就把饭都做好了?

  • 命中注定的缘(慎入!此文很苏!!)一无所有

    秦忘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家,如果它还算家的话。因为积雪,大火并没有完全烧透房屋,坍塌的屋顶、乌黑的七扭八拐的木梁,还冒着袅袅的青烟。四周的墙壁因为是石头垒成的并没有坍塌,只是被大火熏的乌黑麻漆的,房间里也没有几件完好无损的家具了。秦姬氏平时装衣服用的那个柜子早就被烧穿,早前她翻出来的那些衣物被烧成了一堆

  • 心尖宠在线阅读第7节

    魏茵娜这么一摔,腰疼的好几天都行动不便,班级里也是佳佳和陈晨照顾着。不需要上间操,终于可以不用提心吊胆的左防右防,怕被推进水坑里!虽然在家躺了两天,又喷了云南白药,腰疼好多了,平时还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安嘉林总是惦记着,所以中午放学后叫出魏茵娜一起吃饭,看看她恢复的怎么样了。他跟顺路的同学走在前面,

  • 盐味汽水在线阅读第8节

    慕容真人却有些动容了,他了解自己这个徒弟,楚云飞为人正直善良,绝不会在自己前面撒谎。楚云飞元婴中期的修为,绝不可能战胜出窍境后期修士,就算是两个楚云飞也不可能办到。而这个筑基期修为张若忧却能够协助楚云飞击杀出窍境后期魔修,实力果然是不能小觑。修仙界千奇百怪,筑基期击杀出窍境的事情虽然没听过,但也未必

  • 黯然流殇之第七章(7)

    《问鼎巅峰》总共分排位赛、晋级赛、半决赛、和总决赛几个赛段。参与竞演的演员抽签选取要竞演的剧本,合作演绎,进行PK,排位赛和晋级赛连续获胜两场者,可以跳开半决赛,直接晋级总决赛。节目组给程瞳安排的排位赛搭档是一位流量鲜肉。叫华杰,出道时间比程瞳稍早,走的是偶像路线。程瞳之前没接触过他,第一次见,觉得

  • 上位这件小事第9章在线阅读

    那个随意被姬羽拉来询问的男子虽然慑于姬羽手中的猫牙短匕架在脖子上,但后来他想到了这是个**,玩家不能够在新手村杀人。因此他不等姬羽继续询问,就飞似的跑了。姬羽没有多说什么,既然他跑了也就算了。自己去凑凑热闹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没必要平白无故的去找人家麻烦。姬羽不明白,一个小小的雪羽乌骨鸡竟然会让刀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