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书穿琅琊榜之风云再起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一染青执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凌晨三点,某个选秀节目的录制现场。

侯场的选手们都各个无精打采地沉默着,等着导演来叫上场。

“下一组我们了。”王可沉看了一眼昏昏欲睡的队友冯曲,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醒醒!”

“艹!”冯曲一个激灵坐起来,郁闷地看了眼王可沉,“……这不还没到呢么。”

王可沉冷笑一声:“到了再喊你还来得及,镜头一会晃过来,就拍着你睡觉的猪样。我一定求导演给你剪到正片儿里,我们不愁不火了!是不是啊林汶?”

林汶在低着头背着歌词,他这会也有点困得迷糊,就求等会表演的时候别有个什么闪失。所以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嗯。”

王可沉啧了一声,转眼对冯曲使了个眼色。

林汶打了个哈欠,他们三天就睡了五个多小时,连轴转录了三个选秀节目,林汶总觉得,出道还没出,人估计就先在这趴了,可以就地埋了立个碑那种。

他叹了口气,伸伸脖子,看了一眼两个队友:“词都分好了,你们等会别唱错了。”

“知道啦。”王可沉不在意地摆摆手,“你怎么那么怕我们抢你词儿啊。就抢过一次,至于么你。”

林汶掀起眼皮看他们,用修长的手指把歌词单戳得哗啦作响:“队长,你这段特别容易抢,抢了我就没缓冲期,高音上不去。”

“滚蛋。”王可沉满不在意笑笑,“这种时候相信自己,OK?”

“我……”林汶还想说什么,导演对着他们这边喊:

“下一组,下一组,MICF组合,准备一下上场!”

“我们了我们了。”王可沉站起来蹦了两下,似乎非常兴奋“快点准备准备。”

“你稳点。”冯曲说。

他站在林汶的前面回头看了一眼他,慢慢开口:“你……”

“嗯?”林汶莫名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冯曲勾嘴笑笑,“好好发挥。”

林汶从座位上站起来,眼前一黑,头一阵晕眩,还好扶了一把椅子背才站稳。他本来就偏瘦小,竹竿似得单薄身子,原本还胖一些,因为要上镜,被经纪公司逼着减肥。减了一个月终于就剩下一把骨头。

他原本脸蛋是偏中性的漂亮,五官又清秀精致,肤白似雪,头发垂顺细碎,加上身材瘦小,说话时候的嗓音糯糯的,唱高音的时候却意外空灵。在这年代的审美里,喜欢他的夸他一句干净清秀有灵气,不喜欢的就喊一句“娘炮”。

几个人走上了台,队长王可沉捧着吉他,另外两个人也拿着麦就了位。 林汶放眼望去,台下三个评委也是一脸困倦,王可沉上了台后咳了一声,把手举过头顶,说道:“大家好,我们是MICF组合!我是队长王可沉!”

台下的几个评委看着他,机械又面无表情地鼓了鼓掌。

林汶吸了口气,手握紧了话筒。

这个节目的含金量比之前两个都高,所以他们选的歌曲也是他们的原创首唱曲。虽然在林汶看来其实挺普通的……不过他闭上眼都是这首歌的旋律,也不存在什么记不住歌词,他就是觉得又困又累的,需要多一些时间去集中精力。

没有办法,现在选秀那么火,不抓住这点机会曝光,他们这种底层就一辈子没法翻身。

王可沉开头,林汶该接着唱,然后直接顺畅地接上副歌的高音。副歌前的这段好唱,曲调也优美婉转,承前启后。前两次的发挥都不错,除了排练的时候队长抢了两次他的歌词,林汶看出来他也是真的想唱……但正式表演时,应该没有这么二百五吧?

林汶心中默数拍子,到了他那段,他微微昂起下颚,张开口,音就要从他的喉咙里冲出时,王可沉却接了下去。

林汶:???

低估他了,他是真的二百五!

王可沉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有意,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声音似脱缰的野马一去不回。

但这人最绝的不在此,林汶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忽然又悬崖勒马了。声音戛然而止,眼见剩下两拍就是副歌了,如果他不唱,那让人尴尬的空白即将出现。

马都站在悬崖边蹬蹄子了!林汶不得不硬着头皮直接飙个高音,于是顺理成章地……破了音。

“我的梦我的xi——e——in——”

这音破得,直接把台下那些昏昏欲睡的评委们弄得忽然来了精神似得。林汶清楚地看见最右边的女评委老师在犹豫了两秒后捂着脸笑了一下,而中间的两个老师则在摇头。

尴尬又愤怒,和紧张掺杂在一起,十八年来头一次那么不知所措还不能停止。总之音也破了,歌也被猪队友唱了……除此之外,能怎么办?!

还能救吧,应该能救吧。

默念这两句,他只能稳了稳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该有的水平。

节奏找回来了,紧张和愤怒就变成了动力。从那一声破音起,他因为睡眠不足而憋的一肚子气终于积在心里,在歌里像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突破口,后半部分是他三天三次选秀中最超常的发挥。

歌的后半部分他几乎是完美发挥,唱得几个评委从昏昏欲睡到精神百倍。

以至于那位猪队友听到后面,都微微侧头看他。

一曲毕,三个评委像大梦初醒一样纷纷拍手。

林汶手握着话筒垂在裤边,胸口起伏微微喘气。

在一个短暂的等待后,一个评委拿起了话筒刚要说话,侧边演播室的一个门却开了。

一个人进了门来,从第一排另一边,边拍着手边走过来。所有人都往那处看去,包括林汶也是。

他的目光落到了那人的身上。

即便舞台上灯光眩目,林汶还是可以透过光晕看见那迈开的长腿和挺拔的肩膀。

那人绕过桌子,走到桌前坐下来,林汶想起来,对啊,确实有四个位置,一个位置上是没有人的。

他坐下来看向林汶,目光和林汶交汇在了一起。

那人穿着一件休闲的西装,梳着一个背头。五官沉静又温润,双眉却凌厉,嘴唇削薄而淡色,这么轻轻一瞥,竟有种含情的温柔。

“你错过了啊。”坐在最右的女评委看着那人笑道,“……这组挺有意思。”

“介绍下自己。”等那人合衣坐下,左边的一个评委开始走录制流程。

王可沉马上抢过话头:“各位老师好,我们是前峰**的组合MICF。我们今天来这里,完全是为了我们的音乐梦想!……我们虽然……”

林汶听见王可沉开始讲那些之前窜好的词,想起刚才那一出,被压下去的紧张伴随着一阵胃部的恶心感翻涌上来。

他知道王可沉他们挺看不起自己的,他们俩都是京城有钱的公子哥,玩音乐就是真的玩而已。他呢,用王可沉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月前跑来北漂的乡下人。

他没资历,没背景,就是带着他的那副好嗓子和打扮打扮很俊秀的脸蛋。

他们那破公司也没有给他们做什么准备,一心只想着把他们推出道了赚钱,谁管你队友合不合的。怕他们到了现场别说说话了,连屁都放不出来,就临时让他们自己写了一段晋级时候需要说的话。

“说道他们评委喊停为止!不喊你给我说下去。”当时他的老板指着他鼻子说,“谁知道剪辑会剪辑出点什么东西!”

林汶紧张得七荤八素,又头晕眼花的,评委喊了他两声才发现他们在喊自己。

“……发什么呆呢。”那已经坐在评委席的大帅哥温柔地看着他,“介绍一下自己,老师们对你很有兴趣。”

怎么就有兴趣了,林汶有点懵逼。光打得他难受,恍惚之间只觉得大脑缺氧,准备好的词儿一句也想不起,就记得,经纪公司老板说评委不喊停给我说道天荒地老的言论。

“我叫林汶……双木林,三点水文化的文……嗯……欸……我,三岁的时候,我妈……嗯,我妈死了,然后……”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我家太穷我爸把我送去了二叔家寄养,十岁的时候我自己跑回来了,对……然后我爸就觉得我败家东西,喜欢打我,不过也没把我送走,就把我养大……然后……”

他说到后来,语气几乎都是一种平调,一脸讲故事的表情,偶尔还“嗯……”“啊……”一声,生怕别人不知道是编的。

女评委终于忍不住,用手上的笔敲了敲桌面:“……可以了可以了。”

她一言难尽地看向那帅哥:“白总,要不你点评一下?”

林汶放下话筒看向他,在他的面前看见了一个立牌,在光照下他居然都能看清上面写了两个字。

白凡。

白凡拿起话筒,清了清嗓子,边笑边摇头:“……唱得比说的好听,以后多唱唱歌吧,讲故事不适合你。”

林汶愣了一下,知趣地闭了嘴。

“好了。”女评委拍了拍手,“我们接下来会打分,今天你们的录制也结束了,明天中午十二点我们准时在这里公布成绩,回去休息吧。”

……

“艹!”王可沉伸手狠狠推了林汶一把,把林汶推得一个踉跄,“乡下人,你故意的吧?那唧唧歪歪说的什么玩意儿啊!看《故事会》看多了吧你!”

“算啦。”冯曲打了个哈欠,“出糗也不是我俩出,你没看见刚才白总的脸色吗,被他这话都要憋出内伤来了。”

林汶没说话,王可沉走过来狠狠撞了他一下肩膀,和冯曲一起走到了他前面。

“丢他妈丢的是我们一个组合的脸。”王可沉说道。

“……你抢我词儿的时候倒是不知道丢脸了?”林汶忽然抬头道。

“你他妈再说一遍?!”王可沉猛然转头瞪着他。

“哎,你别来劲儿。”冯曲抬手拦在他胸口抚了抚,“咱不折腾,回去睡觉成么?”

王可沉愤愤瞪了他一眼,转头大步走了。冯曲跟着他后面一起,两人很快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林汶站在原地看了会,往后一仰靠在旁边的墙上,知道这酒店是回不去了。

他身上拢共四百块钱,那小公司把他们三个人弄到上海来录节目,坚决在挣第一笔钱之前不发一分钱的工资,幸好酒店都是主办方订好的,但他们仨挤一个标间,林汶头天晚上已经受够了王可沉的呼噜,满心只怀念他的地下室。

但现在,估计回去了王可沉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他需要休息,也不想给自己找罪受。

他叹口气,半点担忧,又有半点舒坦。他摸了把口袋,拍拍那几百块钱,想着这附近能不能租个小旅馆先住着。毕竟这个演播室,因为他们之后已经没有了人,本身不大的演播大厅中已经走得七七八八,连工作人员都不剩几个,走廊里留下昏黄的灯,脚步声都显得寂静。

正想着,忽然有人拍了一把他的肩膀。

林汶回头,看见了刚才的女评委。

“林汶?”女评委看着他笑笑,“这都录完了,你怎么一个人?”

林汶记得她姓霍,叫霍妍。就乖巧地打了个招呼:“霍老师。”

霍妍三十来岁,保养得很好,又漂亮又有气质,是个乐坛里把传统和流行结合得自成一派的实力派歌手。

但彼时林汶不爱听中文歌,也不太了解乐坛,对她更不会熟悉。他只是心里知道这人厉害,相当厉害。节目中对其他组的点评也是一针见血,倒是对他们组没有什么别的评价,反而让他有点遗憾。

林汶当时不知道,霍妍其实从海选到初赛都已经默默开始观察上他们这组了。她尤其是对着林汶非常有好感,也算是她这一档节目中押宝的人之一。

其实她刚在台下,听了他那个破音和仓促的气,一开始也跟着笑出了声,但听完后半段心里也门儿清了,怀疑起他被抢了词乱了节奏。只是她又不能确定另外两个队员是故意还是无意,只能闭口不谈。这会看见林汶孤零零一个人,心里就有了数,笑道:“现在好歹也是深秋,外面多冷啊,怎么一个人站着?。”

林汶看着她没说话,羞涩又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霍妍眉头微微松了松:“……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自己表现的不好?”

“……”林汶没想到霍妍会这么问自己,一时间也有点反应不过来,“……有点。”

“算啦,不问你了。”霍妍说,“快回去吧。”

林汶看她转身要走,一时间有些慌神,他左顾右盼了一下,急着叫出了声:“……那个,姐!”

“?”霍妍转头看他。

他实在也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在硕大的空无一人,忽然空旷的感觉让他不安。而霍妍就像是他的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存在。

林汶咬咬牙走上去:“姐,我不想回宾馆,你能告诉我这附近哪儿有小旅馆吗?我就住一晚就走。”

霍妍看着他,微微挑起一边的眉毛。

延伸阅读

卓逸国际加盟  http://www.af-archi.com/yle6.shtml
卓逸国内外养生会所与中医推拿界管家根据人体血液循环原理、经络原理、反射原理、生物全息

车靓专家加盟  http://www.af-archi.com/bu48.shtml
一、项目介绍车靓专家,是“环保、便捷、共享、多元”的互联网上门洗车美容服务平台,通过

热浪儿加盟  http://www.af-archi.com/nfpt.shtml
热浪儿节庆礼品产品涵盖目前行业实力品牌国内外流行趋势的韩版饰品,头箍,头饰,手链、项

蒙兴隆磁铁加盟  http://www.af-archi.com/gdul.shtml
深圳市蒙兴隆科技有限公司是强力磁铁、钕铁硼磁铁、铁‌‌氧体磁铁、正泰德力西电器电工、

欧克华加盟  http://www.af-archi.com/ape1.shtml
欧克华制品公司位于广州市花都区狮岭益群工业区,总公司东莞市,属私营企业,位于东莞市高

眼康中心加盟  http://www.af-archi.com/6zb7.shtml
深圳市眼康科技有限公司是帮助青少年矫正视力的连锁机构,旗下的品牌名称为:眼康中心。公

北京金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af-archi.com/gmiu.shtml
1、代理优势成本低,只需1-2万即可加盟;回本快,1-2月可以赚回本钱;高收益,代理

几米几何加盟  http://www.af-archi.com/dwlu.shtml
Joyhere[几米几何],倡导更优越、精致、环保的生活方式,让您的生活更有感觉。为

金海大酒店加盟  http://www.af-archi.com/b556.shtml
金海大酒店加盟详情青岛金海大酒店(0532-86871159)座落于青岛市市南区泰安

万山加盟  http://www.af-archi.com/ault.shtml
万山渔具总部是渔具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高碑店市张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向往的生活:六岁小道士称呼之争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完成任务(主线)化解误会,获得经验30,激活初级采集术。提示完,筱然身上一道神圣的光芒乍起并伴随着神圣的音乐响起,这是咱女主熟悉的人物升级的场景,只不过这次切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升到等级2,生命、魔力增加10点,其余数据各增加1点(本人不喜欢用数据堆字数,目前数据比

  • 抽卡之刃在线阅读恐怖的明劲【求收藏】

    之后的半个月中雷风就在玩命一样的锻炼时身体,他知道自己的体内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这种东西使得他能够极快的缩短自己的锻炼时间,能够使他的身体不会产生任何的暗伤!“小雷风啊!我听美玲说你好像这半个月都在后院里面玩泥巴吧,泥巴有这么好玩的吗?”日向日差也是看不透自己的这个儿子了!他的儿子自从出生就显得

  • 命运之改变在线阅读第三章

    第三章虚空战场冰冷的尸体挂在枪上,一个幽灵体的我看着战场上的一切。“为赤犬兄弟报仇!”独眼巨人喊到。鬼族大军犹如潮水一般涌向人界。人族大军也不甘示弱,向阵地扑去。各种绚丽的技能,威力巨大武器互相击打着,爆发出一阵一阵的爆炸声。我默然的看着这一切,犹如一个局外者,一个幽灵。(不作死,就不会死)眼见战争

  • [兄战]情绪调解师第六章在线阅读

    每一个长得漂亮却过得不好的红颜背后,通常不是一段简单的经历,玉莲也不例外。若不是从小被卖进李守贞府上,也许玉莲会在某次旱灾蝗灾饥荒中饿死,甚至被人当作食物也有可能;又或幸运一些,长大**嫁到门当户对的穷困之家、过着与以前一样贫穷无知逆来顺受的日子。总之她自从成了李府的婢女,便见识到了与出身环境完全不

  • 圣与刺之歌在线阅读第六章

    出来不到十分钟的功夫,楚升的兜里多了一张卡,里面还多了五十多万。这放在一天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害怕章雨绮在餐厅里等得急,他赶紧回往餐厅。在路过卡地亚,看到橱窗里那枚钻戒的时候,他走了进去、......待他回到餐厅的时候,菜已经上齐了。那个服务员正站在章雨绮的身边,看贼一样的看着她,道:“小姐,

  • 名府高校在线阅读第4节

    此时,背对着三人的卡尔特人指挥官已经抬着枪口转过了身体。“噗!噗!噗!”第一发子弹擦过铁雄脸颊,留下一道血口,第二发子弹射中肩部,击穿防护服的护肩后,带走了一块血肉。至于第三发子弹,此时,铁雄已经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枪口,猛力向上一抬,直接射飞向了天空。对方果断撒手,迎面而来的铁雄则被一脚踹倒在地。还没

  • 非正式探险笔记在线阅读第二章

    从原主的记忆中,鹿森林得知,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星球名叫水蓝星,是一个大体环境跟地球差不多的平行空间,而所处的国家,则已经从大天帝国,变成了天启王国。一字之差,万万里之别。不过,不管是大天帝国,还是天启王国,两个国家的社会环境都相差不远,而最大的不同的是,上辈子自己所处的大天帝国,乃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霸

  • 小寡妇的第二春作业会

    我说,大雄你这哪里是来和一起写作业啊,分明就是假借名义来抄作业的吧。“楚衫看着大雄那偷偷摸摸的小动作,不由的扯了扯嘴角。那样子像极了自己当初在考场时和老师斗智斗勇的场景。想到这,楚衫嘴角不免得抽搐了几下。想来自己当初在考场上的小动作老师也是看的一清二楚吧。就像耍猴里面的那只小猴子一般。自以为地自己很

  • 万界修炼书在线阅读第三章

    “叮,宿主今日的十缕天仙之气已经消费出去,宿主获得十点经验。”叶墨脑海中忽然一响,随后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条绿色的经验条,他看到上面有300经验的数值。而他刚刚得到了十点经验,也就是说他还要29天才能升级。升级之路遥遥无期,叶墨看着万界QQ群,里面的那些神仙都在讨论天仙之气如何宝贵,自己加入这群简直就

  • 双胞胎妹妹不好带在线阅读第三章

    **名字叫孤岛求生,那就说明除了**投放的100名冒险者之外,这个岛上没有其他的人类存在。时沙却在走了没多远,就发现了一条道路。泥泞坑洼的道路并不是自然形成,却也不是寻常的兽路,这样宽敞的能通过车辆的道路,肯定是人类开发出来的。所以这个岛上肯定原本是有人的,然后因为某些原因荒废了。时沙没有在路边逗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