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网王春暖花开之第四章(4)

作者:忘汀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明路驾了马车,一路从杨家角门进了府,晏霜姿同芸娘下了马车,有管家娘子迎上来道:“阿晏姑娘来了,大公子说了,叫姑娘往园子里怡然亭去说话。”

晏霜姿边走边问道:“可知来的是什么人?病人是什么样子?”

管家娘子回道:“说是淮安府李家的两位公子,年长的那位同大郎一起读过书,看病的是年纪小的公子,伤在腿上,已是不能走路了,兄弟俩都好模样,可怜那小的也才十多岁呢!”

晏霜姿停住了脚步,诧异道:“你方才说,来人是淮安府李家?”

管家娘子愣了愣,道:“没错呀,是这家,阿晏姑娘认识?”

晏霜姿回过神来,摇头道:“哦,不认识,只是听着有些耳熟,淮安府李家......倒像是往日在哪里听说过一般。”

管家娘子道:“嗐!这里的张家那里的李家,都是常见的姓,想是姑娘哪里听过一耳朵不记得了,这两位公子倒真是读书人家出来的,那位李三公子已有功名在身,都做了官了,只是守了三年孝,如今出孝了,才带着兄弟找到应天府来。”

芸娘笑道:“客人才来多会功夫,你竟是连这些也打听清楚了,嘴巴还是这样快,仔细坏了规矩,岚娘子回来寻你个口舌是非的罪名,揭了你一层皮去!”岚娘是杨宪和的夫人,如今杨老夫人不大管事,内宅诸事都由她这个长媳做主。

“老奴可不到外头说去,今日打听这些,也不曾对旁人说起,只对姑娘说了,姑娘心里也好有个底不是!芸娘你惯会吓唬我,可不敢叫大娘子知晓!”管家娘子笑呵呵道。

她知道芸娘只是玩笑,故而也不害怕,笑吟吟将两人带到了园子门口,晏霜姿道:“你自去忙吧,我同芸姨去见见大哥的客人。”

待她走了,晏霜姿沿着石子小径转了过去,才到了亭外一株樱树下,已听到了亭中传来说话声,她稍稍放重了脚步,随后便听见杨宪和笑道:“是阿晏来了?芸姨你带姑娘上来吧!”

李云聪听到脚步声,便向外看去,待杨宪和招呼一声后,就见一个姑娘同一个中年妇人上了石阶,进了亭中,才看清了样子,那姑娘眉目灵秀,肤白如玉,高鼻菱唇,双髻只扎了水蓝发带,腰间挽了同色裙带,并不见钗环首饰,雪青色压桃粉边对襟上襦,外罩了鹅黄云纱底子粉蓝滚边半臂,下系一条绣绿萼梅枝压底白绢裙,整个人立在日光里,一身娇嫩颜色,身量虽还未长成,却已现清丽动人之态,一双乌溜溜的眸子投射到李云聪脸上,他已垂下眼睛去,唯恐失礼唐突。

晏霜姿向杨宪和微微福身行了礼,杨宪和笑道:“阿晏,快来见见贵客,这是淮安府李家的三公子,也是我的旧友,昔年与我一起读书,诚心相交,可说是情同手足,父亲昔日也夸赞他许多回,并不是外人,如此咱们便不必多避嫌了!”

晏霜姿忙敛身福礼道:“原来是李家兄长远道而来,有礼了!”芸娘亦跟着福身。

李云聪忙微微侧身,也欠身还了一礼道:“晏姑娘有礼,实在当不得慎之兄长贵客二字,今日因我还要晏姑娘跑一趟,劳烦了,云聪惭愧!”

杨宪和呵呵一笑,道:“阿晏同我族妹一样,贤弟你不必这样见外,只同我一样叫她便是,阿晏,知远在家中本是行三,又正巧比你二哥小几月,你就以兄长称呼也可,以后见了宪周你便改称四哥了。”

晏霜姿应道:“那就听大哥的,以后便称呼李家兄长三哥了。”

李云聪见她答应间眼含笑意,十分亲和娇俏,不由让人心生喜爱,亦改口称她“阿晏”。

杨宪和叫她坐了,才问道:“今日是去薛家了?薛家老太太还好吧?”

晏霜姿点头道:“并无大碍,上回开的方子仍旧吃着,过得半月我再去看看。”

又问道:“明路方才已同我说了,道是三哥辛苦赶来,是为看病,不知是谁病了?什么病症?”

李云聪道:“原是为伯父医术慕名而来,谁知不凑巧,我本已当此行无望,慎之兄长却道阿晏医术出众,许是有些办法,我是带着家中七弟来的,那孩子去年在淮安纵马摔断了腿,接骨之后眼看着好了,却又突然不能站立,请了许多大夫,却都束手无策,家中四叔实在伤心,但凡有一丝希望,我总是要试试的。”

杨宪和接着道:“我方才已查了那孩子的伤,过了这么久,一时也不能判断内里情形,我思来想去,把你叫来,知远我是信得过的,便也没有隐瞒你往日经历,你帮着看看那孩子究竟是有无治愈的可能了。”

晏霜姿沉吟道:“病情不宜耽搁,且三哥这样焦急赶来,不若现下就让我看看,也好尽快叫三哥心里有数,今日同久别重聚的第一顿酒菜也能吃的安心些!”

这也正和杨宪和同李云聪的心意,当下三人便起身去了李云廷歇息的房间,叫醒了他,云廷只依礼唤了晏霜姿姐姐,见她年纪也只比自己大了三两岁,不免觉得治伤无望。

待晏霜姿开始搭脉,杨宪和便拉着李云聪到了门外,只留她与芸娘在室内问询查看。

两人等了有半柱□□夫,才见晏霜姿从里头出来,李云聪忙道:“如何,阿晏你看可是还能治么?”

晏霜姿安抚一笑道:“三哥不必忧心,这伤我倒真能治。”

李云聪一时又惊又喜,简直有些不能相信,良久才道:“当真能治?”

晏霜姿点头,一双眼睛定定落在他眼中,道:“当真!”

杨宪和拍了拍李云聪臂膀笑道:“放心,放心,大夫可是不能乱说话的!阿晏说能,那就是真的能,这可真是大喜事,来来来,咱们到前厅去细说,今日可真像阿晏方才说的,可安安心心吃一顿饭了!”

言罢将李云聪领到了花厅坐了,三人商量起来,晏霜姿道:“廷哥儿的腿伤若是要治,在老师这里只怕不方便,还得是挪到澄园才行。”

李云聪并无异议,他此刻还欣喜于云廷能恢复行走的消息,倒是杨宪和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也只是道:“这样也好,澄园本就是你治病顺手的地方,用药也方便。”

晏霜姿道:“好叫三哥知道,廷哥儿这伤治疗起来,有些治伤的器具需要打造,另要准备些药物,待接骨之后,尚要熬磨筋骨,怕是费些时日。”

李云聪点头笑道:“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是廷哥儿现在这样复杂的伤势,我是外行,这如何治,但凭阿晏来安排。”

杨宪和道:“如此既商定了,也可安心吃酒了,我已叫了夫子庙那边临江仙的酒菜,他家的松鼠桂鱼,三套鸭都是一绝,贤弟来了定要好好品尝一番。”

李云聪笑道:“如此恭敬不如从命,正要与慎之兄长把酒畅谈一番,一叙多年别情。”

两人相谈甚欢,晏霜姿起身道:“如此还请三哥放下心,今日中午定要尽兴多饮几杯,大哥自陪着三哥说话,阿嫂不在,我这便去内院请厨下嘱咐几句。待两位兄长饮罢,午后便将廷哥儿挪去澄园吧。”

李云聪忙起身道:“如此多谢阿晏操劳我兄弟诸事了,实在劳烦!”

晏霜姿一笑道:“三哥忒是多礼,既是大哥至交好友,廷哥儿也唤我一声阿姐,自当为兄弟尽心尽力。”言罢才福身出去了。

晏霜姿一路默不作声进了内院,芸娘跟在后头,见她神色有些凝重,因想到那李家小公子的腿伤治起来着实有些复杂,怕是她要好好思量一番,也不敢出声打扰,直到晏霜姿在内院厢房里坐下来默默出神,她也只是在门外站了,等着姑娘唤她。

良久,晏霜姿才回神喊道:“芸姨,你去把丹青叫来,我有事吩咐她。”

芸娘忙答应着去了,丹青原是从澄园出来的,后来岚娘管家,少个精明能干的帮手,看上了丹青,便向晏霜姿要来了她。如今丹青同杨家另一位大丫头夏荷,已是岚娘身边的得力人,岚娘去寺里进香,带了夏荷去,内院这几日大小事就交给丹青看着。

晏霜姿见她进来,道:“丹青,今日大哥有重要的客人在,快要晌午了,厨下你都吩咐好了吧?”

丹青笑着福身行了礼道:“姑娘放心吧,方才连大公子的长随都来叮嘱了一遍,都安排好了。”

晏霜姿点头道:“这是大哥极要好的朋友,不能怠慢。我这里另有一事,也极是重要,你现下叫明路撑船送你回澄园一趟,就说我说的,叫碧桃和春晖带人把大画坊开过来,下午接廷哥儿去澄园,再叫秋水领着人把修竹阁赶紧打扫出来,一应物什都备好,方便三哥住下。你在澄园吃了午饭同碧桃她们一起回转来,这边厨下我让芸姨替你盯着,快去吧!”

丹青愣了愣,大约是没想到她吩咐的这般郑重,只是也不敢多话,忙答应着去了。

芸娘也有些不解,才要开口,却见她家姑娘呆坐着又开始沉思,轻声走上前去,却听到她喃喃低语了一句:“淮安府李云聪......”

芸娘心里一跳,立时回想起方才见过的那李家三公子容貌身形,说仪表倒真是十分出众的,她家姑娘莫不是起了什么心思吧,芸娘忙打住念头,这孩子跟着杨老先生学医,又自己看诊,各色人等也见了许多,她又向来冷清,当是不会见着一个外男便失了本心吧......

可又忍不住多想,今日姑娘见了人之后确实很有些不同,只是那李家公子看着也有二十多岁了,这个年纪若非早已有了家室,便是家中已说定了亲事,定然不是良配,这可不行啊......八字还没一撇的事,芸娘顿时忧心起来。

延伸阅读

庆红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as2t.shtml
庆红家纺布艺总部是抱枕、毯子、坐垫、桌布、窗帘、围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威源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xpxo.shtml
威源家居饰品在民间工艺的基础上,经过工艺师.设计师多年来精心研制和开发,现有近万种产

港饮派对奶茶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s0ve.shtml
港饮派对奶茶加盟_公司简介港饮派对·drinksparty,源自香港,以靓饮佳品和时

雍达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pqv5.shtml
雍达毛绒公仔是东莞市雍达毛绒玩具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创建于2002年,从2002年

顺兴塑料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x069.shtml
顺兴塑料创建于2000年,是陶瓷、玻璃、景泰蓝等工艺品公司的各类配件生产配套厂家。拥

千年翠钻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u4qo.shtml
品牌介绍

情雅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ab0z.shtml
情雅家纺厂凭着多年专职生产抱枕的经验和技术,设计研发生产了多款休闲抱枕产品,采用新款

立亚包装材料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d0hh.shtml
雄县立亚包装材料主要生产三层共挤PE、黑白奶膜、防静电膜、防锈膜、收缩膜、涂胶保护膜

恒联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alyf.shtml
恒联玻璃纸是1988年创建,是年产6000吨宝石牌PT玻璃纸、MT玻璃纸、MST玻璃

思维探索科技中心加盟  http://www.izavesteventos.com/pdt.shtml
思维探索科技中心能找准薄弱知识点,针对性学习,学习能力有扶持。降低师资成本,普通老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华丽登场在线阅读第2章

    牛二家娘子带着夏末一路畅通回到了自家院子,刚一进院门,就见到自家闺女坐在正屋门口拖着腮呆呆的观察着院里的母鸡带着那群小鸡觅食。牛二家娘子本名叫梅杏,今年22岁,是个寡妇。丈夫牛二得了肺痨,几乎全年咳咳躺躺,终是在三年前撒手人寰,丢下了妻子和年仅两岁的女儿妞妞。牛二去了以后,他哥嫂便趁机与梅杏分了家,

  • 武侠之至尊升级系统不吃

    凌枫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就好像是海浪中的一片轻舟一样随时都会被那凶猛的海浪掀翻一样。就在凌枫感觉自己快要被掀翻了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柔和圣洁的能量融入到了自己的体内。凌枫感觉这股能量一进入到自己的体内就将自己原本感觉快要被掀翻一样的身体给稳定了下来。随后凌枫就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处在母亲那温暖的怀中一

  • 我的师傅都是仙帝在线阅读一次偶遇

    说完这些,沈嘉嘉突然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叹了口气,“唉。”沈捕快紧张道:“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我总感觉,方才在案发现场,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我忽略了……是什么呢?”见女儿想得很辛苦,沈捕快提议道:“不如我们去找仵作问问?没准他能从尸体上发现什么线索。”“好啊。”因钱御史案关系朝廷命官,上头很是

  • 凹凸世界之光影之剑之未知威胁

    当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随之飘来的是一阵浓烈的油烟味。烟味儿中混杂着蒜苔的咸熏味道,亭亭一闻便知。父亲喜食葱蒜,蒜苗、蒜苔是家中的常见菜品。因为习惯了厨房的油腻味道,亭亭甚至能分辨出这家人用的是猪油。同样是从油烟机的管道出来,大豆油有一种绵软的味道,香油则有一股酸腥味儿,猪油最好闻,只有浓烈的香腴。循

  • 弃猫效应第五章在线阅读

    齐季瑄狠狠喝了一口酒。他家里人一直管教严格,年龄又小,哪里让他沾过许多酒水呢?也就是钟沐和钟铠两个人制不住他,由着他心情不好装着大人,潇洒地喝下一杯,立刻就被呛到。猛地咳了好多下,脸都红了。他脾气更火爆了,抬头看见钟沐似笑非笑的一张脸,也不知道脸是呛的还是羞的,反正红得很彻底了。他随手一抛,就把个杯

  • 网游之龙之叹息第6章在线阅读

    夜天寻离开之后,整个练武场立即躁动起来。“太令人惊讶了,灾星居然能将虎啸拳形成凝风成啸,就算是下修,没有数月的苦功也做不到。”“唯一的解释就是灾星已经成为了修者。”“难道说他的身体能承受住玄气入体了?”“很有可能是这样,灾星的肉身早已达到吸收玄气的层次,突然能承受住玄气入体也不奇怪。”“这下宗族不能

  • 赖人新章之赖着不走了(5)

    客厅里,程家姐妹和秦封坐在桌边,神色迥异。“你说……他就是那个跟我家定了婚约的秦家后人?”程婉怡指着秦封对妹妹程婉君问道,脸上尽是不敢相信。虽然她搞明白为什么秦封一见到自己就叫媳妇儿,可不是说秦家是大家族么?怎么他们的嫡长子这么挫?瞧秦封那衣服的补丁,估计摘下来能有半斤。“是的。”程婉君点点头。“所

  • 豪婿临门无酒不欢

    四个丫头一激灵,讪讪地看着她。要不是场合不对,她们真想捧腹大笑,自家王妃这次真的糗大了!看着四个极度憋着笑的丫头,她若无其事地端起茶杯,大方开口:“允许你们笑半刻,笑完赶紧去厨房拿吃食,我饿了!”话音一落,房间里爆笑声此起彼伏!野蛮的笑声,差点将屋外暖树上的早莺给震飞。看着几个捧腹大笑,眼泪都笑出来

  • 废材仙,狂傲逆袭在线阅读入士还是从商

    许久之后,赵明月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后感慨道:“所谓人生百态,或许就是如此吧!”在赵明仁感慨之时,楼下舞台上站着的书生见前一副对联的热度已经下去就再次大声说道:“诸位,今日除了这一上联之外,还有一上联,也是那位先生所写,只是这上联贴出之后到现在,依然还是无人能对出下联来。”说罢,这人就从身后拿起笔,

  • 开局就是创世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不远处站着另外一个交警正是上午给俞绵绵开罚单的交警——顾懋言。顾懋言一身笔直的制服,胸口挂着一只墨色的大太阳镜,那个太阳镜在阳光下反着亮闪闪的光,不过还没有他的颜值耀眼。但顾懋言的脸帅不帅不是俞绵绵记住他的理由。经历了上午被罚款的事,就算顾懋言化成灰,俞绵绵也会认出他就是今天上午拦住俞绵绵给她开了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