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综]世界的存在是谎言不明组织的杀手

作者:暮橘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回乙雷司路上-万梓镇。。。。。。。。。

皎洁的月光铺洒在两边的岩壁上,洁白光亮岩壁将峡谷反射的异常明亮,草丛中,蛐蛐撕着嗓子唱着歌;习习的凉风便把昼日里的烦与忧轻轻的弥散开来.安静的竟然能听得到被风吹的落叶落地的声音。

看得出来是这些埋伏在两边岩壁的首领副手,“来了,准备就位。”身后的长刀都在一刹那间亮起,被长刀划过的落下来的灌木丛叶片留下了整齐的切口。

“首领,怎么是个小孩?”,众人一下子也到惊愕了,“呵”,只见一个光脚脱鞋的脏兮兮的小男孩,在路边坐看看右看看,旁若无人从他们眼皮底下走过,通常像他们这样,没有更好工作的人,有不少喜欢以捕捉夜行动物为生讨生活的贩子,在他们看来,这样的人似乎也并不少见,通常干他们这行的人都是十分谨小慎微,不会放过任何一点可能导致行动爆露,甚至失败事情发生,首领副手咬了咬牙齿,准备痛下杀手,“和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首领,要不要?”

举棋不定,穿着打扮最为尊贵的首领,举起右手,示意大家不要轻举妄动。首领副手,“呵,来了,在后面,”,“剁,剁,剁,剁,剁”一辆马车,从众人视野的尽头加急驶来,伏击的众位忍者,又迅速拉起了面罩。提起12万分精神,他们都知道,如果不能在一瞬间完成,死人的数量就会依据时间的拖延而增多,每多死一个人,自己活命的概率就少一分。

似乎主人已经感觉到周边潜藏着未知危险,加快了马车疾驰的速度,然而马车才刚刚行驶过众人的眼前,两边埋伏的忍者几乎是一瞬间同时冲进了车厢,随着两匹马的呼啸声,朝天弹蹄,整个车厢,都碎成了几段。伊蕾公主摔碎到地上,身上插满了手里剑,同时身中数刀,碎倒在地,“崩”的一声,断成了几块木头。

“是替身术!”,突如其来的伏击,本应该已经将他们全都吓到,伏击忍者反而对眼前发生的场景惊呆了!“啊,”一下没有回过神来,本能的背靠背,绷紧身上的每一条神经,最大化的感知全部六神可以接收感知到的所有信息。

“怎么会这样?”首领副手觉得本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此时已经完全不知所措,“这条500多米长的峡谷石道,两边岩壁高耸,隘口狭小,一进一出,没有岔路,最狭窄的地方只能通过两辆马车,是通往乙雷司的必经之道,她不可能过的去。”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仁兵卫,兽兵卫和伊蕾公主的两个女忍者,早已跟众多参加伏击的忍者,厮杀到一起,双方一时间还难解难分。

“是刚才那个小孩!”首领立即重新整顿了作战计划,“伊贺,谷,贡你们留在这里挡住仁兵卫,兽兵卫,一小队跟我来。”

一个急转弯,小男孩的身影,又消失在拐角,“看到了,快追!”,右脚才刚踏上去,就已经感觉到危险的信号,条件反射似的注意到了脚下的起爆符,“啊”身下的起爆符已经闪闪发光,青烟飘起,忍者首领作战经验丰富,反应的速度更是超乎常人,“快闪开,”,起爆符一直从脚下往上贴到了两边的崖壁上,两边的巨石也从峭岩坠下,等他们从弥漫的碎石粉尘找到方向感,眼前的视野早已经被巨石挡住,忍者首领双手结印,“土遁---地动核”,只见整个山谷摇摇欲坠,地面开始下沉,旁边的几个忍者,纷纷冲上去抱住首领结印的双手,“不行啊,老大。”

“怕什么?”

“地方太小了”,“只怕路没打开,山谷反而塌了!”众人纷纷应付道。

朝着山道骂了一句,“可恶。”,又往旁边的人骂了一句,“胆小鬼。”

。。。。。。。。。。十二石坞。。。。。。。。。

阿水:“哪里还用得着坐船?才几十米的河水,水流也不急,你不会这都过不了啊。”

桂双王子十分的要强:“啊,哪有?这里风景极致,河鲜佳肴更是美味,停下来,多吃一点。”

阿水架起桂双王子就往河面上跳,镰兵卫,钩兵卫也急忙跟了上去,

阿莲笑呵呵道:“过了这条河,前面就是你的家了,以后有机会王子殿下你就自己过来玩呗。”

桂双王子走在河面上,摇摆不定,他对脚下查克拉的控制并不是十分精到。“啊,啊,啊!”,只见它越叫越大声,最后,竟然像是喊出来一样。

阿水和阿莲两脚一登一跃,早已经将他架到岸上,“呼”拍拍胸口,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掉下去了,胆子真的要吓出来了一样。

镰兵卫,钩兵卫已经看到了几个扑过来的身影:“是突袭,小心!”

几个人冲过来的速度太快,脚下还没有完完全全的站稳,然而对手就是这样,抓住了他们,还没有站稳的那一瞬间,发起突袭,一定是十分有经验的暗杀忍者,至少他们的头领一定是十分有经验,一瞬间往往会决定很多事情的结果,比如一个人的生与死。

脚下的地面软化,身体开始往下陷,大家正想要散开,钩兵卫:“是土遁束缚!”,泥土隆起,渐渐地圈住他们的脚掌,阿水反应及时,两脚一垫,越到了空中,没想到往上跳也是一个陷阱,一张大网从上而下,扑下来,看来敌人早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无论我们做何反应,都会被装进对方的套子里,阿水哼哼几声也挣扎不出去。

镰兵卫双手快速结印,“火遁--霹雳火龙弹。”

钩兵卫也紧接而来,双手快速结印:“水遁---水龙涡弹之术。”在水边发动毫无费劲的水遁也是行动受限的明智之举!一个瞬间高温烧掉网子,一个瞬间冷却身体。

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阿莲“土遁--表莲蓬。”将桂双王子石土窟窿里去。

这些护卫的忍者都是以一当十精英,即使一开始处于不利地位,也不会完全毫无反抗余力,至少是四人逃了一个,也不是全军覆没。

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阿莲“土遁--表莲蓬。”

镰兵卫,钩兵卫,阿莲救得了别人却来不及救不了自己,悉数雀跃突击忍者,几十个致命准确的手里剑都没能躲开,刀剑的砍杀也都是要害部位。

刹时间毒烟四起,镰兵卫,钩兵卫最后一刻也丢出了几个毒气药丸子,红色的浓烟弥漫开来,“是毒烟,快闪开,”这些忍者从红色的浓烟中窜出,黑衣色一下子变成朦胧红,强捂住口鼻,待到毒气散去,才敢落回地面,“糟糕了,目标跑了。”

桂双王子到了地面上跑的可就不慢了,可能是自己跑得太快,刚刚一直跟自己在一块的阿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跑着跑着,忽然在灌木丛林的前方,有一丝闪动,眼前忽然跑出来很大一只,头发整齐下坠,性别女。神情恍惚,都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手持两把细细的短刀,又是敌方伏击的杀手,跳跃的步伐间距很大,一步就跳到了自己的额前,他有些惊慌失措,想要往回跑去已经来不及了,下意识的反应,左手立刻抱住头,“啊!”吓得瘫坐在地上。

她的叫声很大,“嗨”,看来是用了千均之势,轰隆一声巨响,桂双王子身后的巨石被劈成了三段。

忍者首领也已经落到地面,跟她形成了,对峙的局面:“你是?”

一把短太刀丢插在地上,左手向后撩起自己的头发,单手胶箍扎紧成一圈,又拨到左肩上,用嘴巴咬住发扎,弯腰拾起插在地上的短太刀,做出一副殊死一搏的样子,毫不退缩,“伊蕾!”

忍者首领:“哈哈哈,真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军爷今天运气真是好,抓一只,得一双。”

没想到伊蕾公主也跟着他逗乐起来,“买一送一。”,说是逗乐,眉头一皱,两人一瞬间出手犹如暴风惊雷。先是伊蕾公主极速短攻,忍者首领两对石拳,防御的滴水不漏,又到了忍者首领的极速短攻,伊蕾公主的近身防御也是滴水不漏。但是忍者首领不仅有速度,力量上更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几个快速重拳,被击撞退到树桩上,防御的短太刀被打得发怵,弹的双手,快连刀都握不稳了。

伊蕾公主:“影奋身之术”,虽然比较耗费查克拉,在力量上取不到任何优势的情况下,只好成倍的,增加攻击速度,让敌人疲于防御,抽不出身施展攻击。

在双方拼命缠斗中,忍者首领虽然疲于应付,但是越战越酣,似乎反而觉得很享受战斗的快乐。忍者首领,“土遁--坝地陷”,周围地面下陷,奋身脚下落空摔拐爆炸,伊蕾公主也没有放过背后的防御空隙,抓准时机,予以重击,但也仅仅是,划伤一刀。不仅仅是两个拳头,他的身体,也是比正常情况下想象的要硬的多很多。

单打独斗的近身战完全没有任何优势,伊蕾公主已经趁机退飞出去。忍者首领快速加紧攻势,两拳挥动:“鲸吞狂饮。”,双手打出的石拳头,都有千钧之势,而且已经提前预瞄了落脚点。附在双刃的查克拉,可以压缩出很薄的切口,压缩得越薄,切割的威力越大,“南蛮小太”。可以来个巨石又被砍成了三段,但这次一下打出两个,竟然没有将第二个飞来的巨石切飞。后面的巨石,将前面碎断的石块都反弹了回来,连同身后的大树都给击倒了。

桂双王子都已经不知道她是怎么刚刚逃过一命的,从被压倒的乱树丛中走出来,伊蕾公主不得不利用所剩无几的查克拉开始修复伤口,“真是好险。”,受伤的伤口已慢慢粘连起来。

忍者首领有些吃惊:“不需要结印和忍术,也能够自动愈合身上的伤口吗?”

“鲸吞狂饮。”一个巨石又伊蕾公主朝飞来,反而冲了上去,左手一挥,切成两半,从两半的巨石夹缝中飞去,右手瞄准时机,准备攻出致命一刀,还在原地的目标突然消失不见,忍者首领竟然从右边的飞过的巨石块融冒出来,伊蕾公主右眼角才刚刚看到,“呃!”面对死亡版的攻击威胁,也变得极其惊恐,“虎丘杀”,不仅精准,而且力量很重,连疼痛都没有来得及感觉到,伊蕾公主已经被横腰打飞。

伊蕾公主现在大部分的查克拉都已经只能用来治疗伤口了,情况已经是越来越不妙。运气不太好,打了半天,完全没攒下什么便宜,只好使点缓兵之计,“土遁-土行术吗?”长期使用土遁的人,可以用自己的肉身,来构造土,集成坚-硬的外壳,也可以用土来构造自己的肉身,遁迹潜形,藏于无形,攻人不备,常常用于暗杀。

忍者首领也是十分得意,“哼!算你有眼光。先解决了你,再收拾病猫。”

前期查克拉消耗太大,再打不出优势,想想自己也得逃了,可身边这个累赘,“我说我身旁的这位大包袱,你是不是也该出点力了啊?”忍者首领更为惊愕,额头开始滴汗,尴尬的皱起了嘴角,没想到她居然还能站起来,漩涡一族独有的血统生命力是有多么的顽强。

桂双王子一下子被激怒了:“你才是大包袱,-看着点”,起身冲上去,本以为他会冲上去至少也要和忍者首领拼杀一场,没想到却冲向了伊蕾公主,伊蕾公主竖起短太刀以示防御,桂双王子有点笨拙,但还是没有蠢到自己撞到剑上去,双手握住两把刀柄,被伊蕾公主一下甩飞,摔落到身后。

桂双王子吸了一大口气:“喔!”。

又是同样的招式,“鲸吞狂饮”,伊蕾公主大步流星又冲了上去,步子跨得很大,腿很长,别家跨两步,她却只要跨一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应该是她的最后一击了,又是一个两连击。

左刀将巨石切成两块,两块巨石从自己的左右两边轻轻划过,几乎是擦脸而过,大部分的查克拉都凝聚在了右手太刀,这次她的眼睛,死死地盯住目标,时刻留意他任何细微的举动和变化,但是在巨石切开的一刹那,忍者首领又消失了,这次出现在了擦肩而过的巨石的左边,“虎丘杀”,虽然她已经想到,但在变化的一刹那,心还是异常的惊恐,仅仅一瞬间,又出现在了自己防御的死角,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解开术式,姿势瞬间翻转,侧翻180度,勉强用右边的短太刀挡住了“虎丘杀”大部分的威力,哐当一声,砸落地面,桂双王子赶紧跑过来接住,两人都重重地被摔滚到地上。

伊蕾公主脑袋依然有些眩晕,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但是忍者首领却重重地倒了下去,全身瘫痪四肢麻痹,“刚才的短太刀上已经涂满了,让你全身麻痹的剧毒,切开的巨石上自然也沾上了这种剧毒,而你却用切开的巨石,来构筑自己的身体。。。。。。。。”,她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把剩下的话说出来。

伊蕾公主将两把短太刀插到地上,双手结印,这个术式要准备的时间比较久,她有点不放心,“你确定他不会站起来了吗?”

桂双王子胸有成竹:“我用的这种毒素---钩問素,只要一两秒钟,哪怕是只碰到一点点,就能全身麻痹,肌肉僵弛,钩問素-寅,现在这种毒,已经完全融入到了他身体当中,直接作用于他的脊髓运动神经元,哼!别的不敢说,只要中了这种毒,我保证他绝对想动也动不了。”

伊蕾公主连夜奔波又经历此次大战,显得有些吃力:“钩問素”

桂双王子得意洋洋,开始科普:“钩問素是各种毒药当中最急最烈的,无色无味,沿着神经突触传递,速度跟电流一样快,起效时间极短,而且可以直接从皮肤渗透,而且我用的是钩問素--寅,是寅、卯、甲、丙、辰、乙中毒性最剧。”

果然躺倒在地的忍者首领一动也动弹不得,即使是面部表情也十分的松弛,除了极其惊恐的眼神还能看出来他还是个活人以外。

受伤还是过于严重了,这个术式准备起来,要比平常久得多,“雷遁--藏龙破。”地上的雷光笔走龙蛇,以忍者首领为中心点的一道耀眼的闪光,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撕开了整个黑暗的丛林。

她很想去扶一下,但这短太刀又不够高,她想把他赶走,这样笔直的站着实在太累了。

血水渍渗,血红色的湿透了她的后背,桂双王子有些不放心:“让我瞧一下你的后背,”

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拒绝:“不行!”,这一句话,冲了血一样,声音很大,桂双王子本以为受伤的女性都会选择温和一点,这完全是充满了比刚才战斗的时候还要强了百倍的敌意,真是一个顽强的女性,无论是谁都不敢靠近。

桂双王子已经走上去,轻轻的扶住她的肩:“你可以坐下来,我帮你看一眼。”,托举着帮她慢慢坐下来。

桂双王子,觉得有些触目惊心,即使是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看到这个场景,都会一定十分心痛。“哇,还在流血,没止住啊。别动。”。

伊蕾公主没想到他的手这么快,在坐下来的过程中,已经用查克拉刀切开他背后伤口的部位的衣服,她也不知道之前是不是就已经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桂双王子打开卷轴,通灵出凝胶状膏体,“很快就好,别动。”

伊蕾公主一直想要移动,尽可能不让他碰到,或许真的太累了吧,或许疼痛感减少了很多,反正现在竟然一点反抗力气也没有,也只好由着他来了。

桂双王子:“舒服很多吧。这可是混合了多种草药的**组织仿生液,迅速填补组织缺失,融化死亡细胞,封补破裂管壁,凝固渗出血液,少量的艾叶提取就能帮你舒缓神经快速止痛,仅仅是深海海藻多糖和淋巴因子这两种就可以几十倍的增强巨噬细胞的吞噬能力,保证你明天就能好了。”

药效似乎真的很快,不用再强忍着疼痛,意识一下子变得清晰很多,伊蕾公主:“你还想趁机看多久?你不会先取药再切开衣服吗?”

男性总是比较好斗,桂双王子一下被激得针锋相对:“我不打开看,怎么知道要用什么药,要用多少?”

伊蕾公主有点激吵而怒怼,“轻重深浅,反正是外伤,除了这种,你还有哪几种?”

眼前的公主实在太有活力了,桂双王子感觉快要发疯了,“外伤也分好几种开-放性外伤,闭合性外伤,多发伤,复合伤,

擦伤、撕裂伤、切割伤和刺伤、扭伤、崴伤和拉伤,还要考虑是否伤及肌肉,静脉,动脉,大动脉,骨骼等等。。”

延伸阅读

培飞数学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gv5n.shtml
培飞数学学校是针对中、小学学生一对一个性化课外辅导的机构。在数学辅导领域,培飞数学学

女王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p891.shtml
女王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大参林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p85r.shtml
大参林医药秉持“诚信经营、永驻品牌”的企业理念,经过18年的发展,截止2011年3月

春婷靓点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azjy.shtml
春婷靓点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鞋帽、女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挚尚名创进口商品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udyw.shtml
挚尚名创进口商品项目为挚尚团队于2015年乘风启航的旗舰项目,总部坐落于中国的改革开

颂伊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xy8c.shtml
暂无

数码蒸柜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a5r2.shtml
数码生产、销售有关“蒸、炖”等厨房电器设备,十多个系列,一百多种产品,其中包括:干热

E洁客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rbk.shtml
亿洁客(山东)洗涤服务有限公司集管理运营、洗涤设备生产、连锁门店拓展、技术输出指导为

富顺聚氨酯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n9jc.shtml
富顺聚氨酯环保材料是的聚氨酯筛网聚氨酯筛板聚氨酯板生产厂家,公司位于我国聚氨酯产业的

康娃娃加盟  http://www.iowacityyachtclub.com/aztq.shtml
康娃娃童车是河南康娃娃婴童用品有限责任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是童车、婴儿车等产品生产加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毒奶称王在线阅读如此大当家

    嘭!!二虎子表示,这小霸王的变化实在太过诡异,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好不好?怎么能在此时出拳呢?二虎子心里古怪地想着,应声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几丈外,哇地一声喷出大口血来。众山贼一脸震惊地看着小霸王,就连司徒豹也微微长着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二虎子是穷山之上屈指可数的大高手啊,小霸王竟然一拳便将他打飞出

  • 灵力侦探社国庆约会

    chapter10国庆放假,甘念回到家。一进家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香,她吸了吸鼻子问道:“怎么这么香呀?”甘青从厨房走出来,接过甘念的背包,“快,你罗叔叔给你煲了莲子猪肚汤,可好喝了。”甘念眼睛亮了,迫不及待跑去厨房,罗健笑着舀出了一碗汤,“念念回来的正好,可以喝了。”“谢谢叔叔。”甘念刚说完就被摸了

  • 万古噬天魔尊在线阅读第二节

    “闭嘴!”叔叔喊了一声他瞬间住嘴了。“师奇,她家可是名门,也比你们家有钱,她哪点配不上你呢?”“我讨厌这个任性娇惯的千金大小姐。”“那也是以前订下的娃娃亲,你不听你父亲的话,你也不听你母亲的话?”刘师奇有些犹豫。“而且你跟她在一起你父亲的公司有可能会继续兴旺,而且叔叔的企业也能跟她借借光。”其实叔叔

  • 鬼魂收购师龙族之悲

    第4章让申公豹惊恐的是,斐姝不仅逃离了此处,甚至顺手带上了他的徒弟。不论什么时候,敖丙都是龙族的逆鳞。天庭的人做什么都可以,可一旦涉及敖丙,整个龙族几乎都会失去理智。身为敖丙的师父,申公豹压根无法想象这件事可能造成的后果。他挥着雷公鞭,用着迄今为止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同样身处海底,杨斐姝的速度一点不

  • 我不是路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六章马车出了宫门,穿过喧闹的街道,缓缓停在王府门前。车夫跳下来放置脚凳,鸣娟从府中出来扶她下马车。江瑾瑜下了马车,刚一入府才拐到廊下,就隐约看见树丛后有两人在低声私语。这树丛遮去了两人整个身子,只露出一侧的手臂,江瑾瑜身边的钱嬷嬷也未认出是什么人,但觉有古怪便冷声喊道:“什么人?鬼鬼祟祟。”那树丛

  • 我开启了史前时代的大门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二章初始的战场一般都是为了让刚刚化为人形的付丧神有个适应自己眼下能力的机会,难度低,耗费的时间也不是很多。在审神者和狐之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与先前如出一辙的金光再度出现,衣衫有些凌乱,脸上也多了几道细小划痕的歌仙兼定重新出现在原地。“欢迎回来。”莫白芷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沾上些许草屑的衣衫下摆

  • 黑暗启航在线阅读第五节

    色若海棠春晓,静如晨曦微凝,云公子眉尖轻蹙:着水红色粗布衣裙的,除了那位特立独行的“村姑”圣女海棠朵朵,不做第二人想;而那道浅碧色的背影看上去,竟有些熟悉......下一刻,那位色若春晓的绯衣少女便出现在了云公子的雅间。珠帘半卷,她却连招呼也不打,径自掀帘而入。分立两侧的四名护卫伸手阻拦,可海棠朵朵

  • 五灵仙缘谋划

    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抬着两袋粮食的家丁,方拯三人在后面晃晃悠悠的跟着,韩武要扶着郭仲儒,却被郭仲儒拒绝了,自己一拐一拐的走着。“酸秀才,我还以为你会被吓晕呢。”方拯走近郭仲儒。“我有那么胆小吗,我死都不怕,还怕见血,你不要以为你几句忽悠,我就会死心踏地的跟着你,我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有自己的坚持,不会为

  • 如何成为地狱之主在线阅读第六章

    薄希黑眸阴沉如水,隐隐划过一丝戾气,他起身,清醒过来以后心里压抑的痛苦减轻了很多。毛毯从腿间滑落,他言语之间冷意不减:“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暗哑的声音,他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眼底的红血丝若隐若现。熊夏一怔。他刚从他口中所谓的噩梦惊醒,脸色惨白,唇色浅淡无一丝血色。尽管之前的薄希看起来也不算友善,可

  • 浩轩异世之我也是

    蓝河匆匆回到兴欣战队所在的职业选手席时,才得知原来刚才陈果找他,是因为包子不知道跑哪去,估计迷路了。找人这事其实不难,只不过因为时间紧迫,活动就快开始,不得已找他救命呢。好在后来人被他们蓝雨的工作人员给顺路领了回来,并且送到前台准备上场比赛了。“陈老板丶抱歉抱歉。”陈果摆摆手,豪爽地开口,“叫我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