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之九霄天狐第一章

作者:天之问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宋修,你还要一错再错吗?”一妆容已经哭花的女人死死攥着青年的手腕,质问道,“你难道就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你还是个人吗?”

“您不是一直骂我是个畜生吗?”宋修微微一笑,拨开了女人的手,道,“我怎么能辜负您的心愿呢?”

女人呆愣了片刻,估计是没想到宋修会这样绝情,她看着青年准备开车离开的身影,尖叫道,“江飞为了你差点死了!你知道吗?!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坐在车上的年轻人一脚踩上了油门,开车扬长而去。

女人在车后崩溃大哭。

宋修并未将车开往别处,而是直接到了医院门口,轻车熟路的走到了病房门口,停下了脚步,隐隐能听到里面传来东西破碎的声音。

他抬手敲了两下门后,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保镖将门打开后,宋修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这就是江飞。

“听说你要死了?”宋修笑了一声,道,“特地赶来见你最后一面。”

江飞躺在床上,目光阴沉的盯着宋修。

宋修恍若未觉,继续说道,“本来只是想跟你玩玩,没想到你真的喜欢上我了,江飞,你怎么这么好骗呢?”

江飞抿起了嘴唇,他虽一句话都没说,可眼神却几乎将宋修钉死在墙上了。

“你想做什么?”江飞声音嘶哑,喉咙里几乎带着血腥味。

“告诉你一个秘密”,宋修忽而笑眯眯的凑近了他,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三年前的那场车祸,造成了你妹妹死亡……肇事者……是我。”

江飞的瞳孔猛然睁大,不敢置信的看向宋修,恨意几乎充斥了他的胸膛,双目渐渐爬满了血丝。

“你很生气,但是你什么办法都没有,因为……”宋修低头掀开了被子,看着江飞的双腿,笑道,“你残废了,顺便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年前,你把你的股份全部送给了我,三个小时前,我把它卖给了董事会的刘总。”

江飞看着宋修,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

宋修笑了一声,晃了晃手中的钥匙,道,“我已经买好了机票,等会就去机场了,顺路来看看你,毕竟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前男友了。”

江飞哑声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不信你自己去查吧”,宋修转身准备离开病房,临走之前,将自己左手的戒指取下,放在了江飞的身边,笑道,“江飞,你可真是太好骗了。”

宋修无视江飞几乎杀人的眼神,安全的离开了医院,开车赶往机场。

【宋修:666,江飞的仇恨值已经刷满一百了吧。】

【666:是的,宿主这场戏演的不错】

【宋修:是你们剧本太狗血,这个世界的剧情已经结束了,该换个世界了】

【666:这是最后一个世界,宿主,您已经完成任务了,即将送您回到原世界,请您闭上眼睛】

【宋修:好。】

十分钟后,宋修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黑暗。

他沉默了片刻后,问道,“我是瞎了吗?”

666不敢吭声,缩在了角落里。

宋修问道,“666,你还在吗?你可没说回原世界会有代价,你们这算是违规操作了,我觉得我需要投诉你了。”

666本想继续保持沉默,可听到“投诉”两个字后,立刻待不住了,谄笑了一声,道,“主系统出了问题,您暂时无法回到原世界。”

宋修的脸色蓦然沉下,他道,“不是说过,只要我完成任务,我就能回到原世界了吗?”

666只好解释道,“本来是这样的,根据我和您的协议,只要您完成任务,我们就会送您回原世界,并且答应您一个要求。但是现在主系统出了问题,这条合约进行了一下修改。”

“你直接告诉我,我要怎么才能回到原世界?”宋修问道。

666解释道,“由于您攻略目标的仇恨值快要突破满点了,造成了系统崩坏,所以需要您返回原剧情,消除攻略目标的仇恨值。”

宋修:……

他轻嗤了一声,捏了捏拳头。

666有点怂了,道,“由于这次是主系统的问题,所以这次对您无剧情限制了,您可以随意发挥。”

“是吗?”宋修语气不太友好。

666立刻丢出了最后一张保命王牌,道,“主系统说了,您想要的东西,就藏在这次的任务里,只有完成了这次的任务,您才能真正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机会只有一次,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宋修:……

666问道,“宿主,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宋修眯缝了一下眼睛,虽然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他道,“我有的选择吗?”

而且,他对主系统的话,十分在意。

*

【666:第一世界展开,请宿主尽快适应剧情】

宋修一睁眼就看到了面前熟悉的大衣柜,里面的男装摆放的整整齐齐,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翻看了一下手机联系人后,确定了这是哪一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他是聚星影视旗下的艺人,九流的演技,三流的咖位,一流的脾气。平日里的生活节奏就是怼黑粉,耍大牌,抱大腿三步走,一步都不差。

而他的攻略目标是贺宗,也是聚星影视旗下的艺人,不过他是影帝,超一流的身份地位。

两人的身份如同云泥之差,可是谁也未曾想到,这两人背后竟然曾经做过情侣,之所以说是曾经,是因为后来宋修背叛了贺宗,两人的恋爱关系宣告结束。

宋修清楚的记得,在这个世界里,自己被666强制走剧情,拉满贺宗的仇恨值,他做了三件大事:第一,给贺宗戴了“绿帽子”;第二,他把贺宗的资料泄露出去;第三,他在贺宗的表演道具上做了手脚,害的贺宗险些受伤。

最后,在仇恨值为99时,宋修在666的强行控制下,告诉贺宗,“我喜欢你?别做梦了,如果你不是影帝,我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宋修靠着衣柜,额角抽疼,他脑海里浮现出了贺宗那张冷酷的脸,深深觉得自己的命运堪忧,搞不好就会栽在这里了。

【宋修:现在走到什么剧情了?还能抢救一下吗?】

【666:您给贺宗戴绿帽子的事情,已经被贺宗知道了,资料也已经泄露了】

【宋修:重申一遍,不是真的绿帽子,只是演出来的,而且我并没有过分的举动】

【666:但是您已经跟贺宗承认您劈腿了】

【宋修:……脑袋疼……】

“哎呀,宋修,选好衣服了吗?等会颁奖典礼就要开始了,咱们可不能迟到啊。”经纪人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从门外探进了脑袋,催促道,“虽然这次咱们没拿奖,但是咱们得在气势上压过别人!我让公司给你联系了人,等会你一下车,就会有媒体和粉丝,牌面一定足!”

宋修随手挑了一件银灰色的西装,闻言撩起眼皮道,“让公司把那些假粉丝给退了。”

“啊?”经纪人有些诧异的看向宋修,问道,“为什么啊?前几天你不是还说‘就算在奖项上比不过别人,在牌面上也要甩别人几条街’吗?”

宋修面无表情的听着,想起这种又蠢又二的台词,就觉得心累。

如果没记错,这次颁奖典礼,他的确如愿的上了热搜,因为他们公司雇的人根本不靠谱,全是群众演员,小的十一二岁,大的四五十岁,一群各种年龄层次都有的粉丝团体,在台下疯狂呐喊他的名字,险些破了音,这也让宋修成了这一届颁奖典礼最大的笑点。

一想到这里,宋修面无表情的脸险些裂开。

经纪人见宋修脸色不好看,忙笑着说,“好好好,我马上打电话给公司,让他们撤掉这些假粉丝。”

宋修点头,问了句,“贺宗呢?”他和贺宗的事情,双方经纪人都知道,只是他的经纪人是十分乐意的,但是贺宗的经纪人坚决反对。

可惜那时候贺宗爱惨了他,根本不听自家经纪人的劝说,死心塌地的非他不要。

自家经纪人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凑近了说,“贺宗啊,他就在楼下等你了。”

果然还和以前一样,宋修在内心感慨了一声。

自家经纪人露出了八卦的嘴脸,小声问道,“你和贺宗到了哪一步了?他对你怎么样啊?”

宋修面无表情的回复道,“他面部表情缺失,一整年表情都不带换的,你觉得能怎么样?”

自家经纪人啧啧两声,感慨道,“你真损,我可告诉你啊,你可别当贺宗的面说这个,贺影帝脾气也不太好,粉丝也疯狂的很,你要是被他记恨上了,估计这个圈你也混不了了。”

宋修选了一款简洁的袖扣,道,“晚了。”

“啊?”经纪人本准备退出去了,乍闻这句话,脸色一僵,连忙追问道,“发生什么了?我的小祖宗啊,你可别吓唬我。”

宋修琢磨了一下,如果直接告诉经纪人,他给影帝戴了绿帽子,还被影帝看到了……估计经纪人会和前世一样,直接昏厥过去。

这次贺宗会在楼下等他,和以往可不一样,以往是带着他一起参加颁奖典礼,这次是来兴师问罪的。

宋修有点愁的慌,经纪人看他发愁,心里越来越没底了,小心翼翼的求证道,“你骗我的是不是?你没得罪贺影帝吧。”

宋修遗憾的摇了摇头,道,“等会你就知道了,贺宗估计想要弄死我了。”

如果宋修没记错的话,当初这个剧情点时,贺宗的仇恨值是六十,而且就在这场颁奖典礼结束后,贺宗就会知道他出卖文件的事情。

这可真是个狗血的剧情。

延伸阅读

民国胭脂店[重生]之真鬼子坂田一郎(4)  http://www.htykids.cn/pa1f.shtml
“我说,我说!一共有上百个鬼物,都跟着一个叫坂田一郎的鬼!”老者在魂火直刺灵魂的痛苦

撞你一下,怎么了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htykids.cn/65y6.shtml
“小子,我以为你会顺顺利利的通过学院的检测,然后还得过断时间再来找我,没想到居然是以

断彦江山第一章  http://www.htykids.cn/uvui.shtml
如果,你只要放弃爱情、亲情、友情或者健康中的一样,就可以中一百亿,你会怎么选择?如果

你可以是自己的太阳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htykids.cn/ar63.shtml
皇上晚上来到了坤宁宫与陈皇后共进晚膳。陈皇后帮皇上斟酒说道:“皇上!月到中秋分月明,

[综]冬日宴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tykids.cn/g39s.shtml
宁纵发现林昼的不对劲,他的脸甚至比刚才更红了,身上的信息素味道也更浓烈了。他哑着嗓子

朱鸾纪事第九章  http://www.htykids.cn/9j3.shtml
半晌,沈御别开视线,不看他,低声说道,“谁要你保护了。”顾远也不在意,想起陆宁和他说

穿越民国繁华似锦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htykids.cn/arnv.shtml
峨眉派。“师傅,弟子无能,没能完成您交待的事。”“芷若,这不怪你。”灭绝师太看着低头

窃魂生化危机!  http://www.htykids.cn/pbut.shtml
“喂!喂!……”爱丽丝喊着还抓着程毅胳膊摇了摇。“额,他没事吧。”一边被铐起来的人问

艾尔纪元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htykids.cn/x92v.shtml
第八话李复不晕船,但是这小渔船在海浪里颠簸着,船上又不免有鱼腥味,两厢下来就算李复不

深渊或者黎明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htykids.cn/ds6b.shtml
走了半个多小时后,我又回到了这个倍感亲切的地方---新手村我走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末世开始的幻想坟墓第7章在线阅读

    林跃嘿嘿一笑:“趁着手电还有一些电,咱们抓紧吧,怎么也得带点好东西回去。”“那是,差点都搭上命,拿点东西就当精神损失费了。”我一刻也不敢耽误,时间宝贵。“老林,拿手电照一下这只可恶的大粽子,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怪物是何方神圣。”现在都民国了,还敢出来兴风作浪?让我俩碰到算他命不好,正好替天行道,收了这只

  • 我的超市开遍异世在线阅读第六节

    冬波利学院显然并不准备给他们的考试太多准备时间,第二天,菲莉亚就不得不去面对第一场考试了。第一场是笔试,也就是在考卷上回答一些罗格朗夫人经常抽查的那类问题。但由于前一天注册报到的时候受到打击,菲莉亚那比芦苇杆还脆弱的神经还没有恢复过来,考试的时候整个人都晕乎乎的,题目的意思都看不懂,她眼泪快掉下来了

  • 狐妖修炼指南终于跑出大山

    火狐狸见燕少北把书收好,带着他转身跑出山洞。燕少北紧紧跟在后面,翻过了好几道山梁。再趟过几条溪水,约摸跑出三十里地。远远的看到熟悉的山村,终于走出了大山。燕少北做了一个深呼吸,感到心情无比畅快。火狐狸把他带出深山。向他发出吱吱的声音,一阵手舞足蹈后。转身一溜烟消失在山林之中,燕少北知道这火狐狸在山里

  • 死神:无限技能点在线阅读子午剑狄修,

    花无缺的杀气,猛然间又攀升了一截!一道血光,一闪即逝。彭玉虎的身形,停滞在了花无缺的一步之外。他的咽喉之上,赫然是一抹殷红的血痕。然后扑通一声,无力的跪倒在了花无缺的面前!这一刻,众人皆惊!“断魂刀居然……死了!”一处崖壁之上,那个四旬左右的中年江湖人士,面带惊异之色的开口道。不只是他,这一刻,那些

  • 镇魂街之最强灵主之第九章(9)

    (第九章)车子在路上行驶着,车窗边的风景,并没有让我流连忘返,反而更让我的心境,有了那么一丝的涟漪。是啊!爱一个人,不是占有。可能吧,也许你展翅高飞,会更加的精彩绝伦吧!我这样的想着,有些出了神儿......“唉唉,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叫你老半天了。那个《多情剑客在都市》的男主角你有没有兴趣啊?”

  • 我是大哥大之《我的邻居是大佬》在线阅读第八节

    崔砚秋长叹了一口气。他显然对自己的声音有所控制,只是在安静的教室里,这声叹气依然像是一颗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激起了一番涟漪。而这涟漪体现在,教室里的人眼神又开始向他身上瞟。栗子洋有时候觉得自己再这么瞟下去,迟早会斜视,他被这个猜想吓得一身冷汗,连忙活动眼珠向相反的方向动了动。‘嗯?’栗子洋隐约觉得自

  • [卫聂]同人于野在线阅读邪上加邪

    吴队长面露难色的看着虎叔说:“有些难办,出事后,等我们勘察完后,现场就被死者家属给封起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呢?警方不是有权利保护现场吗?”我抢先开了口。虎叔瞪了我眼,继续问:“这是怎么回事呢?”吴队长解释说:“据说死者家属身份比较特殊,跟上面有关系,家属又比较敬重鬼神之说,认为孩子死后,魂魄会留在

  • 我摊牌了:爷是个凡人第6章在线阅读

    雁春君的死是楚天的所为,他并不想按照原来剧情一步步前进。因为那完全没有必要,而且他没有兴趣为了博佳人亲赖面而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事情的始末,还要追溯到几天前那个为雪女打伞的夜里:当天空凄冷的雨点不停打在他的身上时,他就想起了曾经的妃雪阁记忆。于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的他借着这样凄冷的夜雨,悄悄潜入了雁春

  • 妖帝追妻之霸总是蛇王藏书阁

    “我在下面已经修炼了一些时日,先上去看看。”说完,牧云走到了地面。牧云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逐渐展开。这些天在地下一刻不停地修炼,现在,总该给自己放一个假了。牧云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正准备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后面有一个人叫住了他。“前面兄台,请留步!”牧云听见后面似乎有人在叫他,牧

  • 顾少的新婚妻在线阅读第10节

    昨夜哄了大半宿,小狐狸才沉沉睡觉。季如风为了处理伤口和身上的脏秽,直接忙到深夜,结果才躺床上没一会儿,天就转亮了。想到小家伙昨天只吃了一顿,他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子起了个大早,打着哈欠去做早饭。不料指尖上的伤还没结痂,一个没注意,碰到凉水的那一刻,愣是痛得瞌睡虫跑了大半。“嘶!要命。”但痛着痛着也就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