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微末世吾名唤云璃

作者:Pxdecay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宵尘神魂如临魔渊业火炙烤,意识恰如油锅煎熬,身躯恍坠万载冰窟,筋脉血气如寒刃刀剐撕磨。痛苦不断侵袭,狂暴之感强烈,嗜血之意狂增,疯魔之态度激烈,暴孽之形突显。模糊中欲丧失自我一瞬,一声仿佛天籁般叹息,丹府紫金珠仿佛被什么温暖之物一触,顿时光华大盛,感知忽觉清凉,刀山火海顿失。狂暴气息萎靡不见。凭借五感一亮,接着一切平定。

宵尘慢睁眼眸,入目满是青翠,层层叠叠。不远处有一柔和模糊紫金光团,任凭如何,均观不真切,如梦似幻。

深深吸了一口气,洞内气息甚是清新。暗探内府,心中顿时大定,眉间舒展很多。激动运转破云决,调动灵元。

“轰…”灵元暴动,筋脉苦不堪言。脸如猪肝,汗如雨下,灵元不能所用,顿觉回到数日之前,颓丧无泪。

“你这痴货,多时之前,差点把自己搞尸解殡天,入了幽冥”光团活动近移,声音略杂一丝嗔怒。

“你那灵印怕是你那师父留下”

“前辈,无论如何晚辈都要出去,也必须出去”宵尘忍者疼痛,咬牙坐起。

“你本天漏,寂灭丹府,这世间无你修行路”

宵尘心中大骇,自己哪能不知丹府天漏,寂灭难修。却大悲大喜,不知如何启齿,早应问个清楚。

“望前辈指点”正襟行礼

“痴货,倒是有趣,咯咯…”

“多时前,你由一怪鼎裹挟闯入我这洞府,那时你受伤颇重,一探之下,方知天漏寂灭丹府,我亦奇怪,一介凡夫如何闯入。”

“当时你命悬如丝,我便用这一方小池天地灵乳,洗涤筋骨,用我族圣典秘法重铸你丹田,那紫金珠原我金身命丹,我早身陨,便宜与你了”空灵声音中仿佛透着无尽寂寥落寞。

“前辈想让我如何做?”

“不急着出去找师傅师姐了?咯咯…”声音莞尔,透着揶揄。

“我族体质,与你甚似,又略异径。今授我族圣法与你,此后修行此法,前途凶险莫测,无从考量比较,你可愿意?”

“我师门大变,恐遭大祸,惟愿出去,寻得他们”

“前辈,我愿意”

“好…好…”连着两声好,空灵声显得激动。

一道紫金光芒化作神龙,龙吟轰鸣,呼啸盘旋。化作流光钻入宵尘神魂。

神魂空间颤栗,身体抖如筛糠。

“记住,我叫云璃”

那是仿佛远古图文,又似星空符箓,也像某种神秘文字,在神魂空间盘旋交织,那种符文交织某种轨迹,似在演说宇宙,又似演说**奥秘,又似演说天地奥秘。宵尘福灵心至,顺着交织轨迹忘我运转灵元,修炼起来,果然先前痛感全无。那种能修行的感觉让宵尘神魂都在激动欢愉,那种急切,那种渴望,那种珍惜,那种认真,那种心酸…,此时正汇聚成动力。心神忽动,心脏哐哐狂跳,脊背发凉,心中多了明悟。

许久后“咚…”神魂仿如钟鸣,宵尘醒转,拜伏光团。

“谢前辈大恩,但有差遣莫不从服”

“我在此不知年轮,不曾出走,你被大鼎挟来于此,想必仍需此鼎出去”光团化作大手指向一处。

不过却巴掌大的小鼎,宵尘一喜,当真泡在里面十余年大鼎,那会认错。不过…

光团似乎看出宵尘疑虑“那大鼎被激施了法诀,想你知道如何”

宵尘恍然,自是看过师父施法,也曾教过师姐,自己也有得闻,只因身无灵元,无曾施展,常年躺在其中,少有看它变化。此时却忘了干净,方才记得。

宵尘双目紧闭,深思细滤,眼眸突睁,手诀变化,一道紫金豪光射入小鼎。见小鼎嗡嗡浮起,似乎欢快回应自己,一道豪光也回转神魂。

宵尘大喜,没想到小鼎竟真随心而起,自己真到御物境界?暗道自己是天才?

法决收起,小鼎落地。宵尘法决变换对着傍边碎石一指,碎石不为所动,心中有所急,想必那石头重了吧?法决忽转对着枯木而去,仍不为随动。脑门见汗,对着小鼎,石头,枯木,凡所见皆点了一遭,外人如见,旁如着了癔症般。

似乎自己只能御起这鼎,百思不得其解时,那声音又起。

“那鼎我看不透彻,想必供养久远,早有灵气,又与你交修了年岁,这番你能修行,必是激起它的回应。日后需好好温养”

“你这境界,想必外界难以恒照,但也只是初窥门径而已。若要出这洞府,却是勉强了”

说着一道紫金光芒暴虐而出,只见犹如天罗伞般非甲似盾紫金鳞显出身形“此物紫鳞,跟我久远,传你血祭之法,来控此物,来保身命”

一道光晕演化,宵尘随着打出各种繁奥法决,直至大汗淋漓,重呼浊气,方才结束。咬破舌尖,逼出心血一滴,涌入法决,逼入紫鳞。紫鳞嗡嗡炸响,仿佛悲鸣不已,嗡鸣剧烈,颤动非常。

一声悲叹响起,似是安抚,竟真缓和许多。

光团幻出匹链,卷着精血,融入紫鳞。

“嗡…”紫鳞慢慢安静下来。

宵尘顿觉,与这紫鳞水**融般亲密,不观其所,竟能感应所在,惊为神奇,如自身所有,如手如足。

“你需将紫鳞护在心口,藏身鼎中,御鼎击上,便出此地。”

宵尘也不多说,照法而作,法决变换,没入小鼎。见那鼎腾空变大,抓住紫鳞跳入,疯狂运转灵元,激射而上。

延伸阅读

系统崩溃中老板的老娘  http://www.xdmryscp.cn/6kst.shtml
历历就象油锅里的油条一样整节课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一下课历历就直奔江暮云的教室,

遨游九幽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xdmryscp.cn/d6th.shtml
钱卓青有些哽咽,带着深重的愧疚,“老板,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六年前,黄征德的大女儿在

网游之再创辉煌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xdmryscp.cn/uist.shtml
周筱是江南大学的中文系新生,平时喜欢在网上发表连载小说。周筱新创作的新书《双面人之嗜

六道绝神婉柳小嫣  http://www.xdmryscp.cn/dr9p.shtml
次日早晨,小嫣一边揉着自己的眼睛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坐在床上扭了扭脖子。许久,清醒了

听说你是重生的宗内大比  http://www.xdmryscp.cn/urh3.shtml
终于到了这一天,宗内大比已经准备开始,斗技场周围坐满了观众,没有位置的人只能站着。这

斗罗之穿到男主的魂环上了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xdmryscp.cn/xvvx.shtml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叶梓以为,她宁愿刚刚摔个狗吃屎,也不想像现在这样被同事

南征北伐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xdmryscp.cn/xklf.shtml
军营外我和赵云策马而立两边军士一字排开这时赵云小声问我“师弟为何要把我推上来这不是让

不如归去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xdmryscp.cn/nynn.shtml
金秋,许知纤开始筹备选秀的事宜。每次晚饭后一回到宿处,许知纤就登上学校论坛查看消息,

猛鬼直播间在线阅读初窥门径  http://www.xdmryscp.cn/a6np.shtml
薛林双腿盘坐,双臂张开,十指渐次并拢,两眼微睁,口鼻渐渐龟息,气沉丹田,又缓缓吐纳,

万人迷生存法则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xdmryscp.cn/u9qw.shtml
回到酒吧里,吧台那儿已经坐满了人,要么是来猎yan的,要么,就是等着被猎yan的。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预约爱情反噬

    冰霜一如既往地坐在长生树下闭目养神。耳边却传来沙沙的声响。她警觉地站起。不知何时,原本璀璨绚丽的长生树的树干上突然显现出被火灼烧过的痕迹,幽蓝的火光萦绕在烧黑的痕迹上。冰霜迅速按住树干被烧灼的部位,浅浅的薄冰从她手掌下蔓延开来盖住烧焦的伤口。她直直地望着薄冰中映出的画面。画面中星魂面色痛苦,星罗殿内

  • 网游:我能融合一切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二天清晨,楚静彤一大早被憋醒想要去卫生间,一开门就看到姐姐从卧室里出来。那不是温素的房间吗?姐姐怎么从温素的房间里出来?楚静彤没有反应过来,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可转念一想,她们俩已经结婚,同床共枕才是最正常的吧。见妹妹傻呆呆地看着自己,楚静姝白玉般的面颊染上绯红,她抿唇抬手敲了下妹妹的脑门。“唔!”

  • 传奇缔造者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和身边的同学们具体聊了什么我已记不清,当然我也不想去知道,因为我那天出了丑,我的心情很烦躁,我只想这个星期快点结束,赶快回到家里去看我最喜欢的电视节目《走近科学》《还有同一首歌》)。同学们吵吵闹闹聊了好一会儿,一阵喧闹过后门口传来了“砰,砰砰,砰砰砰的~~~”的响声,大家猜都不用猜了,肯定是两位

  • 帝王垂爱快找何金银

    何金银将张婕救醒了以后,便开口说道:“你这病,要彻底根除,还需要用针灸在你背上针七七四十九针,同时,喝一个月的中药。”“不,我不要针灸,那根本不科学。而且,你根本不是医生,我不要你治。”那张婕一听要在自己身上插那么多针,连连摇头。而此时,贺主任和江紫,也上前去检查她的身体。检查了一番以后,贺主任便对

  • 重生之金融秃鹫在线阅读第四节

    按规矩,我们在娘家未待至中午便回府了。当晚,他歇在我房里。经过了这些天的相处,虽说其间有几日他在宛凝房里,可我们还是都已适应不少。他今日比较闲,用过晚膳去书房拿了本诗词集便来了我房间。身子微微放松,斜坐桌旁安静地看书,左臂略撑着下颚,留给我一个绝美的侧脸。我有一瞬间的失神,仿佛时间停止了流逝,这便是

  • 穿越异世你是我的唯一在线阅读第五节

    “来吧!”战青腹部的气海中的灵气飞速运转着,从头上的百汇灵气源源不断的进入,足底涌泉深入在鼎底,汲取着药力,在肩井处,淡淡的紫气升腾。老头随即将一个黑色的豆腐块似的东西丢入了炉鼎之中,转瞬之中,原本清透的水里变了颜色,酸臭的气体爆发出来。“孩子,坚持住,你就好了。”老头也是提着心,时刻不离的盯着大鼎

  • 乡村爱情之顺我者昌之食物危机(一)(5)

    “那个,我想问个问题。”白果受不了这种沉默,举起右手做提问状,主动打开了话题,“劫持巴士,攻击酒店,虽然没有杀人,也算得上恐怖袭击了,回去后怎么办?咱们会不会被判刑?”这句话把大家问的愣住了,众人都是安善良民,从来没做过这种出格的事情,所以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完全是杞人忧天,丧尸都出现了,美国政府

  • 爱情公寓:硬刚教授和诸葛大力在线阅读第二章

    众仙酣眠时,一道青光从天际迅速滑向璇玑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在璇玑宫内引起微风一阵,白色的床幔忽的轻轻晃了几下。素雅的床榻上,躺着的正是天帝润玉,一双眼睛动了动,缓缓睁开,因为刚睡醒的缘故,眼睛还有点失神,宛如森林深处还未被任何动静打扰过的一潭秋水。他试着回忆昨晚的梦,那是自己还是夜神时,日日

  • 我怎么拿了保姆剧本在线阅读第3节

    “是吗?”唐宇不惧威胁,“那就试试看。”“你们两个,给我好好收拾他。”赵斌下了命令。黄毛绿毛摇头晃脑地走近唐宇,准备动手。“等一下。”唐宇望着二人,“我想知道,你们是朋友关系,还是花钱雇佣过来打架的。”黄毛言简意赅:“我们是野狼帮的,拿钱办事。”绿毛接口道:“遇到我们,算你小子倒霉。”“这样吧,每人

  • 一风一传哭诉

    “婶子,我爸妈刚去了,我大姐也去了。爸妈最后一面我没见上,我大姐却是和我说了几句话。大姐临终前就惦记着姐夫,惦记着两个外甥女。大姐夫一个大男人,也不需要担心,就是我两个外甥女她们才5岁,这么小就没了妈,我担心的不行,不知道她们在罗家湾怎么样了。”谢灵坐在炕上,刚开始还酝酿情绪,说的悲惨些,可说着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