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到底谁是女主角?第八章在线阅读

作者:满昭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山正青,水正绿,花正艳,鸟正欢,大平山于灿烂晚霞中,更显一派生机勃勃。

只是夕阳无限好,为何总是近黄昏?

杨落怀抱稚童,踉跄中跌下高崖已有些时间。高崖上现有一人,面色哀伤,着一身官服,细细看去,不是那罗捕头又是何人?他面朝崖下,似有无数话想说,无数问题想问,只是如今却也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也问不出。

他得了萧大富提示,回头在那群人中再度细查一番,只望之前他几人都不过是瞧错了,他那老表其实是藏在那人群中的,他虽不喜老表贪那死人钱财,但总比趁他不在,在城中胡作非为的好。可现实终归是现实,它总是能打破人的一切“美好”愿望,让人坠入至谷底。他那老表是真的不在。

罗乙见到那群百姓也真如萧大富所说,有的身带利刀,已在卸胳膊断大腿,甚至已有的将死人面目毁去,嚷嚷着没了脸面,萧大富就是不认这些人是他的人只怕也不行了。罗乙看在眼中,听在耳里,只觉说不出的烦闷难受,无尽的失望摆在脸上,也不多劝,免惹众怒,只是叫上那原本停守在此地镇乱的两人,急急的回城去了。

罗乙还未入城中,就见城中西南角大火肆虐,浓烟熏天,竟已将天也染得漆黑。罗乙大惊失色,顾不得寻他那堂弟,又忙自引着他那帮弟兄,飞也似的赶了去灭火,哪知方在路上,就见一男子怀抱稚童,正往城门赶去。此事本也没什么异常,只是那男子见了他,却是面色大变,话也不说,就开始奔逃。罗乙好歹是一捕头,这寻常人都可瞧出不对的事,他自然也瞧得出的,于是大呼一声“休走”,就追了上去。本以他的脚力,那男子是无论如何也跑不过他的,只是罗乙方才跑了几步,就听到一声大喝“罗捕头,你那老表死了,死在杨落的包子铺中”。罗乙听了,惊怒非常,正要喝问,又见一人指着那怀抱稚童的男子背影喊道:“杨落,杨落,你害了姓曾的恶徒也就罢了,毕竟他曾恶你数次,叫你有苦难言,只是你为何又害了你那老父贤妻耶?你的良心都叫狗吃了么?”这话方落,又是一道声音悲愤道,“杨落,你这万恶的贼子,为何要烧了你那屋子?你不知我们屋子相隔不远,你这一把火,烧得可不止你自己那间屋子啊!”声音悲怆,已带哭声,叫人听了,怎不生对他的同情与对杨落的怨恨?

罗乙自也如此,只是他手下不少人都曾在杨落铺中做过客人,对他的评价都是诚恳老实,忠厚亲人,爱妻孝父,是个难得的老实人。此时听了众人的话,说他又是杀了曾二,又是杀妻弑父,还放火毁尸灭迹,怎么听来都太难令人相信。罗乙先后经历了这些许事,饶他平日里沉稳坚韧,此时也已心绪烦乱,一时拿不定主意,呆立站住,让杨落跑得远了。幸好他手下对着那些人喝了一声“你们说得可是真的?”那几人自然应是,一个捕快叹息一声,对着呆立不动的罗乙道:“罗大哥,不管真假,总要先抓住杨落再说。”罗乙终于是回过神来,与手下弟兄分作三路,两人去包子铺寻回曾二尸体,两人去找些人去救火,而他则领着剩下几人,去追杨落。

这一追便是追到了大平山,之后他便眼睁睁看着杨落怀抱稚童,坠下高崖。

杨落生前并未与他说过一句话,他也至始至终都不曾看过杨落的面貌,但自杨落坠崖那时起,罗乙的脑中却已不断浮现出一个人影,虽有面却无五官,虽无五官却有笑声,笑声忽而愤懑,忽而不甘,忽而快意,忽而悔恨。罗乙自然知道心中那人影就是杨落,因为那笑声他早已听过,就在杨落坠崖前,杨落忽的仰天而笑,笑声肆意,声震九天。

“罗大哥。”一道声音自罗乙身后传来,他回身看去,却是跟他来的那一帮弟兄,“他,他们怎样了?”

来人自然知道他说的他们是杨落与那稚童。

“没找到。”

“没找到么……”罗乙喃喃道,“怎么会找不到,这么高摔下去,就算活着,也不该全然无事,总得躺上些时日才能好吧。”

来人中一人迟疑道:“我们在下方见到许多脚印,而且……”

罗乙皱眉,轻喝道:“而且什么?”

那人道:“而且我们下去的时候,正好见到萧大富路过下方,与他一起的,也有几人,却是受伤颇重,显然经历了一场大战。”

“不但如此,那萧大富见了我们,似乎面色很是阴沉,看他样子,若非拿我们不下,只怕就要与我们动手了。”有人补充道。

罗乙道:“他许是怀疑你们是为了那宝丹才出现在那里的吧。”

“也许不是。”

罗乙看向说话的人,轻咦一声道:“李老哥可是有什么发现?”他们一行人中,除了罗乙,就属这位李老哥最为聪明可靠,此时见他开口,罗乙自然免不了一问。

李老哥道:“罗捕头,那萧大富身后那几人,衣裳装饰并非一致,应该不是来自之前那几股‘不同’的江湖势力中同一股势力。”

罗乙脸色变了变,说道:“你是怀疑,那几股江湖势力,其实都只是同一门中人?之前那般做法,不过是为了演戏给人看?”

李老哥点点头:“不错。”

罗乙似乎突然释然,笑道:“原来如此,那些百姓只是他的棋子么?他请这些人来,却是为了替他‘毁尸灭迹’,叫我就算有心要插上一脚,也是无法。好算计,好算计,就是不知,那群所谓‘百姓’中,又有几人是他的人?”

李老哥微微一叹,没有说话。他知晓罗乙爱民心切,只肯相信那些人纯真和善,之前不过是被人“授意”才那般凶残狠恶,绝非出自本意。却不知人心本就有善有恶,只不过平日里无甚利益冲突,万事和为贵罢了。这些话李老哥自不会说出来,他总是希望似罗乙这样的人永远也肯相信人心本善的。

罗乙自顾笑着,李老哥的感叹他虽看在眼中,但此时此景,谁又说得准他是为何感叹?莫非萧大富这些人这一出“好戏”就不值得感叹?

……

暮色渐深,月不明,星不显。

萧大富坐在一块大石上,看着前方单膝着地正在禀告事宜的汉子,突然大怒道:“你们数百好手,竟让那两人夺宝逃走,却还有脸来见我么?”

那人身躯微颤,慌忙道:“萧舵主明察,若非那突然出现的持刀汉子,那两人是万万走脱不得的。”

萧大富气急,喝道:“好啊,且算三人,那又如何?当初做此阳谋,岂非已将大风城五弟子皆算在其中么?怎么,现在不过只是三人,你们就对付不得了?”

那人不再说话,只是垂首等训。

萧大富骂了数声,才道:“好在他们入了寻声谷。此地三面环高山,皆陡峭不可攀,仅有一个出口,却也是入口。如今你们守住出口,除非他们突然生了翅膀,不然是决计走脱不得了。你快些回去,告诉祖授千公二人,若是真让他几人走脱了,便让他们直接去见我大姐吧。”

那人身躯又是一颤,这才抬头道:“是,萧舵主。”说完立刻就走,哪知方才走过数步,突然惊叫一声,倒地不起。

萧大富面色数变,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四处看去,不见有什么奇怪人影,心下稍安,唤来左面一人道:“你去看看,他是怎么了。”

一人自人群中走出,行到倒地人面前,看了几眼,高声道:“萧舵主,是蛇,他被蛇咬了。”

萧大富眼角一抽,呸了一声道:“吓煞我也,这蛇也端的可恶……不对,此地四面开阔,怎会有蛇?”

他话声刚落,身侧突的又是几声惊呼,骇得萧大富跳将起来,回首看去,只见那跟着他的几个好手,全都已倒地不起。

“谁,是谁,胆敢与我魔教为敌,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魔教?有趣,竟真会有人以魔教自居,当真有趣。”一老妪拄着拐杖自夜色中缓缓走出,看了萧大富一眼,又道,“你说得那个大姐,可是叫萧夫人?”

萧大富不知她为何这么问,但这老妪一出现,自己手下就全部身亡,虽不见她出手,但若说只是巧合,只怕傻子也不会信。

萧大富咬咬牙,冷笑道:“此事与你何关?”

老妪也不恼怒,只是笑了笑,手中拐杖在地上点了三点,萧大富立刻听到阵阵嘶鸣叫唤声,由远而近,四面八方而来。

萧大富面露惊恐,四下瞧去,除却老妪那方还有点点空缺,竟已全是蛇影。但即便那空缺,却也因为蛇影离他渐近,而不断变小。萧大富心中一横,正要自那狭小空缺跑出去,哪知那老妪突的怪笑一声,手中拐杖又是一点,那些蛇影长嘶一声,好似吃痛,立刻加速,却连那唯一的生路也给完全堵住了。萧大富但觉凄然,只道自己此遭必死无疑了,于是干脆闭上了嘴,冷眼瞧着老妪。

老妪奇怪道:“你不想活?”

萧大富冷冷道:“能活着,谁愿意去死。”

老妪道:“有理。只是如此,你为何不肯承认你那大姐就是萧夫人?”

萧大富哼了一声道:“我若说是,你便放了我?”

老妪笑道:“有何不可?你虽是魔教的人,可老身身份于当世来说,只怕比之你魔教恶名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又与老身无甚交集,更谈不上有什么仇怨,只要你肯承认这一点,老身自不会害你性命。”

萧大富苦笑道:“至少你老得先拿出些诚意。”

老妪跺足大笑,笑声过后才道:“原来你果真怕死的。”她手上拐杖又是一点,那些蛇影立刻止住,只是蛇信嘶嘶,恶臭已经扑萧大富鼻子而来。

萧大富瞧着周遭这些离他已只有不到寸许的蛇影,咽了口唾沫,又擦了擦冷汗,才道:“我那大姐的确就是萧夫人,只是不知此事又与前辈有什么干系?”

老妪不答,只是冷冷道:“如此说来,你魔教背后,真有那尸鬼宗的人了?”

萧大富脸色大变,立刻喝道:“谁说的?这岂非是害我魔教于不义么?”

老妪冷冷笑道:“说话的是谁,你自不必去管,你只需回答,是也不是?”

萧大富自不会答,他只是默默看向老妪,突的自嘲一笑:“此事说来秘密,其实又何尝是秘密?大姐啊大姐,你也不想想,你那郎君当初出走大漠,瞧见的又有多少人?楚王何等人物,见到你那郎君样貌,怎会猜之不出他的身份?你却为何还要将他留在身边,真当他对你已留恋到对你百般纵容了么?楚王楚王,你到底是输了,还是赢了?哈哈哈,不恼不恼,且让我黄泉路上走上一遭,想来身死一切皆去也,楚王如何想的,自不会再瞒我了。”他又大喝一声,也不知对谁说话,只道,“若是有人听见我言语,且助我两件事,事成后前往南郦城北城外三里那座破庙,我萧大富自有重谢。第一,我萧大富承诺给南郦城那些替好汉收尸的百姓的黄金,家中人需一一做到,若他们不愿,你只需告知,‘商人为家,诚字唯一’,之后你便不用管了;其二,就是告诉罗乙,那群百姓真的都只是普通百姓,与我萧大富无关。哈哈哈,罗乙啊罗乙,乱世之中,你这样的老好人,也不怕命短么?哈哈哈!”笑声渐止,人倒于地,就此去了。

老妪自然没有出手,她不出手,那些蛇自也不会出手。

老妪叹了口气,唏嘘道:“有此魄力,倒是不愧好男儿,只是可惜,走错了路啊。”她又看向身后,笑道,“小丫头,你莫急,萧大富死了,你无法拿他去换人,自然就不算老身还了南枯子人情。哎,也罢也罢,就与你走上一遭就好,只愿莫真遇到了那尸鬼宗人,不然我这些宝贝,可就无从下口咯。”

黑夜中不见人影,只有一道似流水般清澈空灵的声音传出:“多谢前辈。”

老妪摆了摆手,道:“南枯子救老身一命,却不提回报,这些年可憋坏了老身。有此机会偿还,自是再好不过,你也莫要再谢了,真要说谢,也该是老身谢你才是。了了老身心中所愿,日后行走四方,可就没什么顾忌了。嘿嘿,二十年不见,也不知那些老朋友见了我没死,会不会大吃一惊?水上十三烟雨客,哼,好大的名头,小小水贼,竟也妄图与天山持名……哎,倒也的确有些本事,老身当初还是托大了啊。可恨可恨,若非如此,怎么会让南枯子那厮捡了便宜?那小丫头,莫急,你那些师兄若真如此不济,死了就算了,担心什么?大不了回头老身将这一身本事传于了你,自去报仇便是。”

“前辈,你……”语声楚楚,大是焦急。

“好好好,不逗你了,这便走吧。”她笑了笑,忽的又重重一点手中拐杖,其中一条蛇立刻吐信滑出,在萧大富脖子上咬了一口,然后回到蛇阵中,等候听令。

“真死了?”老妪喃喃一语,又自一笑,“老了老了,疑心病更重了,走吧走吧。”

……

黑夜无情,转瞬就已将这片天地吞噬。明日是晴是雨,却又看老天如何安排了。

黑夜之中,已只余一道重重叹息,久久不散。

延伸阅读

商纣一生回忆录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lai521.cn/u80e.shtml
车子缓缓行驶了二十分钟,一路开到帝都商场。顾承泽停了车,顿了一会儿,见她完全没有要下

宿主跑路了怎么办之进剧组  http://www.lai521.cn/nehy.shtml
慕星辰试镜很顺利,很轻松进了组。郎灵原本想跟过去剧组为他保驾护航,可惜她要留在郎千宜

反派亲娘的养娃日常(穿书)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lai521.cn/s16r.shtml
“喂,怎么就这么走了?”迈进院内,赵羽低声向石雨婷问到。“不然呢,你还想和那个白痴纠

非人二代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ai521.cn/yf7d.shtml
ps:新书上传,希望兄弟姐妹们能够多多支持,如果能入法眼的话,就先收藏一下,如果看着

江北军府风云之新文《女侠饶命[快穿]》已开文,欢迎天使回归(1)  http://www.lai521.cn/g55g.shtml
自古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夏缤缤觉得这句话无比正确。此刻她端着洗衣盆刚要进洗衣间,里

所谓仙君在水一方在线阅读阮家姐妹  http://www.lai521.cn/a89f.shtml
“老婆,是我的错,你别激动……”“我也没有想要会这样……”阮家灯火通明的别墅里时不时

穿成校草初恋[穿书]在线阅读崴脚  http://www.lai521.cn/bdpe.shtml
虞彦歧神色未明,他收起手,声音漠然:“小姑娘,天色不早了,回去吧。”阿诺没想到他会放

MOK荣耀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lai521.cn/d1vk.shtml
正走在半路,一行人见远处潘松携着物品匆匆而去,李雄道:“潘师兄好生忙碌,师兄看他背得

[庆余年]有女如翡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lai521.cn/u06g.shtml
【如果你能够接受自己长相漂亮,或者性格温柔这种关系而被人喜欢,那么为什么不能接受因为

木已成舟在线阅读接受大樁树的任务  http://www.lai521.cn/b0ff.shtml
0005接受大樁树的任务懒散的混沌兽本来还不想管闲事的,内心里他只想去找一片肥沃的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抱住他的大长腿【穿书】之章 降临位面(1)

    广元省素有“无山不洞,无洞不奇”之称。描写广元省广文市的有:“群峰倒影山浮水,无山无水不入神”广元省洞穴众多且景观优美。不过在未开发和探讨的山峰峡谷也是数之不尽,在这无数的山峰峡谷处也是形成了许多的天险,一般人都是不敢太多靠近。广文市市外一处偏僻的山脉,一条狭小的泊油路上许珍珍开着宝马车带着妹妹来这

  • 与影帝同居后在线阅读第3章

    齐瑞将身子扶稳后,重新换了个姿势,继续去劈他的柴。受上一次的教训,这一回他劈的时候腰弯得低了一些,一斧头劈下去倒还真劈上那木头了。只不过斧头是劈进去了,木头却没有成功的如预料般被劈成两段,还被卡进木头中间。齐瑞试着去拔斧头,可无奈卡得太紧,拔了半天非但没给□□,还把他累得够呛,气得齐瑞对准木头就是一

  • 短文大集合在线阅读第三节

    家?现在,我还有家吗?我为之再辛苦再累也无怨无悔的家,已经被她给亲手毁了!这一刻,我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坚定且疯狂的可怕念头!我不想再戴绿帽!我不想再受她欺辱嘲笑!我不想再备受身心双重煎熬!让她彻底消失,才能让她赐予的种种也随时消失!就算我被抓去坐牢枪毙我也不管了,只要能拿回房子让我妈和女儿有个遮

  • 人道称帝之小丑

    东江区只是帝国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城区,但它曾经的管辖者却是瓦利家族的最后一条血脉。而这作为最后一条血脉的管辖者,也在不久前被女皇陛下以管辖不当的理由处死了。作为曾经最大的反动派的瓦利家族,让曾经还是皇女殿下的女皇陛下陷入无数次的危险,如今会有这种下场也不足为奇。就在大家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后,女皇陛

  • 牛虎铜案独在异乡为异客

    一人一兽缓缓停留在距离地界星球约莫五亿公里外的太空之中。“小流子,我们已经走完了星空古路。剩下这段路,老夫可以借助五星光束送你们抵达。虽然速度远不及之前,不过这段路一个时辰足矣。”安流儿牙关咬的紧紧的,双拳紧握甚至有一些发抖,传音道。“师父,真的没有办法了么?”五色光包裹着安流儿和朵朵快速的飞向地界

  • 别歌帝后之地图

    “他们得了教训,不敢冒然进去,就向门内投石头,一共设了十几回,飞箭才射完。剩下的人拿着火把进到墓里,走着走着,发现了第二道石门,打开之后,一群金甲武士挥舞着兵器向他们乱砍,又有人受伤了,这些人吓坏了,忙跪在地上磕头,可等了半天也不见那群武士动弹,他们的手中仅仅重复了挥舞兵器的动作,领头的这个人觉得事

  • 假天之年在线阅读第4章

    玄之大陆,位于海蓝星同一星域,但却距离海蓝色很远的一个星球,被称为地球,地球上生活的人类由于智商较高的原因,早已经进去到了科技文明!今日,地球,荆山省神龙市文峰塔高中,一首淫诗席卷了整个校园!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伤心月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

  • 二货系统之影视位面穿梭在线阅读第7节

    湛蓝天空,几缕薄薄的白云随风飘去,遮天蔽日的树木亦随之舞动。穗禾将那被风吹乱的发丝捋了捋,有些无奈的耸耸肩道:“他拦住我的那条道是去清河镇最方便的路,每每我去清河镇总能瞧见他带着一帮小弟守在那,初时还能与他好好说上几句,他这人也还不错,可后来有一次直接说要娶我回家,那我只能见他一次躲一次了。”她笑着

  • 夜船吹笛雨潇潇在线阅读第8节

    连大海能成为生产大队长,以及村里第一个万元户,当然不是全无脑子的人。于是口头教育一下后,对女儿的行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隔天一早,连小北就从隔壁邻居家套来牛车,姐弟俩一路牵往桥头出村的路口,连小北几番哀求同行无果,只能依依不舍地再三叮嘱,“路上一定注意安全,你腿还没好透,要是那小子敢不把你送回来,

  • Let me be with you——网球王子之打草惊蛇(求收藏!)

    南湖区黄家湖真武1号别墅。黄金发反剪双手,在练功房的太极图上来回踱步。在这个酷热的三伏天,他的好运势不知不觉发生了逆转。手下的干将一个个自立门户,表面上是为他扬威立万,拓展疆土。而实际上却消弱了嘉宏集团的综合实力。在政府和官方行业协会主持的各种招标会上,昔日惟命是从的小弟们,为了诱人的利益明争暗斗,